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你别哭了,你们也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了。还有,我没有被人迷惑,我是真心喜欢那位小姐,和你们说不清楚。来人,把她们赶出去,本世子不想见到她们。”苏七少厌烦的瞪了白氏和苏湛一眼,气得差点抽筋。

  看到苏七少这副模样,云若月也觉得,他不能再被这些人气了。

  他的病不能气,越气越严重。

  她赶紧对苏明说,“苏大人,世子这个病不能气,越气越严重,严重的话会犯狂燥症,或者变成失心疯,精神病,所以还麻烦你把夫人她们叫出去,让我给世子看看。”

  苏明赶紧道:“好,那我们都先出去,王妃,我儿顽劣,就麻烦你多担待一下了。”

  “无妨。”云若月道。

  苏明又看了苏七少一眼,他嘴上虽然老是骂这个儿子,可是看儿子的眼神却是很心疼的。

  那心疼中,又带着无奈与愤怒,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恼恨。手机端sm..

  等苏明他们都出去之后,这房里总算是恢复了宁静。

  云若月看这白氏对苏七少的态度,这应该是深宅妇人们常用的手段,捧杀。

  对别人生的孩子,用捧杀的手段,在孩子小的时候,处处听之任之,捧他,抬高他,宠溺他,纵容他,把他宠得无法无天,往歪路上走。

  等长大了,那孩子就扳不回来了。

  苏七少应该就是被捧杀的典型,只是看他现在对白氏的态度,应该是意识到白氏的假善与真恶了。

  不过,他顽劣的性格已经养成,想要改过来,却不是易事。

  这时,床上的苏七少已经道:“云若月,别以为你帮我撵走他们,我就会感激你,我没病,不需要你治,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云若月冷笑,“世子这口气,好像是我上赶着要给你治病似的,要不是你父亲派人去璃王府请我,我永远不会踏进你苏府半步,你如果不想再见到宫里那个女人,那就自生自灭,生死由命,那就当我白跑一趟,我这人也不会上赶着给人治病,想让我治病的人还多得很,既然世子不领情,那请恕我不奉陪了。”

  云若月说完,转身就要走。

  苏七少一听,突然道:“等一下,你可以让我见到宫里那位美人?”

  “我可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死了,你就永远也见不了她,如果你还活着,那说不定有机会见到她。”云若月道。

  苏七少一听,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他现在脑海里,思想里,心里全都是那美人的影子,挥之不去,思念成疾。

  要是能让他再见到那个美人,他就是少活十年也愿意。

  如果他这就病死了,那他和那美人,永远也没机会了。

  他冷冷的看了面前的云若月一眼,没想到这个丑女还挺会讲道理。

  突然,他抬眸,看了一眼云若月的眼睛。

  那双眼睛流光潋滟,如盈盈秋水般,宛若清泓,传神动人,十分吸引人。

  他没想到,这丑女,竟然有一双这么美丽的眼睛,他甚至还觉得有些熟悉。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