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高校建校30周年校庆。

  是大庆。

  除了全校师生之外,也受到了市内不少新闻媒体的关注。

  更有从云海高校毕业后,在外名扬四方的商人或明星回校参加庆典。

  无疑让这场庆典的热闹氛围,再度拔高一个层面。

  能够容纳上万人同时观看校庆,还得看操场。

  提前一周布置现场,在各个操场旁的路灯上拴上红绳,绑上七彩的荧光灯。

  宽大的横幅往临时改造的主席台上由左至右一拉。

  各个角落密密麻麻放上了一圈大功率的音响,目地就是为了让学生们沉浸式的体验到这场热闹非凡的校庆。

  热不热闹的秦凡不知道。

  他只感觉自己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

  猫的听觉是人类的3倍以上。

  能听到55khz到79khz之间的超宽频率,而人的听觉上限是18khz。

  那些在校方看来像是‘助兴’用的音响,在秦凡的感官体验上。

  无异于还是个人的时候,直接在他耳旁点一串挂鞭。

  舞台上的主持人眉飞色舞,抑扬顿挫,慷慨激昂。

  但秦凡听着感觉更像是主持人拿着扩音喇叭对他大声的威胁道:

  收手吧阿汪!外面全都是音响!

  耸了耸猫耳,秦凡将头深深埋进叶滢的怀里。

  还不够。

  还是吵。

  人猫的悲喜并不相通,他只觉得他们吵闹。

  再往下深入蹬腿,钻几公分。

  柔嫩的一对圣光脂肪正好垫在秦凡脑袋上。

  将他的一双耳朵往下压去。

  虽不及许雅歌那般壮观,但是d级的规模,用来捂耳朵倒也凑合了。

  “舒服。”秦凡叹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指耳朵舒服了,还是指耳朵‘舒服’了。

  可惜好景不长。

  “接下来有请音乐系,许雅歌同学为大家表演歌曲《起风了》!”报幕大喝一声。

  “汪汪!雅歌姐出场了!”叶滢直接把秦凡从怀里揪了出来。

  秦凡绝望的伸出两个爪子捂住猫耳。

  “雅歌姐!!这边这边!!”叶滢像是个狂热的小迷妹一样,不分由说的抓着秦凡两只爪子当成荧光棒,开始左摇右晃的欢呼着。

  我特么……

  视线轻瞥,很快发现了叶滢穿着的淡蓝色连帽卫衣领口,有两个毛绒的球形松紧带。

  作用是为了拉紧或放松帽口,但现在拿来当耳塞再合适不过了。

  趁着叶滢不注意,秦凡赶紧抽回爪子,撑开指缝夹住毛绒球,一左一右全部塞进耳朵里。

  然后又将爪子放回叶滢手中。

  怎么也算是自己半个女徒弟了,虽然没教过她音乐方面的造诣,但也算是略微点拨其一二。

  捧场的面子么,得给。

  呲牙,咧嘴。

  扯出一道像是人类般的憨批笑容。

  徒儿你加油,老夫先苟着了,这音响实在有点hold不住。

  舞台上的许雅歌穿着一袭淡雅的白色露背礼服,长发盘起,露出一张精致动人的脸庞。

  在白嫩的两侧耳垂上,悬挂着两条明晃晃的小银鱼样式的耳环。

  秦凡感觉印刻在猫骨子里的dna动了。

  “呼……有点紧张,希望雅歌姐别出什么岔子啊……”叶滢抿着唇,双手合十做少女祈祷状。

  台上的许雅歌缓缓拿起话筒,在一片浓烈的掌声与悠扬的前奏声中,终于低沉开口。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叶滢一双星眸陡然瞪大,呼吸略微停滞。

  完美的开头!

  气息沉稳,丝毫不乱。

  目光中带着几分自信的神采,直视着前方。

  周围的欢呼声也逐渐小了下去,学生们都纷纷沉浸在了美妙的歌声中。

  “……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抚平回忆留下的疤

  你的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

  暮色遮住你蹒跚的步伐,走进床头藏起的画

  画中的你,低着头说话

  我仍……”

  少倾,一曲毕。

  台下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与满堂喝彩。

  前排坐着不少来自于音乐公司的高层们面露一丝惊异。

  相视一笑着点了点头,似是感到颇为满意。

  叶滢泪眼汪汪的抓着秦凡的爪子,拼命的鼓掌。

  “呜呜呜,雅歌姐做到了!”

  “太感人了吧!”

  所以说特么到底哪里感人了啊!

  这不应该是本来就要做到的事情吗!

