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得陈诚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接话,呵呵笑了笑,“那宗爷,咱们要不要跟上去?”

  宗一平右手端起茶,轻轻吹了吹,漫不经心道,“着什么急?”

  秦瑜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抱孩子下来进行一系列检查后,发现孩子先天性心瓣缺失,必须要做手术。

  但孩子父母不在,医院拒绝给孩子做手术。

  秦瑜眉头皱得死死的,这大概就是做医生难受的地方,明明很想救人,但是却受制于各种原因,完全没办法救。

  “李卫民,你想想,还有其他的办法吗?”秦瑜给酒店的李卫民挂了个电话。

  “行,行!这事先这样。只是这样下去,这孩子肯定会废掉。”

  “好。我不说了,我尽量平复自己。”秦瑜深呼吸。

  她其实不圣母,不是说想救所有人。而是只要看到这情况,她就会想起直树,想起桃红。

  更会想起顾瑾,想起小美,想起曾经很多很多为jin毒奋斗甚至献出生命的人。

  “砰!”后背突然传来一记沉闷捶打声,秦瑜下意识觉得后背沁凉。

  缓缓转身,眸光还没往背后看过去,便看到一个男人直接趴在地上,这男人不是别人,正式宗一平身边的助理,好像叫赵照?

  再一转头,发现宗一平就在她身后,眼眸幽深,眉峰凌厉看着趴的赵照。

  “宗爷……”赵照跪地上,脸色苍白。

  他很想跑,可他却知道,他压根就逃不出来。

  之前就是因为察觉宗一平就在酒店周围,所以一直没下手。

  这好不容易追医院这边,要对秦瑜下手的时候,宗一平还是出现了。

  “偷袭女人算什么本事?你家大小姐让你来的?”宗一平眸眼冷冷询问。

  “宗爷,饶命。”赵照哀求。

  宗一平眸光沉得深不见底,问,“我让我饶你,你能发誓你以后再也不搞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吗?”

  “可以,可以!我可以。”赵照点头,犹如鸡啄米。

  宗一平嘴角勾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手一挥,道,“你走吧。下次若让我在看到你干这种事,你就没这么庆幸了。”

  赵照连滚带爬跑了。

  秦瑜怔楞看着宗一平,许久才发现,若不是宗一平,她应该不死也半残了。

  “宗,先生,谢谢!”

  宗一平眉眼清冷如水,毫无波澜的声音都是嫌弃,冷哼,“这点本事还想闯江湖,这点本事还这么爱多管闲事!”

  “……”秦瑜,“我……”

  “陈诚,我们走!”在秦瑜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宗一平长脚一迈,走了。

  “……”秦瑜心头突然满是欢喜,以为好长时间都找不到宗一平,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

  车上,陈诚开口,“宗爷,咱们真就这样将赵照放走?”

  他们给赵照一条生路,以为他会安生,却不想,他这么快就出现。

  宗一平一直看着窗外,思绪悠长,好一会儿,缓缓道,“他现在应该还没离开,等会,你找到他,请他吃顿好,点最好最贵的菜

  ”

  “……”陈诚听得满头雾水,这是什么操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