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诡修 164、第 164 章

小说:史上第一诡修 作者:青丘千夜 更新时间:2021-07-17 18:39: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

  周长庸原本是想要带着师无咎去自己的记忆世界的。

  然而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加起来的实力太强,超过了三生石能够承载的幅度。他们在传送的时候,并没有去到周长庸的记忆世界,反倒是以周长庸的记忆点为契机,直接将周长庸传送回了他在现代的家里。

  之所以被周长庸认出这是真实世界而非三生石里的记忆世界,还是因为师无咎。

  传送到家里之后,师无咎的容貌就大幅度的下降,变成了修真界的平均颜值了。

  这也是人类在没有经过各种丹药改造之后能够拥有的正常美貌。

  如果是记忆世界,根本不需要如此。

  周长庸又试着想要调动一下自己的力量,发现自己的修为也被压缩到了只有金丹期的程度。

  “我的修为怎么下降这么多?”师无咎也很快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小骗子,你怎么变得这么丑?”

  “这里恐怕是真实世界了。”周长庸取出生死簿,看向师无咎说道,“在我这个世界没有仙人,只有地府,所以我们的力量会被限制。”

  然而周长庸刚将生死簿拿出来后不久,他的房门就被人给敲响了。

  外面来了一堆地府阴官,各个都是好手,其中还有一个是周长庸以前的考官……

  在这个世界,也同样有生死簿,只是力量比起修真世界的生死簿来说要低得多,这里的生死簿只对凡人有效。而当周长庸和师无咎刚刚传送到这个世界之后,就立刻被地府察觉,于是就有一堆人上门了。

  周长庸不得不各种解释,最后勉强送走了这些地府阴官,并且重新给他和师无咎办理了相关的户籍资料和身份证。

  顺带一提,因为周长庸穿越的缘故,他在现代已经是个死人了。如今他和师无咎一样,都是需要重新办理登记的“黑户。”

  保证不在凡间随意使用力量干扰此方天地之后,师无咎和周长庸总算在这个世界安营扎寨了。

  师无咎比周长庸想的要来的适应的多。

  不,应该说师无咎已经深深的被这个世界的沙雕段子和各种娱乐方式给征服了。

  他开始沉迷于各种游戏、电视剧、热衷于各种短视频或者知名段子,同时还是无数沙雕综艺的死忠粉,每天周长庸都能听见他“哈哈哈”的笑声。

  对于一个笑点低并且没有多少娱乐细胞的师无咎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现在就算那些圣人道祖恭恭敬敬的喊他去造化天里修行,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无聊又漫长的人生,怎么比得上在这里?

  别的不说,光是一个最简单的“消灭星星”小游戏,就能让师无咎大战个三天三夜。

  反正他可以几个月不睡,完全没有问题。

  以及,师无咎还有各种又氪又肝的手游巅峰玩家。毕竟普通游戏玩家要睡觉,他是不用睡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技能凡人要熟练操纵还需要一个适应期,但师无咎看一眼就能学会。

  师无咎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宅男。

  宅的周长庸想要将他拉出去溜个圈都难。

  失策了。

  周长庸忍不住想到,师无咎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从他身上移走了。自从和师无咎相识以来,这还是周长庸遇见的最大的一场情感危机。

  而他的竞争对手,则是各种小说、电视、游戏和段子。

  感觉这对手有点厉害。

  二

  “艹,我居然输了?”师无咎忍不住摔了鼠标,“小骗子,快来帮我!”

  看,只有在这个时候师无咎才会想起他。

  “怎么了?”周长庸凑了过来,挨着师无咎坐在一起。

  “我一共参加了八百局斗地主锦标赛,有五百局都闯进了决赛,可我没有一次拿到冠军,有两个id一直赢我。刚才这一把,我居然又输了?”

  师无咎的运气比起周长庸自然是比不了,可在这个世界比普通凡人不知道要强多少。打这种比赛,他之前一直都是冠军来着,再有几分就可以参加全国线下斗地主锦标赛了。

  结果在他努力得分的时候,突然杀出两个id,将他的冠军之位给夺走了,师无咎怎么会不生气?

