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 玫瑰花当饭钱送了出去

小说: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 作者:阿离哥哥 更新时间:2020-12-31 02:10: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饿了吗?”江湛突然看过来。

  青烟那打量的目光被看的一干二净,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最后她摇摇头。

  下一秒,江湛嗓音淡淡的报出一家餐厅的名字:“去福万华。”

  只见余七开车在前面的路口掉头向右转了一个弯。

  “等等,我不是说了我不饿?”

  “我饿了。”

  “……”

  半个小时后,车在福万华餐厅门口停下。

  他们下了车,余七推着江湛走在前面,青烟跟在后面。

  不远处站的的一个三四岁的男童来到了她的面前,他手里攥着一把红玫瑰看着她笑的很腼腆:“姐姐,你买……花吗?这花……可漂亮了。”

  紧张的有些结巴,结巴的有些可爱。

  青烟摸了摸他的头,看着这么小的孩子出来卖花有些心疼。

  “这花多少钱?”

  “十块钱一枝。”

  男童取了一朵最大最艳的玫瑰给她:“就这朵吧,跟姐姐一样漂亮。”

  青烟失笑,这么小就会夸人。

  “谢谢。”

  她伸手接过玫瑰,看到孩子手上似乎是被玫瑰花刺扎伤,都是伤口。

  “疼吗?”

  男童缩了缩手,摇头:“不疼,妈妈她一个人带着我很不容易。”

  青烟愣了一下,单亲家庭吗?

  想起自己包里带着止痛药,她从包里拿出纸巾和止痛,将扎在肉里的几根刺拔了,随后给他抹了点止痛药。

  “姐姐再呼呼,很快就不痛了。”

  她象征性的在上面吹了吹。

  男童咧嘴笑了:“谢谢姐姐。”

  青烟看着他:“剩下的这些花姐姐都要了。”

  “真的吗?”

  青烟点点头,将花钱都给了花童。

  “这么晚了赶紧回家,小心有大灰狼来了。”

  “姐姐你骗人,大灰狼只在童话故事里出现!”

  男童说完跑走了。

  青烟笑,小屁孩懂的还挺多。

  她看了眼手里的玫瑰笑了笑,朝着餐厅门口走去。

  怕她找不到,余七特意在门口处等着她,看到她手里拿了好几朵玫瑰愣了一下。

  “青烟小姐,这边请。”

  青烟点点头跟在他的后面。

  随后坐电梯上了三楼,他们来到包间门口。

  “三爷他在里面。”

  余七离开后,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包间很大,环境优雅。

  门开了,正在翻菜单的江湛掀起眼眸看着她,最后落在她手里的玫瑰,一直看到青烟走了过来。

  她坐下来后,服务员走了过来,递来菜单。

  她接过菜单,看了眼江湛。

  不是说他饿了吗?这都顶得住?

  江湛放下菜单,淡淡开口:“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很耿直的一个boy。

  青烟挑眉,没想到他会照顾她的口味。

  这有点意外。

  “你……”准备问他吃什么。

  “我随便。”

  青烟哦了一声,她口味偏辣,怕他吃不了最后点了几个清淡不辣的菜系。

  江湛抬眸看了她一眼。

  服务员下去后,面对面的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一丝丝的尴尬。

  江湛没有说话的意思。

  青烟有些坐不住了,准备找个话题聊聊缓解一下此刻的尴尬。

  “那个……”

  江湛目光顿时看向她。

  这一看,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个……我……”

  青烟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瞥见了桌上放的玫瑰,全部抓起递了过去。

  “这个送给你。”

  “……”

  江湛顿了一下,看了眼有些焉了的花:“送给……我?”

  她知道送玫瑰花什么意思吗?

  青烟点点头:“饭钱。”

  说完之后,她有些后悔。

  神他妈饭钱,有谁送玫瑰当饭钱的!

  她以为他不会接,谁知道看到男人竟伸手接过。

  “这饭钱我收了。”江湛掀起眼眸淡淡道。

  他看了眼手里的花,一把细数竟然有九朵。

  九朵玫瑰花语是:永久的拥有,终身相爱,送九朵玫瑰则代表着坚定的爱。

  他抬眸看了眼对面的人,将放在了桌子上。

  青烟不自然的别过头,缓解自己的尴尬。

  接下来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

  青烟吃的差不多了,她看向对面的人:“我吃完了。”

  江湛嗯了一声,也放下餐具。

  这时候余七走了进来:“青烟小姐,我们可以离开了。”

  青烟看了眼江湛,难道他一直在等她吃完吗?

