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饵 第179章 傻姑娘

小说:诱饵 作者:玉堂 更新时间:2022-05-23 01:57: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允之将粥碗递给沈桢,“沈小姐照顾陈厅,我正好躲清闲了。”

  她舀一勺吹凉,喂陈翎,“三叔,骨折会有后遗症吗?”

  喂饭的力道没轻没重,不是嗑他牙,便剐他舌头,顾允之也瞧出陈翎这碗粥喝得够累,他倒是甘之如饴,沈桢喂,他张嘴,喂得不舒服,他也含笑。

  “也许会。”

  “不能自理吗?”

  隔壁病房的男人术后并发症,引发高位截瘫,早晨听护士讲,陈翎的伤口有感染迹象,沈桢吓得慌了神。

  自己这条命是他救的,他由此残废,这情分欠大发了。

  陈翎好笑,生出逗弄她的心思,仍旧重复那句,“也许会。”

  她脸煞白,“我算袭警吗?”

  山石滑塌的瞬间,陈翎扑了她一下,她本能一踹,似乎踢到他腹部。

  硬邦邦的,极其健硕的肌肉。

  “算。”

  陈翎严肃,“判刑。”

  她手一抖,“那我不是要和周海乔团聚了?”

  顾允之没忍住笑,“沈小姐,您多虑了,咱们陈厅唬您玩呢。”

  陈翎这人,外表成熟,雄浑的男人味,涵养也庄重,内敛。

  个人风格很浓厚。

  沉着一副面孔,刀枪不入的模样。

  再荒谬的笑谈,经他口说出,也正经可信。

  沈桢撂下碗,“三叔,我胆小,心里愧疚,你别糊弄我。”

  陈翎笑容越发大,“愧疚我吗。”

  她可怜兮兮,“是。”

  他伸手,撩开她鬓角松松散散的发丝,“我是人名公仆,我的职责所在,换其他人,我也会救。”

  沈桢抬头,眼睛纯净得仿佛蓄了一汪水,“可其他人没机会和三叔坐一辆车遇到险情啊。”

  “我的副驾驶确实没坐过女人。”陈翎扬了扬眉梢,“所以我是心甘情愿,你没必要负罪感,清楚吗?”

  顾允之一瞟他,默不作声退出病房。

  沈桢重新捧起碗,“罗阿姨没坐过吗。”

  陈翎哭笑不得,“怎么这么称呼。”

  她又喂他,“罗小姐和你平辈,你是三叔,她要么是三婶,要么是阿姨。矮了辈分,你娶她不是乱伦吗。”

  “不许胡说。”陈翎皱眉,“在我眼里,她不属于女人范畴。”

  “那她属于什么?”

  他谨慎斟酌,“同僚,或者师妹。”

  沈桢似懂非懂,“她也是女人啊。”

  “男人评定一个女人,在发展感情的基础上。注定无法有交集,对方男女没区别。”

  陈翎知道,她不理解。

  自己的原则过于死板。

  他的世界里,只有好人,坏人,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沈桢于他,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像一束光,皎洁,纯白而明亮。

  他不会打破,亦不能打破。

  沈桢机械性喂他喝粥,有几分恍惚,陈翎的侦查力在警界是出了名的厉害,察觉她不对劲,“心情不好?”

  她一不发。

  “有人欺负你了。”他莫名觉得她委屈的样子有意思,“三叔替你出头。”

  “三叔...”她腔调哀戚戚,“你出院回老宅,随一份我的份子钱。”

  陈翎用方帕擦拭唇角的米渍,“谁结婚。”

  沈桢搅拌着汤匙,“是何伯母过世了。”

  他不禁拧眉头,“允之。”

  顾允之进门,“陈厅。”

  “何佩瑜报丧了?”

  他回答,“确有其事。”

  陈翎出乎意料,“什么时候。”

  “白天,在妇幼中心难产,目前没有大范围传开,二公子的助理半小时前通知我,据说也通知了二公子的同事。”

  这茬,在上流圈是重磅新闻。

  豪门很忌讳一尸两命,伤气运。

  津德的长公子被三房设计车祸横死,虽然不曾迁入祖坟,但连续做四十九天的法事,只为保全其余子女,驱除晦气。

  何佩瑜亡故,倘若直接宣布死讯,不符合守丧三日的规矩。

  也显得太突然。

  权贵家族本就笼罩着神秘的色彩,尤其陈家,有权有钱,堪称顶级,在他们的阶层中,突发事件往往证明有鬼。

  为利益,为舆论,急于掩盖真相。

  因为发生太多次,次次是人为蓄谋。

  陈翎合住案宗,语气温润柔和,“你过来。”

  沈桢蹲下,乖巧趴伏在床畔,水灵灵的眼眸望着他。

  陈翎也望着她,“何佩瑜那桩丑闻,陈家必须遮丑。老二这步棋保了他母亲,也保了富诚。”

  她抿唇,“是不是他的处境很糟糕?”

  沈桢记得,何佩瑜非常抗拒假死的下场,对陈崇州百般施压,误会,唾骂。

  但凡他有第二条路,不至于闹得母子离心,反目为仇。

  陈崇州是走投无路了。

  陈翎凝视她,“你不怨老二?”

