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她的手,在给楚玄辰盖被子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握住了楚玄辰的手。

  “晋王妃。”云若月冷冷出声,吓得苏常笑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她一惊,赶紧看向云若月,和她身后跟出来的晋王,“你们说完了?”

  晋王冷冷出声,“某些人食古不化,愚不可及,只会装傻,本王和她没什么好说的。”

  “怎么了?璃王妃,难道皇上的旨意你也敢不听?”苏常笑并不知道皇帝的旨意是什么,她见云若月不给自己的夫君面子,便找她发难。

  云若月静静的看着她,“皇上的旨意,什么旨意,有圣旨吗?我只认圣旨。”

  她不信皇帝敢写一个要她害楚玄辰的圣旨。

  “行了,常笑,别和她废话,本王出去找柳公公。”晋王说完,臭着脸走了出去。

  见晋王走出去,苏常笑的目光像一柄利刃般射向云若月,“璃王妃,我听说,璃王是为了保护你,才受的伤?你怎么这么没用,尽会害男人。”

  “这是我们的家事,与你何干?”云若月冷声。

  苏常笑气愤道:“与我何干?我与璃王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情谊深厚,如果我当年同意嫁给他,璃王府哪有你的位置?你既然嫁给他,做王妃就要有个做王妃的样子,不要在外面惹事生非,结交仇人,免得拖累了他。”手机端sm..

  听苏常笑的口气,是想把楚玄辰遇刺的事,栽到她云若月身上?

  好洗脱晋王的嫌疑?

  云若月冷笑道:“可是这次的刺客真与我无关,他们说,是晋王派他们来的。”

  苏常笑的脸色都气白了,“怎么可能?这绝对是栽赃陷害,云若月,这种诛心的话,我劝你以后慎,乱说话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晋王想摆脱嫌疑,必须拿出有力的证据来。”云若月据理力争。

  “我不跟你扯这些,反正晋王是清白的,皇上不会信你的鬼话,天下人也不会信。”苏常笑冷声道,“璃王妃,你看看这大殿,这么冷的天,你居然也不让人生个地龙,点个炉子,要是冻着王爷怎么办?这种环境,王爷的伤能好吗?”

  云若月真想问苏常笑,她知道她夫君巴不得楚玄辰死掉的事吗?

  如果知道,她还会这么关心楚玄辰吗?

  “抱歉,这是我璃王府的家事,晋王妃,你越矩了!”云若月冷冷的道。

  “我越矩?你但凡有点本事,会照顾人,会操持家务,我也不会这样说你。你作为女人,可有一心一意服侍王爷?你从来只顾自己享受,从来不关心王爷,没有三从四德,性格也不温柔,为人更是不贤淑,王爷就是你的天,你生来就是为了伺候他的,结果你却把他伺候成这样,你配当他的王妃么?”晋王妃道。

  云若月一听,顿时冷冷的拍了拍面前的桌子,怒道:“晋王妃,你别忘了,这里是璃王府,这是我家,我才是璃王妃,你一个外人,凭什么在我家指手划脚,越俎代庖?还有,我并不认为女人生来就是男人的附庸,男人也不是女人的天,女人是女人,男人是男人。女人应该自尊自强自立,凭什么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女人就得三从四德,一心只为伺候他?”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