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攻击尽数汇聚。

  万千术法齐齐炸开。

  在这之前,谁能想到,本来一场喜庆繁华之婚礼,最后竟然演变成一场惊世的大战。

  万国武学,各家秘术,在此刻,尽皆显现。

  只如八仙过海,神通尽显。

  每个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个深陷重围的男人,每个人的目光里都带着杀意,贪婪,畅快!

  没有人知道,这些人之中,在此刻围杀叶凡,真正是冲着除魔卫道的能有几人?

  估计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叶凡身上的神通秘术,神器法宝而去的吧。

  只要杀了叶凡,龙神体是他们的,云道天绝是他们的,叶凡背后的那些神器,也是他们的。

  什么炼体绝学,什么楚家绝技,统统是他们的。

  而且,只要杀了叶凡,杀了这位当年的第一封号,那日后武道历史上,他们在场的这些人,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曾杀封号!

  我曾灭魔王!

  千百年后,我将名流青史!

  正是在这种复杂的心理之下,在场众人致叶凡与死地的念想,无疑是越发强烈。

  甚至,很多人的眸眼之中,已经露出了贪婪的红光。

  “一群愚昧的人类啊,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此时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的强大,他的可怕,岂是你们这些蝼蚁凡尘,所能揣测度量?”

  已经跑到远处的黄牛,傲立墙头,一边痛饮美酒,一边向前方那些愚蠢的人类,投去怜悯的目光。

  在场之中,或许只有它知道,已经掌握了雷龙体的叶凡,是怎样的可怕!

  以至于,连它老牛,宁愿被人骑,也不愿去招惹这个疯子。

  就这般,在黄牛怜悯的目光之中,前方那些已经红了眼的武道强者们,手中的攻击,终于还是落在了叶凡身上。

  没有丝毫的落空!

  稳稳的,打中了叶凡的胸膛。

  大地开裂,殿堂崩碎。

  狂暴的力量有如炸开的焰火,恐怖的劲气横扫四方。

  “楚天凡。”

  “你的传说,到此为止了!”

  这是此刻,所有人心中的念头。

  在他们看来,叶凡遭受了这么多强者的攻击,单是宗师,就有数十位。

  上百位强者的合击之力,便是一座山岳,那也能给炸平了。

  而叶凡再强,也只是肉体凡胎。

  他能硬抗枪炮,难道还能硬抗无数宗师封号的全力一击不成?

  “佛罗王,叶凡已死,希望你遵守承诺。”

  “叶凡身上的重宝,我诸国武者,应当共享!”

  楚门的那位长老率先站了出来,他们已经开始商议划分战利品的事情了。

  可是,就在此时,一道冷笑声,悄然响起。

  “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太早了吗?”

  什么?!

  这声音?

  莫非是...

  所有人当即一凛,而后在场众人的身躯,齐刷刷转过。

  无数双目光,尽皆落向声音传来之处。

  只见那里,有一道瘦削身影,背负刀剑,沐浴雷霆烈火,从那冲天的灰尘之中,缓缓走出。

  就像,那浴火而归的绝代战神。

  楚天凡!!!

  所有人都疯了!

  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他们无法相信,叶凡竟然还活着?

  而且,毫发无损!

  “这..这怎么可能?”

  佛罗王他们也懵了。

  眼前一幕,已经远远超过了佛罗王对封号宗师的认知。

  上百位合击,竟没能伤到其丝毫?

  我去尼玛吧!

  众人尽皆尿了。

  只觉得这叶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一时间,全场死寂,所有人像看鬼一般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然而,就在众人心胆皆颤心生退却之时,焚天却是平地一声怒吼!

  “人生在世,总有一死。”

  “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我等众人,为杀楚天凡而死,便是重于泰山!”

  “诸位,战争已经开始,我等已无退路!”

  “唯有一战。”

  “若战,尚有一线生机。”

  “若退,则必死无疑!”

  “这杀戮成性的魔头,绝不会放过我们。”

  在每一个关键时刻,总有有一个人站出来。

  当年叶凡被围东海之滨,是焚天站出来,逼叶凡自杀。

  此时此刻,还是焚天站出来,带领众人,与叶凡殊死搏斗!

  “说得对!”

  “唯有一战!”

  佛罗王也赶紧站出来附和。

  就这般,在两大封号的带领下,刚才还吓得六神无主的众人,纷纷目露狠色。

  “好!”

  “那就拼了!”

  “有佛罗王和印天王大人带领我们鏖战魔头,我们还有何可惧?”

  “拼了!”

  就像焚天所,大家也深知,就算这时候退了,叶凡不会放过他们。

  所以,与其引颈受死,不如殊死搏斗。

  就这般,在黄牛眼中,迷惑的一幕发生了。

  这些人类蝼蚁,在第一次联手攻击失利之后,竟然再度联手,向叶凡发动了第二波攻击。

  然而,正是这群宗师武者跟叶凡混战的时候,焚天以及佛罗王这几个刚才叫嚣着决一死战的封号宗师,竟然趁乱转身....吊头就跑!

  废话!

  不跑?

  等死吗?

  后面那群煞笔看不清楚形势,但是焚天他们却是清楚的很。

  这么多人联手合击,连叶凡身上的一根毛都没有打下来。

  这特么还有必要打吗?

  直接等死就是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战斗。

  所以,焚天和佛罗王他们很清楚。

  否管他们再联手几次,也是杀不了叶凡的。

  既然如此,那何必在这等死。

  是的!

  刚才焚天和佛罗王两大封号那般说辞,完全就是为了忽悠身后那群白痴替他们拖住叶凡,好为他们争取逃跑时间。

  正所谓,死贫道不死道友。

  这一古老的优秀传统,在印国这几个封号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逃!”

  “逃到佛罗神山!”

  “借助先祖之力,再度镇压这楚天凡!”

  这是焚天的念头,也是佛罗王的念头,是印国这几个封号强者心中唯一能想到的对付叶凡的方法。

  可是,焚天他们有退路,而楚门的长老以及诸国的宗师可就惨了。

  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自己被忽悠瘸了!

  因为,在他们拼死围杀叶凡的时候,佛罗王他们这几个封号,早就脚底抹油跑掉了!

  “日啊!”

  “这群印国封号王八蛋啊...”

  “老贼当死啊!”

  剩下的那群封号已经哭了。

  亏他们刚才还满心热血,觉得佛罗王他们能处啊。

  这转身就把他们给卖了!

  意识到被忽悠的众人,刚刚凝聚起来的战意,瞬间便散了。

  他们在打完第二波攻击之后,也开始四散而逃。

  可是,现在再逃,无疑为时已晚。

  九天之下,云海之间,男人傲然站着。

  他如天神,俯视着周围那些作鸟兽散的诸国武者。

  此一刻的叶凡,想起了龙百川,想起了岩井禅,想起了曾经那些与他共血奋战,最后却倒在了那些血泊之中的兄弟。

  淡漠的目光之中,只剩下了无尽寒意。

  “这一次,便以尔等之血,告祭亡灵!!”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