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阴阳 第4章 勒痕

小说:算阴阳 作者:李不快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3: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昨晚上洛哥把你背回来的,说是上完课在门口发现的你。”苏小年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扔到我床上,笑道:“丁健说让我把这个给你,说什么工钱还是啥的,阳哥,丁健这小子可有些不靠谱,你可离他远点。”

  提起丁健,我肚子里火就气不打一处来,介绍得什么破兼职!昨晚要不是我运气好,命都没了!

  我撕开信封,数了数,里面正好八千块钱,抽出欠苏小年的钱还给他,还剩三千块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苏小年拿着厚厚的一沓钱掂了掂,笑道:“阳哥你这是发什么财了?能从丁健这小子手里掏出这么多钱来,可真是不容易,不过这年头还有用现金的也是奇葩了。”

  苏小年那边念念叨叨,我却一句都没有往心里去,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丁健那张奸商的嘴脸,合着活儿我干了,力我出了,吓我受着了,最后他拿大头?

  想到这里,我扬手狠狠地将信封甩到墙上去。然而,就在我的手腕扬起来的一瞬间,我的心却咕咚一声沉了下去。只见在我手掌下面尺骨的位置,竟有一道清晰的黑紫色勒痕!难道梦里的事儿都是真的?

  我赶紧缩回手腕,从床上跳下来,结果一落地,两条腿却不由自主地一软,差点一头趴在地上。苏小年赶紧过来扶住我,担心地问道:“阳哥,你没事儿吧?这么虚,要不我给你请个假,你再躺一会儿?”

  “我没事儿,我得去洗点照片,你吃饭不用等我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反身抓着相机就往外跑。

  一口气冲到宿舍楼下,我这才气喘吁吁的用颤抖的手打开相机,黑色屏幕亮起,我的心也跟着凉了半截,相机里的照片,全都不见了!

  昨天晚上,我拍的照片没有一百张也有五十张了,可现在相机里面空空如也,若不是我撞鬼了,那就是有人偷偷给我删了!可转念一想,丁健钱都给我了,却怎么好像一口没提婚纱照的事儿?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给丁健打了个电话。

  几声忙音之后,丁健接起了电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敷衍,电话那头也是乱糟糟的,我对着话筒吼了半天,也不知道对方听清楚没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丁健反而有些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最后我只听清楚一句:对方说照片拍得不错,他们很满意!

  此时我的脑子里乌泱泱的全是问号,难道是丁健偷偷回宿舍拿了相机去洗了照片,然后全都删了?他有什么必要这么做呢?难道是怕我发现他扣钱的事儿?这不像这小子的作风啊!这一切都太不合常理了!

  街上的风有点冷,我晃了晃脑袋,将相机揣好,决定再去昨晚的小区走一趟!

  听说我要去的地方,开出租的光头大哥没有着急起步,反而是奇怪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心想身上还揣着刚拿到的三千块钱,可别再遇到黑车了。

  正在我紧张的时候,光头大哥却说话了:“老弟,你去那干啥?我看你像个学生,是不是去拍照?听大哥的,大哥给你推荐个好地方,别去那晦气地方了。”

  我一听,一颗心倒放了下来,看来这不是黑车,只是这司机大哥有点话痨,自来熟而已。但此时的我却没有什么心思跟他聊天,便随口敷衍一句:“我去找个朋友。”

  吱!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我整个人猝不及防,不受控制地一头撞在副驾驶的椅背上,多亏上面的软包,这才让我不至于受伤。

  我挣扎着爬回后座,心里本就憋着一股火,没控制住,噌地窜了出来:“你怎么开的车!信不信我投诉你!”

  但说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我一个学生,身材也一般,这大哥一看样子就像个社会人,而且,社会人对学生,天生血脉压制,若是动起手来,我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

  没想到大哥陪着笑脸,一边问我有没有事儿,一边道:“兄弟,你原谅大哥,不是大哥害怕,大哥多问一句,你那边有朋友?”

  “有啊怎么了。”我不耐烦地抛了一句,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

  但过了半晌,却没听到司机大哥的动静,等我抬起头,才发现这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壮汉一脸惊恐地盯着我,那场面看上去极度不和谐,我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也顾不上受没受伤了,索性跟大哥攀谈起来。

  “大哥,这小区怎么了?说实话,我其实不是去找朋友,我确实是去拍照片的。”为了避免这大哥以为我是个神经病,我只好顺着他说。

  司机这才松了口气,转回头去,缓缓加油往前走去,他轻声说道:“兄弟,你刚刚吓我一跳,我寻思那地方几年前一场大火烧死好几个人,后来找人来看说风水不好,里面居民早都搬走了,都空置了好几年了,你哪儿来的朋友啊。”

  大哥说得风轻云淡,我的心却猛地揪了起来,一股凉意顺着我的后背直窜上后脖颈,我放慢语速,压制住微颤的声音,故作平静地问道:“没人了吗?不能吧,位置挺好的……”

  “位置是挺好,但中国人迷信,河东市这两天发生了好几起命案,都在这个地方,整个小区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凶宅,你要是真有朋友在那,那除非是如来佛祖转世,观音菩萨下凡了。”司机呵呵笑着,像是在开玩笑。

  但此时的我冷汗直流,却死活也笑不出来,没有人,那昨天晚上我看到的那三个是啥!

  吱,车再次停了下来,司机的声音传来:“到了,兄弟,不过你还是考虑一下大哥的建议,你要是觉得行,大哥现在就掉头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我回过神来,从窗户往外看去,昨晚的小区就在眼前,门口一条水泥路修了一半,似乎是为了掩盖这小区的破落,白天从外面看进去,那院子里面芳草萋,垃圾遍地,因为两边两栋楼的遮挡,即便青天白日,里面也是阴风阵阵,不见天光。

  还没进去,我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抬头朝正中间的四层看去,这是我昨晚去的那一户,只见那层的窗户上,两条白色的长练随风飘荡,从破碎的玻璃窗户里面探出来,好像两只手从里面伸出来在朝我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