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上次受伤的事,楚玄辰的脸色攸地黑沉了下来。

  他当时表面昏迷着,其实早就醒了,当苏常笑来看他时,那副假惺惺的样子,他一瞬间就明白了。

  她根本不是真的关心他,如果真的关心,当时怎么会那么淡定?

  她的眼泪,只是流给别人看的而已。

  后面,陌离从探子那里得到密报,说晋王夫妇在家里密谋的时候,两人都巴不得他死掉。

  特别是苏常笑。

  当时晋王说,如果他死了,他会将他挫骨扬灰,让他灰飞烟灭,永世不得翻身。

  苏常笑则阴狠的接话,说那样太便宜他了,她让晋王在他的嘴里塞一把糠,让他死后下了地狱,也无法和阎王申冤。更新最快s..sm..

  让他永远也报不了仇。

  当时他看了那密报,气得浑身发抖,面如死灰。

  这就是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没想到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先抛弃他,置他于不顾,转头嫁给他的死对头晋王。

  还和晋王密谋,要这样害死他。

  密报上的字让他浑身颤抖,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来,他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竟这样毒。

  看到她假惺惺的关心,伪装的眼泪,他只觉得可笑,“本王的伤恢复得很好,就不劳晋王妃挂心了。”

  说完,他转身,就欲走。

  他已经不想再面对有两张脸的苏常笑,不想配合她演戏。

  苏常笑见他要走,赶紧从他背后抱住他,将脸贴在他背上,难受的哭泣着,“玄辰,你不要对我那么冷漠好不好?你这样是在惩罚我,我的心好痛,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我们当年的誓吗?”

  楚玄辰冷冷的站定,脊背僵直着,“本王和你当年有誓?”

  “是的,你不是对我发过誓,说只愿意对我一个人好,说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难道你现在要食吗?”苏常笑哭着点头。

  楚玄辰冷笑,“本王发那誓,是建立在你是我妻子的前提下。”

  说完,他冷冷的扳开苏常笑那八爪鱼一样的手,声音没有半点温度,“麻烦你放开本王。”

  “怎么,你是怕被晋王看到吗?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苏常笑想,晋王才被皇上叫过去没多久,他应该没那么快回来。

  她现在真的想好好抱抱楚玄辰。

  一旦失去他她才发现,他变得越来越优秀,长得也越来越出色,能够拥有他,真是件极有面子的事。

  而且,如果能让云若月看到这一幕,她一定会被气炸吧?

  楚玄辰冷冷的扳掉苏常笑的手,毫不留情的一甩,甩得她的身子一个趔趄的往后退了几步,他的动作很冷酷,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

  他则冷声道:“本王不怕晋王,被他看见,丢的又不是本王的脸。本王只怕你这种举动,要是让本王的妻子看见,她会难过,所以,请你洁身自好一点。”

  “你,你是说云若月?”苏常笑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瞬间皲裂。

  “本王只有一个妻子,不是她是谁?”楚玄辰冷声。

  苏常笑一颗心猛地碎了,她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