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十六章 劫杀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他身上的炼尸之法并不是全本,只有炼气境的大半内容,但其中也算包罗万象,记载了许多秘术,随便挑出两三样,只要拥有相应材料,就可大大增强颜录的战斗力。

  其中,就有一种炼制毒尸的方法,必须选用凝聚滔天阴气的百年古尸,在极阴之地,祭炼十天十夜,一旦成功,就可得到一件杀手锏般的御敌宝贝,当做斗法底牌,威力巨大,无往不利。

  用来当做炼尸材料的本体阴气越重,枉死的时间越久,最后炼化出的毒尸,威力也就更大,但祭炼过程繁琐复杂,非常耗费心神,而且还只是一次性用品。

  当然,正由于成本太高昂,尤其是炼制材料难寻,所以在修仙界的底层修士群体中,斗法时很少能看到使用毒尸,可遇不可求。

  如今,为了增加自保之力,颜录咬紧牙关,痛下决心,除青眼狐尸和白衣女尸外,特意挑选了两具横死四五百年的古尸,用来当做毒尸材料,可算是下了血本。

  将铭刻神秘篆书的符箓,直接贴在两具古尸头顶,颜录念念有词,手掐法诀,施展了一道养尸安魂咒。

  随后,他走到乱葬岗中心位置,挑选一处土壤猩红的位置,挖掘出两个深坑,将古尸脚朝下,头朝上,竖着埋在土里,只露出一个圆滚滚的狰狞脑袋。

  “唉,希望别出岔子!也罢,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颜录唉声叹气,露出满脸恋恋不舍之色,转身看一眼土里的古尸,不由心如刀绞,这可是白花花的灵石啊!可值老鼻子钱啦!

  没办法,这个修仙界强者为尊,非常混乱,自己实力弱小,保命要紧!

  随后十天,颜录忙活起来,一鼓作气,化悲愤为力量。

  他白天用公鸡血,黑狗血泼在古尸头顶,又掐动口诀,施展秘法,激发其怨气,将阴煞之力封锁在体内。

  夜晚时,则让古尸沐浴在血月之下,将特意采购的天葵精血研磨成墨汁,用符笔在绿油油的腐尸全身,勾勒出大片密密麻麻的诡异纹路,反复施法,不断增强古尸的怨气。

  如此这般,等第十天深夜时,两具面目狰狞如恶鬼,浑身长满肉瘤的可怕怪物,就彻底呈现在眼前,表面散发出淡淡的阴冷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颜录定睛细看,从腐尸之上,阵阵腥臭味扑面而来,那腐烂的胸膛一起一伏,传出阵阵蛙鸣声,仿佛随时会蹦起来似的,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极为妖异。

  “花费这么多心血,两具毒尸终于成了!”

  颜录哈哈大笑,整个人喘几口粗气,连日来高强度的消耗,让他脸色苍白,身体虚浮,甚至都无心打理,看起来蓬头垢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哪里逃难跑出来的野道士。

  返回华亭县城的宅院,又好生修养了两天。

  这一日,颜录略作准备,便直接走出城门,一路沿着官道,往西北方走去。

  在太和郡西北方,靠近罗霄山脉边缘地带的位置,有着一座小型坊市,名叫长元坊市。

  据说,建立者唤作长元上人,乃是一位修为突破到分魄境的前辈高人,因自己一生道途崎岖,深知散修不易,所以三百年前在此立下基业,广开门路,以道会友。

  因为坊市规矩森严,租金极低,又偶尔有高人讲道,所以慢慢名气大震,吸收了众多散修汇聚而来,时至今日,乃是附近方圆千里范围内,最大的一个坊市,发展得极为繁华热闹。

  颜录身穿灰色道袍,漫步在莽莽山林深处,站在一处悬崖顶端,观察远处几座直插云天的雄伟山峰,不由心中一喜,看来目的地快到了。

  去年的时候,前身跟随颜家长辈们,也曾来过长元坊市两次,所以对于来往路线还是有些印象。

  走下山脚,颜录穿山越岭,刚走入一片茂密的山林,突然眉头一皱,赶紧掏出摄魂幡,将小巧鬼玺暗暗捏在手心,转身环视一圈身后。

  不知为何,从半刻钟之前开始,他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似乎暗中有人在偷偷尾随自己,身后总有被窥视的不适感,让他心中警铃大作。

  颜录敛声屏气,默默用神识不断扫描附近,然而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对方的确切藏匿之处。

  难道是自己疑心太重,只是一种错觉?

  不可能!

  他瞳孔剧烈收缩,突然心里一惊,来人修为肯定比自己高,应该是那种喜欢劫杀过路修士,抢夺储物袋和灵石法器的魔修,自己今天的运气也太背了吧?!

  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被如此眷顾?

  唉,穷鬼何苦为难穷鬼?!

  颜录哀叹一声,想到自己可怜巴巴的干瘪储物袋,不由无比苦涩,真想大叫一声,对不起,我是穷逼!

  他摇了摇头,知道自己想法很幼稚,只得打起十二分小心,默默警惕周围变故,准备随时发动最致命的反击。

  “嘿,小子,没想到被你发现了!也罢,本来想让你没有痛苦的死去,自己不识相,怪不得我了!”

