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番外──番外完──

小说:某某 作者:木苏里 更新时间:2021-07-17 18:5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113章番外

  最近正值雨季,天色青灰,到处是湿漉漉的。这里的人似乎格外不爱打伞,总是穿着连帽衫牛仔裤,踩着雨水匆匆而过。

  难得无事的休息日,盛望却懒得出门。本想搂着他哥体验体验“拒不早朝”的昏君日子,无奈被一通视频电话挖出了被窝。

  “你这是扰民,等我假期回去就告你。”盛望洗漱完便盘腿坐在客厅地板上打哈欠,笔记本搁在茶几上,里面是高天扬这个二百五凑近的大脸。

  “我错了,我忘了你们这俩月不在老地方,多了三个小时时差。”高天扬对着屏幕双手合十,“回来随你怎么告,我保证不率先出动黎律师。”

  “滚,辣椒不会助纣为虐的。”

  高天扬嘿嘿笑起来,一脸欠打的得意。

  “我添哥呢?”

  盛望坐得太低,视线被餐吧台挡着,转头张望也没望到人影:“估计还在洗脸。”

  刚说完他就隐约听见了厨房滋滋作响的声音,又补了一句说:“在热锅了。”

  高天扬脑子没转过来:“用锅洗?”

  “……”盛望没好气地问:“你今晚喝酒了么?”

  “哎你别说,我还真喝了不少。”

  国内正值夜里,而且是深夜,高天扬却精神十足,脸放红光,跟盛大少爷形成了鲜明对比──大少爷不仅两眼迷瞪鼻音重,头顶还翘着睡出来的乱发。那两撮毛倔强得很,怎么梳都翘着。

  好在不用出门见客,高天扬这种朋友也不算人,所以大少爷捋了几下未果,便放弃挣扎随它去了。

  “好了不扯淡了说正事,你跟添哥今年什么时候有假期?”高天扬问。

  “你说正常休息还是长假?”

  “那当然长一点好。”

  “我看看,今年也不剩几个月了。”盛望翻着年历说,“7月吧,7月事少一点,他那边也刚好有假──”

  正说着话呢,他感觉头顶翘着的毛被人拨了几下,转头一看,江添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手里端着两杯燕麦牛奶。

  “添哥。”高天扬叫了一声。

  江添跟他打着招呼,递了一杯牛奶给盛望。

  “难得啊,盛哥居然喝热的?”高天扬看到杯口的热气,玩笑道:“标配的冰水呢?”

  “不让喝。”盛望说。

  “这都管?”

  江添端着另一杯牛奶,在盛望身后的沙发上坐下,曲着的长腿刚好给某人当了靠背。他手肘架在膝盖上,冲高天扬说:“你问问他胃痛才好几天。”

  “胃痛?”高天扬立马掏出了辣椒用来吓唬他的各种报道文章,“那还是要注意的,如果是经常性的最好去医院查查。怎么好好的胃痛啊?”

  盛望干笑两声,拇指朝后指着他哥说:“怪他。”

  高天扬:“啊?”

  “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包面皮,那天试着煎了一锅春卷。”

  “然后呢?”

  高天扬想说“食物中毒吗”,碍于他添哥盯着,话到嘴边又咕咚咽下去了。也幸好没说,因为紧接着他就听见盛望说:“超水平发挥味道有点好,那我当然要给点面子捧个场是不是。”

  “所以?”

  “撑出来的胃痛。”江添把某人的拇指摁回去,下了结论。

  大少爷心有余悸地摸了一下胃。

  高天扬:“……”

  他心说我明明有女朋友怎么还踏马能吃到狗粮?

  好在两人手下留情,没把他也塞到撑。盛望老老实实喝了口热牛奶,接着之前的话题问他:“我俩7月有假,再晚一点的话就是圣诞新年那段时间。”

  “你要来玩?”江添问。

  高天扬说:“对,我去找你们。”

  “渡假啊?”

  “不是。”高天扬摆摆手说:“渡蜜月。”

  “你渡蜜月找辣椒啊,找我们干什么?”盛望一脑门问号。

  江添更是纳闷:“你要结婚?你要结婚不早说?”

  “我这不是在说吗?早点我也不知道我要结婚啊。”高天扬抓了抓后脑勺,傻乐道:“我今天求的婚。”

  江添:“……”

  某些大傻子真的令人钦佩,刚求婚就开始谋划渡蜜月了。

  “你怎么求的?”盛望问。

  高天扬眉飞色舞地讲了他的沙雕流程和手忙脚乱搞出来的乌龙,听得盛望脸都木了。

  江添向来特别会说话,张口就问:“辣椒居然答应你?”

  高天扬说:“可能我哭得太惨了,她不忍心。”

  他自己琢磨两秒,又很有自知之明地补充道:“也可能是想赶紧把我领回去,免得丢人。”

  盛望想像了一下那个场景,笑得差点歪在地上,被江添用腿抵住了。

  他又喝了几口牛奶缓了一下:“我就说你今天怎么红光满面的,那你们后面怎么打算?”

  “我俩想9月1号领证。”

  “9月1号?”

  “开学的日子。”高天扬说。

  盛望想了想这个日子代表的意义,略感欣慰──还好,这位傻子的浪漫细胞还没死绝。

  “辣椒不想弄得太传统,所以我想领了证就先找时间出来渡个假,放松放松。”高天扬说,“小嘴是不是到加拿大了?不知道下半年忙不忙,过会儿我问问他。”

  徐小嘴天性跟他爸截然相反,偏静,喜欢植物。所以选了个林业工程相关的专业,安安静静投身进了大自然。

  江添说:“我们前阵子跟他见过。”

  “怎么样?”

