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旺夫娘子 第0655章 你的仇人,也是我们的仇人(二更)

小说:家有旺夫娘子 作者:秋烟冉冉 更新时间:2021-03-06 23:55: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穆宣一行人,在密林中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

  但他们找到了一处沾有血渍的地方。

  宗无极伸手捏了点血,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穆三公子,是新的血渍!”

  “三公子,这人逃走了啊,看,血渍往林外去了。”骆福财指着沾着血刺的草尖说道。

  穆宣眯了下眼,“跟着血渍追!”

  “是!”

  一伙人提着火把,追出了密林。

  他们沿着血渍追到大道上,但是,血渍路线断了。

  “三公子爷,血渍不见了!”骆福财指着地上的几滴斑驳的血渍说道。

  “有车轮印子,他坐着马车走了。”穆宣眯了下眼,说道。

  “八成是被人救走的。”骆福财恨恨说道,“他运气倒是好。”

  “谁会救他?”宗无极挑眉,疑惑问道。

  “沿着车轮印子,往前追!”穆宣翻身上马,指着前方说道,“沿着这条道往前,便是城门方向。”

  “大家上马,追!”骆福财也爬上马车,朝身后的人招了招手。

  自从他跟着穆宣干以后,不仅吃住的条件变好了,还多了两个手下。

  日子过得太爽了。

  三人带着二十来个手下,骑马往城门口追去。

  可是不巧的是,他们到了城门附近,遇到了埋伏。

  也不知是什么人,朝他们猛的射暗器。

  暗器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物品,只是一粒粒的石子。

  瞄得也不是特别准,但数量巨多,让他们无法前进。

  “人藏在树上,射!”穆宣摸着被石子击头的头,指着前方大声说道。

  手下人马上拉弓射箭。

  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射到。

  他们只看到,树上有什么东西在跳来跳去的,树叶树枝儿乱晃着。

  天渐渐的黑了,再不走,城门就关了。

  穆宣很焦急。

  “大家分开行动,我带十人从左边突围出去,宗大人跟我同行,骆福财其他人断后!”穆宣沉声说道。

  骆福财气得咬牙,什么?叫他断后?

  他被暗器打死了怎么办?

  宗无极点头,“如此,甚好。”

  “好,大家跟我走!”穆宣招身后招招手,打马往前而行。

  谁知,他们没走多久,又是一阵石子暗哭袭来。

  专打穆宣一行人,不打身后的骆福财他们。

  骆福财得意地咧嘴而笑。

  心说那个暗藏之人,是不是看出了他们的计划?

  瞧瞧,打起打头跑的人来了。

  穆宣气得咬牙切齿,“骆福财,弓箭手安排掩护!”

  骆福财撇唇,“是,三公子爷!”

  掩护也没有用,那个暗藏之人实在太厉害了,不管怎么射箭,就是射不中他。

  “该死的,藏在树上的肯定不止一人,一定有更多的人!”穆宣气得嚷道,“将所有弓箭全部对准树上,给我射!”

  那株大树,长在路旁的一处山崖上。

  山崖有数丈高,没人爬得上去。

  除了用弓箭攻击,没有别的办法。

  但树上的人,却占着有利的地形,不停地对他们进行攻击。

  让他们无法前进,几乎没有招架的能力。

  一直打到天完全黑,大家的火把也燃尽,四周黑漆漆一片,树上的人才停了攻击。

  一阵树叶子乱响,什么东西从树上跃下来,消失在夜色里,不见了。

  “公子爷,没声响了,那人是不是走了?”骆福财看了眼四周,说道。

  宗无极说道,“我刚才听到一阵树叶摩挲的声响后,再没有声音了,想必是那个暗藏之人离开了。”

  穆宣气得甩了下马鞭,该死的,这天都黑了!

  “进城!”他咬了咬牙说道。

  没有人阻拦了,大家策马往前狂奔。

  只是,他们来得迟了些。

  城门关上已经半柱香时间了。

  “穆三公子,城门关了!”宗无极望着紧闭的城门,摇摇头说道,“我们来迟了。”

  骆福财说道,“刚才藏在树上朝我们扔石子暗器的人,一定是乌禄的同伙!还有那个救走他的人,也一定是!”

  “乌禄是隐瞒身份来的南地,他怎会有同伙?”宗无极惊讶了。

  穆宣抬头,看向城门,“本公子也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藏在树上的高手,究竟是谁!”

  他竟然不知道,这临安城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

  连宗无极都打不过?

  二十几人连合射箭,也没有射到那人,简直太诡异了!

  这究竟是个什么高手?

