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管他什么鲁殇王鲁二狗的,这么多宝贝,随便拿几样,胖爷我也发财了!”

  闷油瓶面无表情,淡淡道:“天快亮了,我们必须出去,要不然,等下守墓人估计得亲自动手了。”

  王胖子一瘸一拐,差点跳了起来,急得哇哇大叫:“不行,鬼玺还没找到呢,那可值老鼻子钱啦!”

  众人闻言,纷纷有点心动,吴三省非常清醒,拍了拍胖子屁股,看一眼旁边似笑非笑的颜录,努了努嘴,催促道:

  “这还有一尊大神呢,你别磨蹭,速战速决,咱们拿几样东西,直接离开这鬼地方,别太贪心!”

  颜录将数码相机收好,掏了掏耳朵,对玉床上新出现的一具血尸撇撇嘴,提醒道:

  “我说吴小弟,你们最好手脚快点,要不然会有麻烦的。”

  几乎在同时,玉床上的血尸突然移动起来,一只非常小的红色尸蹩钻出,直接落到大奎身上。

  闷油瓶脸色一变,推了推吴邪,喊道:“不好!蹩王在这里,我克制不了这些尸蹩了!快走!”

  王胖子挠了挠头,满不在乎道:“吹牛吧,这么小一只,胖爷我随手就能捏死!”

  “有毒的,碰一下就死!”

  闷油瓶还没来得及阻止,大奎面露凶相,已经先一步拍在红色尸蹩身上。

  噗嗤!巴掌落下,狠狠罩住了蹩王,意料之内的脆响没有出现,血红纹路瞬间蔓延至大奎整条手臂,剧痛钻心蚀骨,让他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惊恐尖叫。

  胖子惊叫:“糟糕,中毒了!快点斩断他的手!”

  众人手忙脚乱,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大奎突然痛苦的弯下腰,全身变成血红色,所有皮肤如同熔化一般,像发了疯一样,怨毒的扑向旁边几人。

  砰砰!

  刹那间,枪声大作,场面极为混乱。

  颜录站在不远处,默默冷眼旁观,也没有出手去帮忙,他知道吴邪一行人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不要!”

  血红色蹩王抖动翅膀,吱吱怪叫一声,刚从大奎身上钻出,突然被胖子用脚狠狠一踩,直接变成了稀巴烂。

  一时间,众人全部呆住了,洞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针落可闻。

  吱吱怪叫声,立马此起彼伏,成千上万只青色尸蹩从四面八方,立马潮水般向众人涌来,前仆后继,争前恐后,一浪接着一浪,很快爬到了一行人脚边。

  “跑!”

  “死胖子,三爷我真想他妈的抽死你!”

  “潘子,拿好东西,走!”

  “小三爷,后面有尸蹩!”

  “他娘的,快点炮仗,胖爷我顶不住了!”

  颜录翻个白眼,催动摄魂幡,将潮水般汹涌过来的尸蹩群分开。

  扭头看去,只见众人乱作一团,在闷油瓶率领下,正朝九头蛇柏顶端奋力攀爬,很快逼近岩洞顶的大裂缝旁。

  众人手脚并用,慌不择路,因为身上涂抹了大量天心岩的石灰,大量鬼手藤刚接触到他们身体,就厌恶得纷纷避让。

  无数尸蹩潮水般涌来,朝众人紧追不舍,吱吱狂叫,一浪高过一浪,场面极为骇人。

  颜录默不作声,附近的尸蹩群仿佛知道厉害,都纷纷避让他。

  目送从头顶大裂缝逃走的吴邪一行人远去,他轻声笑了笑。

  “碍事的家伙已经走了,该好好清点收获了!这里是一处绝佳的极阴之地,倒是可以布置一个简单阵法,好好利用一番!”

  颜录深呼吸一口气,神识沉浸在储物袋的紫金盒子之上,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微笑。

  他望着面前高大的九头蛇柏,轻轻抓住一条胡乱甩动的绿色鬼手藤,心里思考着该如何处置。

  这一株精怪可了不得,在墓室内最少生长了三千多年,在灵气枯竭的末法时代,都能成长到如此地步,甚至可能诞生了意识,如果能移植到苍玄界,在磅礴灵气下修炼,绝对会快速变强,非同小可!

  心念微动,想到储物袋里的青眼狐尸,以及耳室棺椁内周穆王的血尸,颜录心头火热,立马纵身一跃,摄魂幡舞动,将挡路的大群尸蹩扫开,眨眼落到了九头蛇柏的树根底部。

  一条条绿色藤蔓四处舞动,无数鬼手藤刚靠近颜录,就犹如遇到天敌一般,立马畏畏缩缩地躲开。

  另一边,头顶岩洞顶端,无数密密麻麻的尸蹩狂奔出去,不断追杀敌人,下一秒大量汽油流入,被火折子点燃,立马燃烧起熊熊烈焰,让不少虫子嗷嗷直叫,眨眼化作了焦炭。

  轰!轰!

  几桶汽油被点燃,混合被丢下的雷管,在头顶发生剧烈爆炸,可怕的气浪震碎岩石,瞬间将厚达几十米的岩层裂缝,给堵了个结结实实,大量尸蹩直接被震成了肉沫。

  颜录砸砸舌,确认爆炸威力减弱,不会炸塌厚厚岩层,将九头蛇柏毁掉后,这才长松一口气。

  他慢条斯理,直接转身走入了旁边的墓道之内,神识扫描储物袋,暗暗研究怎么打开紫金盒子。

  ……

  与此同时,话说另一头。

  吴三省一行人死里逃生,呼呼喘几口粗气,望着熊熊燃烧的地面,以及被彻底炸塌的大裂缝,不由惊魂未定的擦了擦汗。

  吴邪指着脱离队伍,独自离去的闷油瓶,问道:

  “这家伙,他不会是又想潜入地宫吧?”

  王胖子挠了挠头,一瘸一拐地走几步,叹气道:

  “那位煞星,可还在地宫里守着呢,这小哥再厉害,又不会道术,不可能是对手!回去不是找死嘛!”

  潘子撇撇嘴,不服气道:

  “几桶汽油下去,又加上一些炸药,搞不好整个岩洞都炸塌了,我估计那人恐怕凶多吉少!会道术又咋滴,切,还不是血肉之躯?!能空手接子弹不假,我就不信了,还能吃一发导弹?”

  吴三省摇摇头,眼神闪烁,道:

  “不可能会死,那人手段了得,简直是个怪胎!希望小哥别自讨没趣,要不然估计够呛!胖子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啊!”

  说完,他还有意无意看了眼瘸腿的王胖子,直气得胖子哇哇大叫,捂住血流不止的小腿,又不好当面反驳,只能暗自生闷气。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