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千兮北霄寒 第933章 秋山郡也是迷雾之森的出入口

小说:慕千兮北霄寒 作者:凉音小荷 更新时间:2021-09-25 14:23: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北霄寒却是没有回答,又问了一下关于江盛和朝廷之前派过来的钦差的下落,无一例外,都是下落不明。

  风渊和北老到的时间比预想中还早了三天,两个人得知慕千兮受了重伤还在昏迷中,先是给慕千兮看了病,将慕千兮留下的药方改了改。

  “小友先前的药方倒也没有错,是极好的,只不过老夫和风渊这次在外面寻到了不少药效更好的药材,将这些药换上去,会好得更快些。”北老见北霄寒皱了皱眉,连忙解释道。

  他这个小辈哟,也不知道怎么长的,那眉头一皱,就是他也觉得心头瘆的慌。慕小友到底是怎么看上这么个冷冰冰的人的?

  北老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没有在这上面纠结,打算和风渊先去好好睡一觉,他们一路上也不太平,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北霄寒却是突然问:“北老,您和风渊神医怎么提前了三天到了?”

  要是别的时候,这三天并不会引起北霄寒的注意,但是这一次,寒七在预估北老和风渊到达时间的时候,本身就是以他们最快的速度估算的,两个人在这样的基础上还能提前到,北霄寒不得不多问一句。

  没想到他这一问,却让北老和风渊面色一变。

  “发生什么事了?”北霄寒道。

  风渊摇了摇头:“倒也不是大事,只是此事我与北老都没有预料到,有些惊诧。陛下可知,迷雾之森除了叔朝的出入口,还有其他地方?”

  迷雾之森从前朝建国之前就存在了,这么多年来,因为里面各种珍稀的药草矿物等蕴含着巨大的财富价值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前去探秘,然而至今为止,也没有人弄清楚迷雾之森到底是怎么形成的,里面的迷雾又从何而来。

  哪怕是北霄寒和慕千兮,当初在迷雾之森待了那么久,其实窥见的也不过冰山一角。

  元楚国险地众多,所以朝廷专门有人收集整理这些地方的情况,北霄寒听到风渊如此问,想了想道:“此事朕略有耳闻,据说太阴山也是迷雾之森的一部分。”

  可这和他们提前到达秋山郡又有什么关系呢?太阴山在福都崖那边,不仅离叔朝很远,就是离秋山郡也不近呀!

  “太阴山的出入口确实存在,而且在,我与北老二人起先的打算是从太阴山的出入口回来,没想到误打误撞,竟是从秋山郡外的一座山里面出来了。”

  北霄寒惊讶地起身:“风渊神医,您的意思是,秋山郡也是迷雾之森的出入口之一?”

  不等风渊神医点头肯定,北霄寒自己就忍不住喃喃道:“是了,也只有这样才说得通,为什么当初他们在迷雾之森遇到了豢养活尸蛊的人,可到了后面去查的时候,就又什么踪迹都找不到了。”

  因为迷雾之森太古怪,北霄寒一直都没有从迷雾之森的出入口来想过,一直都觉得可能是迷雾之森本身都自带了什么障眼法,而拂尘宫的人掌握了迷雾之森的奥秘,所以才能在短时间内转移阵地。

  现在看来,拂尘宫的根早就深深地扎入了元楚国的各地。

  只是不管他父皇,还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罢了。

  北霄寒再也坐不住了,问清楚北老和风渊是从哪座山出来的,就让人带他们去休息,自己匆匆离开。

  萧山郡内,郡城府邸,郡守刘友跪在白怜伊的面前,低垂着头:“少主,朝廷的人已经离开了。”

  白怜伊脸色惨白,脸上罩着黑色的面纱,若是有人敢掀开她的面色就会发现,原本那张美丽的容颜竟然一点一点的崩裂了,像是被刮皮一样一寸一寸翘了起来,有的甚至还化脓了,惨不忍东。

  白怜伊的嗓音改变了,粗嘎沙哑,如同石子在地上摩擦发出地,“本少主知道了,五长老处置了吗?”

  那该死的老东西以为自己会死在王府上,抛弃自己提前溜回来,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活着回来吧?

  白怜伊想起在万福山上发生的一切,整个人脸色都极为蓝卡。

  “回少宫主,已经将五长老密封在药窑里面。”刘友说到“药窑”,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恐惧。

  那个地方处在整个萧山郡最为秘密的地方,作为一个养蛊试炼场,不少人都是死在里面,并且死无全尸。而先前朝廷派来的几次钦差大臣,也都被关在里面。

  白怜伊冷漠地道:“若不是红尘宫将养蛊的秘术捂得死死的,咱们也不至于大费周章,花了这么多精力来养蛊。可惜了上次本少主的心头血,差一点就能将藤兽炼化了。”

  拂尘宫专门攻克医毒,可是白怜伊自从记事起,先是体内被容冢种了子蛊,再是认识了朱笑君,知道了红尘宫的蛊毒到底有多么厉害,所以在她成为拂尘宫少宫主之后,就建立了药窑,咱们用来研究蛊虫,致力于养出王蛊。

  “美若那个贱人的尸骨也不要浪费了,拿来做药窑的养料吧。”白怜伊道。

  刘友打了个寒噤,他还以为少主将美若姑娘地尸体带回来是要好好安葬,让她安息,没想到竟然是想要挫骨扬灰,让她死也死不安生吗?

  在万福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刘友也不敢问,他只要确定,眼前这个人是掌握着自己生死的主子就行。

  他应了一声,又道:“少宫主,若是朝廷的人派兵清剿我们……”

  刘友有些担忧,其实按照他的想法,就不应该放任朝廷的官员回去,可白怜伊坚持,他也不敢违背白怜伊的意见。

  白怜伊阴森森笑了笑,声音更加难听了:“让他们来,我们的蛊虫不是还差不少的养料么?”

  刘友打了个哆嗦,一下子明白过来,又是佩服又是惶恐地道:“是属下多虑了,少宫主英明!”

  白怜伊打断他恭维的话,继续问道:“我让你们找容冢,找得怎么样了?”

  容冢一日不死,白怜伊就觉得体内暂时被长老院药物压制的子蛊是一个定时炸弹,她的心里就不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