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修仙记 第 133 章 番外

小说:夫郎修仙记 作者:本草石南 更新时间:2021-07-22 00:04: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经过九十八年三月又五日的拾荒努力,李澜江与凌启玉终于靠着双手,搭建起了他们的道场。

  就在某个青山绿水,靠近仙家禁区向来无仙路过的地方。

  一个小小的,就比少时居住的青砖院落大那么一点点的院子,但在二人优秀的炼器技术下处处都精致且用心,煞是好看。

  完工后,凌启玉就迫不及待带着道侣与两只团子住了进去!

  他实在受够了九十八年三月又五日的风餐露宿!

  就连同李澜江亲热都不知道去何处是好,更别提两只幼崽总是悄悄走到身旁,用那无辜可爱的大眼睛默默看着。如此下来,快乐都没办法尽兴,甚至还得四处躲藏。甚至偷偷跑进他那虚拟法则而成的洞府中,才能勉强感受一些爱情的滋味。

  为了不再过得这么艰难,便特意花了半个月赶制出这个属于他们的小小道场,并且为两只幼崽特意准备了离他们卧室最远的房间。

  事实证明,有房子住是真的快乐。

  快乐得凌启玉床都不想离开,只想同李澜江只羡鸳鸯不羡仙。

  可他竟然浪费了整整九十八年的时间!

  就这样,凌启玉与李澜江在道场定居,因着有山有水景色还格外秀美,偶尔出门带着带着毛团幼崽收收捡捡,也总能收获些不太一样的宝贝。

  过得比早前风餐露宿幸福太多太多。

  若是两只毛团子不要总是想着悄悄溜进大人们的卧室,大概凌启玉会更高兴。

  这日,如同每个以往的清晨般,凌启玉手脚都压抱着李澜江正睡着懒觉。

  睡觉是件舒服的事情。

  至少对于拥有道侣的二人而已确实如此,故而自然而然便享受起了这于修行称不上有利也说不上有害的睡觉。

  也可能享受的只有凌启玉,而李澜江总会在过早醒来时沉心修行或是履行作为仙帝的职责理一理絮乱的法则。今日的清晨也不例外,过早醒来的李澜江就着眼下的姿势阖眸修行。

  而熟睡的凌启玉却总觉得不大舒服,身体里似是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着,闯荡着……

  最后就如哪吒闹海般,在他腹间隐隐作乱。

  难受得不行,却怎么都没办法摆脱黑暗睁开双眼。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那剧烈得如同要破腹而出的疼痛终于消失,也总算是可以安静下来。

  正打算继续赖床的凌启玉忽又觉得不太对劲。

  似乎……

  有道无法忽视的视线在盯着他?莫非,两只小家伙又想着偷偷溜进来且还成功了?

  思及此,他猛地睁开眼睛,直直盯向了视线传来的方向。

  紧接着整个人都呆滞了!

  床位正坐着个年约二三的孩童,眉心红痣圆润且艳如血,容颜精致,歪着头模样霎是可爱。

  最最最可怕的是,这孩子长的极了凌启玉与李澜江。

  那目光清澈又明亮,直直同凌启玉对视着,似是懵懂无知又似是包罗万象。

  ……

  “青青青…凌?”

  凌启玉说话都不利索了,惊坐而起,同时连连摇晃着睡在身旁的李澜江,满心慌乱的他也不敢再说话,生怕吓到险险坐在床位的乖巧小娃娃。

  没办法,他……

  好像确实见过这个孩子啊!

  准确来说,是在飞升前的心魔劫里‘见’过!可不就是心魔劫中他与李澜江那整日喊着要寻仙问道的幼子?

  这…这怎就突然出现了呢?

  李澜江在凌启玉发出声音的那刻便迅速清醒过来,起身抬眸看去,也愣了。

  在多年前他便知道当初与道侣在心魔劫中经历了同一个幻境,自然也是认得幻境中那与道侣般乖巧可爱的幼子。

  而现下……

  清晰感应到与那孩童血脉相连的他转头朝身旁的凌启玉看去,四目相对间,皆是疑惑。

  茫然的凌启玉见着李澜江正将视线缓缓往下移,连忙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摇头说道:“我…我没有,我…应该没有……”

  说着说着,他自己的不太确定了。

  毕竟刚刚确实睡着睡着就肚子疼的紧,紧接着这孩子就出现了!

  但,就算真是他生的,也不会没个过程且还这么大一个吧!这不科学!

  李澜江也自是知晓不对劲,但也摸不清头脑。

  眼看着孩子就那么乖乖坐在床沿边上,动也不动的任由他们打量,理不清究竟为何的他们只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

  毕竟血脉相连是无法抹灭的。

  就这样,李澜江与凌启玉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孩子,两只毛团子也莫名其妙从小家伙变成了大家伙。

  因着心魔劫的缘分,便也取名为李青凌。

  两只幼崽还挺喜欢这个出现的突然孩子,且还自发承担起属于大孩子的责任来。

  但才相处不到两日,他们便发现,小青凌似是有些迟钝,就只比当年的凌启玉好那么多一点。为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离开了道场,寻擅长医道的仙君诊治。

  很快,整个仙界都知晓,不知所踪的东临仙帝与他的道侣得了个孩子!

  才三岁多的孩子!

  仙界独一份,竟能孕育子嗣!

