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的咒术师先生 第75章 第75章

小说:审神者的咒术师先生 作者:不雾 更新时间:2021-09-01 03:49: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陌生的气息覆过来的时候,幸的脑袋一片空白,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高高在上的脸,就连亲吻都是一副“看吧,这是我在宠幸你”的表情。

  下巴被人粗鲁地捏着,被迫仰起脖子承受来自陌生男人的入侵,就连腰也被一张手捆得死死的,令人动弹不得。

  快点哭出来吧!

  他斜睨着她,有着高高在上的表情。

  看着那双剔透的浅色眼眸由震惊,缓缓回归平静,两面宿傩眉心皱起,感到不爽。

  唇上一痛,鼻腔涌入了新鲜的血液味道,把血连同津液一同咽下去,两面宿傩觉得味道还不错。

  两面宿傩尚未来得及回味,下一瞬间,如同暴风雨般的咒力波动朝他涌了过来,余光撞进了一双带着无限杀意的蓝色瞳孔。

  他一跃,跳开了数丈远,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幽淡的月色映照出了他脸上的四只眼睛,咧开嘴笑的时候,像是阴间的恶鬼。

  “真是美妙啊,这女人的味道。”

  他完全是用吃人的目光盯着幸,高高地仰起头,语气恶劣。

  幸直直地看着他,慢条斯理地用纸巾抹了下嘴唇,瞳孔里似乎散发着幽幽的冷光,神情平淡中又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

  “这味道真是让人作呕。”

  幸说着,往身侧的五条悟投去的目光,他黑色的墨镜已经褪下,露出了一双布着无限杀机的苍蓝眼眸,眼里霜雪成冰,额上的青筋凸起,脸上拢了一层癫狂之色。

  “悟君。”

  那双犹如蔚蓝天空之境的眼睛唯有看过来的时候,才有一闪而过的温色。

  “我可以吻你吗。”

  没等他回答,她柔软的手臂攀上了他的脖子,就像是缠绕着树的藤蔓一样,紧紧交缠着,密不可分。

  幸贴着他的唇角热烈地亲吻起来,低垂的漂亮眼眸里倒映着璀璨的光影,直到口腔里都是彼此的味道,紧紧贴着的两人才舍得分开。

  “没关系,对我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人。”

  她凝视着他眼里凝结的蓝色冰霜说,手抚上了被吻得微微有些红肿的嘴唇,“这里只记住了你的味道。”

  “我明白了。”

  五条悟低头,额头贴着她的额头,眉头紧紧地皱着,“但是那个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想要现在就杀了他!

  冰蓝的瞳孔里闪过无限的杀机。

  “嘁—”

  两面宿傩轻嗤一声,稍稍有些失望并没发生自己预想中的那种场面,从嘴里吐出恶意,“再如何,不也是我……”亲过的女人,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如同暴风雨那般庞大的咒力就已经侵入到了近前。

  “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学生的身体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好快的速度!

  脸上挨了一拳,两面宿傩反而被激起了更大的兴趣。

  他也想知道这个被称为最强的咒术师的人类,毫无保留迎击时,会发挥出什么样的实力。

  两道人影在空中缠斗起来,周围的空气布满了凛冽的咒力波动,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事情发生得实在是太突然,处于事件之外的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震惊到几乎失去语言。

  诅咒之王用着虎杖悠仁的身体却强吻五条老师的女友,麻辣教师冲冠一怒为红颜!

  就算是同人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这位诅咒之王做事也太随心所欲了吧!

  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有些同情悠仁了,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幸小姐。

  对方脸上并没有露出那种被强吻的屈辱表情,硬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那个表情大概觉得对方的吻就像狗咬一样吧。

  刚才也是首先安慰五条老师的人啊,某种程度来说,幸小姐是真的相当强大的人啊。

  五分钟后

  “老师,对不起,我错了,虽然做出那种事情的并不是我本人,但是我也没有脸面面对各位了,如果要我切腹自尽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虎杖悠仁“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自动开启了忏悔模式,“或者世界上有没有那种可以让人遗忘的记忆的术式,如果有的话也请用在我身上吧,五条先生,幸姐姐,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五条悟用手拍了下虎杖悠仁的脑袋瓜,虽然知道不是悠仁的错,但顶着这么一张脸,还是稍稍让他有点不爽,便说:“别在幸面前抹黑我的名声好吧,我才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教师呢。”

  “跪着像什么样子嘛,起来。”五条悟揉着悠仁的头发说。

  “幸小姐呢……”虎杖悠仁抬头,想要小心翼翼偷看她一眼,却被五条悟挡住了。

  “别看了,她现在可是老师我的女朋友哦,难道你想要跟我抢吗?”五条悟掰着手指头,臭着脸说。

  “师母,对不起!”

