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四十章 种道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咔嚓一声,半空之中,火星四溅,发出连串金铁交击之声,无比刺耳。

  那大滩粘稠的邪异流动液体迅速移动,瞬间碾碎数十道幻影,与来势汹汹、幽灵般飘逸的最后一道鬼魅黑线激烈碰撞,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轰!恐怖的气流立马狂涌,如同山崩海啸,将附近家具掀飞,搅动得七零八落。

  噗嗤一下闷哼,又炸响连串爆鸣,伴随骨骼断裂声,双方结结实实,互相对了一掌,错身而过,纷纷站立在地,分列在大厅两侧。

  萧十一郎、沈璧君三人,捂住受伤的胸口,开始急促喘息起来,脸色紧张地望向缠斗的双方,手心冒出了冷汗。

  嗖!

  大滩黑色液体落在地面,化作逍遥侯哥舒天的模样,他脸色凝重,身躯开始簌簌颤抖,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涩声道:

  “你刚才用的什么武功?”

  “想学啊?我教你啊!”

  颜录背负双手,瞟一眼目瞪口呆的萧十一郎三人,脸上笑眯眯的,好整以暇地走到哥舒天面前,摸了摸他的脑袋,微笑道:

  “没想到你竟然比我矮一大截,难怪要戴高冠掩饰,心理变态,以捉弄折磨他人取乐。逍遥侯,你武功马马虎虎,就别死撑了。”

  “你!”逍遥侯表情难看,被颜录抚摸头颅,心里憋屈异常,脸色涨成猪肝色,只觉无比愤怒。

  他浑身颤抖,陡然半跪在地,七窍中渗出了丝丝鲜血,无力地弯下腰,发出一声闷哼,显然遭受了重创。

  萧十一郎几人大惊,纷纷不明所以,定睛看去。

  他们这才陡然发现,在逍遥侯的后背位置,不知何时,那身华贵长衫已经碎裂,竟然出现了一道手掌印形状的破洞,手指轮廓根根分明,背脊的掌印,殷红如血,十分刺眼。

  很明显,刚才交战之时,逍遥侯已落入下风,被一记极为霸道的掌法击中,给狠狠轰碎长衫,当场印在后背,掌力打入四肢百骸之内,震碎了骨骼,让其陡然失去了反抗能力。

  宫灯的光,从窗棂中照进来,使屋子里的光影散碎而朦胧。

  颜录身形笔直,站在重伤跪地的逍遥侯面前,他浑身笼罩在光影中,突然变得很虚幻、诡秘,脸上表情似笑非笑,嘲讽之色极为浓郁,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幽灵。

  不知为何,萧十一郎几人,心不由沉了下去,突然感觉很压抑。

  他们只觉眼前的颜录,气质与之前迥异,似乎变得很陌生,散发的威压让人畏惧,甚至让自己不敢直视,浑身携带着阴冷邪恶的气息,如同刚从地狱深处爬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逍遥侯,你很自负,也算一名惊才绝艳之辈,我其实很欣赏你。”

  颜录缓慢踱步,没有管其他人的想法,冷冷盯着面目狰狞的逍遥侯,突然伸出了右手,高高举起,给对方狠狠甩了一个大耳刮子。

  啪!

  “你!敢?!”一声脆响过后,愤怒不已的逍遥侯愣住了,呆呆地抚摸自己脸上红通通的一道巴掌印,只觉火辣辣的疼。

  陡然被当众打脸,哥舒天瞬间面红耳赤,双目喷火,自己何时受过这等侮辱?

  对面的萧十一郎几人表情古怪,似乎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很辛苦。

  “你!欺人太甚!”感受到对面几人火辣辣的目光,逍遥侯急火攻心,更加怒不可遏,他猛地咳出一大口鲜血,就打算挣扎起身,用最后的气力,和颜录拼死一战。

  “刚才这一巴掌,是我为小公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打的。薄情寡义,灭绝人性,该打!”

  颜录长长叹口气,目光慢慢转过来,盯着逍遥侯,盯了很久,直把对方盯得额头青筋暴突,他这才笑了笑,顺手丢过去两本册子,神态悠闲道:

  “我这里有两本秘术,一门唤做《幽冥血遁大法》,另一门为《鬼影神针》,威力无穷,比你的十八层阴地大法高深许多,你好好刻苦修炼,争取早日有成!”

  “以后每隔几个月,本座会来考校进度,如果你敢有丝毫懈怠,到时我会废掉你的武功!并且将你关在铁笼子里,专门在最繁华的城池门口供人肆意展览赏玩!到时,旁边还会挂一块‘此为天宗宗主天公子、逍遥侯哥舒天是也!一文铜板观赏一次’的招牌!逍遥侯,不知你意下如何?”

  “你,真的不杀我?”

  一开始提及小公子的名字,哥舒天还只是愣了一下,等听到废掉武功供人展览时,他脸色变得铁青,脸颊肌肉抽搐,显然已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他艰难咳出一口鲜血,将身前的两本秘籍捡起来,低头翻了翻,仔细端详半晌,眸底满是狐疑和困惑,随即冷笑道:

  “嘿,血遁大法和激发潜能的秘术,果然极为精妙!不过,怎么只有前三层,和第一二重的口诀?而且,还有诸多残缺错漏、语焉不详之处!紫衣侯,你是想把我当垫脚石,为你趟水吧!”

  萧十一郎三人脸色狂变,听到颜录不会击杀逍遥侯,不由浑身剧震,露出一抹深深的担忧之色。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颜录表情玩味,望着披头散发,对自己横眉冷目、嘿嘿冷笑的逍遥侯,他一努嘴,慢条斯理道:

  “你若是乖乖听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将来未必不能反杀我!若是胆敢忤逆,到时我会使用抽魂炼魄的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有,千万别想着藏起来,别耍任何花招,不管你躲在天涯海角,我都有办法将你揪出来!如果不信,到时你可以试试!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在我这里只能死路一条。”

  哥舒天闻言,表情变得很难看,他不知道世上到底有没有抽魂炼魄的手段,但迷魂控神、折磨人的奇特武功,自己可知道不少。

  以己推人,他知道像紫衣侯这种骄傲的人,是不会说谎的,于是脸色有些迟疑,目光闪动,捂住剧痛的胸膛,许久没有吭声。

  颜录缓慢踱步,扫了一眼表情古怪的萧十一郎三人,又扭过头,用眼睛盯着哥舒天,一字一顿道:

  “当然,这两门秘术虽有缺漏,但威力惊天动地,绝不是任何武功可比拟!你只要潜心钻研修炼,以后未必不能脱离我的掌控,甚至后来居上!”

  “最后告诉你一个小小的秘密,其实你还有一个儿子,他不仅不是侏儒,而且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在江湖上颇有名气。如果你能乖乖听话,我到时可以让你们父子团聚,如何?你明白的,像我们这种人,从不屑于说谎。”

  逍遥侯脸色狂变,表情开始阴晴不定,等听到自己还有一个儿子时,他浑身剧震,终于忍不住动容,勃然色变。

  “希望你不要后悔!”

  哥舒天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颜录,瞳孔突然收缩了起来,过了很久,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他一声不吭,最后咬咬牙,艰难撑起上半身,伸手攥紧两本秘籍揣进怀里,又向颜录深深看了一眼,凌乱刘海下,赤红双眸充满怨毒之色,如同一只癫狂的独狼。

  哥舒天艰难起身,拖着重伤之躯,踉踉跄跄,越过了表情复杂的沈璧君三人,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大厅,很快消失在黑夜深处。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