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南宫柔的身子抖了一下,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嘴唇都在发抖,“你说什么?你说你当初,是愿意尝试着去爱我的?”

  原来,他并没有把她当成苏常笑的替身,他是愿意去爱她的。

  是她做了那些事,亲手毁了一切。

  她以为她让丹儿等人出来顶罪,他就不会怪她。

  没想到,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他的眼神,洞若观火,一片清明,好像能将她看穿似的。

  她的心底顿时一凉,攸地,她赶紧摇头,“不,我不觉得你会尝试着去爱我,从头到尾,你愿意娶我,只是把我当成晋王妃的替身。我知道你从来没爱过我,我只是一个可怜的替身而已。”

  如果是以前,听人提起苏常笑,楚玄辰的心会很痛,会难受。

  可现在,他心里没有半点感觉,甚至,还有点厌恶。

  “你不用做谁的替身,你做你自己就行了。孩子的事,你不要再提了,本王不会同意的,如果你想要其他的,尽管提。比如,本王当初答应你的三个条件,只要不是违背道德、违背良心、违背璃王府和本王的名誉,本王都会答应你。你想一下,自可向本王提条件。”楚玄辰道。

  南宫柔心里一慌,道:“不,我不会向你提条件的,我要的就是你的人,我要的是和你的孩子。”

  一旦提了条件,她和他这辈子,就不可能了。

  “你可以慢慢考虑,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什么时候来找本王。”楚玄辰道。

  “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做出选择?我知道,一旦你让我提了条件,你履行之后,你一定会和我划清界限。我就想呆在你身边,你的命是我救的,我宁愿你欠着我的恩情,也不要和你划清界限。总之,我只要孩子,我是不会提条件的!”南宫柔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用我欠你的恩情,来威胁本王?”楚玄辰冷声。

  南宫柔倨傲的抬眸,“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王爷非要这样以为,那就这样想吧。”

  她只要孩子,她要让楚玄辰永远欠着她,永远还不清她的恩情,要让他愧疚、折磨自己一辈子。首发..@@@m..

  “是吗?那本王欠你这条命,本王这就还给你!”楚玄辰说完,突然抽出旁边侍卫的剑,他一把将剑柄放到南宫柔手里,玉指一挑,便将那剑尖对准了他的肚子。

  “王爷,你这是做什么?”南宫柔颤抖的握着剑柄,无法接受突然发生的事情。

  此刻她那柄剑,正冷冷的对着楚玄辰的腹部,只要她愿意,她可以现在杀了他。

  楚玄辰冷冷的闭上了眼睛,“本王不想再欠你恩情,如果你要这条命,就拿去吧!从此以后,本王再也不欠你了!”

  “王爷!你怎么了?”寻贼人归来的陌离和陌竹见状,吓得赶紧跑过去,浑身紧张的盯着楚玄辰。

  “柔侧妃,你为何拿剑对着王爷,你想刺杀王爷吗?还不快把剑放下来!”陌离怒瞪着南宫柔,额头青筋暴裂,他握紧手中的宝剑,如果南宫柔敢动手,他会一剑杀了她。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