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医圣婿 第四百一十一章 圈套,唐念一的感应!

小说:战医圣婿 作者:骑猪南下 更新时间:2022-05-23 02:01: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见整条街都被剧组的安保人员封锁了起来。

  没办法进去,甚至都不好停车。

  行人们抱怨纷纷,可也没有办法,只能绕路通行。

  连带附近的几条马路都变得拥堵,许多车辆和行人被堵在半路,无法回家。

  而在封锁区域边,聚满了年轻的粉丝们, 手举荧光棒,疯狂挥舞,大喊陈亦凡的名字。

  “陈亦凡!我爱你!”

  “老公老公我爱你!”

  “陈亦凡来了!哇哦!好帅啊!”

  阴柔俊美的陈亦凡从车里走出,粉丝们愈发疯狂,喊声震天。

  陈亦凡很高冷,绷着脸, 看也不看这群为他而来的粉丝们。

  十几名黑西装保镖和经纪人、助理,将陈亦凡围在中央,走向大酒店。

  粉丝们尖叫着扑上来。

  却被保镖们当敌人一样推开。

  不少粉丝被推倒在地,甚至被踩踏,可大多数人依旧热情高涨的涌向明星。

  人群中,有一名收泔水的女人。

  她不是粉丝,却被疯狂的人群卷了进去,只能随波逐流。

  陈亦凡看到女人,脸色大变,一边捂住鼻子一边怒吼:“臭死了!她怎么混进来的!快把她赶走!”

  三名保镖冲了过去,推搡驱赶着女人。

  咚!

  女人被推倒在路边,提着的一桶泔水和打包的剩菜剩饭全都泼洒在绿化带上。

  女人想要去捡起剩饭剩菜,却被保镖们强行拖走。

  “让我过去!”

  “求求你了大明星!”

  “那是我们全家人的生计啊!”

  陈亦凡满脸厌恶,低声骂道:“把她拖走!离我远点!现在的粉丝真是越来越不行了!这种下等人也能混进来!”

  不远处。

  江易皱起眉头,眼里闪过一道冷锋。

  他正要上前。

  这时,就见一道倩影,从不远处冲出,拦住了那几名保镖。

  “放开她!你们怎么能这样!”

  江易微微挑眉,有些意外。

  那名阻拦者,是一个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人——李亦菲。

  李亦菲身后,经纪人乐姐焦急道:“菲儿!你别多管闲事!我们是来求陈大明星帮忙的!”

  李亦菲抿了抿唇。

  她知道自己没法说服陈亦凡的保镖, 于是从皮夹里拿出几张钞票,递给那个女人。

  “这些你先拿着,快回家吧。”

  女人脸上浮起感动,却没有接:“谢谢,无功不受禄,这钱我不能要。”

  李亦菲一怔,隐隐感觉这个女人,有些不太一样。

  有几名粉丝认出了李亦菲。

  “看!那是李亦菲!”

  “哇,真的是李亦菲!”

  “菲儿,我好喜欢你唱歌!”

  一些粉丝冲过来,围住李亦菲要签名。

  李亦菲来者不拒,认真的给粉丝签名。

  不远处,陈亦凡停下脚步,盯住李亦菲,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他向身旁的小助理一努嘴。

  小助理会意,走上前冷笑道:“李亦菲,你是想用这种手段,拉拢凡哥的粉丝吗?”

  “我警告你,你别做梦了!”

  “凡粉们,大家听我说, 这个李亦菲是个劣迹斑斑的艺人,已经被公司封杀了。”

  “她色诱凡哥,想让凡哥帮她解除封杀,可我们凡哥光明磊落,坚决拒绝了她的陪睡请求!”

  李亦菲脸色微变:“我没有!”

  小助理冷笑:“你经纪人给我家凡哥发了那么多短信,希望我公布出来吗?”

  李亦菲一怔,复杂的看向满脸通红的乐姐。

  粉丝们则面露厌恶,纷纷退到远处,对着李亦菲指指点点。

  “果然!娱乐圈就没一个干净的!”

  “表面看起来清纯,没想到骨子里这么肮脏!”

  “什么清纯玉女!呸!”

  小助理走了上来,悄悄递了一张放房卡:“今晚去凡哥房间。另外,别想着打凡哥粉丝的主意!”

