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房俊 第两千五十六章 局势僵持

小说:天唐锦绣房俊 作者:公子許 更新时间:2022-01-30 20:41: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房俊回到住处,洗了一把脸,喝了一盏茶,正待入城拜会韩王李元嘉,便见到高阳公主在几个侍女簇拥之下进入帐内……

  “殿下这是刚从宫里回来?”

  见到高阳公主一脸恹恹、兴致不高,房俊好奇的问了一句。

  “嗯……”

  琼鼻里嗯了一声,高阳公主来到房俊身边轻轻依偎着,柔软的身子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轻声道:“父皇怎么会这样呢?太子哥哥明明做得很不错了,却一门心思想要易储……他就当真不管太子哥哥一家的死活?”

  易储之事,涉及国本,动荡之剧烈足以席卷整个朝堂,皇室之中更是难以幸免,稍有不慎便有人被牵涉其内,轻则丢官降爵投闲置散,重则发配边疆阖家无存,即便是皇室之内那些贵女、妃嫔,说不得也要遭受牵累。

  今日她送长乐公主等宫中女眷返回太极宫,见到往昔奢华恢弘的皇宫处处残垣断壁,自是难免想到即将开始的易储大事,各个忧心忡忡,情绪低落……

  明明太子这几年表现优异,又何必这般折腾,闹得人心惶惶?

  旋即又直起身,望着房俊俊朗的侧脸,担忧道:“回来之时听闻陛下欲罢免你兵部尚书之职,虢夺你的兵权,确有此事?”

  她倒是并不担心自家郎君以及整个房府的安危,以房俊今时今日的功勋、地位,只要不涉及谋反,即便是父皇也不能轻言杀之,更何况还有一个房玄龄身在江南,父皇无论如何都要有所顾忌……

  但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房俊这几年兵权在手、威风赫赫,若是一朝无权,往昔那些对手必将蜂拥而至极尽挑衅嘲讽,以房俊的性格又如何肯忍气吞声?必然要大大吃亏。

  房俊微笑着伸手将她刀削一般的香肩揽入怀中,温言道:“真以为你家郎君这些年是白混的?即便被陛下罢免了兵部尚书甚至是右屯卫大将军之职,但右屯卫依旧在为夫的掌控之中,加上远在东海的水师,影响力依旧足以让陛下忌惮。你也毋须担忧东宫内眷,即便陛下易储,为夫也一定会竭尽全力保住太子血脉。”

  高阳公主黯然,东宫面临之绝境岂止是储位被废?古往今来,从未见得善终之废太子……

  她提醒房俊:“你也要当心一些,与长乐姐姐之事父皇必然知晓,到底是嫡长女,在父皇心目当中地位不同,说不定一怒之下不管不顾,定要严惩于你。”

  知父莫若女,她深知父皇性格,看似胸怀宽阔气度豪迈,可一旦当真被激怒,浑不吝的脾气比房俊这个“棒槌”还过分。方才那些宫中内眷反悔太极宫,便嘀嘀咕咕长乐与房俊之间的绯闻,等到扩散开来,父皇岂能不怒?恐怕就算房俊依旧拥有影响朝局的力量,也会被父皇严惩……

  房俊给她斟了一杯茶水递到手里,笑道:“非也,你了解你的父亲,却不了解一个皇帝。皇帝眼中有万里江山,有生杀大权,女人只能是王权路上的点缀,甚至是礼品、筹码……陛下如今打压于我,虢夺我之兵权,歉意谈不上,忌惮是有的,你当他真不在意玄武门外这数万右屯卫,以及孤悬海外的水师所能够掀起的风浪?前者可祸乱京师,动摇社稷根本,后者可威胁大唐沿海,尤其是随时溯长江而上直抵江南税赋重地……所以只要我老老实实交出兵权,不再维护太子的储君之位,即便我今夜宿于长乐殿下寝宫之内,陛下都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量安抚于我。”

  时至今日,房俊早已非是以往那个横行无忌、“恶名昭彰”的“幸臣”,一桩桩功勋使得她的声望攀升至前所未有的巅峰,虢夺他的兵权容易,但若想彻底打压,必将招致右屯卫、水师、乃至于东宫六率的强烈反弹。

  关中百废待兴之时,李二陛下岂肯再遭受一场兵祸?

  此等情形之下,即便自己的女人与他房俊有染,也不得不听之任之……

  “果真如此?”

  高阳公主追问一句,这种是素来是她不擅长的,心里向着等到晚上问问武媚娘……不过待得到房俊肯定的颔首,顿时眼睛亮晶晶的,她对房俊既有爱慕更有崇拜,相信他的分析判断,遂欣喜道:“既然如此,那郎君向父皇提亲吧,将长乐姐姐娶回来!”

