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苏七少也看到了面前的马车,他看上面写了个璃字,便知道这是璃王府的马车。

  难道,是璃王在出行?

  他作为忠勇公府的世子,见到璃王,也不可能不搭理,还是要上前打声招呼的。

  可他定晴一看,发现这是辆十分娇小的马车,车帘是浅蓝色的,上面还绣了花儿,这一看就是女眷出行常用的马车。

  难道,这里面的是璃王妃?

  想到璃王妃,他的脸色既白又红,内心的滋味五味杂陈。

  她治好他的病,要他感谢她吧,他又说不上来,因为她的治病方法太侮辱他了,把他气了个半死。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让他继续讨厌她吧,他觉得对她也讨厌不起来,毕竟她是为了救他的命,才这样刺激他的。

  看到救命恩人,他如果不上前打个招呼,人家会戳他脊梁骨的。

  所以,他倨傲的策马上前,冷冷的眯起眼睛,往那前面一看,见车夫是陌竹,他朝陌竹拱了拱手,“陌统领,车里可是璃王妃?”

  陌竹早已注意到苏七少,便朝他拱了拱手,“是的,世子,不知你找我家王妃,有何事?”

  “是这样的,上次璃王妃救……”

  “苏七少!”见苏七少要把她上次救他命的事说出来,云若月赶紧插话,“可否借你的马一用?”

  云若月说完,背起药箱,掀开帘子,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她一跳下去,就朝苏七少猛地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把她救他的事情告诉陌竹。

  万一陌竹告诉楚玄辰,就糟了。

  “借我的马?王妃要干嘛?”苏七少疑惑的看向云若月,见她正朝他眨眼睛。

  他顿时一愣,难不成,这个女人以为他长得帅,在对他抛媚眼?

  可是,抛得也太难看了。

  连勾引人都学不会,真是丑中极品。

  “我要进宫面圣,赶时间,坐马车来不及了,所以想借你的马一用。”云若月直截了当的说。

  苏七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好吧,我就把马借你一用,你会不会骑马?”

  “呃……还不会。”云若月尴尬的看了那高大的马儿一眼,“可否麻烦你载我一程?放心,我会付你车钱的。”

  “啊?”苏七少和陌竹都是一愣,两人都用惊世骇俗的目光盯着云若月。

  “璃王妃,你已经成亲了,这恐怕不太好。”苏七少道。

  要让璃王知道,会不会提刀上门砍他?

  他谁都敢调戏,就不敢调戏璃王妃。

  况且,她还是个丑八怪,要是让别人知道他载她骑马,会嘲笑死他的。

  云若月倨傲的挑了挑眉,“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你长得挺美的,等下你在脸上蒙一块面纱,伪装成我的好姐妹,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这又不是现代,她们又不是大明星,脸上都蒙了面纱,谁会认得出她们来。

  这些古人真是迂腐。

  她一个女人都没在意,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在意这些。

  苏七少一怔,他把她当璃王妃,她居然把他当好姐妹?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