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别看戏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出路

小说:修仙别看戏 作者:踏歌行人未停 更新时间:2021-03-07 00:2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界碑构筑出来空间很静,两人都没说话。

  一个在等,一个大概在思索或……喘平气?

  听宁夏的话顾淮知道她可能是误会了,有些哭笑不得。莫不是以为他真的有什么算计吧?

  不过也不怪她,他自己的表现确实显得有些可疑。试问一个从来没来过这里的人为何会这么清楚这溶洞的情况,甚至在黑暗中也能凭着本能指示方向?说是完全不知情连他自己都不信。

  但他虽确实藏着些事,可并不是宁夏想的那种。他对宁夏事实上真的没什么戒备心。

  他之所以知道这个溶洞的路线是因为他曾来过此处。

  说来,他当时懵懵懂懂借过此道竟没被阴血藤啃噬了去,也是他命硬了。

  “实不相瞒,我先时曾来过此处,因而对这儿也还算熟悉。”顾淮坦白道。

  他的脸色还是很白,甚至跟刚开始见面的时候还要白,周身灵力混乱,竟比开始时见还要更糟糕,看样子在刚才那场拉锯战中还是受到了些损伤。

  宁夏心下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对病人确实不太客气了些。但这种时候有什么就得说清楚,毕竟这关系到大家能否存货,强迫就强迫罢。

  大不了待出去她看看能不能帮对方一把,毕竟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在这过程人家还是十分配合的。

  来过……这里?

  “欸?”听到这里宁夏忍不住发出一道似乎不太理解的疑问声。

  “你莫不是忘了先时是在何处碰见我的?”顾淮道。

  她在哪里碰到对方的?

  南疆。

  方才只顾着一路逃命,完全没功夫细想。现在她终于回过味来了,对啊,这位顾道友她是在南疆结识的,不就是她们东南边陲的同胞么?

  所以他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那是不是她也可以知道自己该怎么回东南边陲去?

  虽然知道这会儿想这个似乎不太合适,但是宁夏还是有些忍不住雀跃起来,似乎找到了希望一样。

  ————立刻替换立刻替换——

  现在他们可以清晰看到深绿带着些腥红的藤体在上方翻腾纠缠着,而从狭窄入口里挤进来并撞到界碑所触发的防护罩的却是一簇簇细小发灰的藤蔓触枝。

  不错,一直追在他们后头的都是这些细小的触枝,而不是主干。

  别以为它们都是一样的,这期间的区别可大了。前者能被重寰剑它们一砍一大片,而且一般只能起发到缠绕的辅助作用的细枝末节。

  宁夏之前在悬崖下不止一次被这些“小家伙”们缠上过,感觉有些棘手,但杀伤力一般,并不具备主干那种吸血溶蚀的功能。

  而主干则是输于阴血藤的主要组成部位,人或妖物被这玩意儿缠上的话,不死也得褪一层皮。而且主干上有着强毒素,一旦毒素入体过一刻钟而没有得到有效的解毒,神仙也难救。

  宁夏刚才确定阴血藤发现了他们后就一路奔逃过来,加上整体环境黑暗,什么都看不见,根本没来得及细想什么。

  现在透过光看清关口外那一小截才发现,阴血藤的本体根本就没能彻底穿过静乳石过来。

  它延伸出来的这截主体被缠在镜乳石林里,半卡着,上不去也下不来。在发现宁夏他们急得不行便催生出大批触枝,打算把猎物直接缠过来再行食用消化。

  简而言之,即使刚才宁夏被后头那些闹出动静来的触枝抓住,也还是能挣扎一番的。只要没到阴血藤主体“嘴边”就还有活路。

  但宁夏却一点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反而有种剑悬于心的可怖感。因为虽然阴血藤确实还未彻底穿透上层厚厚的镜乳石林,但透过晶莹剔透的晶石层,那猩红的藤体已经隐约可见,正在乱动不休。

  这阴血藤看样子是迟早要彻底穿透过来的……他们的境况也没什么两差。若是他们没法在短时间里找到彻底脱身的方法,他们还是会陷入进退两难的死循环当中。

  “唉……”宁夏长长叹了口气,转回顾淮那边。

  她看着有些虚弱的顾淮,若有所思。或许可以问问知情人,也许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

  “这里大概暂且可以抵挡一阵,不过这大概不是办法。看它的穿透程度怕非是一日之功,那阴血藤已锁定我们二人,一旦彻底穿透石林必定要来取我们二人姓命。若不快些从此处逃脱,必死无疑。”宁夏没有多说什么,只陈述了事实。

  想必实际情况怎么样,他也能看到。而且对阴血藤有着更深一层了解的他必定比她更清楚其危险性。

  所以老兄,有什么就说什么,知道什么也别藏着掩着,拿出来交流合计,咱们也许还有机会成活。

  据说这个界碑最高可承受合体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这到底是什么水平宁夏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这阴血藤是暂时过不来了。但她也不知道这东西能撑多久,她心里也没个底……

  宁夏先把顾淮放下,仰头看了下后头发出撞击声音的位置,这一细看就忍不住大吃一惊。

  难怪开始的时候这阴血藤也迟迟没攻击他们,明明都已经发现了……敢情是根本过不来啊!

  她们现在处于的这块区域跟前头那段路不同,比较亮堂,她也可以看到后边一截的情况。

  界碑竖起的地方比较微妙,也是宁夏跟顾淮商谈过踩点发动的,在进入这片区域比较狭窄的位置正好将阴血藤拦住,也能方便观察它之后动向。

  可以看到顾淮对这个地方还是很了解的,即使在黑暗看不清的情况下还是准确摸到这个狭窄关口处,并且指示宁夏准确地发动界碑。

  现在他们可以清晰看到深绿带着些腥红的藤体在上方翻腾纠缠着,而从狭窄入口里挤进来并撞到界碑所触发的防护罩的却是一簇簇细小发灰的藤蔓触枝。

  不错,一直追在他们后头的都是这些细小的触枝,而不是主干。

  别以为它们都是一样的,这期间的区别可大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