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说网 www.acuworld.net

政委我们离婚吧在线阅读叶巧溪周意川全文在线阅读_政委我们离婚吧在线阅读全集免费阅读

火爆小说重生八零:高冷军官成了黏人忠犬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肥多金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主角是叶巧溪周意川。主要讲述了:前世她是个大字不识的村妇,却死缠烂打地逼某位军官娶了她,此后开始了一生的不幸; 重生后,她本欲远离他,却没想到是他转了性子,成了黏人忠犬,怎么甩都甩不掉………

《政委我们离婚吧在线阅读》精彩章节试读

周叶刚回到家,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摔东西的声音。

又是这样。

她妈疯了一样。

最近一天到晚都在跟她爸吵架,一天都不得安宁,昨天摔花瓶,今天又是摔花瓶。

家里花瓶很多,都被她妈摔的只剩零星几个。

而她妈叶巧溪,现在正歇斯底里的抓着她爸爸盘问,“周意川,为什么啊?你不喜欢我,你当初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啊?别人都跟自己老公恩爱的,但你结婚后冷漠了我一辈子。把我害得这么惨,就因为嫌弃我没文化,我是村妇,配不上你们家。”

周意川这人冷漠,心跟捂不热一样,结婚多年对她冷漠,现在还是如此,没有一点感情。

听到她歇斯底里的话依然是黑沉着脸,不愿意跟她多说,松开她的手就走。

走的时候还嫌弃的说了句:“疯女人。”

叶巧溪被他推倒在地,跪在地上,崩溃的想要拿花瓶的碎尖割腕自杀。

她下定决心的样子,让旁边的佣人都很是冷漠。

包括自己的女儿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如此作妖的样子,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这种戏码,一天到晚都在上演。

“够了,妈,又想要上演自杀的戏,这种戏你还演不够吗?这么多年了闹自杀,你闹了多少回了?你有哪次是真死吗?你真要硬气点,你就真死给我爸看!”

听着女儿的话,叶巧溪崩溃的表情看着她,面如死灰。

看着女儿对自己似如仇人的表情,满是憎恶。

她手上捏着花瓶碎,用力的一下,花瓶碎插进她的指缝出血。

就这个模样,女儿还是觉得她格外恶心。

“你怪得了谁?这一切还不是你自己作妖,爸当年是真心想娶你吗?还不是被你逼到没办法了。你要人家以身相许,那个年代把他架到那个地步,人家不娶你还怎么办,一天到晚怪我爸,跟他吵,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们本来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他家有钱有势,他是年轻有为的军官,你呢,你就是没上过一天学,大字都不认识的村妇,你逼他娶你,这么多年你看清楚下场了,天天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为了博得他的注意,他有当你是老婆吗?有关心过你吗?他只当你是精神病院出来的疯婆子!我也觉得你应该被关进疯人院,这辈子都不要出来了。我真是恨透了有你这样的妈,我真恨不得你死了,我跟我爸就解脱了。”

周叶话说完,看都没看到躺在地上崩溃的女人,跑上楼。

叶巧溪看着女儿的背影,这次是真的绝望了。

她觉得人生被她自己毁了。

错就错在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用尽一切手段逼迫他娶自己,婚后为了得到他的注意,各种作妖,常年一哭二闹三上吊。

导致两个人越行越远,连生下的女儿都恨她入骨,觉得她是个疯婆子。

她确实很失败。

很明显的,上个世纪的80年代,一个家里有钱有势的高材生军官,怎么可能会看得上没上过学,大字都不认识的女人。

如果可以,她能回到过去,一定不要再跟周意川有任何的瓜葛。

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她觉得很累,很麻木,刺向手腕的时候流血,竟然一点都不疼。

她倒下。

看着手腕上不断涌现出来的鲜血。

她解脱了。

演了这么多年的要自杀,这一次真的死了。

……

“姑娘,姑娘,你醒醒,醒醒啊。”

叶巧溪再次睁眼,是被摇醒的,卫生院的大夫看她突然晕倒的样子,还以为她身体出什么事了。

但是给她做了个简单的检查,没事,就是人突然晕了。

大夫喊她,把她神缓回来。

叶巧溪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身白衣的大夫,喊着她。

她看到大夫,第一反应,是她被救回来了。

她头一次,真的鼓起勇气自杀,怎么就被救回来了。

而且,明明是自杀的,手也没有痛感。

她满脸疲惫,准备起身回家。

大夫喊住她问:“姑娘,你刚才找我开的药还要不?家里是不是有人受伤了,开这么多的止血药。”

叶巧溪从病床上下来,准备离开,听到大夫这话,突然停住脚步,一脸疑惑的看着大夫:“止血的药?”