  顿时间仙界沸腾了,东域热闹了,道一宗也欢喜了。

  至于寻医的李澜江与凌启玉二人。

  得到的答案都是,孩子没有任何问题,许是太懒了,不怎想理会外界。

  ……

  李澜江与凌启玉自然是不怎相信这个答案,只能继续去寻找下一位医道仙君。

  许是见着他们寻医太过艰辛。

  第二年小青凌也终于会开口唤上‘玉玉’‘江江’还有特属于两只幼崽团子的‘球球’,美中不足的是,无论见着什么人或什么东西,都只唤这三个词。

  但这并不打紧。

  甚至初为人父的两人还高兴得紧,特意抱着小青凌回东域,既是让宗门长辈见见孩子,也是回去收那百年份的资源。

  也是这时,破云道君顺利飞升仙界,与他早前同李澜江约定的时间,只多了那么一日。

  待他千方百计婉拒绝各方邀请抵达东域道一宗道场时,便见着轮流被宗门前辈抱在怀中软声软气叫着‘玉玉’神似李澜江与凌启玉二人的小娃娃。

  顿时间也明白了什么。

  嘴角扬起的弧度压都压不下。

  同道一宗交好的仙君也时而上门,就为瞧瞧难得的热闹。

  许是仙界太久太久或者是说从未出现过孩子。

  小青凌很快就获得了众仙君的喜爱,每日随着宗门长辈出去溜半圈,都能抱得好些稀罕玩意回来,往往那小小一捧就是以往凌启玉与李澜江拾荒一年所得。

  ……

  凌启玉既高兴,又惆怅。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除了少许迟钝外,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小青凌开始整日寻找起东西。

  但若是要问他寻些什么,也只是茫然的摇摇头,只说自己丢了东西,怎都找不回来。

  这可惊动了诸多看着小青凌长大的仙君,几乎半个仙界都为小青凌找起了所谓的‘东西’,一样又一样的宝物流进东域为仙帝所建的宫殿道场,却没有一件是青凌丢的东西。

  为了躲避热情的仙君们,李澜江与凌启玉便在一个深夜,带着年幼的青凌偷偷跑了。

  直接躲去他们早年建的那无人知晓的小道场,一走就是三年。

  除了偶尔让过来的破云道君带着青凌回去见见长辈外,他们并不打算去凑那些个太过‘富有’的热闹。

  而这些年里。

  小青凌寻找东西的毛病越来越重,重得几乎就如病般,却也没有任何一位仙君能看出毛病。

  李澜江与凌启玉也无法。

  只能哄着对方,说是待想起来,就能寻得到。小青凌倒也听话,每次都乖乖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紧接着第二日又开始寻找起东西。

  如此一晃又是几年。

  这日。

  已是少年的青凌又开始寻找起东西。

  与以往不同,今日的他似有所感,趁着两只毛团幼崽不注意,一溜烟便扎进林子里。而这举动亦是无声无息,就连屋中正在商量着是否要带孩子出门走走好化解心结的李澜江与凌启玉都无法感知得到。

  青凌往着丛林深处走去。

  直至走入仙家禁区。

  越过那片片于他而熟悉至极的宫殿,穿过诸多仙界都难以见到的美景,到了个唯独有着一颗巨树的青草坡下。

  远远的,青凌便看到有个白衣修士浑身是血,半躺在树下。

  他快步上前。

  见那修士双眼紧闭且半死不活,便开始搜寻起对方那被鲜血染红的白衣。

  紧接着就被猛然握住了手腕。

  白衣修士直直看着眼前的少年,忽就笑了。

  笑着笑着,唇里也咳血不止。

  待缓了片刻,他方才看向青凌,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再次咳了起来,鲜血染红了唇角,也染红了衣袍。

  “你放开我。”

  青凌挣了挣手,但没成功,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用力。

  不知为何,就是不想用力。

  思及此,他眉头微皱,瞪向眼前的白袍修士,说道:“你偷了我的东西!快还给我!”

  修士终于停止了咳嗽,笑着看向青凌,询问道:“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

  青凌茫然的回答着。

  努力想了想,记起自己似乎丢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都记不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有些悲伤,但不想让眼前的人看出来,态度强硬的说道:“反正就是你偷了,快还给我。”

  白衣修士倒是想在说些什么,可他的身体却不允许他做出回答。

  除了禁锢着青凌的手力道未曾减半分外,咳嗽越来越急,气息越发越微弱。

  见状,青凌紧皱眉头,便想带着对方去找自己的双亲。

  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搬动对方。

  这个修士就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他能看得见能摸得着,却无法左右对方。

  只能继续开口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南,生于汲水,故唤汲南。”

  白衣修士莞尔一笑,极力压下咳嗽,就像是千百万年前第一次相识那般郑重回答着。

  闻,青凌恍然大悟,直直看向白衣修士。

  过了许久又许久,他方才低声说道:“我丢了的,就是汲南。”

  话音落下,时空静止。

  天道轮回逆转。

  在这时空倒转中,青凌紧紧拽住汲南的衣袍,道:“你是我的,我不许你消散。”

  汲南笑容一凝。

  他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将手抚上青凌的脸,轻轻按了按对方微红的眼角。

  说道:“请允许我再保护您最后一次。”

  逆转戛然而止。

  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站在山坡下的青凌,远远望着空无一人的巨树之下,泪水无声滑过脸庞。

  滴在衣襟。

  落在时空之中。

  他轻轻说道:“吾不允。”

  乾坤逆转,又一个故事,就此开始了。

  (全文完)

  看完全文的小可爱麻烦为我评个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