  李亦菲神色落寞,愤怒,痛苦,却始终没有去拿那张房卡。

  小助理冷哼道:“李亦菲,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一个新人,凡哥宠幸你是你的福分,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话音刚落,一阵冷淡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她是不会去的。让你家那个狗屁明星,有多远滚多远。”

  李亦菲娇躯轻颤,惊讶的看着走过来的江易。

  随后她苦笑一声:“抱歉江先生,我没能打探到韩橙橙的下落。”

  没等江易说什么。

  哗啦!

  一群黑色西装男子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

  胡海脸色微变:“是圈套?”

  江易抬头看去,就见那些西装男子一个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

  为首男子冷冷道:“所有人都走,就当我们老总请你们喝的茶。”

  粉丝们见不对劲,纷纷四散逃开。

  胡海也想趁乱溜走。

  却被几名黑衣人拦下。

  “拦我干嘛?你们是谁?”胡海半遮着脸问。

  为首男子走上前问:“你是胡大师吧?”

  胡海皱眉:“什么胡大师?我姓张啊,拉二胡的张瞎子。”

  黑衣男子们全都愣住。

  江易简直不忍直视。

  这胡海也太怂了吧,怎么之前就没发现?

  为首男子取出照片对比了一番,冷笑道:“没错,你就是骗子胡大师,别想抵赖。跟我们走吧,我们老大要见你。”

  胡海也不装了:“你们老大是谁?”

  男子淡淡道:“三义堂,骆九爷。”

  “骆九爷?省城地下大佬?”

  胡海皱眉。

  他好歹也是一名后天圆满的武者,就算再落魄,也不是道上的混混能羞辱的。

  “不去。”胡海绷起脸。

  “哼,那可由不得你。”

  男子拍了拍手,身后冲出十多名黑衣男子,扑向胡海。

  “就这么不把我当盘菜?”

  胡海心中大怒,运转内气,迎向那几名道上中人。

  可下一秒,他脸色大变。

  就见那十几名黑衣男子气势暴涨,体内气息竟瞬间攀升至后天大成,甚至后天圆满的层次。

  其中至少有五人,气息不在他之下!

  “这怎么会……”

  胡海目瞪口呆。

  放眼龙国武林,后天圆满绝对算是高手了。

  可在蜀都市,竟连道上的混混也是后天圆满?这也太可怕了!

  “邪气?”

  江易眯起眼睛,他一眼看出,这些混混都被种入了邪魂之气,体内强行滋生出内气。

  短时间内,能拥有后天圆满的修为,可时间一长,必遭其害!

  看来,这骆九爷也是洛家的马仔,间接受邪魂操控。

  可是邪魂这时候派人来找胡海做什么?

  没等江易想明白,面前的胡海已经取出玉扳指,往里面输入内气,试图冰冻住来势汹汹的众人。

  “呵呵,主上就知道你会用这招。”

  为首男子冷笑一声,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口中念念有词,输入内气。

  嗡!

  从玉牌表面的纹路中,涌出一道道黑气,转眼间凝聚成一面屏障,阻挡住了来自玉扳指的寒冰之气。

  嘭!

  寒冰之气直接被黑气屏障反弹了回去。

  不堪一击。

  “什么!”

  胡海身体剧颤,眼里浮起浓浓的苦愁。

  他明白,对方是有备而来。

  幕后之人,强大且神秘。

  自己今日,已是在劫难逃!

  茶馆内,劲气呼啸。

  十几名黑衣男子已经包围住了胡海。

  为首的男子脸上露出惊喜。

  他是三义堂的白纸扇,也就是骆九爷手下出谋划策的军师,帮中地位仅次于九爷。

  此番,洛家家主传令,让三义堂以最快的速度抓捕胡大师,向其索要一件宝物。

  如果能办到,洛家将会帮三义堂,再打造一批高手。

  洛家的口气十分慎重。

  原本他以为会是一件很难办成的事。

  可没想到竟如此轻松。

  不过他也明白,这一切全靠洛家背后,那个实力恐怖,如同神仙一般的存在。

  仅凭几碗汤药,就制造出了十多名武道高手。

  仅靠着一块玉牌,就轻易瓦解了胡大师一度轰动全国的法术。

  “这胡大师,曾经也算是风光无限,誉满天下的法术高人。却被洛家背后的神人,玩儿一般的轻松搞定,相差的何止一点半点!”