  盛望说,“他那天出直升机任务,喏这边别着对讲机,还有配枪,怕碰到熊。挺酷的,就是一身伤,胳膊被毒虫咬了,肿得都发亮了。”

  高天扬:“……那我更得去看看他了。”

  “你算了吧。”盛望哭笑不得地说,“渡蜜月就别去刺激单身兄弟了好吗?”

  “小嘴那么沈静的人。”高天扬不赞同地说,“他肯定不会受刺激。”

  “他会。”盛望说。

  “你怎么知道?”

  “有经验。”江添冷不丁道。

  高天扬:“???”

  盛望沈痛地说:“我俩就是被他赶回来的。”

  “……”高天扬想了想说:“那真是毫不意外。”

  高天扬和小辣椒果真于这一年9月1号领了证,纪念少年时代的这一天他们在一中校园里相遇。蜜月安排在了12月下旬,盛望和江添当然没有早早去当电灯泡,只是帮他们排了行程,订了酒店。

  一直到那俩蜜月的最后两天,盛望和江添才收拾了行李,前往威尼斯跟他们碰面,顺便送行。

  那两天的住处是江添提前订好的,一个很温馨很有情调的屋子,房东大叔说着口音浓重的英语,告诉他们怎么过桥去岛上,买什么卡最方便,还送了高天扬和小辣椒一个新婚小礼物。

  岛不大,逛下来并没有费多少时间。流水从连成排的漂亮楼房间蜿蜒而过,排与排之间到处是精致的拱桥。

  傍晚时候,辣椒在拐角的店里挑包,给小鲤鱼带礼物,高天扬在那陪着。盛大少爷插着兜靠在桥边等了一会儿,趁着他哥没注意,溜去旁边的手工冰淇淋店里买了几个球,一手交钱一手拿货的时候被江添抓了个正着。

  “昨天连打三个喷嚏的是谁?”江添拧着眉问。

  大少爷一边护着冰淇淋球,一边把他推出店,推到一处背风的墙角。自己先挖了一勺,然后偏头给了他哥一个带着凉气和甜味的吻。

  “好了,你现在也吃了,没立场说我了。”盛望坦然一摊手,在江添逮住他之前,转身躲进了旁边的一家礼品店。

  江添摸了一下唇角残余的冰淇淋味,跟了进去。

  这家店不大,到处挂着花毯和织物,货架上是黄铜制和玻璃质地的小玩意儿──羽毛笔、水晶球等等,花窗花纹繁丽,颜色浓重,以至于整个店面光线很暗,香味一熏,有种神秘气质,还挺像那么回事。

  一个老太太窝坐在桌台后面,蓬松长发里编著彩色的绳子,裹着大披巾,低头干着自己的事,对客人并不怎么关注。

  盛望拨了一下货架边挂着的风铃,正要出去,高天扬就拎着几个大纸袋进来了。辣椒对这种长相精美的东西没什么抵抗力,在店里转了好几圈,跃跃欲试想要买那个羽毛笔礼盒。

  “你要啊?”高天扬问。

  “不是,送鲤鱼。”辣椒说,“你们觉得怎么样?好看么?”

  江添很认真地给了意见:“她写什么要用羽毛笔?”

  辣椒:“……”

  “那这个呢?”她又指着另一个羽毛挂件说:“也挺好看的,可以当毛衣链。”

  高天扬纳闷地说:“挂个鸟毛在身上很好看吗?”

  辣椒:“……”

  这三个陪逛人员里,一个审美死绝了,两个实用主义者,进这种风格的礼品店就是最大的错误。他们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傻子才买这玩意儿”,辣椒翻了个白眼,不再管他们,按照自己的审美挑了几个小东西结帐走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趟也算满载而归。夜里回到住处,他们把大大小小的包摊在桌上清点,这才发现真的买了很多、很多东西。不过在这之中,还夹着没见过的东西。

  辣椒眼睛尖,从角落拎出两个挂件,纳闷地说:“诶?这两个谁买的?”

  “不是你吗?”

  “不是我,我拿的毛衣链,没拿这个。”

  那两个挂件一看就来自于那个气质很“神秘”的礼品店,如出一辙的灰蓝鸟毛、黄铜挂扣,还镂着古朴的花纹。正是他们眼中典型的“傻子才买的玩意儿”。

  “是不是那个奶奶拿错了?”辣椒担忧地问。

  她跟高天扬面面相觑间,江添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他抓过那两个挂扣说:“没拿错。”

  高天扬愣了一下:“啊?”

  江添瞥了他一眼,把挂扣搁进长裤兜里说:“我买的。”

  高天扬和小辣椒满头问号。

  盛望转头看向江添,凭藉着非同寻常的瞭解,愣是从他哥冷静的表情下看出了一丝尴尬。

  他忍不住想笑,于是搭着江添的肩问道:“哥,你偷偷买这个干嘛?”

  为什么会买这个呢?

  因为他们离店的时候,江添因为回手机信息落在最后一个,忽然听见那个低头做着自己事情的异国老奶奶用口音浓重的英文说:“把这对小东西拿上吧。”

  江添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她。

  她枯瘦老迈的手指上挂着两个并不很起眼的挂扣,第一次主动搭理客人。眼镜上细长的炼子垂挂在前襟,镜架滑到了鼻梁下端,她浅蓝色的眼睛从镜片后面看过来,又说道:“把这对小东西拿上吧,你们会长长久久永远相爱的。”

  那三个人已经离店了,江添门口看了一眼,见到不远处盛望回头张望了一下,似乎在找他。

  他眉目柔和下来,接过了老人手上的挂饰,沈声说:“谢谢。”

  那一刻夕阳落在威尼斯蜿蜒的河道上,花窗镀着金边,挂扣上的羽毛有灿烂的轮廓。

  岁月就像这祝福一样,温柔又漫长。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