  【叮!恭喜宿主完成对二号女仆的调教!】

  【二号女仆:许雅歌,综合得分 10,目前评价:18分!距离解锁领域巅峰——[音乐天后]还差:82分!】

  emmm……

  差距还是有点大啊。

  不过么……

  秦凡看了看周围学生们发自内心的喝彩。

  心中淡笑了笑。

  啧。

  慢慢来吧。

  许雅歌下台后,要进临时用帐篷搭建起来的小后台换衣服。

  叶滢持有‘家属’特权,抱着秦凡离开座位,一路横冲直撞杀进后台,在一个小小的私人化妆间内找到了正在褪去礼服的许雅歌。

  “雅歌姐!!棒棒哒!!”

  许雅歌还在换着胸衣,叶滢直接扑上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差点把她的扣带给崩断。

  “哈,我刚才其实还是挺紧张的。”

  “真的紧张吗?让我摸摸看看心跳的快不快,嘻嘻。”

  “好了,小滢你别闹!”许雅歌捉着叶滢不安分乱摸的手,轻轻笑着。

  而后目光又轻扫过蹲在一旁桌上的秦凡。

  细眉轻抬,眼眸中泛着一丝水光。

  本被放下的一头青丝被她撩至耳廓。

  微微欠身,凑近秦凡。

  莹润唇瓣轻启,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啄,一触既离。

  “谢谢你啦,汪汪。”

  【叮!二号女仆好感度 20!】

  【好感度累计至60分将解锁特殊能力!】

  可恶!

  居然强吻老子!

  老子打娘胎里出来二十多年就没被女生吻过!

  不过你还别说。

  这嘴唇真的很软。

  很润。

  “你们两个还墨迹呢,我等会就上场了,还不快去帮我加加油!”私人化妆间的布帘被撩开,唐轻舞从外探了个小脑袋进来,带着不满的怨气道。

  “怎么说都是一起相处了一年之久的好姐妹了,小滢你就光顾着给雅歌姐加油,我的心真的是冰冰的!”

  “好啦好啦,这就来。”叶滢推着唐轻舞的双肩往外走,又道,“二姐,我给你说。”

  “嗯哼?”

  “表演前要不要先抱抱汪汪?汪汪可是大福星呢!可以保佑你演出顺利哟~我之前借给雅歌姐一个周末,雅歌姐怯场的毛病都被治好了!”

  唐轻舞扭头,看了看热情的叶滢。

  又看了看抿唇轻笑的许雅歌。

  最后看了看趴在桌上,仿佛挑衅般朝着她晃尾巴的黑猫。

  嘴角朝上一扬,露出两梨酒窝。

  轻吐出一个字。

  “呵。”

  “不信谣,不传谣。”

  “封建迷信可是旧时代的产物。”

  ……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舞蹈系,唐轻舞同学为我们带来歌曲编舞《彩云之南》,大家掌声欢迎~”报幕的一溜烟跑下了台。

  许雅歌跟叶滢并排而坐,两个小妞兴奋的一左一右揪着秦凡的猫爪,当成荧光棒挥舞。

  特喵的!

  老子都快沦为一只工具猫了!

  很快,唐轻舞身着一袭仙气飘飘,五彩渐变的长袖拖地裙上台,手中还拿着中国古典舞风标志的折扇。

  秦凡听活菩萨提过一嘴,唐轻舞的舞蹈底子非常棒。

  几乎精通国内外由古至今的各种舞类。

  虽然这死妹妹从骨子里排斥小动物,自己跟她也不对付。

  但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况且也看光过这死丫头的身子。

  那就勉为其难的赏她个脸,且欣赏欣赏吧。

  彩云之南是一首经典的中国风老歌,曲调悠扬却富有节奏感,曾被国内诸多知名的音乐巨头们翻唱过。

  而唐轻舞则把这首歌自编了一首曲子,放在30周年的校庆大典上,氛围倒颇为合适。

  死妹妹选曲的能力倒是不错。

  伴随着一阵婉转的乐器巴乌开场。

  cd中的歌手声音传出。

  “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

  孔雀飞去回忆悠长

  玉龙雪山闪耀着银光

  秀色丽江人在路上~~”

  唐轻舞手拿折扇,穿着布鞋的小脚轻步滑出,轻而易举的拉出了一道一字马。

  纤细小腿回折,轻盈起身,手臂行云流水的衔接腰部动作,肢体柔软,舞态优雅。

  只不过……

  秦凡的眼角一阵抽搐。

  在他左右两侧的叶滢跟许雅歌,也都发出了一声拖长音的“呃……”

  再看看周围。

  四周的学生们,全都是一脸傻眼的表情。

  因为这个死妹妹……

  舞蹈律动的节奏感……

  完全……

  没有一个动作……

  是踩在拍子上的。

  像极了课间操期间,与同学背道而驰的学生,每一个举手投足,在老师的眼里都是那么的桀骜不驯。

  老师说了,你晚上放学把家长喊过来。

  云海高校的校长也说了。

  “以后别让这女娃娃再上台来捣乱了,30周年校庆,像什么样子!”

  ————

  呜呜呜,求不到票的我,心里也是冰冰的!

  给我投票!你们的心就是冰冰的!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