  “怨啊。”沈桢嘟囔,“我和他在一起那会儿,他接倪影,把我丢在瓢泼大雨里,方圆十里地都没车,我脚底全是水泡,淋雨淋得感冒。”

  他笑出声,“是吗。”

  她义愤填膺,“倪影是他的白月光啊,她一直出轨,他一直舔她。”

  陈翎的笑声收不住,“老二性子傲,真看不出。”

  沈桢握拳,“简直是发情的公狗。”

  “又胡说。”

  她反驳,“我没胡说,他的朋友都为我打抱不平。”

  陈翎打量她,沈桢眼眶潮漉漉的,“郑野告诉我,他们这样的背景,有很多身不由己,不由衷。”

  他嗯了声,“爬上一个高度,跌下来对自己而是生不如死。”

  “三叔,你哪天没有官职了,会被寻仇吗?”

  陈翎面容浮现一丝诧异,他没想到,她明白这个。

  “会。”

  她眼眶更红了,“所以你不娶妻生子,是不愿殃及无辜。”

  他沉默一秒,“我心肠硬,不易动情。”

  “那三叔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陈翎犹豫良久,没回应。

  沈桢看着他,“你隐姓埋名,和喜欢的女人远走高飞,让他们找不到你不行吗?”

  陈翎眼底波澜万千,最终化为一滩无形的灰烬,他揉了揉她脑袋,“傻姑娘。”

  ***

  靳桂报案后,市里迅速成立稽查组,进驻富诚集团。

  碍于陈翎的缘故,对外封锁了内幕,顾允之得知消息也没有立刻汇报,一则,沈桢始终在陈翎身边寸步不离,毕竟谈过一阵,结局尘埃落定之前,何苦搅合得人心惶惶。二则,陈翎在养伤期间,陈家深陷风波,会分散他的精力。

  因此调查陈崇州是秘密进行。

  陈渊抵达九名董事所在的办公楼层,周围气氛压抑到极致。

  杨姬提醒,“二公子在里面。”

  他焚上一支烟,“很快有人带老二去应该去的地方。”

  她愕然,“带去哪?”

  “伪造企业公章,转移公款。”陈渊意味不明笑,“一桩桩浮出水面,他不承担责任吗?”

  “可转移公款并非二公子所为...”

  陈渊冷冽的目光掠过她,杨姬顿时不吭声。

  他扯了扯领带,朝长廊尽头的天台走去,“自古成王败寇,自己坠入陷阱,愿赌服输。他有没有做不重要,赢家说是他,就是他。”

  杨姬欲又止,“您对二公子下狠手,到底血浓于水,老董事长那边——”

  “他纵然不满也无可奈何。陈家已经损失一个儿子,再赔上我,等于连根拔除,父亲为顾全大局,当然会装聋作哑。”

  “何佩瑜不是善茬。”杨姬再次提醒,“她既然有手段迷惑老董事长,想必也有手段为二公子报仇。”

  “二房大势已去,你太高估她了。”陈渊耐人寻味笑,“况且何佩瑜怀疑女儿夭折是老二在背后动手,母子已有积怨。”

  杨姬小心翼翼窥伺他,“那夭折...”

  他偏头,神色凌厉,“怎么,你认为是我吗。”

  她垂首,“不敢。”

  “我还不屑于对一个孩子下手。”

  电梯门这时缓缓敞开,一队身穿制服的机关人员直奔总裁办。

  陈渊背对,右手衔着烟,嘴角笑意越来越浓。

  “陈董事长,打扰。”为首的组长推门而入,出示证件,“知道为什么找你吗?”

  落地窗前的男人身姿笔挺,没回头,“知道。”

  “希望陈董配合。”

  男人侧过身,“在这里吗。”

  “恐怕陈董需要跟我们走一趟。”

  陈崇州镇定自若看腕表,“稍等,我交代秘书一些私事。”

  他们对视,“五分钟。”

  旋即,撤到不远处的会客厅。

  陈崇州坐下,拨通薛岩的内线,“马上到我办公室。”

  秘书部扩大装修,临时驻点在4楼,而总裁办在9楼,薛岩匆匆赶到,时间已过大半。

  他瞥了一眼稽查组人员,深谙陈崇州大概率有去无回。

  薛岩停在办公桌旁,“我联络老宅了,芬姐说老董事长在书房,可...”

  没有干预的打算。

  颇有断臂自保的苗头。

  陈崇州笑了一声,“父亲不会插手,你何必多此一举。”

  “陈董...”薛岩五味杂陈。

  “你跟随我多年,我信得过你。”他打开抽屉,取出一个包裹,“假如我翻身无望,你尽快送沈桢出国。陈家只剩长房,陈渊上位必然逃不过联姻的命数,如果他对乔函润旧情难舍,有她挡箭,沈桢自然安全,万一她无用,沈桢便是众矢之的,父亲不容,联姻的家族更不容。周海乔三年后刑满释放,兴许也会报复,出国最保险。”

  薛岩接过包裹,是澳洲一幢庄园的钥匙和几万澳元,“您放心。”

  “长房二度得势,江蓉与我母亲是一辈子的宿敌,未必放她一马。我母亲的安危有劳你留意。另外,盯紧黑鸡,一旦他靠近沈桢。”陈崇州注视他,“富江华苑餐厅的吧台,你抽开最底下的瓷砖,有一个铁皮盒,找到名片上的李江,暗中保护沈桢。”

  薛岩点头,“我有数。”

  他深深闭上眼,“你出去。”

  薛岩转身的刹那,最后一缕视线定格住陈崇州。

  此时,他清清净净,卸掉权力游戏的枷锁,以往的仇恨与罪罚,在四分五裂的败局中尤为深刻而崇高。

  陈崇州系好西装扣,气场端正矜贵,平静站起,“可以了。”

  稽查组的两人走到门口,比划手势示,“陈董,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