  她点点头站起身,走出了这里。

  余七推着江湛准备离开。

  “等等。”

  余七:??

  “花拿上。”

  余七瞥了眼桌上的玫瑰。

  那不是青烟小姐拿进来的吗?

  怎么成了三爷的了?

  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青烟小姐送给三爷的。更新最快s..sm..

  于是他走过去将花全部带走。

  ……

  车停在了青家。

  道谢过后,青烟下车后走了进去。

  直到没了人影,车内的江湛才收回目光,车里似乎还残留着属于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回去。”

  余七开车离开了这里。

  青烟回房第一时间就把身上的礼服换了下来,卸了妆后就去洗了个澡才出来,摸索一会儿上床睡觉。

  原本闭上眼的她又突然睁开。

  她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

  送什么不好偏偏送玫瑰。

  她回忆了一下当时送出去了几枝玫瑰。

  但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因为她就没数,送了几枝也不知道。

  与此同时,洗浴后的江湛一身浴袍加身,他看着面前用瓶子养起来的玫瑰花,有了水的滋润,颜色更加的艳丽。

  他伸手扯下一片殷红的花瓣,垂眸微微勾唇,站了有一会儿,他转身离开了这里。

  ……

  林家。

  两女一男僵持不下。

  一个女人怒喊道:“林德行,你别忘了,如果没有我家也不会今天的你!”

  林德行进退两难,现在娶的妻子在事业上确实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他。

  “梦如,我……”

  另一个女人则是杨素心,她来这里找林德行,不巧被现在的妻子陈梦如回来撞见了。

  本来就不满意他将那母女认回来,现在倒好,竟然背着她和这个女人偷偷见面。

  当初她是同意他们的女儿住进来的,但可没同意这个女人可以随意进出。

  “德行,对不起,是我让你为难了,我会永远的离开这里,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我们的女儿就拜托你了。”

  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林德行对她的愧疚更加的深了,当初自己就已经非常对不起她了,如今她找上门来了,他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他们也相爱过,还生了个女儿。

  只是因为他赌博加上酗酒的原因,脾气越发烦躁,经常对她拳打脚踢,最后导致他们离婚了。

  如今她们母女居无定所他扶持一把也是应该的。

  “梦如,你别这样,我和素心又没有什么。”

  “我有说过你们有什么吗?该不会是你们做贼心虚了!”

  陈梦如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老公出轨了别的女人,这次的婚姻他也很好,小心的经营,但杨素心的出现让她变得很敏感很警惕,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前妻。

  尖锐的声音让林德行不禁皱眉:“梦如,你别说了,你需要的是冷静。”

  “好啊,林德行现在学会帮她说话了是吧!好,我告诉你,这个家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自己选!”陈梦如气愤的走上了楼梯。

  杨素心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了昔日的市侩与不堪,更多了一丝稳重的气息。

  这曾经是她的男人啊。

  现在变得如此优秀,她有些不甘心起来。

  凭什么他要对别的女人那么好,当初她都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

  看到楼上的人影消失不见,林德行看向她:“素心,刚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杨素心抿嘴,神色有些无奈:“她说的是事实,以后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林德行看着她保养的很好的脸暗中咽了咽口水,年轻时候的她很漂亮,现在也很漂亮。

  他拉住了女人的手。

  “素心,我……”

  “怎么了,德行?”

  人到中年,偶尔会火花四溅。

  “我还是忘不掉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听到他如此说,杨素心心里暗自得意。

  她故作为难,赶紧纠正他道:“德行,不可以这样,你已经有了新的家庭,我现在很好,不需要你为我这样做。”

  林德行抱住了她:“素心,你放心,我会马上和她离婚的,不会委屈了你和我们的女儿的。”

  杨素心没有立即推开他,而是过了一会儿才推开。

  “这种话还是不要说了,我先走了。”

  她走出了门口,微微勾唇。

  林德行看着女人无助的离开了这里,更加坚定了自己要离婚的想法。

  ……

  青烟走下楼梯,沙发上的青沐尘看到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她朝着那边走过去,随后坐下。

  “怎么了?”

  “我约了人去高尔夫球场打球,你有没有兴趣?”

  高尔夫?

  青烟瞥了他一眼:“为什么叫我?”

  这有钱人才玩的游戏,跟她好像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吧。

  青沐尘干笑:“这不是人多热闹。”

  “不去。”

  她才不相信他会好端端的让她去那里。

  青沐尘丧着脸,最后把实情告诉了她。

  “让你去,其实就是想让你演一下我的女朋友。”

  说完,他竖起三根手指:“放心,哥哥我对你绝对没有兴趣。”

  “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