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月接受到这眼神,也回她一个微笑。

  这时,苏常笑已经领着一名宫女走进来了。

  那宫女手中提着一筐黄色的酥梨,走进来后,她就把梨子放到了玉桌上。

  看到这筐梨子,风凌天冷笑,“晋王妃不会是想请教本宫,如何吃梨子吧?”

  “太子想多了,我只是想请教你,这筐梨子,哪个最甜?你能从中找出最甜的那个梨子来吗?”苏常笑道。

  其他人一听,纷纷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这么多的梨子,这梨有多样性,每个人的口感也不一样,吃了这只梨子,还有另一只更梨,这要怎么评判?”

  “晋王妃真是聪明,出了这样一道题来为难风凌天,风凌天一定被难住了。”

  “看来他这次,又输定了。”

  这表面不是比试,但是这暗中的较量,也有输赢。

  今天,风凌天连输了两场,这第三场,估计也输定了。

  楚国这次彻底挫了天盛国的锐气,看风凌天还怎么嚣张。

  风凌天听到大家的议论,目光淡淡的扫过那筐梨。首发..@@@m..

  他看了那筐梨一眼,暂时没说话,像在思考。

  “怎么样,太子,你能找出最甜的那个梨吗?”苏常笑冷冷一笑,一脸冷傲的望着风凌天。

  底下也有楚国大臣道:“如果找不出来,趁早认输吧!只能说,天盛国多智者这句话,是谣传罢了。”

  大臣把风凌天对楚国说的话,当场还给他。

  风凌天冷冷一笑,突然,他随手拿起一个梨子,扬了起来,道:“这个就是最甜的。”

  “这个?太子,你随手拿起一个,就说是最甜的,你未免也太草率了吧?”苏常笑冷笑道。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太子,你怎么断定你那个就是最甜的?那筐里还有很多,要比较一下吗?”

  风凌天冷冷一笑,突然,他猛地扬手,一掌朝那筐梨子震了过去。

  只听砰砰几声,他掌间发出浓厚的内力,一下子就把这筐梨子震成了粉碎。

  包括那筐子,都碎着搅在了梨子里。

  除了风凌天手中的那一个,其他的梨子全碎了,梨皮汁水和筐子搅在一起,实在有些恶心。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震得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切。

  风凌天拿着手中的梨子,朝弘元帝冷笑道:“陛下,现在,我手中这个梨子,是不是最甜的?”

  弘元帝顿时被震住了,他尴尬的道:“凌天太子不愧为天盛国的智囊小郎君,朕佩服。”

  “我等也佩服,太子厉害。”

  其他亲王,也不得不附和着,佩服起风凌天来。

  弘元帝冷冷的扫了苏常笑一眼,只觉得她只会耍小聪明。

  本以为她能挫挫风凌天的锐气,结果人家那么厉害,一举就破了她的难题。

  这下,楚国不得不向天盛国低头,佩服人家。

  楚国原本靠璃王妃赢得很漂亮,结果又输了一场,被天盛国扳回一局面子,他瞬间觉得不痛快了。

  “晋王妃,你退下吧。”弘元帝冷声说,声音明显不高兴。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