  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震得附近树叶直抖。

  距离颜录不远处,一条黑影趴伏着身子从草丛里窜出,他索性不再遮掩,仗着自己修为比猎物高,脸上满是悠然自得之色。

  此人明目张胆,大摇大摆地现身,他态度嚣张,猖狂至极,仿佛完全没把颜录放在眼里,眸底满是轻蔑之色,不屑一顾。

  “吱!”

  一只金色毛发的寻香鼠钻出,兴奋地仰头狂叫,直接跳到满脸络腮胡的中年壮汉肩上,左顾右盼。

  壮汉眼神玩味,一身横肉直抖,眸底闪过一抹嗜血,语气凶恶道:

  “颜家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嘿,大爷我本想来兜售几株灵药,没想到竟然还能遇到你!若不想被抽魂炼魄,遭受折磨的话,奉劝你最好交出储物袋,乖乖受死!”

  “痴人说梦!”

  颜录双眸微眯,发现对方乃是炼气二层的修士,而且竟然还认识自己,真不知是如对方所说的单纯偶遇,还是早已埋伏在此,另有其余追兵?!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内心开始惴惴不安,不由万分紧张起来,立马扫视四周,暗暗提防。

  那具黑僵虽然强横,但毕竟自己祭炼的时间不久,还不能自由御使。

  况且,他也摸不清对方的手段,是否有底牌,只能寄希望于出其不意下,壮汉疏忽大意,可以打个措手不及。

  思来想去,只有速速将此人击杀,快刀斩乱麻,颜录再迅速逃离现场,以防泄露行踪,才是上上之策。

  念头想罢,颜录浑身肌肉紧绷,刚想先下手为强,突然发觉对方目光微冷,立马暗道不妙。

  “小子,拿命来!”壮汉怒目圆睁,浑身真气狂涌,手心催动一把长刀法器,纵身飞跃,显然准备近身搏斗。

  恐怖刀气掠过,浩浩荡荡,似乎想一刀将自己劈成两半,颜录立马动了,反应快到极点。

  他凌空后翻,身影飘飞数米,犹如灵动飞鸟,瞬间反击,左手拼命催动摄魂幡抵御,咔一声火星喷溅,将长刀法器艰难地偏移了方向。

  摄魂幡大发神威,黑气滚滚,横冲直撞,化作一条凶恶毒蛇,狠狠咬向壮汉脖子,丝毫不甘示弱,

  轰!轰!

  浩浩荡荡的刀气斩下,沿途杂草纷纷折断,颜录施展身法,倒退而回。

  壮汉得势不饶人,轻松躲开黑气毒蛇攻击,手指掐诀,突然甩出一道火球术,快如闪电,让人心惊胆战,压力巨大。

  轰!

  热浪滚滚,拳头大小的火球飞射而来,空气嗤嗤作响,发出音爆,猝不及防下,颜录反身飞旋,险之又险躲开。

  轰隆一声巨响,气浪翻涌,灰尘冲天!

  小小的火球落到岩石上,直接炸开一个脸盆大小的深坑。

  霎时,附近碎石飞溅,噼里啪啦打在颜录身上,犹如子弹飙射,即使有真气护体,也仍觉刺痛无比。

  咻!

  几乎在同时,锋锐刀气当头袭来,又是一道雪亮的刀光斩下,颜录连续倒退,望着壮汉脸上残忍的狞笑,不由心头火起。

  仗着摄魂幡的法器之利,再加上壮汉猫戏老鼠的戏谑心思,颜录虽然暂时可以勉强抵挡,但却愈发吃力,犹如滔天海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倾覆,粉身碎骨,化作刀下亡魂。

  眼见恐怖刀气冲来,颜录心头微凛,赶紧催动真气,手里摄魂幡光华大亮。

  滚滚黑气弥漫而出,与刀气剧烈碰撞,他趁对方一个大意,黑气毒蛇瞬间缠住了壮汉的胳膊,越捆越紧,鬼气森森,犹如毒蛇吐信,企图将皮肤肌肉腐蚀一空。

  “雕虫小技!小子,大爷我就不陪你玩了!”

  壮汉似笑非笑,浑身气势大涨,头发猎猎狂舞,眼神冰冷,如同一名盖世魔神。

  他一把扯断手臂黑气,长刀散发璀璨夺目的红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朝颜录面门斩下。

  空气发出剧烈哀鸣,刀气纵横交错,这一击若劈结实了,保准颜录惨死当场,化作两截残尸。

  眼见这小子避无可避,即将身死,壮汉目中无比兴奋,又掐诀射出两颗大火球,左右夹击,势要将颜录抹杀成渣。

  “哼,成了!”

  颜录脸色惊慌,暗地里却冷笑不已,趁敌人得意时,他身子窜入茂密的灌木丛,任由两颗大火球飞来。

  轰轰!

  刹那间火星四射,整个灌木丛被炸得稀巴烂,草屑横飞。

  “去死!”壮汉哈哈狂笑,脸上露出狰狞之色,长刀法器紧随其后,刺耳尖啸炸开,狠狠落下,咔一下金铁交击之声,震耳欲聋,气浪冲天!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