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三岁半 102、第一百零二章

小说:老祖三岁半 作者:美人牛扒饭 更新时间:2021-09-10 17:13: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很快一家三口到了公司楼下, 姜沅从车里出来,站在门口抬起脑袋往上看了眼。公司大厦直冲云霄,外层的玻璃在阳光照耀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然而姜沅却看到这栋大厦外缭绕着淡淡的黑气, 真的很淡, 淡到几乎快被阳光晒没了。

  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曾经来过这里。

  “沅沅, 在看什么呢。”元爱茹顺着她的眼神抬头,被刺眼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眼中泛起生理性的泪水。

  姜沅收回视线,笑得甜糯, 摇摇头说:“没看什么。”

  走进公司,来往的职员看到姜北朝和元爱茹都会尊敬地打招呼, 然后朝姜沅投来好奇的打量视线。她很少来公司, 公司的员工门虽然知道老板和老板娘有个女儿, 但却从没见过她。而姜沅的目光也在公司里来往的人身上扫过。

  都是正常人。

  早上有会议, 姜北朝就把姜沅放在他的办公室里, 叫了个助理在旁边看着。这助理还是老熟人了,以前姜沅来的时候就是他在旁边看着。助理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拿出准备好的零食放在桌上让她吃。

  姜沅看着他,眨眨眼睛一脸萌态:“助理哥哥, 你带我逛逛好不好呀?”

  “嗯?沅沅想去哪里逛呀?”助理被萌了一脸, 轻声细语地问道。

  姜沅对于抵挡不住萌物, 歪着脑袋眨巴眨巴眼睛, 声音软软的:“爸爸公司好大呀,我想到处逛逛,助理哥哥你带我去嘛好不好?”哎,想她曾经可是堂堂渡劫期大能, 如今却沦落到卖萌的地步,甚至对这个技能已经得心应手。

  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而助理早就被萌得血槽一空,抬手捂住鼻子瓮声瓮气地说:“…行,等助理哥哥问问。”他转头给老板娘发了条短信,得到回复后才抱着姜沅离开办公室往外走,问她想要去哪里看看。

  姜沅摸着短短的下巴沉思片刻,“爸爸的公司是哪几层呀?就从最底下开始逛叭!”

  “好。”助理点点头,抱着姜沅从属于他们公司楼层的第一层开始慢慢往楼上逛。他并不知道姜沅到底想干什么,还以为她真的只是好奇,居然连公司厕所都想进去看看,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想着小孩子好奇心就是旺盛。

  两人一块儿从底层逛到顶层,除了在某些光芒照射不到的角落里发现阴气,以及接近顶层的地方察觉到一丝几乎快消失的阴气外并没有其他异常。

  姜沅摩挲着下颚,心想莫非是自个儿太过紧张了?

  第一天什么都没发现,姜沅也没有放弃,后面一连四五天都跟着姜北朝元爱茹夫妻俩跑来公司,一开始还会让助理跟着,后来见她对这里熟悉了便让她自个儿去逛。趁着这个机会,姜沅把整栋大厦几乎都快走完了,还是没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或许的确是她多想了。

  既然如此,姜沅便不在去公司,暑假还有小半个月就结束了,她得趁着还有时间把刘朝的事情给解决掉!

  她让顾博远去查关于刘朝的信息,后者是个富二代,信息很快就查到一大堆。见资料上说刘朝现在正和女朋友在某某地方旅游,姜沅直接带着顾博远坐飞机杀了过去。

  “师父,他俩的房间就在我们隔壁!”顾博远压低声音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小声说话,伸手指了指隔壁的房间,“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啊?”

  姜沅:“现在。”

  “啊?这么快?”顾博远愣住,看到姜沅迈着小短腿往外走,自己也立马跟了上去。他还疑惑小师父要怎么进隔壁房间,接过就看到她直接走到人家房门外伸手开始敲门。

  顾博远:“……”啊这,会不会太直接了?

  这房间里面阴气很重,姜沅低头看着从门缝里泄出来的黑气,眼眸微微眯起,继续敲门。

  “谁啊?”

