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晚傅向沉 第487章 不是小孩子

小说:盛晚傅向沉 作者:苏喜 更新时间:2021-09-23 17:57: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只不过是短短的一席话,盛晚和傅向沉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渐渐地释然了。

  盛晚抿唇笑笑:“你说这么多话不觉得累吗?还是快睡吧,你应该也想快点好起来早点出院吧?”

  “这么晚你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你等一下,我叫林淮送你回去。”

  说完便要去拿手机,被盛晚及时制止了。

  “你放过林助理吧,林助理从白天到黑夜天天跟着你已经够辛苦了,这会儿人家已经下班了就不要再麻烦人家了,而且,我不走,我就在这儿陪着你,你这里没有人看护我不放心。”

  盛晚说的是心里话,她原以为至少林淮会留下来看着他,但在她上来之前发现林淮开车走了,虽说这里是vip病房,但护士们终究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傅向沉看上去能够自理,看着他不是什么难事,盛晚觉得自己应该能够胜任。

  谁知他却皱了皱眉:“这里没有你可以睡觉的地方。”

  “我可以睡沙发,沙发挺大的,睡我一个人绰绰有余。”

  傅向沉还是不赞同,就连让她睡沙发,他都觉得委屈了她,但他又心知肚明,盛晚做了决定的事情,自然不可能被别人说服。

  恐怕在她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今晚留下来陪他了。

  傅向沉不再坚持,算是妥协了:“柜子里有被子,虽然晚上开着暖气,但毕竟不比家里,把被子裹紧一些,别着凉。”

  盛晚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还需要你操这么多心吗?你还是先操心好你自己吧,你看看你自己的脸色。”

  从进入病房第一眼见到傅向沉的时候,盛晚心里便一阵刺骨的痛意。

  傅向沉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差过,哪怕以前他也生病过,可那会儿他还是有精气神的,可是这一次,虽然他也和以前一样强撑着工作,身上却还是少了那么些精气神。

  毕竟已经住了一星期的医院,脸色变得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也打消了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念头,傅向沉绝不会告诉自己,他会因为她担心,所以瞒着她。

  只能明天早上等主治医生查房过后再找个机会去向医生问个究竟了。

  到了后半夜,外面忽然开始刮起了大风。

  傅向沉本就睡得清浅,被外面的风声吵醒,睁眼便瞧见远处沙发上的身影,忽然有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盛晚就睡在沙发上,和自己共处一室,这在从前是十分平常的事情,可自从孩子没了之后,这样的事情也成了奢望。

  而现在,她主动留了下来,看护自己。

  傅向沉的心忽然一软,掀开被子翻身下来,去到窗口将窗户锁紧之后,又走到沙发边上蹲了下来,静静地看着盛晚熟睡的面容。

  她似乎在睡着了的时候都显得十分不安生,眉心微微蹙着,像是在做什么噩梦。

  傅向沉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她流了不少的汗,这样的夜里居然会流这么多汗,属实不太寻常。

  “盛晚?”

  傅向沉轻轻叫了她一声,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是仍旧没梦魇着。

  思忖片刻过后,他干脆连人带被子,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送到了自己的病床上,这样才能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紧接着,他再次上床,把她揽进怀里紧紧抱住,心口某个空了一大块的地方终于像是被填充了,傅向沉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唇角仍旧隐隐挂着笑意。

  翌日清晨。

  盛晚睁开眼时,入目便是傅向沉那张放大了的脸,她吓了一跳,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因为动作太大,直接将仍在熟睡的傅向沉吵醒了。

  傅向沉的眼里还有些懵,与她对视几秒之后才清醒过来,手上仍抱着她不肯松手,轻轻笑了笑:“早安,昨晚睡得好吗?”

  盛晚脸上刷的一下红了,推了推他的手,没推动,语气不由有些抱怨:“你什么时候把我抱上床的?这么小的床,两个人睡多挤?你怎么还能休息的好?”

  傅向沉摇头:“一点都不拥挤,我昨晚睡得很好,你呢?”

  盛晚实在受不了他这么盯着自己看,似乎非要等到她一个答案似的,眼见他手上的力道加重,担心他会胡来,急急地脱口而出:“我也睡得很好。”

  等到了这一句话,傅向沉才觉得满意,终于松开了她,她连忙裹着被子下了床,才发现病床实在小的可怜,昨晚他们两个就这么相拥着睡了一夜。

  她心里顿时一阵懊悔,她还没有想好究竟要不要原谅他,之后又该怎么与他相处,偏偏忽然闹出了这一出。

  傅向沉眯着眼浅浅地笑着:“昨晚你好像做噩梦了,我是真的担心你睡沙发会睡不好觉,所以才把你抱上床的,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胡思乱想。”

  “我没有胡思乱想,但是下一次别这样了,你是病人,应该为自己的身体考虑,只不过是睡沙发而已,我有时候在公寓里匆匆睡着了懒得去卧室也经常睡沙发。”

  “好,下次不这样了。”

  没想到傅向沉答应的倒是爽快,盛晚总觉得似乎隐隐有哪里不对劲。

  恍然间才顿悟,她说了下次,在他眼里就等于是在暗示他自己在接下来几天里仍会留下来照顾他。

  盛晚的脸上逐渐发烫,心跳不由自主地开始加快起来。

  好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来查房,正查到傅向沉这一头。

  瞧见盛晚时,为首的那位明显上了些年纪的医生饶有兴致地来回打量他们,最后目光落在傅向沉身上:“太太来了?”

  傅向沉淡淡地嗯了一声,似乎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盛晚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飞快地躲进了旁边的洗手间。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才发现自己此刻这副样子有多狼狈,难怪那些医生刚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盛晚顿时气结,他们……该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