  她与长乐很是亲近,知道长乐对房俊用情至深,否则怎肯连名节声誉都不顾,跟着房俊胡天胡地人品外间流言蜚语?可一个女人终日这般暧昧却无着落,始终令人痛惜,总不能当真让长乐一边青灯古佛掩人耳目,一边暗通款曲名声尽毁吧?

  房俊愣了一下,苦笑道:“陛下会让步,默许我与长乐公主之间的事,却不代表他毫无底线,嫡长女下嫁给我……是做妾还是正妻?绝无可能的。”

  最好的结局便是李承乾登基,对长乐与他之事不闻不问、听之任之,但想给长乐一个名份,那简直是挑战儒家礼法。

  若放在春秋之时倒是可行……

  高阳公主也知这是奢望,遂不满的瞪了自家郎君一眼,伸出两根纤纤玉指掐着他胳膊上的皮肉拧了一圈儿,嗔道:“既然早知如此,又为何去招惹长乐?你们男人宗室吃着盆里的惦记着锅里的,再是英雄盖世也管不住裤裆里那根玩意儿,到处祸害人!”

  房俊自知理亏,呲牙咧嘴的任她掐拧一阵过过瘾出出气,然后再她彪悍的言语之中败下阵来,起身丢下一句“入城寻韩王办事”便落荒而逃……

  谷</span>……

  春明门内外兵卒看守严密,出入城门的队列长长的延伸出去,守门兵卒对每一个入城的百姓商贾严密盘查,长长从队伍蜗牛一般前进,速度极慢。

  由北而来一队骑兵,来势汹汹铁骑铮铮,风卷残云一般倏忽间狂奔至春明门外,横冲直撞直奔城门之下,惊得排队的人群惊呼连连,骡马嘶鸣。

  守门兵卒见到这般气派便知道来人不简单,远远定睛一看,便认出一马当先的乃是越国公房俊,赶紧摆手下令撤去门前的拒马鹿砦,喝叱着将城门洞的行人驱赶,然后眼睁睁看着房俊率领亲兵呼啸而过,莫说阻拦,连盘问一声都不敢……

  城门内外的人群见到房俊依旧这般嚣张跋扈的做派,不禁纷纷感慨。

  “听闻陛下此番回京,易储之事势在必行,房二郎乃东宫柱石,必在陛下剪除之列,看他还能嚣张多久?”

  “话不能这么说,嚣张一点怎么了?人家有嚣张的本钱啊!当初大食入寇西域,吐谷浑数万铁骑进犯河西诸郡,朝堂上那些个文臣武将闻之色变、瑟瑟发抖,柴哲威那瓜怂甚至装病不出……最后还不得房二领军出战,连战连捷?”

  “这话不假,再说房俊也就看上去嚣张,何曾听闻他为难过咱们这些平头百姓、贩夫走卒?”

  “你说陛下也不知怎么想的,何必非得易储呢?太子殿下仁厚之风天下皆知,这储君也干得蛮好的,换了魏王或是晋王就一定比太子强?”

  “岂敢妄论陛下?慎言!”

  ……

  百姓也不是傻子,陛下御驾亲征,太子见过的这一段时间表现相当不错,尤其是叛军肆虐关中至极太子率领军队顽强抵抗,充分展示其宁折不弯的作为,待到战后迅速组织重建,且大力救助关中受灾百姓,如今无数“皇家救援队”活动再关中各地,受到救助的百姓数以十万计,谁不念太子殿下的好?

  只不过李二陛下自贞观以来“盛世名君”的形象深入人心,百姓对其既敬且畏,不敢随意置喙……

  房俊率领亲兵刚刚入城,便见到迎面几骑立在街边,当先一个校尉下马之后拦在路中。房俊勒住战马,那人单膝跪地,道:“卑职奉英国公之命,请越国公入府一叙。”

  “呵!”

  房俊冷笑一声,看了看街上为数不少的行人,李勣什么时候这么大的胆子居然公然与他这个“东宫党羽”私下相见,且毫无避讳?

  “前边带路!”

  自辽东撤军开始,李勣虽然听从李二陛下的旨意,实则暗地里也搞了不少小动作,其动机、立场是在令人难以琢磨。既然眼下东宫被废已然无力回天,看看李勣到底如何打算倒也未尝不可……

  “喏!”

  那校尉起身上马,带着房俊一行直接纵马长街,浩浩荡荡的奔赴英国公府,沿途行人纷纷侧目。

  到了英国公府门前,房俊翻身下马,早有府中管事等候在此,恭敬的引领房俊入内,并非前往正堂,而是直抵内院书房,毫不避讳房俊乃是外客……

  房俊神情不动,对于李勣这般大张旗鼓邀请他入府的动机有了几分猜测。

  将房俊让到书房,管事躬身道:“家主稍后便至,请越国公稍坐。”

  房俊颔首,便见到一个一个窈窕身影自门外款款而入,手中一个托盘上是一盏清茶,秀美的俏脸上笑靥如花,脆生道:“房二哥!”

  赫然是李勣之女李玉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