  ……

  灰毛卷球在城外,将穆宣一行人拦截到天黑后,就扔下那些人,跳下树来,回到了城里去了。

  无霜事先查看好路线,将一大袋子石子放在树上,告诉小家伙怎么抓石子砸人。

  小家伙学得很快,抓子抓到石子扔得又快又准。

  无霜满意地离开。

  于是,它成功地将穆宣一行人拦下了。

  一直到天黑,到石子扔完,它才离开。

  它个子小,跳上城墙,在城楼上窜来窜去的,没人注意它。

  它回到榴月园的时间,李娇娘已经将乌禄肩头的毒箭头取了出来。

  骆诚站在一旁,看着那伤口,赞叹着说道,“这人倒是条汉子,中箭这么射,居然没有哼过一声。”

  “咦,这是什么?”无霜拎起乌禄的衣裳时,从衣裳里掉下一只金笛来。

  金笛摔成两截,一卷纸掉了出来。

  “秘信?看看写的什么。”李娇娘说道。

  她洗着手上的血渍,骆诚取了纱布,给乌禄包扎着。

  无霜说道,“是金文,不过,我看得懂。这是……一封信啊。”

  她看了几行字后,念了起来。

  “尝谓女之事夫,犹臣之事君。臣之事君,其心惟一,而后谓之忠;女之事夫,其心惟一,而后谓之节。故曰,忠臣不事二君,贞女不更二夫,良以此也……”

  念着念着,无霜惊讶了,“这是……”

  “这是乌禄亡妻写给他的诀别信。”李娇娘叹了一声,说道,“是个长情的汉子啊。”

  无霜看一眼昏迷的乌禄,没有念下去,但还是将信看完了。

  “果真……,是他亡妻写的。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大义贞洁的女子。”无霜感叹道,又说道,“咦,李娘子怎知,是他亡妻写的?”

  李娇娘说道,“这件事,你稍加打听就知道了,现今的金主荒淫无度。臣子之妻,兄弟之妻,稍有姿色的,他都不会放过。”

  “……”

  “被他或欺骗,或威胁着,掳进后宫去供自己享乐。乌禄的妻子貌美,不堪受辱,在去大都的路上跳湖自尽了。”

  “……”

  “这件事,在金国上下引起不小的轰动。写的信也传得沸沸扬扬的。”

  无霜冷笑,“那他还不宰了金主给自己亡妻报仇?居然还有闲心跑南地来?”

  “那仇人可是金主,敢杀?有能力杀?说杀就能杀的?乌禄是部落族长,身后有母族有父族妻族的人要管理。万一失败,三族人都活不了。”李娇娘摇摇头,微微一叹。

  金主昏庸残暴,爱征战,爱虐夺,宋主懦弱贪享。

  偏这两方对打起来,于是,受罪的是宋国百姓。

  无霜看着手里的金笛和绝笔信,张了张口,不说话了。

  “谁说……谁说我不敢杀?没能力杀?我不过是……是在等时机!”有个陌生的声音,忽然沙哑着说道。

  大家回头来看,只见刚才还在昏迷中的乌禄,已经睁开了双眼,一双细长而冷桀的眼睛,死死盯着无霜手里的信和金笛,“给我,不许碰!”

  他唇角哆嗦着,冷冷说道。

  无霜看他一眼,将信原样装好,递了过去。

  “抱歉,我只是好奇才打开来看的,并非有意冒犯亡妻之物。”

  骆诚按着他,不让他乱动,“你受的伤不轻,左小腿骨折,右胳膊脱臼,肩头的毒箭虽然被取出来了,但箭伤不浅,好生养伤,等伤好了再说其他。”

  乌禄左手紧紧抓着金笛,长出了口气,一副失而复得的神情。

  回过神来的他,这才开始打量起床前的几人。

  救他的恩人。

  “多谢几位恩公相救,不知几位尊姓大名,我日后也好报答。”乌禄朝李娇娘骆诚无霜点了点头。

  “我叫骆诚,这位是我的妻子李氏,这是侍女无霜。”骆诚指着李娇娘和无霜说道。

  “原来是骆好汉,多谢相救。”乌禄在床上挣扎了下,向三人颔首。

  “哎,刚才不说了嘛,你受了重伤,不能乱动。你要是想快点好起来,就老实躺着。”李娇娘摆摆手,示意他躺好。

  乌禄点头,“……好。”顿了顿,他又疑惑地看向他们,说道,“请问,你们几位是怎么知道,在下名字的?”

  “当然是从你的仇人口中了解到的。”李娇娘扬唇一笑,“我们无意间打听到,他们在抓一个叫乌禄的人。而那几人,也是我们的仇人。而你,便是乌禄,当今金主的堂弟,大名完颜雍,我没认错人吧?”

  乌禄眯了下眼,咬着牙恨恨说道,“李娘子,追杀我的人,李娘子认得?是谁?”

  李娇娘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的仇人,当今金国之主!替他办事的人叫宗无极,还有一个宋国叛徒穆宣!金主写了秘信,命他们在临安城的城门口附近,伏击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绝不让你活着见到宋国皇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