  大概是被姜沅持续不断敲门给弄烦了,只听见门后传来细微的响动,接着传出一句不耐烦的声音,有人正从猫眼往外看。或许是看到是带着个小孩的少年,对方没放在心里,嘎吱一声打开门露出一点缝隙,从缝隙中露出半张惨败的面孔,目光阴沉沉地看着师徒俩。

  “你们找谁?”

  顾博远挠挠头,正想说话,就听到姜沅软软的声音响起,她说:“大哥哥你好,我跟我哥哥不小心和爸爸妈妈走散了,你能帮帮我们吗?我哥哥他是个智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

  顾博远见对方看向自己,立马做出一副不太聪明的亚子,看着他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你们可以去前台。”男人不为所动,丢下这句话就准备关上门。

  姜沅伸手抵住门,笑得甜蜜,“大哥哥,助人乃快乐之本哦!”说着手里一个用力,直接把门给撞开,门后的人措不及防被弹开的门给撞的往后倒退好几步。

  门一开,师徒两人立马走进房间里,将房里的情景一览无余。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阴气,不远处的床上躺着个脸色苍白的少女,少女旁边站着一坨满是血肉没有皮的玩意儿,正伸手插进少女的脑袋里,床边丢着一张像是人皮一样的东西。

  顾博远被面前这一幕吓得说不出话。

  “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动静打断肉团的动作,转头看过来,明明没有眼睛,顾博远却有一种被人死死盯上的感觉,忍不住伸手摸向口袋,里面放着他早就准备好的符纸,感觉安心很多。

  “我们是正义使者。”姜沅瘫着脸萌里萌气地回答,“不要做无畏的抵抗,我即将逮捕你们!”

  “小屁孩,多管闲事。”顶着刘朝皮的东西冷笑一声,眼里闪过一抹血色红光,整个人直接扑了过来,面色狰狞无比。

  姜沅看着对方靠近,然后抬起小短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将对方踹进了墙壁里,砸出个凹洞来。‘刘朝’一落地立马弹跳起来,忌惮地看过来,声音沙哑:“你是什么人?我劝你最好不要坏我们的好事,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别说废话,我赶时间,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姜沅伸出两根短短的小手指,“一是自己老实点被我收了,而是被我揍一顿再收掉,你们选哪一个?”

  床边那团没了皮的东西停止动作,走到‘刘朝’身边,对她说得话视若无睹,两个东西互相对视一眼,下一秒就张牙舞爪地冲过来。

  姜沅心里莫名升起一丝燥意,拦下跃跃欲试想要动手试试的顾博远,冷着张小脸迎上去进行了一场单方面的殴打。

  顾博远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

  怎么感觉小师父好像很烦的样子,这小手可真重啊,那一坨玩意儿都快被锤成肉泥了!

  “别打了!我们认输!”

  “不要再打了,再打我们就要死了!!”

  “住手、快住手!!”

  姜沅停下手看着面前被锤成两个肉团似的玩意儿,冷着脸说:“早说不就行了吗,浪费我时间。”她说完把兜里被卷成一团黑色毛线的玩意儿掏出来随手扔在地上,那黑气立在地上就迅速化为人形,虽然没有五官,但两个肉团还是从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你们自个儿先解决吧。”

  “……小师父,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顾博远看了眼旁边厮打在一起的黑影和肉团,小心翼翼地询问:“这俩肉团是啥啊?”

  姜沅皱着眉说:“两个得了点机缘的精怪,没有本体,只能借着别人的皮伪装自己。”她说着看向一旁的战场,见还没分出个胜负来,心里愈发烦躁,干脆起身手掌一挥,三张符纸凭空出现将他们卷进符纸里。

  “回去再解决它们,现在立刻买机票回去!”

