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千兮北霄寒 第935章 你会不会是记混了?

小说:慕千兮北霄寒 作者:凉音小荷 更新时间:2021-09-28 15:33: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京都现在正在进行的是文比。文比分为琴棋书画诗舞六个部分,每个国家需要派出三人参加比试,最后评选出第一一名,第二两名,第三两名,其中第一名计5金珠,第二名计3金珠,第三名计1金珠。

  已经比赛了的是琴棋书画四场,元楚国的成绩还可以,得了三个第二,两个第一,三个第三,暂时遥遥领先。

  接下来会继续比赛诗和舞。

  柳一青表示,三国大比的一切都在有序进行,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还是希望陛下早日回京。

  北霄寒猜测最后这句话是沈右相让柳一青加上的,沈右相哪里就好,就是思想上还是有点固执保守。

  北霄寒将寒七新带来的奏折批改完,发现容家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容玉树和容破军带着北融海的部分驻军,竟然锻造了一艘和龟苓国舰船速度所差无几的大船!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距离在颁布研究海船的旨意也不过几个月,容家就能做到这一步,不得不说,北霄寒心中十分满意。

  他看着奏折上关于容家人组建海军的申请,在沈右相批改的“建议暂缓”下面批注道:“先拟一份计划给朕。”

  北霄寒让人去叫寒七来将奏折收走,起身去了慕千兮休息的地方。

  风渊和北老带来的药材确实不错,才用了两天,慕千兮的脸色就没有那么惨白了。

  他进去的时候慕千兮还在睡觉,不过过了一会儿,慕千兮就醒了。

  “情况怎么样了?”慕千兮问得是萧山。自从她得知白怜伊在萧山占地为王之后,就在想北霄寒会怎么处置。

  北霄寒不让她插手此事,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当真让自己什么都不管。

  北霄寒无奈地点点她的额头,“你啊,让你好好养着,你就是闲不下来是不是?萧山的事情有我,你操心个什么?”

  慕千兮道:“那你想怎么办?”

  北霄寒淡淡道:“直接攻城。”

  慕千兮也猜是这样,只是……“萧山郡里面还有许多无辜的百姓,你这样,只怕御史台又要借题发挥了。”倒也不是说北霄寒的打算不好,要慕千兮自己来,慕千兮也会这样做,只是这样的做法,对于一个帝王而,终究于名声有碍。

  慕千兮突然意识到,北霄寒让自己好好养伤不管这些,未尝不是想将这件事全部扛在他自己身上,到时候御史台就算是弹劾,也只会波及到他身上。

  “你别胡思乱想。”

  北霄寒就像是知道慕千兮在想什么一样,揉了揉慕千兮的头发,解释道:“御史台借题发挥刚刚好,世家最近都太安静了,我想要动手都找不到原因,这样下去,只怕后面更加不好对世家动手,所以京都的水稍微乱一点也无妨。”

  北霄寒突然想到另外一个方面,“你要是当真觉得闲得无聊,不如回京都看看三国大比的热闹?”

  慕千兮虽然有些行动,但还是艰难地拒绝了,“不行,我要陪你。”而且她心中还挂念着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容冢仿佛这个人好像真的已经死了一样。

  可是慕千兮可以肯定,容冢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自己解决了,但是至今为止,她的人也没有找到容冢的下落。

  慕千兮怕北霄寒吃醋,也就没有在北霄寒面前提这件事。

  秋山郡的府兵被调动了过来,赵家荣也十分惶恐地跟了过来,北霄寒还有事情要让赵家荣去做,所以没有一会儿就离开了。

  北霄寒走后,风渊和北老也相继过来。风渊是来给慕千兮复查的,北老是专门跑来和慕千兮唠嗑的。

  如今秋山郡人人都在忙,只有他和慕千兮两个清闲一些,他此次在迷雾之森的收获不小,憋了不少的话想要和慕千兮说。

  “千兮呀,你知不知道,迷雾之森简直就是一个宝库,老夫和风渊在里面找到了不少的好东西!”为了拉近关系,北老对慕千兮的称呼都变了,“就是有不少的玩意儿就连风渊也不知道要怎么用!”

  风渊正在替慕千兮把脉,闻无奈叹道:“我又不是百晓生,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实在是好奇,不如趁这会儿慕小友还在,拿出来也给慕小友看看?”

  风渊地话一下子点醒了北老,他道:“是哦,当初你和老三好像也进迷雾之森搞到了不少好东西来着。老头子怎么就把你给忘了呢。”

  北老嘀嘀咕咕了几句,从身上掏出来一个金黄色的圆珠子花放在了慕千兮的面前。

  之所以说是一个圆珠子花,是因为这个东西像一朵花盛开的样子,但是每一个花瓣又像是金黄色的圆形水晶一样,水晶里面还有冰裂纹,仿若蝴蝶翩跹飞舞,看上去十分唯美仙气。

  北老道:“千兮啊,你看看就成,可别动手摸,这玩意儿烈性着呢,要是直接用手摸,就会迅速得变成黑色。”

  “我知道。”慕千兮笑着道。

  “你知道就好……什么!你知道?”北老一下子兴奋起来,“那岂不是你也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是。”慕千兮笑着道,她见北老如此激动,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解释道:“这是半面蛊的伴生物,金银线花,也是精琉月埖的药引之一,北老,您还真是好运气!这么珍贵的东西都让您遇上了。”

  北老忍不住大笑道:“这真的是金银线花?千兮,你确定吗?”

  见慕千兮点头,北老心中嘚瑟不已,“风渊,你看吧,老头子我就说这不像是普通的花草。早知道咱们当初就该多弄一些了……”

  风渊并没有回答北老的话,而是有些怔愣,过了片刻,他才不解地问慕千兮:“慕小友,你确定这是精琉月埖的药引之一?可制作精琉月埖的所有药材我都见过,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

  “你会不会是记混了?”他皱了皱眉,好心地提醒道。

  作为一个医者,将药材的特征记错了可是大忌。

  风渊对自己的记忆非常自信,他是不会记错的,那么出错的,就只能是慕千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