大夫:“是啊,你不是说开止血的药吗。这个价格贵,你确定有钱?”

这话让叶巧溪彻底回神,眼神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是医院没错,但不是后现代化的医院。

这是简朴风格的卫生院。

卫生院。

她已经有几十年没见过卫生院了,还是她们村镇上的卫生院,小旧破。

叶巧羲眼神好,一眼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的日历上,写着的……1983年,6月20号。

1983……

1983……

怎么会……回去到了她年轻时候,还在村子的时候。

这个月份,不是当年她救了周意川的时候。

做梦吧?

肯定是做梦,她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痛觉让她受不了的叫了出声。

不是做梦。

她看着手腕,没有死亡的痕迹,她明明自杀了的。

还有这手,虽然粗糙,但也能看清楚,是年轻小姑娘的手。

她摸着自己的脸,冲到了旁边的镜子上。

看清楚自己的脸。

这是……21岁的她没错。

21岁的她,虽然因为日晒雨淋的干农活脸显老态,但是眼神里面改不了稚气,跟朝阳气。

这不是她后来恨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有的。

她不仅没死,还回到了年轻时候。

重生?

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苦笑。

老天爷对她真好啊,让她重生,是觉得她的日子过的太糟糕了,给她重来的机会,弥补错误,放过两个人吗?

她很爱周意川,记得跟他相处的所有点滴,日子。

今天这个日子,她来买止血的药,因为她救了周意川没几天,发现他的血流不止,问了村里的赤脚大夫,说必须去镇上买一些可以止血的药物,不然一直流血,血止不住,人也好不了。

她便拿了自己攒了好久,准备逃离家里出去打工的钱,都给周意川买了止血的药。

她是有私心的,不是第一眼就爱上他,她图他的钱。

上辈子的她多傻啊,想要摆脱窒息的家庭,不想继续在这里当牛做马,将来被家里人因为彩礼卖出去给一个60岁的老头子当老婆,就把主意打在了周意川的头上。

周意川倒在她们家的农田里,因为她一大早就得去施肥,才会注意到他,看着他满身是血,高贵的军装,被鲜血染脏。

他一脸虚弱的看着她,嘴唇苍白无血色,还警惕的看着她。

拿着匕首,哪怕如此虚弱,战斗力都是在线的。

她不是没见过当兵的,但是普通当兵的,跟他这种肩膀上有几条杠,跟穿这种高级制服的,哪里能一样。

她眼力见好,知道他不是普通人,而且,也不是穷人。

穷当兵的,哪里会有他这么精致的脸庞,脸,看就是家里条件也好。

所以她才救他,想要靠他解脱自己的命运。

她想让他以身相许,她想离开这个村子,过有钱的生活。

所以救了周意川。

周意川救回来了,他也被家里派来的人找到了,离开的时候,问叶巧溪想要什么报酬。

叶巧溪毫不要脸的说:“娶我,你娶我,以身相许。我就这个要求。”

后来,周意川的确是娶了她,只不过,没娶到他喜欢的女人,反倒是大字都不认识的乡野未婚妻,对她很不好,夫妻之间没有爱,互相恨了一辈子罢了。

……

叶巧溪想到上辈子遭遇的一切,冷静了下来。

既然上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再也不要像上辈子那样,把自己的命运交托给一个男人,依附男人,靠男人活下去。

她离开卫生院,离开之前,还是跟大夫买了止血的药物。

用了她攒了好久的钱,跟和姐妹借的钱,买了。

她知道,这个药物是一定要买的,而且……也是一定要给周意川用。

她需要周意川的回报。

只不过,这次不是要他以身相许,而是她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当什么阔太太,不如自己当富婆!

……

叶巧溪救了周意川后,就把他放在后院的荒废屋子里。

这是她外公的祖屋,前两年外公死后,这个屋子就一直荒废了,都长草生灰了。

不过也是这个原因,没有人会再来这里,这里倒是很安全。

叶巧溪拎着药回来了,站在门口踌躇不决,不知道要不要进去。

不知道怎么面对周意川,不想再看到他冷漠无情带着恨意的脸。

虽然是年轻的周意川,跟她没有仇恨,但是她还是不想看到他。

怕看到他那张脸,就想到这么多年她受的委屈。

就不是想要救他,是想现在就掐死他,一了百了。

但她还是忍了下来,现在的周意川,是个行走的银行。

他有钱!!

他有钱!!