  “一个叫贫僧不是秃驴,一个叫孔雀不是绿的,我感觉他们说不定是夫妻档,联起手来才会赢我,你看他们的id都很相似!”师无咎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相了。

  周长庸看了一眼师无咎的id,上面写着“人族都是骗子”。

  要说这id相似,明明师无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来帮我打一把,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了。”师无咎恨得咬牙,“我去打游戏,马上就要宗师比赛了,我还要直播呢。”

  师无咎的id已经横扫了各大手游战力排行榜,想要不引起关注都不可能。师无咎也不想出去赚钱,干脆就带着口罩开了个直播,每天直播打打比赛就有一大笔打赏进账了。

  游戏网友原本都认为“人族都是骗子”应该是一个专业的游戏团队,可等到师无咎一个人连续开了好几天直播之后,这种声音就越来越小了。

  毕竟师无咎的操作是真的厉害。

  不少职业战队也纷纷朝着师无咎伸出橄榄枝,都被师无咎给拒绝了。连周长庸都不能让师无咎踏出家门一步,何况是其它凡人?他若是出去工作,岂不是会被发现他可以不用睡觉的秘密?

  师无咎带上口罩,刚打开直播间,就有无数土豪开始刷礼物。

  “┗o′┛嗷,骗子大神又开直播了。”

  “大神你是不是真的不用睡觉啊?可怕。”

  “我觉得大神说不定是多胞胎,其实每天都换人了,只是我们不知道。”

  “……多胞胎各个游戏技术这么强??”

  “不管了,反正我礼物刷起来,喊666就够了。”

  “嘤,大神的眼睛太好看了,再看我一眼我就要怀孕了。”

  师无咎微微挑眉,看见刷的几乎看不见的弹幕,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他虽然运气可能差一点,但他的技术可不是吹的。

  “好了,凡人们,我们开始直播了。”

  师无咎认真的进入了日常的比赛模式。

  周长庸抓了一把牌。

  原本周长庸并不怎么在意,因为他的手气向来很好,故而打的就极为随意,结果很快周长庸就输了一把。

  嗯???

  周长庸不由的坐直了身体,变得认真严肃起来。

  他居然会输?

  难不成对方用了外挂?不可能啊,就算是用了外挂,在周长庸的气运影响之下也会被游戏方发现的。也就是说,对方的气运不在他之下?

  周长庸认真的和对方打了好几局。

  最后有输有赢,打的可以说平分秋色。

  “小和尚,我就说吧,这个叫骗子的绝对不简单。”

  “前辈说的是。”

  “三阳,这两个id难不成是同道中人?”

  “不清楚。”

  “啧。”

  三

  师无咎沉迷游戏沉迷了大半年,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周长庸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小骗子,小骗子?”师无咎将家里都翻了一遍,都没有看见周长庸的影子。

  他仔细的想了想,好像从一个月前周长庸就开始时不时的“失踪”了。不过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能够威胁到周长庸的东西,因此师无咎也根本不在意。

  不就是玩了半年么?

  仙人闭关都是百年起步,他这又算得了什么?

  师无咎没有再打游戏,他这半年所赚的钱已经足够他和周长庸两个人在这个世界潇洒过几十年了。

  等了足足一天,周长庸都没有回来。

  师无咎开始坐不住了。

  电话不接,微信不回,也没有短信,周长庸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师无咎终于有点慌了。

  他打开微博,简单发布了一条信息,将自己的事情和粉丝说了一下,微博下面就瞬间被“点蜡”“这是要分手”“大神看我”等等的评论给淹没。

  不可能。

  他不就打了半年游戏,难不成周长庸就要离他而去?开什么玩笑,师无咎绝对不信,一定是因为周长庸有事情去了。

  这里不就有个什么地府么?

  师无咎干脆就去地府找一圈。

  “哎,你撞了人怎么不道歉?”

  师无咎刚走过去,突然就被后面的人叫住。

  嗯?刚才好像是撞了个什么东西。

  师无咎回过头,心里微微一惊。他如今在这个世界修为虽然被限制,但他对气息的敏锐度还是有的。就算是个孤魂野鬼从他身边过去,他也不会没有察觉,但眼前这个人在他面前却几乎如空气一般,若不是仔细辨认,他就直接忽略过去了。

  有意思。

  “真奇怪,我居然感受不到你的存在?”师无咎走到这个人面前,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好奇,“你不是人吧。”

  “你也不是?”青年愣了一会儿,仔细看了看师无咎,顿时就被对方身上这浓郁的几乎刺眼的功德给震惊了。

  怪不得对方一点都感觉不到他,这功德厚的,怕是百世修行的善人都比不上啊!他本是地府孽镜台转世,越是功德深厚生性善良的人就越是感觉不到他,唯有在那些穷凶极恶恶贯满盈的恶人眼中,他是个绝世美人。

  可他偏偏有点抖m,只喜欢这些完全不会在意他的好人。

  师无咎无疑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功德最深厚,也是最好的一个人。

  “你是来找人的吧?”

