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他真是太失望了,他明明被楚玄辰夫妇打得这么惨,却成了众矢之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那冲动鲁莽的性格造成的。

  这样一个狂妄自大,有勇无谋的莽夫,真的值得依靠么?

  这次真是失策,晋王对云若月起了杀心,而且还被皇上和众位大臣知道了,这事肯定到晚上,就会传遍皇城。

  到时候,她们想再对云若月下手,都不行了。

  因为只要云若月一出事,她们就是最大的嫌疑。

  所以这段时间,她们只有忍,云若月反而因为这件事,能保得一段时间的性命,她想想就气。

  晋王看皇帝是来真的,他想起上回那皮开肉绽的三十大板,吓得赶紧道:“父皇,儿臣知错了,求你再给儿臣一次机会,儿臣再也不敢了。”

  “你给朕说没用,你要求你嫂子,你伤的是她,她若是原谅你,朕才会原谅你,她若是不原谅你,那你这顿板子,还是要挨!”弘元帝盛怒的道。

  晋王一听,眼角的余光恨恨的盯着云若月,心里恨不得杀死她,表面上却不敢再嚣张了。

  要他当众求云若月,他心有不甘,可是却不得不向云若月低头。

  他迫不得已的看向云若月,态度仍有些高傲,“璃王妃,这件事就算是本王的不对,本王现在向你道歉,希望你能接受。”

  云若月冷笑,就这语气,就想她的原谅?

  看来这晋王,还没拉下脸来。

  人太爱面子,可不好。

  她道:“什么叫就算是你的不对?说得好像委屈了你似的,我们可有冤枉你?”

  弘元帝见晋王仍旧是一副死性不改的模样,顿时看向云若月,道:“璃王妃,你别理他,他净会胡乱语,他落到这个下场,是他活该!”

  说到这里,他怒道:“晋王公然在宫中伤人,还不知悔改,来人,把他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苏常笑一听,赶紧向弘元帝磕头,“皇上,求你饶了王爷,这五十大板下去,他真的会没命的。”

  说完,她又去扯云若月的裙角,一脸凄厉的道:“璃王妃,你原谅晋王好不好?你放心,他再也不敢欺负你了,他已经受到惩罚了,他要是再被打,会成废人的。”

  此时,弘元帝也微微眯起眼睛,审视的扫向云若月。

  他是在给云若月使眼色,云若月是他的棋子,这个时候,她应该知道怎么办。

  云若月何尝不知道皇帝的意思,皇帝是想她大度的饶了晋王,最好一板子不打,罚个面壁思过就行了。

  可这样,她不就一肚子憋屈了吗?

  她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她还没发话,旁边的楚玄辰就冷声道:“晋王妃,皇上都说了晋王是活该,连皇上都要重惩他,你何故还要违抗皇命,替晋王求情?难道你想违抗皇上,与皇上作对?”首发..@@@m..

  这个帽子一扣下来,吓得苏常笑赶紧摇头,“儿媳不敢,儿媳怎敢违抗皇命。”

  “你既然不敢,就不要再替晋王求情,他屡屡犯错,你这样护着他,是害了他。依我看,五十大板对晋王来说,都算轻的,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光是他诅咒太后的那一条,都要他好好反思反思。”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