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大人要改嫁 第1033章停电,害怕

小说:老婆大人要改嫁 作者:上官娆 更新时间:2020-12-22 15:24: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qsw.la 总裁爹地惹不起最新章节!

  第1033章 停电,害怕

  吃完饭,白夏还非常主动的收拾桌面,把碗给洗了,因为这一顿饭,太好吃了。s.xcmxsw.

  这令白夏生出一种,以后想要来他家时蹭饭吃的想法,反正她一个人在家里,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要是有一个合伙做饭的人,那该多好啊!

  白夏抱着朵朵在花园里的长椅上晒着太阳,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原本昨晚就没有睡好的她,加上今天累了一天了,她这会儿不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她脑袋靠的椅背上,只闭眼几分钟后,她就睡着了,连梦都来不及做,就沉入了深睡眠,她身子倒在椅子上,她枕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就蜷着身子睡着了。

  邢一凡回书房里看一会儿资料,出来没有听见声音了,他以为这个女人走了,他看着朵朵没有在它的窝里,他不由出门来寻找了。

  在花园里,他倒是没想到,找到了朵朵,也找到了那个在他家长椅上睡着的女孩。

  邢一凡皱了皱眉,这个女孩到底怎么回事?这样都能睡着?难道她就没有一丝防备之心吗?

  也就是他这个人正直,换一个男人,看着她这副毫无设防的样子,怕是早就生出不轨之心了吧!

  邢一凡走过来抱着椅子下躲阴的朵朵,他俯下身去抱朵朵的时候,他微微闻到一股栀子花香般的气息,他抬眸,目光离白夏这张恬睡的小脸,仅仅半掌之隔。

  邢一凡的瞳孔微微一缩,在明亮的阳光下,这个女人的肌肤纤毫必现,可是,却依然光泽迷人,吹弹可破,令他有一种冲动,想要捏一把,试试弹性是不是想像中的q弹。

  “喵…”朵朵不识趣的叫了一句。

  邢一凡立即收住了内心的所有想法,他抱起了朵朵立即起身,他冷淡的扫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女人,有些无语离开。

  在阳光下,白夏睡得很舒服,四周的空气也非常的清新,她置身于一个美丽的梦中,正在和她的白马王子约会呢!

  邢一凡抱着朵朵坐在二楼的阳台上看书,泡了一杯茶,怀里躺着朵朵,他认真的翻看书页。

  时不时的眼睛往下一瞟,看着那个在阳光下,睡得像只小猪一样的女人,几次无语的摇摇头。

  他邢一凡生平最不喜欢的,大概是笨,呆,傻这些特性的女孩了!因为他无法理解这些女孩整天到底在想什么,乐呵什么,像现在这样宝贵的时间,楼下的那个女人竟然呼呼大睡?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四点半了,快五点了,太阳也徐徐的落下山,只折射在二楼的阳台上,而花园里,没有阳光的地方,那秋天的凉意还是四处涌冒的。

  邢一凡听见花园里传来了几声女孩的喷嚏声,他不由的抬眸望过去,只见已经冻得打喷嚏的女孩,依然还不愿意醒来。

  只是环着手臂,把自已抱得更紧了,好像在忍受着凉意。

  邢一凡皱了皱眉,再让她这样睡下去,准要感冒一场的。

  邢一凡呼了一口气,果然麻烦就是麻烦,到哪里都是麻烦制造者。

  他抱着朵朵下楼,倒不是像某些暖男一样送毛巾遮小绵被之类的,他是觉得时间快到了,这个女人该离开了。

  总不能又在他这里蹭一顿晚餐再走吧!他晚上要出去,没空招呼了。

  白夏睡得迷迷糊糊之中,突然有道冷冷地声线闯入了她的梦里。

  “起来,你该回去了。”

  白夏砸了砸嘴,对于这个打扰她睡觉的男人,她不太想理会。

  邢一凡不由不太客气的俯下身,大掌朝着她睡出了一片嫩红的脸蛋上拍了两下,“白夏,该来。”

  手掌的触感传达到了邢一凡的心尖,果然如剥壳鸡蛋般的细腻触感,弹性十足。

  “嗯…谁打我啊!”白夏痛苦的挣扎着睁开眼睛,不由的抱怨了一句,等她睁开眼睛,迷离的视线看见一张俊美冷峻的脸时,她立即吓得坐起身了。

  她左右看了一眼,原来她睡在花园里啊!下一秒,她做了一个比较可笑的动作,护胸。

  “你…你想干什么?”白夏瞪着面前的男人,有些防备的问。

  邢一凡冷哼一句,“我想干什么,早就干什么,我是没兴趣,你才能安然无事。”

  白夏立即俏脸涨红了几分,没好气的回答一句道,“谢谢你对我没兴趣。”

  “不用客气,在我眼里,你长得很安全。”邢一凡说完,朝她道,“赶紧回家!我一会儿要出去。”

  白夏一听,立即抬头请求道,“能不能让朵朵陪我一晚上,我保证明天一早就立即送给你。”

  “不能。”邢一凡残忍的拒绝着她的请求。

  白夏立即苦着脸,有些气恼道,“你都不陪它,也不许我陪它吗?”