  “我找周长庸。”

  “周长庸?哎,这不就是那个考上了阴官又突然消失,连名字都从生死簿上离开的家伙么?他不在地府啊,阎王说他不是此界中人,不受我们地府管辖啊。”

  “不在?好吧,我去别的地方找。”师无咎微微颔首,当即离开了地府。

  师无咎再度来到了人间。

  他从白天找到黑夜,还是没能找到周长庸的下落。

  不会吧,难不成周长庸和自己在闹脾气,故意躲着自己?

  师无咎顿时觉得有点委屈。

  周长庸居然还敢生气?自己不就是打打游戏没有理他,之前在黄泉天的时候周长庸的时间都放在了教导学生身上,自己不也在安安静静的等他?

  果然,人族都是些大骗子!

  师无咎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气的咬牙,倒是不少路人偷偷摸摸的拍照,疯狂的四处安利,“天呐我居然看见了这么一个大美人?是明星么还是模特啊?”

  “漂亮哥哥。”

  一个小女孩走到师无咎面前,伸手给他递了一朵花,“有个哥哥让我和你说,让你去那个尖尖屋顶的地方找他。”

  尖尖屋顶?

  师无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谢谢你啊,小妹妹。”

  “哥哥能和我拍个照么?我妈妈在这里。”

  师无咎回过头,看见那个打扮的格外时髦的年轻女子激动的看着他,心情激动,都说女儿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果然是真的!

  她成功的和美人搭上话了。

  “好。”师无咎想了想,勉强同意了。

  这么丑的样子,他实在不想留在这个世界啊。

  不过他对幼崽向来宽容,倒也不是不可以。

  拍了差不多有两分钟,师无咎的耐心已经告罄了。

  “谢谢你啊。”年轻妈妈连忙将女儿抱过来,狠狠的亲了女儿的脸颊一口,“还有,恭喜。”

  嗯?

  是恭喜他找到人了?

  “同喜。”师无咎简单回答了一句,直接朝着那个有着尖尖房顶的屋子跑了过去。

  周长庸果然在这里!

  “你怎么跑的没影了?”师无咎的脸上忍不住带了一些愠色出来,“大不了我不打游戏就是了。”

  周长庸回过头来,笑眯眯的抓住师无咎的手,“游戏可以玩,不过以后还是和我一起玩吧。”

  “真的?”师无咎没想到周长庸居然会这么轻飘飘的揭过?

  “当然。”周长庸拉起师无咎的手,笑道,“除了天地,谁也不能见证我们的婚礼,上帝也同样没资格。不过,既然难得来了这个世界,不来一次教堂实在太可惜了。”

  周长庸微微一弹指。

  原本空无一物的教堂里瞬间被无数鲜花包围。

  鲜花的芬芳转眼充斥了整座教堂。

  音乐声缓缓响起。

  师无咎低头,看见自己手指上的鲛人泪戒指正在闪闪发光。

  “上一次送你戒指的时候,我有几句话没有说,现在正好可以补上。”周长庸看着有些发呆的师无咎,并没有停下来。

  他要打的便是师无咎一个措手不及。

  看,这么呆呆的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多么可爱。

  “无咎,无论我是否黄泉天之主,是否有趣,是否生死,你都愿意陪着我,一同见证九天十界的所有变迁,直至陨落么?”

  “勉勉强强,看你的诚意了。”师无咎脸色有些红,不由的侧过头去。

  “你在害羞么?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周长庸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自己不会看戒指么?它有在发光。”师无咎掐了周长庸一把,颇有些恼羞成怒,“见好就收啊。”

  周长庸的手紧紧的在师无咎的手拉了一起。

  “没关系,我有很多时间等你不这么害羞的时候。”

  “……愿意。”

  “声音有点小,能再说一遍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

  师无咎企图离开这个叫他害羞又尴尬的地方,却被周长庸一把直接拉了过去,双唇紧贴。

  手上的鲛人泪戒指,闪烁着柔和又持久的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比心,宝宝们,这篇文到此就完结啦我要稍稍休息一下,等到双十一当天再开文在全员美人的门派里当掌门,沙雕无脑武侠文,中短篇吧今年快过完了不想写长篇了大家可以点进专栏里收藏一下

  么么哒!感谢在20201103233247202011042300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白日做梦ing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安、红雨累到只想毁灭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陆深40瓶;爱笑的阳光和盐、良人已不在ζ20瓶;盛世浮华、戳戳、谢九微10瓶;酒困思茶2瓶;果川一条鱼、阿竹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