算阴阳 第3章 鬼新娘

小说:算阴阳 作者:李不快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3: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我忍不住说道:“姐姐,你们家好像有什么东西臭了,赶紧找找吧,这种老小区,说不准有什么死老鼠啥的。”

  说完,我将钞票揣进兜里,却忍不住朝新娘瞥去,毕竟年轻气盛,好奇心也重,但这一眼,可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情。

  新娘的中式婚服几乎将她整个的都包裹在了里面,风轻轻吹动着她的盖头,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神秘感,我嘴角扯了扯,此时心里的羞涩竟战胜了恐惧不安,瞄向了她那露在盖头外面的玉颈。

  雪白的脖子在微弱的灯光下隐隐发光,那细腻的皮肤,甚至能让人想象到她那精致漂亮的脸蛋。再往下看去,曼妙的身材,起伏有致,将婚服撑的满满当当。我觉得体内有一股异样的感觉正在升腾。

  直到我眼睛的余光瞥到了她放在腿上的一双手上,仿佛突然被人浇了一头冷水,我浑身的汗毛全都炸了起来,从头凉到脚,直接僵在原地。

  那是一双紫黑色的手,干枯的皮肤紧紧地贴在骨头上,筋骨的脉络将整个手骨的轮廓清晰的印了出来,青黑色的指甲足有十几厘米,两手叠放在腿上,这根本不是一个活人的手!

  我几乎是一头撞开了关着的房门,夺路而逃,连滚带爬的从楼梯上冲下去,可没多远,突然一脚踩空,整个人身体一轻,哐当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了楼梯上,后脑被狠狠地撞了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似乎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但那声音含糊不清,说一句便夹杂着几声拉风箱似的大力喘息。突然,我撇见了一张黑白色的婚纱照,摆在一张大桌子上面,照片的前面,燃着两根惨白的蜡烛,绿色的火苗轻轻跳动着,像两只诡异的眼睛,在黑暗中不怀好意的盯着我。

  我心里发毛,想转回头去,却不想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照片走了过去,蜡烛的火焰似乎更大了,它似乎烧到了我的眉毛,可我却没有任何痛感。

  照片上两个人的模样渐渐地清晰起来,我陡然吃了一惊,那照片竟是我拍的婚纱照!新娘端坐一旁,但旁边的那个男人,却换成了我!

  “明月照西窗,冷衣盼良人……不知……良人何时归……”阴恻恻的戏腔倏然在背后响起,我忙转头看去,那坐在桌旁的新娘不知何时起身,拖着沉重的婚服,用极其拙劣的动作,在我的身后轻轻起舞。

  突然,她停下了动作,面向我,呆呆的站着,那青紫色的手缓缓地伸向她的红盖头。

  我几乎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是什么一种力量,死死地将我的眼神固定在了她那有如血染过般的红盖头上。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般,甚至我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那盖头缓缓揭开,一张精致的脸庞出现在盖头下面。

  柳叶弯眉,眼含春水,高挺的鼻梁,宛若血染过的殷红嘴唇,轻轻咧嘴一笑,我只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好似丢了一半。

  飘飘忽忽之中,听那新娘娇滴滴道:“良人,你跟我走吗?跟我走吗?”

  我虽有些神志不清,但下意识的还是要拒绝,可不知怎么,嘴里便吐出一句:“我跟你走。”

  “嘻嘻,那好,良人,你跟我走。”她说着,伸手来拉我。

  一双干枯如柴,青紫色的手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陡然清醒,猛抬头,那如花美眷的俏脸,此时却仿佛被风化了一般,露出干枯的皮肤,没有眼珠的眼睛,似是仍带着一丝笑意,定定的看向我。

  我背后呼的泛起一股恶寒,头皮发炸,张大嘴却好像被什么哽住喉咙,想喊也喊不出来,而那新娘一把拉住我的手腕,一股惊人的力量,捏的我生疼,人也不由自主的被拉着往前踉跄一步。

  就在此时,啪!一声脆响,我脑袋嗡的一下,似乎突然断了片一样,抬头再去看那新娘的时候,啪!又是一声脆响,这一下,一阵火辣辣的疼猛地刺激了我的神经一下,我啊的一声,猛然起身,咣当一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额头上瞬间起了一个大包,这一下撞得我七荤八素,四肢发麻,无法控制的再次倒在地上。但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躺在了宿舍里,站在旁边的两个人,一个是苏小年,另一个是宿舍的第四个舍友,学霸洛方。

  跟我撞在一起的,正是苏小年,他此时一只手捂着红肿的额头,咧着嘴蹲在地上,像是恨不得缩到床底下去一样指着我道:“我尼玛阳哥,你这头是铁做的!我扇你那也是为了救你,你这叫恩将仇报啊!”

  我回过神来,这才明白,刚刚是在做梦,梦里把我叫醒的那两声,就是苏小年扇我的两下。

  站在旁边的洛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用他那独特的男中音沉声道:“李阳,你还好吧?没事儿吧?试试身上有没有哪儿疼?”

  我愣了一下,晃动了一下胳膊腿,没有什么异样,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身上也没有疼的地方。

  “洛哥你怎么这么问?”我简单的活动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什么问题。

  谁知,我这么一问,洛方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他支支吾吾的嘟囔了几句话,我没听清,可没等我问,他一把把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塞到我怀里,转头一边开门一边说道:“啊,没什么,你没事儿就好,我去自习了。”

  洛方离开宿舍,我这才发现,他塞到我怀里的,正是我昨天抱着的相机,一瞬间,记忆涌入我的脑海,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在我的脑海中翻涌起来。

  “阳哥!”

  “啊!”

  “啊!”

  我吓了一跳,惊叫一声,没想到,给拍我的苏小年也吓了一跳,他大叫一声警惕的跳出去一步,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盯着我道:“怎么了!”

  “没,没事儿……”我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发麻的脑袋,说道:“小年,现在几点了?”

  “中午十点五十,你昨晚回来一直睡到现在。”苏小年重新把手捂在红肿的额头上轻轻的揉搓着。

  而我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隐隐作痛的额头了,我将相机放到一边,问道:“我昨晚怎么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