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那箭正插在他的胸口下方,离他的心脏很近,就算这箭没抹毒,也很危险。

  “谢谢,我没事,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苏七少说完,笑着看向朝他们一步步走来的楚玄辰。

  楚玄辰此时,已经面沉如水,眼里怒意滔天,杀机满满。

  他目光深深的看向云若月,沉声道:“你过来。”

  “我不过去,你如果想杀苏七少的话,就先杀了我吧。”云若月说完,一把挡在苏七少面前,她张开双臂,娇小的身子明明挡不住高大的苏七少,但也毫不畏惧的抬高头颅,是满脸的勇气。推荐阅读sm..s..

  苏七少没想到,他以前那么欺负云若月,云若月居然会这么护着他。

  他的脸顿时红了,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以前是个混帐,竟然那么对一个女孩。

  看到云若月坚定的样子,他只觉得,此刻娇小的她,是无比的高大、巍峨。

  楚玄辰没想到,云若月为了苏七少,竟然不怕死。

  他们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他冷冷的看着她,眼里嵌着熊熊的怒火,但他还是强忍住心底的怒意,他朝她伸出手,把声音放缓了,“过来,本王在这里等你,他不值得你为他做任何事。不要为了他,与本王作对。”

  云若月没想到,楚玄辰居然会将声音放缓,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很有份量。

  她看到苏七少的嘴唇变紫,瞳孔涣散,好像快支撑不住了一样,顿时朝楚玄辰摇了摇头,“你不放他,我就不过来,除非你放了他。”

  “你非要为了他,与本王作对?云若月,难道你不怕死吗?”楚玄辰冷冷出声,他的心,一阵阵的抽痛着,但一向坚强霸道的他,是不屑在人前表现他的脆弱的。

  像他这种看着强势的男人,别人永远看不出他的脆弱和孤寂,人人都以为他像天神一样有颗铁石般的心,锐不可挡,好像石头做的一样坚硬。

  只有他知道,他也会难过,会心痛。

  看到云若月和苏七少站在一起,互相维护的样子,有一股悲凉的情绪,从他心底缓缓的扩散了出来。

  “楚玄辰,他是忠勇公家的世子,难道就因为他闯入了璃王府,你就非要置他于死地?如果让忠勇公知道,你如何与他交代?”云若月道。

  楚玄辰冷冷一笑,衿冷的眼神,尤为孤寂,“本王不知道什么忠勇公的世子,本王只知道,璃王府出了一个贼人,是贼人,就该死!”

  这是他的地盘,他想杀苏七少,易如反掌。

  想找借口,也很容易。

  谁叫是苏七少先闯了进来,还闯进他王妃的香闺呢?

  这种事情,没有哪一个男人受得了。

  云若月听到楚玄辰的话,顿时心凉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真的要杀了他?你明知道我和他没有什么,你为什么不肯放过他?”

  “因为他觊觎了他不该觊觎的人!他谁都可以惦记,就不该惦记你!”楚玄辰冰冷出声。

  “你,你真是残酷,冷血。好,既然你不肯放过他,非要杀他,那就连我一起杀了吧,今天,我非要送他出去!”云若月也不想再求楚玄辰,她扶着苏七少,就往大门的方向走。showbyjs('丑颜弃妃会医术云若月楚玄辰');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