  他长叹口气,内心充满了震撼与仰望。

  “原来这世间,真的有法术!真的有神仙存在!”

  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无比无比的渺小。

  这时,从身后响起一阵淡淡笑声。

  “别怕。”

  显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更像是在安慰胡海。

  他猛然抬头,瞳孔陡缩。

  就见胡海身后,站着一名年轻男子。

  可古怪的是,他不记得之前马路上有这个人。

  “你是谁?”

  白纸扇眼里浮起警惕,不过心底却没有任何担忧。

  哪怕对方是一名厉害武者,可面对洛家那位神人赐予的玉牌,也绝不可能溅起半点水花。

  “这是‘她’炼制的法器吗?”

  江易目光闪烁。

  玉牌表面的纹路是某种法阵,内部则蕴藏中浓郁的阴邪之气,武者只需输入内气,便可触发攻击。

  其威力远超入门级法器,至少也是低阶法器!

  江易心情莫名。

  他突然很想知道,如今的邪魂,到底拥有怎样的修为?

  “法器?”

  白纸扇一脸不屑:“呵呵,你懂什么,这可是当世神仙赐我的宝物。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远远不是你这种凡夫俗子能够体会的!”

  江易淡淡一笑:“是吗?”

  和一只蚂蚁又有什么好解释的?

  如今的他,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不屑。

  下一秒,江易抬起手,对着玉牌遥遥一指。

  虚空中发出一声“嘭”的巨响,奇怪的是,这声巨响并非耳朵听见,而是发生于在场众人的脑海,回荡于他们的精神层面。

  这一刹那间,江易借助真元,裹挟着一丝自己的意识,直接轰向玉牌。

  “咔嚓!”

  玉牌表面的纹路仿佛坍塌的城墙,分崩离析。

  半空中的黑气屏障也随之瓦解,烟消云散。

  “啪!”

  白纸扇手一颤,玉牌跌落在地,碎裂成许多小块。

  随着黑烟散尽,玉牌再无半点光泽。

  嗡!

  白纸扇,三义堂众人,包括胡海在内,都只觉脑海一阵轰鸣。

  大脑的精神层面一阵翻江倒海。

  许久,他们才回过神。

  一个个呆若木鸡,不可思议的看着江易。

  “你、你做了什么……”

  此时的白纸扇满头大汗,眼里透着惊悚和恐惧。

  “你到底对它做了什么?这可是一件宝物啊!你、你怎么能这么做?”

  江易目光落向远方,淡淡道:

  “我毁灭它,与你何干?”

  白纸扇身躯一震,脸色煞白。

  此时他才回过神,意识到一个无比可怕的真相。

  眼前的年轻人,随手一指,便毁了玉牌。

  也就是说,他大概率是和洛家神人同一层级的人物!

  都是当世的神仙中人。

  自己在对方眼里,最大不过是一只蚂蚁,甚至连蚂蚁都不如。

  “‘她’找胡大师,究竟有什么事?”江易问。

  白纸扇心中恐惧,不敢不答:“具体的洛家也没说……等等,我想起来了,洛家代表临走前,似乎和我家老大提到过什么罗盘。”

  “哦?”

  江易目光闪烁。

  罗盘就在他怀里。

  一个破损严重,用处不大的罗盘,竟让邪魂如此重视。

  看来,这罗盘很不简单啊。

  另一边,胡海也回过神,二话不说,内气输入玉扳指,冰冻住了三义堂的众高手。

  “他们应当不会再醒来了。”胡海低语。

  江易淡淡道:“哪怕你不出手,他们也活不过五天。毫无根基,却被注入邪气,强行提升实力,五日内必死。”

  “胡海,你现在可敢和我一起去赵家了?”

  胡海表情一滞:“原来他们都是被人强行提升了功力?难怪,吓我一跳……”

  蜀都市另一端。

  高悬崖边的三百六十度海景别墅中。

  绝美女子身躯微晃,惊讶的睁开眼。

  “那人是谁?竟破了我的令牌!”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