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炎洌挠挠头道:“怎么会,就是你这次运气没我好。”说着咧嘴一笑。

  风云菱鄙视地翻个白眼道:“别得意,我运气一向好,就是没到,也许这湖中就有我的运气,要不然怎么我能看破幻境,你们就

  不能,大能传承肯定跟我有缘。”

  “若真的,那就太好了。”楚炎洌一点也不嫉妒,自己的女人,当然实力越强越好,这样才可以在他无法保护她的时候,可以自

  己保护自己。

  风云菱也咧嘴笑了一下,心情愉悦,这个男人真的是越来越心疼她,自己这么矫情,他还好脾气哄着她。

  这就是所谓的爱吧。

  “斗转星移,日月星君。”楚炎洌突然看着石牌喃喃自语,“菱儿,你看着石牌,这里的大能应该叫日月星君。”

  风云菱眼睛发亮地看着石牌道:“这么厉害,掌管日月的吗?是掌管时间?”

  楚炎洌嘴角抽搐一下道:“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叫日月星君,应该是有大本事的,但掌管时间怎么可能?”

  “唉,就算有大本事也陨落了。”风云菱嘴角抽搐一下道,“不过不管是谁,我们也得下去看看。”

  说着她从大木盆上往湖中看看,望轻尘看到那湖水虽然清澈,但也看不到下方,而且湖水应该很冰,立刻道:“菱儿,不如我先

  下去看看,你在上面等着,这水冷,对女子不好。”

  风云菱有点诧异的看着他道:“你居然知道冷水对女子不好啊,不过没关系,我们现在都是修炼者,都能防护自己,且我自己就

  是医师,可以调理。不怕啦,我得下去看看,万一下面又是幻境,你可什么都看不到。”

  楚炎洌想想也对,立刻道:“那好,我们小心一点。”说着他看看那边望着他们的楚翼,随即对风云菱道,“我先下去。”

  话落,他直接朝着跨出大木盆,带着一丝潇洒姿态落水中去。

  风云菱差点笑出来,这家伙还真的是像走平路一样,一点畏惧都没有。

  她探头探脑一会后,也直接朝水中跳下去,上面的大木盆被水花荡开去,让楚翼看着很着急,怕木盆飘远了。

  下水后的楚炎洌往下沉入,灵气再眼睛凝聚,到是很快能看到水中情况,但水中并不清澈,他没有任何动作,等着风云菱从上

  面下来。

  一片水花剧烈荡漾之后,他看到风云菱下来了,乱扑腾几下后就静止下来往下沉。

  等和他差不多水平的时候,两人就能看到对方了,楚炎洌立刻伸出手来,风云菱很是自觉的把手伸出去,握在一起。

  嘴巴不能说话,风云菱指着一边,就往那边游,楚炎洌跟上。

  大石牌果然是上面露出的是一小段,水面下是一直往下而去,两人静止不动后,水也平静下来,就能看到石牌一直往下而去,

  好像是无底洞似的,看不到水底下的尽头。

  这让风云菱想到西游记里孙悟空的在东海龙宫找金箍棒,就是直接插入海底之下,是真正的定海神针。

  而这块石牌看来应该是这个湖泊的定海神针了。

  两人根本没想到下面这么深,这湖泊深得都不像是湖泊,应该是海洋吧!

  两人越往下越觉得不对,相互看了看,都看到对方脸上的狐疑之色。

  又抬头看看上方,这都已经下来将近五十米了,这石牌怎么就没有一个尽头,上面天光越来越看不见了,再下去就是一片漆黑

  风云菱突然脚下蹬了几下,如此楚炎洌也被她拽着没往下去,风云菱点点上面后摇摇头。

  楚炎洌知道她意思是上去,他转头看看下方,一片漆黑,实在有点诡异,他也点点头。

  两人往上很快就冲出水面,那边一直等待的楚翼急道:“你们没事吧?”

  楚炎洌立刻道:“没事,但下面太深了,我们没有下去。”说完回头看向风云菱道,“菱儿,我们不下去了吗?”

  风云菱立刻道:“我们不能两个人下去,这样,我有很长的绳子,缠在我腰部,你在上面拽着,我一个人下去,我怕这下面有漩

  涡啥的,到时候就真的有危险了。”

  “不,若真要分开下去,也是我去。”楚炎洌立刻惊慌的说道。

  风云菱摇头道:“万一下面是幻境呢,还是我去,何况我底牌多,加上你拉我也有力气啊。”

  楚炎洌很想说不好,但看着风云菱那眼眸里的恳求,最终心软道:“你有那么长的绳子?”

  “当然有,接起来多长都有。”风云菱顿时高兴的拿出两桶攀岩绳直接抛向不远处的大木盆上,然后人就从水中直接飞了起来,

  落在了木盆上。

  楚炎洌看着她一身湿衣紧贴她妖娆的身躯,顿时愣懵一下,随即俊脸都黑了,急道:“菱儿,你衣服……”

  他看到楚翼也在看风云菱,顿时身体飞了起来凌空湖面,一件长袍出现手中,就飞抛过去包住了风云菱的身体。

  风云菱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确实很狼狈,不过里面还有亵衣亵裤,就是粘着比较难看,其实也没走光的。

  不过她也知道楚炎洌这个家伙的醋劲,只能尴尬地笑笑表示知道了。

  随即她快速接好攀岩绳道:“等下你上来,我下去。”说着一端就绑住了自己的腰部,打了一个很牢固的结。

  “菱儿,若危险我来不及拉,你一定要进空间。”楚炎洌知道空间很难移动,在水下进入空间后也就会往下沉,不知道底下什么

  危险的情况下,确实还是不进去为好。

  “我明白,你记住,我不会有事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没见到我人都不要胡思乱想。”风云菱本来不想说这句话的,但看到男

  人的担心,还是觉得告诉一声比较好。

  楚炎洌凝黑美目中有着浓浓的担心道:“我明白,你若有事,我绝不独活!”

  “去你哥的,别乌鸦嘴,我面相看着就不是短命鬼,而且你忘记预言了吗?我是天星,我还是青丘主人,又是九幽玄女,要这么

  容易死了,老天爷就白算计了。”

  “什么老天爷白算计了?”楚炎洌听得一头雾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