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第52章 掷币游戏(上)

小说:被渣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作者:武盐 更新时间:2021-04-24 11:0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没问题的!”何一鸿急道。

  说完,对高氏爷孙歉意一笑,拉着江寰到角落里,说:“江金主江老大,不是你说千里防贼不如千里做贼的吗?高兆盛这老贼这一遭邀请你就是要跟你谈谈啊,你怎么还给拒绝了吗?这鸿门宴还赴不赴了?”

  江寰:“我担心——”

  何一鸿忙道:“我知道你担心你那宝贝大疙瘩,但你看人家也挺乖的啊,你让他不乱跑他就乖乖待在你身边,你让他喝牛奶,你看这两杯都下肚了!这小孩还要点自由空间玩耍呢,这大学毕业的总裁也得有些个人空间对吧?”

  江寰:“话虽如此——”

  何一鸿斩钉截铁:“就这么定了,你去应酬高老贼,小雪大天使由我来守护,绝不让他伤一根毫毛!”

  江寰眯眼打量他很久,长眉刀锋般深深蹙起,最后妥协:“你绝不能让知雪离开你的视线超过一分钟。”

  何一鸿胸脯拍得乓乓作响:“身家性命作保!”

  两人话毕,重新回到宴会,傅知雪正偷偷抿了一口香槟,被发觉后立刻老老实实任由江寰牵着。

  江寰冲高兆盛颔首:“那就走吧?”

  高兆盛大掌一拍:“那就走!”

  江寰单刀赴会,留傅何两人在楼下。

  傅知雪提议:“找个地方坐吧?”

  何一鸿没意见,两人来到别墅露台处,脚下是葱葱郁郁的四季青,更远处是黑黢黢起伏的山峦,一轮弯月直挂云天,清辉泼洒。

  傅知雪问:“一鸿哥,你能为青莱姐做到什么地步?”

  何一鸿哼哼一笑,翘起嘴角:“她要是肯跪下给我擦鞋,或许我能赏她点小费。”

  傅知雪又问:“假设说——只是一个假设,如果她有一天给你招致杀身之祸,但也完全不能说没有你的原因,你会原谅她吗?”

  毕竟江寰“他们死了”的宣告犹然在耳,傅知雪不敢松懈。

  何一鸿内心的大男子主义膨胀到无法遏制的地步,字字铿锵:“既然是我的原因,自然是同生共死,我是那种舍女人独自逃生的男人吗?”

  傅知雪追问:“——那会影响你俩的婚礼吗?”

  何一鸿表面豪情万丈:“不会!”

  ——如果她同意的话。内心留下宽面条泪。

  傅知雪终于长舒一口气:“那就好。”

  纱帘后,高母的身影若隐若现,她来到两人的身边,笑意浅浅:“小雪,好久不见了。”

  傅知雪斜斜倚在阑干上的身影站直,喊了声“高阿姨”。

  对于这位温柔谦和的母亲,傅知雪总是抱有善意的,毕竟她是少年时期为数不多肯多多照顾的女性,女性的柔美与母亲的谦卑在她身后尽显无疑。

  “好久没见了,”高母拘谨地看了眼何一鸿,道:“我们去那边沙发聊聊吧?”

  傅知雪注意到了,却仍默许何一鸿跟随他们来到厅内一处沙发坐下。

  高母的十指不安地蜷缩在一起,说:“我来是为了晋的事,我不知道你们俩有了什么龃龉,但我看晋很伤心,所以想问问你们有什么问题,我这个做长辈的也好从中斡旋。”

  傅知雪委婉拒绝:“我们两人的问题有些复杂,不是三两语能解释的清的。”

  高母眼中飞快滑过一道怨恨,又瞥了眼身旁无所事事的何一鸿,眼神游移:“真的没有一点余地了吗?”

  “恐怕没有。”傅知雪歉意道。

  侍应生手托数杯水晶香槟经过,傅知雪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

  高母顺势拿了三杯,手腕一抖,将其中一杯递给傅知雪。

  傅知雪犹豫一会,还是接过,在杯沿上抿下轻轻一口。

  当!当!

  宾客顺着声音望去,高钰正手拿酒杯,缤纷灯光下他的面容病态而美丽,身形如纸般单薄,沉声道:“感谢各位拨冗前来,这次是鄙人二十三岁……”

  傅知雪百无聊赖地小口啜着香槟,一旁的何一鸿接了个重要的电话,示意自己出去两分钟。

  主人的自白仍在继续,傅知雪却骤感天旋地转,事物间忽然有了重影,一切都光怪陆离起来。

  高母的声音远在天边:“知雪,知雪?你还好吗?”