  虎杖悠仁红着脸,大声朝着幸所在的方向磕头道歉,还顶着一副被揍得只剩下半条命的身体。

  虽然刚才和五条老师对打的是两面宿傩,但挨揍的可是他虎杖悠仁的身体啊!

  “……”幸歪着头,看着少年那张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脸,微微叹了一口气。

  对悠仁这孩子倒是有些怜爱了。

  “赫赫,说什么师母,她……”

  两面宿傩还想煽风点火,悠仁一巴掌打向了自己的脸,恶狠狠地警告他:“你闭嘴!”

  五条悟眯起了眼睛,觉得今天的两面宿傩活跃得有些异常啊,还是说他只是随心所欲惯了,看见悠仁和他不爽,两面宿傩就爽了?

  同样是随心所欲派的五条悟觉得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悠仁,不用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你是你,两面宿傩是两面宿傩。”

  幸温热的手心落在了虎杖悠仁的头上,悄无声息地用灵力帮少年治疗着,说话如同往常一般温和,“我并不会因为两面宿傩犯下的错而责怪到你头上来。”

  “因为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不想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

  末了,还有些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既然你叫我师母的话,哪有长辈向小孩计较的道理嘛。”

  在那样温和的目光下,虎杖悠仁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可是只要一想到与幸小姐亲密接触的是自己这副身体,少年那颗年少的心又似乎要像烟火一样炸开来,“砰”的一下又熄灭了。

  师母,虎杖悠仁低着头把两个字含在嘴里反复琢磨,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饿啊,不如我们吃一顿再回去吧。”钉崎站在了幸的身侧,摸着自己有些干瘪的肚子说。

  “要不要先吃点小点心垫垫肚子呢?”幸把刚才买的小点心分给了几个学生。

  钉崎野蔷薇吃着美味的点心,往后看了一眼,见笨蛋老师正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于是便贴在幸耳边,小小声的说:“幸姐姐,真的要当五条老师的女朋友吗?”

  “怎么了?”幸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话,声音微微带了些笑意,打趣着说:“难道野蔷薇也喜欢悟君吗?”

  “额……”对方抱着自己的手臂,打了个冷颤,脸上露出了一个难以形容的表情,“别开这种玩笑了,我刚是想想就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所以野蔷薇的意思是?”幸温和地看着野蔷薇,微微翘起了嘴角。

  “幸姐姐,你是不是被五条老师的长相迷惑了,从而忽视了老师糟糕的性格?”野蔷薇认真地说。

  “倒也不是,”幸笑着摇摇头,“再说,你们老师哪里是会委屈自己的性子啊。”

  钉崎野蔷薇瞪大了眼睛,脸上浮现出更加迷惑不解的神情,“所以幸姐姐都不会觉得老师的性格真的很糟糕吗?”

  “偶尔还是会有的。”幸笑了起来,“但是有时也很可爱啊。”

  “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钉崎野蔷薇由衷地感叹了一句,怎么也想不出笨蛋老师全身上下哪里和可爱沾点了。

  “我说,野蔷薇你啊,为什么要黏着我的女朋友?”

  某人毫不客气地插入了两人中间,然后一伸手就把幸揽入了怀里,还要偏头与野蔷薇说:“也稍微给老师留一点私人空间好吧,不要打扰大人谈恋爱哦。”

  “老师,黏人的男朋友真的会很烦啊!”野蔷薇望着五条悟,眼带鄙夷。

  “我们才不会咧。”他从背后用双手环住幸的脖子,把她整个人裹在自己的怀里,柔软而蓬松的白发在她颈侧拂过,整个人都黏黏糊糊的,好似一只爱撒娇的大白猫。

  好幼稚——

  钉崎野蔷薇看着笨蛋老师五条悟如此评价,也就幸小姐受得了他这种人了。

  “虽然大家可能都习惯了,不过在学生面前也请悟君稍稍维持一下作为教师的形象吧。”

  幸轻轻拍了下环在自己脖子上的双臂,有些无奈地看向他。

  “你觉得我还有那种东西吗?”五条悟笑眯眯地反问。

  “……已经完全放弃了吗?”幸问。

  “我走的可是亲民路线!”五条悟有些骄傲地解释。

  怎么好意思说得这么大声,默默走在前面的伏黑惠在心里吐槽。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稍稍有些忙,更新会少一些了,先向宝贝们说声抱歉!

  感谢在2021-03-1023:52:30~2021-03-1422:35: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浮生2瓶;咕咕咕咕咕、笼中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