  “它现在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我!我有权利决定它的事情。”邢一凡不由把话说清楚。

  .qsw.la 总裁爹地惹不起最新章节!

  第1033章 停电,害怕

  吃完饭,白夏还非常主动的收拾桌面,把碗给洗了,因为这一顿饭,太好吃了。s.xcmxsw.

  这令白夏生出一种,以后想要来他家时蹭饭吃的想法,反正她一个人在家里,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要是有一个合伙做饭的人,那该多好啊!

  白夏抱着朵朵在花园里的长椅上晒着太阳,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原本昨晚就没有睡好的她,加上今天累了一天了,她这会儿不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她脑袋靠的椅背上,只闭眼几分钟后,她就睡着了,连梦都来不及做,就沉入了深睡眠,她身子倒在椅子上,她枕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就蜷着身子睡着了。

  邢一凡回书房里看一会儿资料,出来没有听见声音了,他以为这个女人走了,他看着朵朵没有在它的窝里,他不由出门来寻找了。

  在花园里,他倒是没想到,找到了朵朵,也找到了那个在他家长椅上睡着的女孩。

  邢一凡皱了皱眉,这个女孩到底怎么回事?这样都能睡着?难道她就没有一丝防备之心吗?

  也就是他这个人正直,换一个男人,看着她这副毫无设防的样子,怕是早就生出不轨之心了吧!

  邢一凡走过来抱着椅子下躲阴的朵朵,他俯下身去抱朵朵的时候,他微微闻到一股栀子花香般的气息,他抬眸,目光离白夏这张恬睡的小脸,仅仅半掌之隔。

  邢一凡的瞳孔微微一缩,在明亮的阳光下,这个女人的肌肤纤毫必现,可是,却依然光泽迷人,吹弹可破,令他有一种冲动,想要捏一把,试试弹性是不是想像中的q弹。

  “喵…”朵朵不识趣的叫了一句。

  邢一凡立即收住了内心的所有想法,他抱起了朵朵立即起身,他冷淡的扫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女人,有些无语离开。

  在阳光下,白夏睡得很舒服,四周的空气也非常的清新,她置身于一个美丽的梦中,正在和她的白马王子约会呢!

  邢一凡抱着朵朵坐在二楼的阳台上看书,泡了一杯茶,怀里躺着朵朵,他认真的翻看书页。

  时不时的眼睛往下一瞟,看着那个在阳光下,睡得像只小猪一样的女人,几次无语的摇摇头。

  他邢一凡生平最不喜欢的,大概是笨,呆,傻这些特性的女孩了!因为他无法理解这些女孩整天到底在想什么,乐呵什么,像现在这样宝贵的时间,楼下的那个女人竟然呼呼大睡?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四点半了,快五点了,太阳也徐徐的落下山,只折射在二楼的阳台上,而花园里,没有阳光的地方,那秋天的凉意还是四处涌冒的。

  邢一凡听见花园里传来了几声女孩的喷嚏声,他不由的抬眸望过去,只见已经冻得打喷嚏的女孩,依然还不愿意醒来。

  只是环着手臂,把自已抱得更紧了,好像在忍受着凉意。

  邢一凡皱了皱眉,再让她这样睡下去,准要感冒一场的。

  邢一凡呼了一口气,果然麻烦就是麻烦,到哪里都是麻烦制造者。

  他抱着朵朵下楼,倒不是像某些暖男一样送毛巾遮小绵被之类的,他是觉得时间快到了,这个女人该离开了。

  总不能又在他这里蹭一顿晚餐再走吧!他晚上要出去,没空招呼了。

  白夏睡得迷迷糊糊之中,突然有道冷冷地声线闯入了她的梦里。

  “起来,你该回去了。”

  白夏砸了砸嘴,对于这个打扰她睡觉的男人,她不太想理会。

  邢一凡不由不太客气的俯下身,大掌朝着她睡出了一片嫩红的脸蛋上拍了两下,“白夏,该来。”

  手掌的触感传达到了邢一凡的心尖,果然如剥壳鸡蛋般的细腻触感,弹性十足。

  “嗯…谁打我啊!”白夏痛苦的挣扎着睁开眼睛,不由的抱怨了一句,等她睁开眼睛,迷离的视线看见一张俊美冷峻的脸时,她立即吓得坐起身了。

  她左右看了一眼,原来她睡在花园里啊!下一秒,她做了一个比较可笑的动作,护胸。

  “你…你想干什么?”白夏瞪着面前的男人,有些防备的问。

  邢一凡冷哼一句,“我想干什么,早就干什么,我是没兴趣,你才能安然无事。”

  白夏立即俏脸涨红了几分,没好气的回答一句道,“谢谢你对我没兴趣。”

  “不用客气,在我眼里,你长得很安全。”邢一凡说完,朝她道,“赶紧回家!我一会儿要出去。”

  白夏一听,立即抬头请求道,“能不能让朵朵陪我一晚上,我保证明天一早就立即送给你。”

  “不能。”邢一凡残忍的拒绝着她的请求。

  白夏立即苦着脸,有些气恼道,“你都不陪它,也不许我陪它吗?”