  他想说自己一切还好,脚下却如踩云端,站都站不稳。

  “你喝醉了。”他听到有人这样说,紧接着不由分说地搀住他的肩膀,强势地把他带离大厅。

  傅知雪吐息间满是酒气,模模糊糊意识到自己被带到一处少有人迹的走廊,苔藓般的壁纸贯穿天地,内心危险的雷达滴滴作响,他开始挣扎着逃离:“走开……滚,江……”

  一双湿润的手捂住他的嘴,再之后,他昏迷过去。

  江寰踱步到三楼,高兆盛面对着他,一转门柄,问:“□□?”

  门内,火红壁纸下烟雾缭绕,中有以桐木小桌矗立,昏暗光线中,数位高氏高层同时抬起头,露出心照不宣的冷笑。

  江寰挑眉:“准备好筹码。”

  ——“小心,倾家荡产啊。”

  何一鸿挂断电话回到人丛中,晚会已恢复那种自由社交的慵懒氛围,而本应等待在这里的傅知雪杳无音讯。

  内心绝大的不安击中他,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并在人群中逡巡寻找高母。灯影婆娑下,她正在与另一位女性谈笑风生。何一鸿一把拽住她,声色俱厉:“知雪呢?”

  高母的表情明显有一瞬间的慌张,但她很快镇定下来,强笑道:“刚才还在这里的,后来我与别人聊天去了,也不清楚他去哪了。他会不会去洗手间呢?”

  何一鸿拿起手机,忙音尤为刺耳:“他的电话不通。”

  高母目光游移,手指绞在一起:“可能是信号不好吧,有的时候就是这样……”

  “高阿姨!”何一鸿大吼,惊碎这一片人丛,他深吸一口气,闭眼复又睁开,道:“您最好祈祷小雪什么事都没有,否则我们谁都跑不了!”

  傅知雪的意识陷入到黑蓝的深海中,全身骨骼像泡在水中一般,生出怠懒的痒意。很快,他挣脱出海面,溅起大片浪花,气喘吁吁地惊醒过来。

  耳旁清脆的金属碰击声传来,他又动了动,迟钝地意识到自己这是被锁链锁住了手脚。

  偏身下又是柔软蓬松的床垫。

  他尝试着起来,但那双腕上的锁链长度十分有限,不足以支撑他坐起来,只能这样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躺会吧。”有人捏着湿润的棉花棒润湿他的嘴唇,一丝清甜流入唇舌中。

  傅知雪一惊:“高晋?!”

  “应该那层纱布垫在他的手腕上,那里皮肤都磨红了。”

  “高钰?”

  高晋不作声,默默地将领带绑在他手腕与锁链的咬合处,真丝顺滑的质地流连在他皮肤,他却打了个寒战,那滋味如同一条毒蛇在舔舐他的命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傅知雪哑声道,百思不得其解:“高晋,高钰,杀人是犯法的,别告诉我你们已经黔驴技穷到这种地步了。”

  高氏兄弟不约而同爆出数声轻笑,在空旷的卧室内清晰可闻。

  高晋温声道:“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睡一觉吧,睡醒就好了。”

  傅知雪咬住嘴唇,心脏怦怦直跳:“……江寰呢?”

  空气凝滞。半晌高钰冷冷道:“江寰,他都泥菩萨过河了。”

  傅知雪眨眨酸涩的眼眶,提醒自己镇定下来,与他们谈判:“如果你们是要拿我来威胁江寰,绝无可能,他觉得他会是吃威胁的这种人吗——绑架我甚至不如绑架何一鸿有效,起码他手里还有些江氏的股份和消息。”

  ——对不住了,一鸿哥。傅知雪苦中作乐想,等你和青莱姐的婚礼时我一定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你们没在一起吗?”高钰问。

  傅知雪顿了一顿:“在一起了,但——”

  “你喜欢他吗?”高晋问。

  傅知雪斟酌着回答:“一点喜欢。”

  高晋笑了起来,那笑声带些善意的嘲讽,但傅知雪隔着层层帷幕,看不清他们两人任何一个的表情,他仿佛蝉蛹里的幼蝉,被层层包裹在茧中,对外部的危险有所感知但无能为力。

  帷幕被层层掀开,衣料与床单窸窣摩擦,他感到冰凉的指腹在摁压着他小臂上流动的血管,似乎在确认什么,紧接着一声喟叹,高钰将一根注射器放在他眼前。

  傅知雪的瞳孔剧烈抖动起来。

  “高纯度海.洛.因,”高钰道:“甚至不需要半管,你就会上瘾。”

  傅知雪冷汗涔涔,竭力支起身体,锁链刷拉作响,他喊:“拿开!”

  注射器内液体接近透明,细看有云絮般清浅的物质流转其中,透过那片片云絮,高钰轻声说:“留在我们身边吧,栀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