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菱嫣然一笑道:“我身上发生这么多事情,还这么多身份,这些难道都是巧合吗?我觉得不是,我们都是远古大能重生转

  世的,那么这一切应该就是老天爷安排的,若这么简单就死了,老天爷不就是白算计了?”

  风云菱哈哈一笑道:“所以说你别担心懂吗?”

  楚炎洌一愣,随即挠挠头道:“真的是这样吗?”

  “你也是啊,你想想你都死透了,我还能让你活过来呢,一般人能吗?也没有那么凑巧就能救活你的天材地宝啊,所以我们的运

  气好着呢,起码去仙界之前,肯定死不了。”

  风云菱狡黠地说完,就直接扯掉外袍,又朝着水中下去。

  楚炎洌连忙拉住绳子,绳子是满满的一木盆了,他就在盆子边搭着,也感受着风云菱下水后绳子的异动。两人还说好暗号。

  风云菱一个人下去速度就快了很多,前面五十米她也一点不紧张,直到上方光线越来越暗,她头上戴了有灯的帽子,手中还拿

  出一个手电筒,开始在水下探索。

  石牌果然是往下延伸的,只是没有图也没有字体,长方扁平形状。

  风云菱就沿着石牌往下,绳子在她腰间浮动,上面的楚炎洌看着绳子入水的长度就知道风云菱下去多深了。

  风云菱在水中的视线也因为灯光而清晰起来,而且越往下她内心居然出现一股神秘感,有种预感,似乎下面没有什么危险,而

  是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发现。

  这让她精神一震,也没那么紧张了。

  上面的绳子晃动了三下,风云菱也晃动三下,这是她和楚炎洌之间的暗号,表示风云菱安全。

  刚想继续往下,突然身边本来黑漆漆的石牌慢慢地开始亮起来了。

  是一种白色的荧光,让石牌好像变成了玉牌似的,让风云菱在水中的眼睛都瞪大了,这不会就是玉石材质吧。

  往下再看,她终于看到所谓的底部,这个时候水面之下大约达到百米了。

  不过风云菱并没有看到湖里的底部,而是看到了石牌有了底部。

  这个底部居然是一个莲花台,白玉一般的花瓣盛开,在荧光之下居然漂亮得让风云菱都惊艳到了。

  她慢慢往下,就站在了莲花台上,才感觉真正的脚踏实地。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整个莲花台的水一下子犹如被隔离了一般,全部往四周退开了,形成一个圆形的包围圈。

  风云菱抬头看看,发现头顶上方还是有水的,而她人完全脱离了水中,只是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显示她刚才确实在水中,这

  一切不是做梦,是真实的。

  “避水珠吗?”风云菱看着石牌低喃道,因为她看过玄幻小说,知道有避水珠一说,但却没想到自己也能见识这种神奇的事情。

  好奇了一下后,看看腰间的绳子依旧绑着,到是安心,然后拉了两下,告诉上面的楚炎洌,自己已经落到底部。

  虽然她往莲花台外面看,往下也依旧是水,好像是一朵莲花悬浮在湖中间似的,但这石牌的高度实在让人震骇了。

  风云菱很震惊,水中这样一柱擎天的造型总觉得太过于神奇。

  她看着漂亮的莲花台也看不出什么花样来,随即她的手慢慢地伸向石牌。

  石牌就下面部分没有在水中,但风云菱也不知道下面是不是还延伸下去,当她手摸上石牌的时候,她发现原来微微荧光的石牌

  上又亮了一层。

  她一愣,心想上面是不是也能看到石牌亮了呢?

  但抬头看上去,不在避水范围内的石牌并没有增强亮度,难道就这避水的范围内?

  想不明白就不去多想,风云菱也不在乎,她更想知道这石牌到底有什么秘密。

  手掌摸上石牌就有种熟悉感觉,风云菱很惊讶,为何她会有熟悉感觉呢,这大能不是叫日月星君吗?

  她对这个日月星君可一点没有印象,难道是自己还没觉醒所有的九幽玄女的记忆,所以不知道?

  突然手掌上传来一阵热感,让风云菱吓一跳,立刻放开手,就看到自己的手掌居然在石牌上有了一个手掌印?

  啥?这石牌是豆腐做的吗?

  自己没用力摸了一下,就能出来一个手掌印了?

  她更加觉得怪异,狐疑了一下,又把手掌贴了上去,手掌中再次传来热度,随即手掌四周的石牌光芒亮了起来。

  风云菱还真的有点不信邪,手中用了点力,看看是不是真豆腐那么软绵,手掌能不能再次深入凹陷进去。

  当即,手掌真的慢慢的陷进去,且光芒越来越亮了。

  突然,风云菱整个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猛地一吸,她都来不及反应,人就被一道白光包围,被拉进了手掌印里面。

  她发出一声惊呼,心想这下糟糕了,腰上的绳子还在呢。

  上面的楚炎洌知道风云菱安全到了湖底之后,大约估计百米左右,见风云菱没有传来危险暗号,也就在水面扶着大木盆,等着

  风云菱上来。

  突然手中绕了几圈绑住手臂的绳子猛地被一扯。

  楚炎洌都没有任何准备,就猛地被拽下水,还没等喘息过来,就已经被拉下水。

  他也是大惊失色,立刻往回死命拉,但无奈下面的拉扯之力太强了,他根本不是对手,加上在水中,很快就被拉下很大距离。

  他放弃拉扯,但不放开手中绳子,任凭这股拉力把自己拉下去,因为他知道那一头的风云菱一定是出事了。

  他很担心,到底是什么力量这么厉害,让风云菱束手无策,还能把他直接拉下去,这湖泊到底有多深?

  岸上的楚翼本来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到楚炎洌在大木盆旁边都放心不少,哪里想到突然楚炎洌就不见了,湖面上一阵水花响

  他都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急得他在岸边团团转。

  此刻水下,被石牌吸进去的风云菱在一片白光中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而她的正前方坐着一个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