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萌宝复仇妈秦姝牧羡之 第943章 秦姝你欺人太甚

小说:异能萌宝复仇妈秦姝牧羡之 作者:秦姝牧羡之 更新时间:2021-10-26 11:02: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这是宋茹的房间,过去十几年,都没有人敢挑衅她在陆家的地位,现在即便是秦姝来了,她也不怕。

  这是陆家,不是秦家,更不是牧家。

  他们是客人,客人就迟早要离开的,想到这宋茹更加理直气壮地看着秦姝,等着秦姝给她的答案。

  这时秦姝慢悠悠地环顾四周,说道,“我只是在找厕所,没想到这里是你的房间,走错了,抱歉!”

  一听是找厕所,宋茹再次气到脸绿。

  她好不容易才把心口的气捋顺,然后瞪着秦姝说道,“既然走错了,那就请秦总出去,这里是我的房间,不是什么厕所。

  如果秦总找厕所,应该寻着臭味去,而不是四处乱撞,容易闹笑话。”

  两人的语剑拔弩张,同时,两人也感觉到了空气里那种一点就燃的火药味道,秦姝手放在门把手上,但并不走,只是淡淡地说,“宋茹,你身为婶婶,理应多加关照云依……她现在是孕妇,经不得刺激,也受不得委屈,更别说是烫伤这种事情……一旦感染,会危及孕妇和胎儿两条性命,你知道吗?”

  宋茹一听火了,怎么扯来扯去还是这事?

  刚刚在楼下,秦姝拦着她把话说得那么明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怎么回事,连老太太都没给她好脸色,这怎么还要提?

  没完了是吧!

  宋茹也不甘示弱,只是冷笑地看着秦姝说,“早就听说,秦总向来喜欢多管闲事,这还管得真宽,陆家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

  再说了,连云依都说了只是一个误会,汤是她自己洒到自己身上的,你还想怎么样?

  莫非,你还想让警察抓我?”

  宋茹一副你能耐我何的表情,秦姝也不气,也不恼,她向来如此,别人一旦嚣张得挑衅,她就愈加的冷静,她才不会让对方看到她生气,然后再钻了空子。

  看到床头边上有一杯白水,秦姝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拿起杯子就往宋茹脸上泼去。

  那水清清凉凉,从宋茹脸上浇下来,顿时宋茹像是落汤鸡似的狼狈,连床上新买的丝质床套也湿了许多,宋茹气极了怒道,“秦姝,你别以为你背后有牧羡之撑腰,就这么嚣张,这里是陆家……”

  “哎呦,你自己把水泼到脸上,怎么还怪我了?这都是误会呀,我一个孕妇,怎么可能拿水泼你……哎呦,我的肚子。”秦姝最喜欢的就是看这些人的嘴脸,在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时的狰狞与扭曲的样子,她一边叫一边嘴角余露笑意。

  “秦姝,你不要欺人太甚!”宋茹气到不行,她站起来,浑身湿漉漉的不成样子,愤怒让她的容貌更加丑陋。

  “宋茹,你不要欺人太甚!”秦姝把她的话又还了回去,她脑海里又是陆云依那双肿得不成样子的脚,她亦知道陆云依忍气吞声是为了什么,宋茹这种人,绝对不能给她一丝一毫的反击的机会,秦姝看着宋茹,“有点遗憾,刚刚过来的时候我也该拿一锅滚烫的粥,往你的脸上泼去,宋茹。”

  宋茹看得出来,秦姝这是怒了。

  她咽了一口唾沫,抹了脸上的水,“秦姝,你别以为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大家都不知道,京都的圈子有多大?

  你身边暧昧的男人太多,肚子里的种到底是谁的,你还是先管管自己的事情吧!”

  宋茹把这种话说出来,目的当然是气气秦姝,她只是没想过,秦姝和牧羡之情比金坚,可不是她想象的那种富人圈子的爱情。

  秦姝一听宋茹辱骂她未出生的孩子,还侮辱她跟牧羡之的爱情,想也不想,走过去啪啪朝着宋茹脸上开打,宋茹气极要还手,秦姝拿着手指一指,怒目相视,“我告诉你,你要敢动我,我就敢往地下躺,我用点手段就可以告你一个故意伤害罪,宋茹……”

  “你到底想怎么样,姓秦的……你来不就是想找我晦气吗?怎么,只准你找我晦气,不准我找你晦气?”

  “宋茹,人在做,天在看,云依从小离开陆家,生活艰难,现在她靠着自己打拼得到了该有的一切,要不是因为感情问题,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回你们陆家……所以,你悠着点,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欺负云依,别说是你在陆家的地位,就算是你们宋家,我们一样一锅端!”秦姝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铁板钉钉,宋茹听得是心惊胆战,如履薄冰。

  宋茹不肯相信,秦姝这么大的口气,只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陆云依,于是冷笑一声说道,“你说端就端,我一没犯法,二没犯家规,你凭什么说端就端?”

  “宋家从陆家得了多少红利,不用我说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懂。”宋茹有些慌乱了,眼睛也不敢看着秦姝,这时秦姝才低声说道,“你利用二夫人的身份,从陆家服装批发市场低价拿货,然后再以高出零售价三倍的价格放在宋家的商场……中间的差价之高,恐怕比你一年拿的红利都多吧!”

  宋茹怕了,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厉害了。

  她心肝都在乱颤,只是用不甘的眼神看着秦姝说,“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血口喷人,我会告你诽谤。”

  “宋茹,你从服装城拿货是通过批发市场的王勇,你们两,恐怕也不止只是生意往来这么简单吧,再说下去,这可是千丝万缕说也说不清楚了,宋茹,你不要逼我。”秦姝放下这句话,只是静静看着心思不断转变的宋茹,等待。

  宋茹眼睛微红,看着秦姝说道,“秦姝,我输了,这些事情你怎么才能不告诉老太太?”

  “宋茹,其实我告诉不告诉老太太,真没多大的差别,老人家洞若观火,你以为她能毫无察觉,她不作声,就是在照顾这个家,顾忌你以及你宋家的面子……我要求不高,你让云依安安心心地呆在陆家生产,不要为难她……否则你这些事情我全都会告诉媒体,到时候,你就等着后果吧!”秦姝说完,不等宋茹再说什么,拉开门转身优雅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