想到这里,叶巧溪恢复了冷漠的表情,本来想推门进去,却听到里面“啪”的声音,有东西摔下来了。

叶巧溪打开门,便看到周意川撑着虚弱的身子,手长的他准备捞摔到地上的杯子。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他抬头看着叶巧溪。

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她站在背光处看着他。

床上躺着的人虽然虚弱,但那张脸,真的她以前看多少次都会心动的脸。

很男人味,很伟岸的脸。

充满正气,又不缺精致的棱角。

她现在看着没想法了,再帅,又不能当饭吃。

周意川看到她拎着药进来,而他不小心摔了她的杯子。

他道歉的说:“抱歉,我是想喝水,但是水使不上劲,摔了。”

听到这话的叶巧溪过去,蹲下捡起来了地上的水杯。

周意川以为她会给他倒水喝,毕竟这几天她照顾他,都是这样,事无巨细。

但没有,叶巧溪把水杯捡起来,放回桌子上,还是离他更远的距离放好。

冷漠的声音说:“使不上劲就别喝了。”

周意川:“……”

周意川疑惑的看着她。

很奇怪。

这个女人怎么突然脾气这么不好,他哪里得罪她了?

前几天不是脾气挺好的,对他也没有这么火爆。

看周意川打量的眼神看着她,叶巧溪躲避他的眼神,把手上的药给他:“给你,这是我找大夫开的止血药物,你的血一直没止住,好不了。”

周意川听到这话,把上衣脱了。

这个举动把叶巧溪吓了一跳,看他露出上衣,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胸口上包扎了一圈纱布,再往下,是他诱人的腹肌。

他常年训练,所以身材很好。

叶巧溪看到了这么羞耻的画面,转过身去,气的咬牙:“你干嘛,耍什么流氓,你脱什么衣服?”

周意川听到这话手一顿,茫然的眼神看着她,解释说:“抱歉,之前都是我脱衣服,你给我上药,所以我以为这次也是……”

叶巧溪想起来了,他刚出事的时候,她把他拖来了这个屋子,找村里的赤脚大夫来看过。

赤脚大夫给他处理了一下,后面一直有一些草药,让他敷。

他的手出事,没办法用力,没办法给自己上药,都是她上的。

她是想借此机会跟他更近一点,所以每次上药都是自己来,没找别人。

可是她现在不想跟周意川有任何的接触了。

给他上药都不想,她都怕自己一不小心,把他给弄死了。

叶巧溪看着他伤口淌血,血流到纱布上,纱布都红了。

她把药扔他的身上,语气不悦:“我看你的手都可以拿水杯,怎么就不会上药了?你自己上,上不了就等死吧。”

周意川:“……”

叶巧溪狠话说完,转身就出去,把门关上,不想见到周意川。

周意川没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吃了枪药一样,今天的语气这么冲。

跟前几天完全不一样。

周意川就准备自己上药,虽然另外一只手也有伤口,但是一直出血他也难受。

就在他忍着疼痛,挣扎要给自己上药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一直给他看病的赤脚大夫进来,嘴里念叨着:“巧溪那娃子让我给你上药,她搞到了止血的药了?”

周意川听到这话,看着门口处,人已经走远,没有身影了。

叶巧溪回到家,看到了井,她打了一盆水给自己洗脸,冷静一下。

她打了一盆水,蹲在地上用泉水往脸上拍了拍,6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她热的口干舌燥,脸被太阳晒红了。

井水通的是山泉水,冷冰冰的,能解暑缓解炎热。

她用水拍脸,人已经冷静多了。

就在这时,身后一只脚对着她的屁股踹了一下,想把她踹进去水盆里面。

要不是她反应快,及时抓住了水井边,就要一头扎进去脸盆里面了。

她气的转身。

看清楚面前的人,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她起身,对着他大吼:“叶出息!你干嘛!”

叶出息瞧着她这么大声对自己说话,脾气上来,薅她的头发,“你说我干嘛?我就是心情不爽,拿你出气。”

头皮被他连根拔起,疼的厉害,叶巧溪疼的咬牙,看着面前这个,恶魔一样的弟弟,她气的抬腿,对着他的裤裆处踹去。

一脚踹去,叶出息疼的松手,捂着自己。

疼的窜起来。

叶巧溪害怕极了,躲在一旁。

她以为,跟这家人已经几十年没有见面,不会再害怕他们了。

没想到,再次见面还是很怕。

叶巧溪的母亲,在她3岁那年,生弟弟的时候走了。

她爸爸一直想要个儿子,生了叶巧溪后,她妈的肚子三年一直没动静,他爸要求她妈生个儿子出来,不然就休妻再娶个能生儿子的。

她妈为了生儿子,各种土方法试了,终于怀了,但是那时候早产,孩子闷死在羊水里面,孩子是死胎,她妈也因为羊水栓塞,死了。

她爸在她妈死了没一个月,跟她妈的好姐妹在一起,尸骨未寒就把人娶进门。

那个女人进门的时候,肚子已经大了,说是生的儿子,便高高兴兴把人娶进门。

那个女人肚子争气,生的果然是儿子。

生了儿子后,她爸本来想要把她扔到外公家里让外公养,被继母给留下来了。

表面上对外人说,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是好姐妹的女儿,一定会养大成人,塑造自己善良贤惠的性格,实际上,留她下来,无非就是想要个免费的佣人。

