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五章 地宫(新书不易,求追读!)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啦,大妹子!”颜录眨了眨眼睛,开始不动声色地旁敲侧击,与妹子调笑两句,借机打探。

  “我和您说哈,你可千万别告诉其他人!”

  大妹子语气一顿,喝了口啤酒,凑近脑袋贴到颜录面前,神秘兮兮道:

  “这一个多月,都来了好几拨人了,一看不是善茬,甚至还有些外国人,统统一窝蜂跑去了那地,估计都是做那啥的。”

  颜录哦了一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又闲聊两句,问清楚方位后,也随即走出招待所大门。

  刚出小山村,走了约莫两个小时山路,在两座山脉间,有一个大峡谷,能明显看到一处山坡塌方的地方,掩埋了底下的公路和一部分河道,应该就是此行目的地。

  翻过塌坡,穿越一片茂密丛林,在附近草丛里,颜录随意扫视,就能看到大片脚印,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很可能就是吴三省一行人。

  沿着脚印一路前行,又走出老远,终于到达了地宫附近。

  空地上有十多个军用帐篷,应该是另外一拨外国盗墓贼留下的,颜录虎目圆瞪,直接使用神识,仔细观察附近地形。

  果不其然,在距离不远处,有一个新鲜盗洞,深不见底,直直通向了地底深处,明显刚挖出来不久。

  “宝贝们,我来了!”

  颜录侧耳倾听一阵,突然喜笑颜开,兴奋地搓了搓手,取出摄魂幡,用真气包裹住体表,立马顺着盗洞麻溜地潜了下去。

  行不过七八米,穿过一层暗红色蜡墙,直接来到了耳室,里面有一口石棺,和一个巨大铜鼎。

  石棺里,有着千年血尸,不过现在时间紧迫,颜录没空去收拾它。

  按照原著剧情,八重宝函里的鬼玺很可能会被掉包,现在当务之急,他先必须找到青铜棺椁。

  附近石室的整块石板上,刻满了古文字,全部是西周以前的铭文。

  墓道是倾斜向下的,颜录为了节省一点真气,特意拿出路边捡的矿灯,穿过华贵回廊,底部是一扇打开的巨大玉门,两边各有一座饿面鬼雕像,很明显这是来到了主墓室。

  这里空间很大,头顶是画满壁画的大弘顶,地面摆放了七口规格档次非常高的石棺,表面刻画了许多铭文。

  其中一口石棺最近刚被撬过,颜录走近一瞅,里面原本金发碧眼的尸体,以及一只黑毛粽子都消失不见了,看来吴三省几人已经进来过了。

  估计此时此刻,闷油瓶和吴三省这俩个老逼登,还在哪里暗戳戳地耍阴招,已经准备将青铜棺椁里的八重宝函掉包呢。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颜录眉头一皱,拿起矿灯照去,只见附近石壁上,趴着上百只密密麻麻的青色尸蹩,清幽幽一片,地面有散落的火折子,还能看到一些恶心粘液,以及几道弹孔。

  它们大螯杀气腾腾的仰起,甚至有几只像弹簧一样飞起,直扑而来。

  “找死!”

  颜录哼了一声,掐动法诀,摄魂幡轻轻卷起一股阴风,凶戾的黑色煞气扩散开,瞬间让五只扑来的尸蹩倒飞而回,狠狠拍在墙上,化作一滩烂泥。

  嘶!

  感受到巨大危险后,大片尸蹩吱吱怪叫,立马慌不择路,如同潮水般退出了老远,纷纷躲避开,围成了一个大圈。

  颜录穿过甬道,突然从前方一个拐角处,传来嘈杂的声响,除去尸蹩群的吱吱怪叫,还有一个醇厚嗓音咳了一下,悲呼道:

  “同志们,是胖爷我连累你们了!看样子我们要去见马克思了!”

  “死胖子,我他妈的真想抽死你!小三爷,咱们走,别管这龟孙!”

  “潘子,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火折子快撑不住了!”

  ……

  我去,名场面啊,这应该是盗墓笔记铁三角之二,王胖子和吴邪的声音,还有一个应该是潘子。

  颜录表情古怪,走到甬道拐角,抬头看去,在大群尸蹩包围中,果然有三个人。

  除去之前见过的吴邪和潘子,还有一个身穿一套黑色老鼠衣,白白胖胖的人影,看来就是那个说话没溜、爱财又幽默的王胖子了。

  咔嚓一声,在三人没反应过来时,一道身影突然从机关里掉了下来。

  闷油瓶单手撑地,浑身上下全是血,看样子受了很重的伤。

  他一现身,周围密密麻麻的青色尸蹩立马疯了一样到处乱撞,潮水一般退了下去,消失在几处沟穴深处。

  “小哥!”

  “天哪,这家伙竟然没死!”

  “快走!它追过来了!”

  闷油瓶脸色难看,浑身鲜血滴滴答答,立马就要拉住几人,朝颜录的方向逃过来。

  还不等吴邪一行人动身,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从附近阴影处,一只浑身鲜血淋漓,面目模糊的狰狞血尸突然冲来,夹杂着腥风,锋利爪子朝吴邪狠狠刺来。

  “快走!”

  闷油瓶厉喝一声,拿起黑金古刀,架住血尸的爪子,右脚朝其重重一踹。

  “血……血尸!”

  众人连连倒退,等看清黑影的模样,立马吓得脸色苍白,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妈呀,又来一头诈尸的白衣粽子啦!”

  王胖子气喘吁吁,刚跑出七八步,迎面看到不远处的颜录,立马惊得跳脚,发出嗷一声怪叫,赶紧屁滚尿流的往后退了回去。

  “你这死胖子,眼睛不好使,还不如捐了!”

  颜录淡淡开口,施施然跨出几米远,拍了拍惊魂未定的胖子肥脸,一个腾挪跳跃,化作模糊残影,很快就冲向了与闷油瓶缠斗的血尸。

  “呼,原来是人,穿的像个鬼一样,吓死胖爷我了!”

  王胖子松口气,满脸肥肉直抖,赶忙一溜烟跑到通道尽头,回头好奇张望,生怕血尸又追过来。

  “是你!”

  吴邪不惊反喜,连忙扶住受伤的潘子,和王胖子汇合,远远观望激烈搏斗的血尸。

  “这位小哥,粽子还是交给我吧!作为守墓人,安抚工作我可是很拿手呢!放心,不需要你们出报酬。”

  颜录表情古怪,皮笑肉不笑道,他直接一个箭步落在地面,掐动法诀,嘴里念念有词。

  眨眼间,摄魂幡散发出淡淡的墨色光晕,将抓住黑金古刀刃口,准备用爪子刺向闷油瓶的血尸层层包裹,越捆越紧。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