  “它现在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我!我有权利决定它的事情。”邢一凡不由把话说清楚。

  白夏咬了咬红唇,站起身,看了一眼大厅的方向,没看见朵朵,她有些失落的走向了门口。

  邢一凡的目光目送着她走了那扇门,他才复杂的收回来,眼底流露出几分心思。

  白夏回到自已的家里,觉得好累,还想再睡一会儿,反正像她这种工作的人,可以随时想睡就睡,她倒在床上,拉起被子,继续补眠。

  邢一凡约了蓝千辰,又叫上几个大学同学出来聚会吃饭,都是学霸级人物,倒也不是书呆子类型,每个人都拥有自已的一番成就,有得是富家公子哥,有得是企业高管,行业精英,都是每一行非党龄拔尖的人才。

  吃完饭,男人的夜生活,自然会去酒吧里坐一坐了,放松放松心情。

  邢一凡和蓝千辰也没有拒绝的陪着他们来了,蓝千辰最近在帮蓝千皓管理公司,因为蓝千皓带着蓝初念和父母出国渡假去了,可能需要半年才回国,因为他们是周游世界的旅行。

  邢一凡最近也是处于休息时间,不过很快他就要接手一件极具挑战性的案子了,目前在查阅这方面的资料。

  “一凡,这个月底来喝我的喜酒!”有一个哥们说道。

  邢一凡立即惊讶的看着他,“你要结婚了?”

  这哥们立即一脸幸福表情,“嗯!前段时间,我们世家相亲遇上我的以前喜欢过的女神,终于搞定了,月底结婚。”

  “哇!我们单身汉又少了一个了。”

  邢一凡抬了抬酒杯,朝他敬了一杯,“恭喜,奇俊。“

  “我也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叫奇俊的男人也朝他们三个未婚人士扫过来,“都别太挑了,找到合适的,就该下手了。”

  蓝千辰和邢一凡相视一眼,那眼神里都有一种共同的念头,结婚,没想过,还是先过两年单身自由的舒服日子吧!

  别墅里,白夏在九点左右睡醒了,一边泡面,泡奶茶坐到了她的办公桌前,她开始要写一段对话小说了,这全是为了一会儿画稿子之后,需要加上的对话,必须生动有趣才行。

  白夏现在还是以手绘为主,电脑上色加调整,因为她的画功了得,画出来的人物也更加的传神。

  白夏在电脑里码着字,突然,就感觉头上的水晶灯有些电压不稳的暗了两下,她立即心头咯咚了一下,怎么回事?

  还没有想完,她整个人立即置身于完全的黑暗之中。

  停电了。

  白夏的呼吸一窒,她立即伸手摸旁边桌上的手机,天哪!停电了,怎么会在晚上停电呢?白夏摸着手机,赶紧出来阳台上,只见这一片别墅都停电了,而只有远处城市里的灯火映在她的阳台上,还算有一点亮光。

  可是,白夏还是很害怕的,因为这是独栋别墅啊!离前面的连排别墅至少有一个公里的路段。

  白夏突然想到邢一凡在不在家?这会儿,四周一片黑暗,她是真得不管和他熟不熟了,她只想找一个人做个伴。

  小姨远在国外,就算害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倒不如让邢一凡过来接她下楼,然后去市中心住一晚酒店都行。

  总之,她不想呆在黑暗里。

  白夏根本不管不顾的拿起手机,拔通了今天保存的邢一凡的号码。

  接通了。

  此刻的酒吧里!也并不是非常的吵闹的,大部分都是上流精英过来这里放松一下心情的。

  就在这时,有一个哥们眼尖的发现了邢一凡放在裤袋的手机在发亮光。

  “一凡,是不是你的手机响了。”这哥们提醒一句。

  邢一凡拿出手机一看,怔了怔,打电话过来的竟然是白夏?这个女人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要烦他?邢一凡想了想道,“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他声线冷淡的朝那端道,“喂。”

  “邢一凡,你在不在家啊!我们这边停电了你知道吗?一片黑漆漆的,好可怕,你家吗?在家来接我一下好吗?我在阳台上等你。”那端,是白夏那惊慌失措的声音,仿佛身处于某种恐惧之中。

  邢一凡剑眉一拧,这会儿他已经站在安静一些的阳台上了。“停电了,你就打电话去电力公司寻问一下原因,看看什么时候能抢修好。”邢一凡冷静的提醒道。

  “我害怕…我好害怕,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下楼,我在三楼阳台上,我怕黑,邢一凡,求求你了。”白夏的声音,可真不是假装出来的。

  必竟人在恐惧之下,那种发颤的声线是难于装出来的。

  “麻烦,等我一会儿,我现在回家。”邢一凡有些懊恼的应了一句。

  “好,我等你…我等你回来。”白夏在那端,就像是一个弱小的信徒,在等着她的守护神一般。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