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听起来很浪漫,顾安芯本应该被感动的,可是她此时只想翻白眼。

  为什么电视上的情节可以那么感人,哥哥说出的话却是这么肉麻。

  “殴!”

  颜若风听后,他拉开窗户开始作呕。

  他以前还没发现顾安年是这种人,现在才觉得他太恶心了,居然能说出这种情话。

  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

  后排的两人昏昏欲睡了。

  顾安年忽然问道,“雅琳,我一直忘记问你了,你有小时候的照片吗?”

  只要有了她的照片,这样调查就方便了。

  “我……”

  她想起了曲妈,她的照片被曲妈带走了,那时候她没有想那么多,现在却觉得有些麻烦了,因为她已经给了曲妈。

  “怎么了?”

  “我把小时候的照片给别人了,所以我没办法给你。”

  乐雅琳显得为难了。

  “雅琳,你给谁了?要回来吧。”

  “我给曲妈了,她觉得我和曲北北小时候长得很像,她为了怀念女儿就拜托我了,我也不能不答应她。”

  “曲妈……”

  顾安年眉头皱起。

  为什么又是曲妈呢?

  从上次曲妈帮夏暖暖求情,到这次居然要雅琳的照片,曲妈的行为在他看来越发怪异了。

  “没关系啦,我们可以问曲妈要回来啊,一张应该可以吧。”

  “嗯,那回去问她吧。”

  顾安年心中开始起疑。

  曲妈为什么会要雅琳的照片,她真的是因为长得像才要的吗?

  这些年他努力找寻曲北北,曲妈一直没有找他询问过下落,她仿佛对女儿的感情不深,这会儿怎么这么深情了呢?

  不过这些要等到他回去之后才能弄清楚了。

  ……

  夏家。

  乐雅琳带着礼物,她和顾安年走进客厅。

  这次她是来看夏母的,同样也是来找曲妈的。

  “雅琳,安年,你们来了。”

  “嗯,阿姨我们来看看你,我给你带了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她和夏阿姨许久不见了,正好这次有机会来看她。

  “雅琳,你们人来了就可以了,不用准备礼物的。”

  “阿姨,谢谢你之前那么照顾我,我们准备这些是应该的。”

  乐雅琳恭敬地把礼物递过去。

  她现在没有什么能力买贵重的东西,但是她必要的心意还是要准备的。

  “雅琳,你不要和阿姨客气。”

  “阿姨,收下吧。”

  在乐雅琳的恳求下,夏母把礼物收下了。

  “雅琳,前阵子阿姨想去找你的,可阿姨没时间过去,现在你来了刚好。”

  夏母目光温和。

  她望着乐雅琳似乎有很多话想说。

  “阿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雅琳,我一直想和你道歉,暖暖她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都是我这个做妈咪的没有教育好,你要怪就怪我吧。”

  她不该对暖暖太宠溺了,所以才会导致雅琳一次次受伤。

  “阿姨,你别这样,我现在好好的,我不会怪你的。”

  “雅琳,你真这么想吗?”

  “嗯,阿姨你对我那么好,我感谢你都来不及,夏暖暖我不想计较了,她以后应该会变好吧。”

  她选择把那些事情放下。

  就当是为了夏阿姨,她也不想记恨夏暖暖了。

  “哎,雅琳你真是个好女孩啊。”

  夏母泛起了感动的眼泪。

  她温情地握住了乐雅琳的手。

  曲妈这时候过来端茶倒水,她看到她们紧紧握住的手,手里的茶壶差点掉在地上。

  不过她最后拿住了茶壶,顺利地倒了水。

  然而,这些举动都被顾安年看在了眼里。

  曲妈为什么会这么慌乱呢?

  在倒水后,曲妈低着头从他面前走开。

  顾安年目光锐利,曲妈这是要走了。

  “雅琳,我们等会还有事,你还记得吗?”

  他低声提醒道。

  乐雅琳回过神,“阿姨,那今天我们先告辞了,下次再来看你。”

  “好,雅琳你记得经常过来看阿姨。”

  “嗯!”

  随后,曲妈前脚走出客厅,他们后脚跟了过去。

  “曲妈,你等一下。”

  顾安年冷不防叫住了她。

  曲妈望着他们有些慌张,“顾少爷,有什么事吗?”

  顾安年直接说道,“你把雅琳之前给你的照片给我。”

  曲妈脸色一变,她下意识看向乐雅琳。

  “乐小姐,你不是说好了给我的吗?你怎么可以要回来呢?”

  “曲妈,照片我真的有用,你只要给我一张就可以了。”

  乐雅琳好声好气地解释。

  曲妈却死死不松口,“不行,我不能给你。”

  “曲妈,为什么?”

  “那些照片我已经烧掉了,我没办法给你!”

  曲妈心下一横,连忙说道。

  “曲妈,你……”

  乐雅琳愣住了。

  之前曲妈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怀念女儿,这才一阵子就烧掉了?

  这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可是曲妈若是为了不肯给她,她也不用说出这么奇怪的理由吧。

  顾安年此时很冷静,“曲妈,你为什么烧雅琳的照片?”

  “因为,因为我看到照片就想到北北,我越看越伤心,所以我把它们都烧了!”

  “……”

  他黑眸掠过一丝异常的目光。

  这个曲妈肯定有问题。

  曲妈却扑到了乐雅琳身边,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乐小姐,是我对不起你,那些照片我没有好好珍惜。”

  “没关系,安年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还是走吧。”

  乐雅琳不理解曲妈,可是看到她的泪水,她仍旧动容了。

  曲妈年纪一大把了,她应该不会撒谎吧。

  “等等。”

  顾安年叫道。

  “顾少爷,你还有什么事吗?”

  “曲妈,我方便去你房间看看吗?”

  他的话音一落,曲妈的脸色僵住了。

  “顾少爷,你,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想看下照片是不是真的烧掉了。”

  顾安年微微眯起漆黑的眸子。

  他心里有一种笃定,那就是照片还在。

  曲妈见瞒不过顾安年,她开始大哭大喊,“顾少爷,你这是不相信我,你想要为难我一个没人撑腰的佣人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非要欺负我一个老人家?”

  “……”

  顾安年脸色冰冷。

  曲妈越是哭闹,他越是不会留情。

  “要是北北在的话,她肯定不会让你这样欺负人的,顾少爷你太过分了!”

  曲妈老泪纵横,再次说到了曲北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