伺候他们一家老小,家里的活干完,长大还可以干农活。

长大后,还可以卖个好价钱给人当老婆。

叶出息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家里人希望他有出息,便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

可是然而,叶出息不学无术,这个年纪了,还在家里啃老,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叶巧溪为乐趣。

因为从小他妈就跟他说了,把叶巧溪留在家里养,就是给他当佣人的,伺候他们一家子,任打任骂,想要怎么欺负她都行。

他便形成了这么个爱好,看到叶巧溪,总想欺负一顿。

叶巧溪从小就被继母跟他欺负,做梦都想离开这个家。

……

叶巧溪的身体,常年干农活,自然是力气不小的,一脚踹的叶出息疼的倒在地上。

他疼的说不出话,一直哎呦哎呦的叫。

碰巧这时,李榕兰回来,看到儿子倒在地上,心疼的过去问:“儿子,怎么了,怎么倒在地上。”

见他妈回来,叶出息指着叶巧溪破口大骂:“妈,叶巧溪这个毒妇欺负我,我踹我那里,她想你抱不了孙子!”

李榕兰听到这话也是炸了一样,看着这个小贱蹄子,真是大胆了!敢这么对她儿子,还想让她抱不了孙子?

她就指望儿子娶个媳妇,早点生孙子呢!

这个小贱蹄子,还想害得她抱不了孙子,不知道这个地方对男人多重要吗,传宗接代就靠这个了。

她气的牙痒痒,这个小贱蹄子,一天不收拾就给她作妖,一天不打就浑身痒痒不听话。

李榕兰起来,左右的找东西,看到了藤条。

这是她专门弄来收拾抽到叶巧溪的藤条。

“我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真的不打不听话了,学坏了是不是?家里农活不去干了,现在还打你弟,想要害我抱不了孙子,你给我等着,我非得把你皮扒了。”

她说完,拿着藤条,对着叶巧溪打。

一旁的李出息看着,煽风点火说:“打她,打死她,妈,快点往她身上抽死她!”

藤条就要打到叶巧溪的身上,她抗拒的抓住了她的手,就在她准备打下去的时候,叶巧溪抓住了她的手腕,扭着她的手捏她。

李榕兰疼的不行,叶巧溪恨死了这个女人,想要掰断她的手腕,她疼的一直叫:“疼疼疼,小畜生,你给我松手。”

要是没有重生的叶巧溪,这个时候肯定是不敢反抗李榕兰的,因为她被打怕了。

从小就被打,一不听话就被抽,对藤条下意识的害怕,被打的敏感,没办法反抗,才会一直被打,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但是她是重生后的叶巧溪,好久没见到这个女人,对她已经没了恐惧,不害怕她了,她一个干农活的年轻姑娘,捏住一个妇孺也是简单的,力气大。

何况,她上辈子嫁给周意川后,跟他随军,去部队待过一段时间,跟人学过简单的防身术。

虽然这副身体没学过,但是她记忆力好,悟性高,还是记得动作的。

李榕兰不是她的对手。

叶巧溪看她的眼里有恨意,恨不得现在就掰断她的手,以后就没有人欺负她了。

就在她狠心,想要掰断她手腕的时候,就在这时,叶阳回来了。

他去农田忙了,叶巧溪最近一直有事,农田只能他干。

一回来就看到这个场景,把他吓坏了。

“怎么回事?”

他喊了一声,李榕兰看到了,喊他:“叶阳,还不快点把你的好女儿赶走,她真是天大的胆子,想要杀了我跟你儿子呢!快点救我,我的手要被她掰断了。”

叶阳听到这话,生怕邻里邻居看到了说闲话,担心叶巧溪起来歹念,赶紧过去,分开叶巧溪的手,“巧溪,你干嘛,这是你妈啊!”

叶巧溪听着恶心,甩开她的手,“她不是我妈。”

李榕兰解脱了,手疼死了,听到这个小贱蹄子的话,她脾气上来,冲她吼:“我怎么就不是你妈了啊。这么多年,你吃的住的,不就是我的吗?要不是我养你这么大,你早就死了。”

叶巧溪听着,冷笑一声,“是啊,不是你这么多年虐待我,我活的更好。”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