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很快就明白了,叶滢所说的老样子。

  到底是什么样子。

  前奏起,许雅歌额头,大汗如雨。

  “这一路,上,走走,婷婷……”

  磕磕巴巴,但还算勉强能听的进去。

  但从第二阶段,咬字就开始变味了。

  “出钱冲死这世界!”

  “……”

  “万般流黏!”

  “……”

  “看着添鞭刺在眼前!”

  “……”

  “猝不及防,创入你的硝烟~”

  啪!

  一人一猫皆单手(爪)扶额。

  秦凡算是明白,为什么系统只给许雅歌8分了。

  这个妹妹大有问题!

  怯场!怯场!怯场!

  一旦有不认识的人旁听,她整个人就不会了。

  高音部分更是惨不忍睹,能跑的调一个没落下,该稳的调一个没拉住。

  如果不是刚才秦凡听过一遍她的真实唱功。

  他会严重怀疑校方安排许雅歌参加校庆,是不是要预谋什么超声波血屠计划。

  这下好了。

  旁边那几个学弟学妹此时应该内心是极其复杂的吧。

  秦凡心想着,扭过头看了几人一眼。

  围成一排乖巧坐下的学弟学妹们小声议论着。

  “许前辈好厉害!”

  秦凡:???

  你们是六耳猕猴吗?

  这尼玛是怎么听出来厉害的?

  “许前辈居然能在唱的过程中不断的调试音准!”

  “想来,这样是为了能在校庆上达到更好的演出效果吧?”

  “而且不顾在我们这些学弟面前献丑,都要努力的锤炼自己!”

  “真是让人肃然起敬呢!”

  啪!

  啪啪啪!

  一曲毕,掌声汹涌。

  秦凡面无表情的看着身边的一群二傻子们。

  你们是不是有点疾病?

  她的强大全靠你们想象?

  许雅歌自然也听到了一圈学弟学妹们的评价,一张娇嫩的脸蛋登时涨红一片,如染了红墨的绸缎般。

  叶滢起身假借休息之名,将几位后辈们送走。

  随即,关门。

  靠在门后,与许雅歌对视一眼。

  两个女孩都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又一次失败了。”

  “是啊……”

  “这样下去校庆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人一走,许雅歌就恢复了原本的面貌,有些抓狂的乱揉着头发。

  秦凡目光在两个女孩之间来回穿梭。

  听她们对话里的意思。

  许雅歌这,老怯场了。

  而且还尝试过不止一次,像是这样当着别人面唱歌。

  毫无疑问都失败了。

  那么问题来了。

  学校为什么要邀请这么一位怯场到不行的人,参加校庆?

  “唉,明明在录音棚里录出来的歌那么好听,每一首的网络下载量都破百万人次了。这次校方活动部邀请雅歌姐参赛,肯定也是看中了你的天份,听说还有音乐公司的经纪人会旁观这场校庆,想从里面挑选新星呢。”叶滢翻着手机,又是一声叹息。

  “明明这么好的机会……”

  秦凡了然。

  原来是一名录音棚选手。

  不过从目前的现场情况来看,许雅歌的水准,完全无需经过录音棚调音。

  只要能够克服好怯场的问题,以后必将在音乐领域上大放异彩。

  “我该怎么办啊……”许雅歌有些丧气,双腿一软,整个身躯逐渐滑落,最终瘫坐在地上。

  “雅歌姐!”叶滢仿佛想到了什么,忽然兴奋。

  “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许雅歌无精打采道。

  她已经不抱希望了。

  这么久以来,她也曾试过许多方式。

  但是没办法克制。

  只要人一多起来,她就会止不住的害怕。

  为此,她曾搞砸过多次的演唱会,还自闭了很长一段时间,拒绝跟外界沟通交流。

  后来搬进了101宿舍,在众多姐妹们的开导下。

  她才重新拾起些许的信心,接下了这次的校庆表演邀请。

  但是……

  眼下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以她现在的状态,上场必砸。

  “你为什么不试试神奇的汪汪呢!江江江!”叶滢抱起秦凡,举在了许雅歌的面前。

  臭妹妹!

  给我撒开!

  老夫说要帮你们了吗?

  开什么玩笑!

  许雅歌苦笑的看了一眼秦凡,“好了小滢,我知道你是出于一片好心,但这个时候开玩笑有点不合时宜。”

  叶滢却认真的摇了摇头。

  “不,我给你说,我真的感觉汪汪跟其他猫不一样!自从养了他之后,这两天我感觉超幸运的!”

  “医院那次说不定是狗脚滑了呢。”许雅歌道,“会自己上厕所,可能也只是猫喜欢干净,这些都是能合理解释的,换一只猫来,可能当时也会发生这些事情。”

  “昨天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吗?”叶滢又问。

  看了看许雅歌满脸疑惑的表情,她就知道许雅歌还没多加关注。

  想来也是,许雅歌跟唐轻舞都要参加校庆排练。

  回来都很迟了,洗漱一番就躺下,今天起床后又急急忙忙过来练习。

  于是,叶滢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大概始末,与许雅歌说了一遍。

  许雅歌一开始还只是随耳一听。

  当听到江晓情主动自首后,她的目光忍不住瞪大。

  “骗人的吧?”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啊,可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叶滢温柔的抚摸着秦凡的毛发。

  “汪汪说不定真的是个幸运星呢。”

  “可我也不可能抱着它上台演唱啊。”许雅歌无奈的撇了撇嘴角。

  “雅歌姐,要不这样吧。”叶滢打了个响指。

  尽管没响。

  但她还是带着兴奋道。

  “明天周末了,学校放假。”

  “但是我父母自从我之前把乌龟养死之后,坚决反对我养小动物,我还要回家跟他们做思想工作。”

  “汪汪就先寄养在你家两天,你就当沾沾它的福气,怎么样?”

  “说不定,两天后真的就不一样了呢?”

  “就好像我昨天对汪汪说的,‘我只要闭上眼睛,眯一会,或许睡着,明天醒来是不是就会什么都没发生过?’”

  “然后今天就真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太神奇了!”

  看着叶滢一脸天真烂漫的表情。

  许雅歌本想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但还是咽了下去。

  “好吧。”

  她点点头。

  话虽如此。

  但她心中再清楚不过了。

  叶滢所谓的玄学大法。

  更多时候都只是人们内心深处的心里寄托罢了。

  一只猫,说破天去也就只是一只猫。

  又怎么可能改变自己这几乎快成顽疾的怯场毛病。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