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诡异仙 第三百三十三章 佛骨庙

小说:道诡异仙 作者:狐尾的笔 更新时间:2022-05-23 02:01: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伴随着吱嘎声响起,那监牢里的巨大的人影从牢房里走了出来。

  李火旺仰头看着面前的和尚,这表情无悲无喜的消瘦和尚,身体异常高大,站在那里居然跟一旁无头的彭龙腾一般高。

  和尚双手被木枷捆着,脚上也被锁链捆着,可是他一点都不在意,双手一合,直接盘坐在地上,一点也不想要把身上的束缚解开的意思。

  “行了~人都齐了,那咱家就说说看,这次差事是怎么回事。”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表情认真起来,四周的狱卒也纷纷顺着梯子离开了。

  记相轻咳了一下,缓缓说道:“这次啊~是佛骨庙出事了,那边传来的消息,是坐忘道发财动的手,也不晓得这帮杀千刀的又想做什么。”

  发财!坐忘道三元之一,李火旺顿时握紧了拳头,难怪连待在上京的记相也来了,这一次的事情绝对非同一般。

  “等会儿,干这事的时候,我能不能想办法从发财那,探出北风的情报?”

  就在李火旺思考着这种可能性有多少胜算的时候,记相的话还在继续。

  “既然是坐忘道的发财,咱家不说你们也晓得,这次差事的分量,所以这才请了心痴禅师帮忙。”

  其他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那高大的和尚,面对他们的注视,那和尚一不发。

  “心痴禅师修的是闭口禅,发财那些诡术骗不了心痴禅师,所以到佛骨庙后,你们可要记住一点,那就是心痴禅师说的绝对是真话。”

  “这其二嘛,只要进了庙后,任何人不得从其他人眼中离开,哪怕离开一盏茶的工夫,也要当心回来的人被坐忘道做了手脚。”

  “还有啊,这其三呢,十年前我跟发财打过交道,这女人难缠得很,她嘴里的话别顺着听,也别反着听,但是也不能不听。”

  “哦?不听也不成?”拓跋丹青很是配合,身体后仰,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嗯,有时候啊,你完全不听也会入了她圈套了,最好的嘛,就是把这女人嘴里的话信三分疑三分,再给自己留三分。”

  “哎呀,如此难对付的逆贼,十年前记相大人居然能逼退她,我等几人望尘莫及啊。”

  “难对付吧?呵呵~所以啊最好的法子就是,趁着她没张嘴的时候直接弄死她,耳玖啊,我们几人中,你动手最利索,所以心痴禅师让你动手的时候,你一定要动手啊。”

  “遵命,记相大人,可是这位心痴禅师不是修得闭口禅吗?他要如何告诉我?”李火旺早就想问了,这和尚明明不能说话,哪怕他不会被发财骗也于事无补。

  李火旺话音刚落,一声阿弥陀佛在他脑海中炸响。“贫僧会他心通,耳施主无需多虑。”

  这声音让李火旺,想起安慈庵的师太们她们也有这种能力,爱屋及乌,李火旺对这和尚印象好了不少。

  “行了,别的一些琐事,咱们等路上再说吧。”

  李火旺站了起来,跟着其他人向着监牢外面走去。坐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四驾马车。

  在场

  所有人都没有问,这所谓的发财长什么样,既然是坐忘道,那么她长什么样,完全取决于她想长什么样。

  大梁的驿站明显很完善,在记相不断亮出牌子后,每到一处驿站都有专车换乘。

  如此的速度绝对不是李火旺当初靠脚走能比得了的,短短两天一夜,他们已经来到了佛骨庙所在的阆中城内。

  夜晚降临,李火旺掀开车帘刚下马车,没等他松松发麻的四肢,就看到远处高过四周建筑一截的醒目庙宇。

  “记住咱家之前说的话啊,咱们走。”记相说着,抬脚向着远处的庙宇走去。

  随着他们靠近那庙宇群,所有人表情都开始凝重起来,不知何时记相手中的金算盘已经开始拨打起来。

  这么晚了,整座佛骨庙居然没有关门,手拿香火的善男信女不断进进出出,看起来这座佛骨庙跟当初的正德寺一样香火很是鼎盛。

  当脚踏入门槛的那一刻起,李火旺的心就悬了起来,虽然四周全是人,热闹无比,可李火旺明白,这里已经被坐忘道污染了,除了他们身边的三人以外,其他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变成敌人。

  其他人很显然也明白这一点,都不约而同地握住了自己的武器,记相手中金算盘还在不断地拨着,清脆的敲打声让四周的嘈杂声变小了不少。

  他们四人的古怪打扮明显引来了四周所有人的指指点点,但是他们全当做没看见。

  “走,随我来,先进前殿。”在记相的带领下,其他三人走了进去。

  殿内并没有菩萨或者佛祖,摆在大殿中间,接受香客朝拜的居然是一具通体暗红色五官扭曲的干尸。

  “这是坐忘道的干的?让这些人把干尸当佛祖拜?”握紧紫穗剑的李火旺不由得发问。

  “非也非也,此乃肉身菩萨,本就是佛骨庙供奉的活佛。”心痴和尚恰到好处地提醒到。

  肉身菩萨?李火旺打量着眼前异常恐怖的尸骸,他忽然明白,这座庙为什么叫佛骨庙了。

  就在这时,心痴的声音忽然变成异常严厉,“施主快动手!左三步那跪拜的香客!杀!”

  “锵~!”李火旺右臂猛地发力,裹着冲天的煞气,冲到那人身前举剑重重斩下。

  削铁如泥的兵刃削在人身上,仿佛就是划过一张薄纸般轻松。

  那猩红的血液裹着内脏从缺口喷了出来,那断成两截的男人绝望地惨叫没几下,就不再动弹。

  这骇人一幕瞬间让四周香客尖叫的四散而逃。

  带着木枷的心痴和尚走了过去,跪在那尸体面前双手合十念了什么后,两根手指头捏起地上的人头仔细端详起来。

  “大师如何?此人是发财?还是其他坐忘道?”李火旺同样单膝跪地,仔细端详这具新鲜的尸体,他不觉得发财会如此轻易地被自己斩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贫僧认错了,耳施主,咱们走吧。”心痴和尚把手中的脑袋一扔,站起来转身离开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