  顾博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姜沅冷着小脸,莫名觉得或许有什么大事儿发生了,连忙掏出手机订了两张最近的机票,接着带她一路冲到机场。

  正准备上飞机时顾博远突然接到一通电话,他随手接听,脸色蓦地沉下来。

  “是不是出事了?”姜沅定定地看向他。

  顾博远看着面前冷着脸的小姑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沉默两秒才说:“我接到电话,说是姜叔叔和阿姨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咔嚓、

  姜沅握着电梯的收一用力,竟是硬生生捏出个缺口来。

  她从刚才就一直心神不宁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眼皮子直跳,心情没由来的开始烦躁,就在顾博远接到电话的前两分钟,她察觉到自己给姜北朝和元爱茹的护身法宝受了损,里面的灵气正在一点点消散。

  “小师父你别担心,叔叔他们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出事!我们现在坐飞机赶过去,差不多就三个小时,说不定等会儿我们一下飞机就听到他们没事儿的消息了!”顾博远出声安慰。

  姜沅没回话。

  气氛开始凝重起来,一直到上飞机姜沅都没再开口说话,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顾博远偶尔瞟过来两眼,在心里默默祈祷姜叔叔和姜姨不要出什么大问题,不然看小师父这样子怕是要暴走。

  下了飞机,接机的人早就已经在机场外等人,两人一上车立马直飙到医院。

  姜沅下了车不需要问在那间病房乘坐电梯直接跑向四楼,顾博远紧跟在身后,看着她支棱着两条小短腿跑得飞快,很快在一间病房外看到了姜沅瀚的身影。

  “哥哥。”姜沅喊了他一声,伸手撩开他的袖口看了眼,后者手腕上还戴着她送的有着灵气的护身法宝,只不过此时的法宝上沾着一股十分浓郁且阴毒的黑气,正在一点点侵蚀法宝。

  姜沅瀚先是一愣,然后哑着声音开口:“沅沅……”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出车祸了??”顾博远急忙追问。

  姜沅瀚说,“我也不清楚,爸妈比我先出门,我刚到公司就接到电话说他们出了车祸,有一辆大货车失控撞了过来。”

  “现在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爸妈没受什么严重的伤,但他俩就是一直昏迷不醒,而且呼吸和心跳正在慢慢衰弱,检查不出病因。”姜沅瀚声音沙哑,“医生说再这样下去,他们或许不到一个星期就会死……”

  “!!!”

  顾博远瞪大眼睛,惊喊出声:“怎么会这样???”

  “有人使坏,让爸妈魂魄离体,送去了阴间。”姜如安趴在玻璃窗外往病房里看,眼睛仿佛在闪着光,“生魂在阴间待得太久生气会一点点被吞蚀最终成为死魂,到时候□□也会跟着死亡,得去阴间把他们的魂魄带回来。”

  “哥,马上安排爸妈出院回家。”

  姜沅瀚愣住,像是在消化这些话中的讯息,过了两分钟才反应过来点头应下,起身时因为蹲得太久双腿发麻踉跄了一下,扶着墙僵硬地走了两步,然后开始小跑起来。

  而姜沅则打开病房门走进去,伸手在面色苍白紧闭着双眼的姜北朝和元爱茹额头抹过,一缕金色光芒从她体内溢出钻进两人身体当中。这是她体内还未完全消化的功德金光,能够延长两人□□存活的时间,但要是没在规定时间内把魂魄带回来,即便是再多宫的金光也无用。

  “小师父……”

  “你现在回我家,帮我准备些东西。”姜沅很冷静地吩咐。

  姜沅瀚动作很快,没一会儿就办理好了出院手续雇人把姜北朝和元爱茹小心翼翼抬上车子送回了家。顾博远接到吩咐先一步回去,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准备好了姜沅要的东西,回到家姜沅从车上跳下去飞快跑进房间开始做准备。

  想要去阴间把离体的生魂带回来,那人必须得是和生魂拥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才行,姜沅原是打算自己去一趟阴间,但她突然想到自己身体虽是姜沅,但魂体并不是,所以下阴间最好的人选是姜沅瀚。只是去阴间是有风险的,稍一不小心便同样会留在阴间回不来,直到生气被慢慢吞蚀成为死人。

  所以她不仅要打开去阴间的通道,还得保证姜沅瀚不会被影响到。

  姜沅瀚和顾博远在楼下,她回房间画了十张符纸出来,这十张符纸里蕴含着一丝功德金光,不出意外能够保证姜沅瀚带着父母的魂体回来。

  从楼上下来,客厅里已经大变样,窗帘和门全都关得死死的一点光芒都透不进来;沙发椅子之类的家具也被移到了旁边去,地上铺着毯子,姜北朝和元爱茹被小心翼翼放在毯子上,因为之前的功德金光的缘故,脸色看起来好了许多。

  “师父!”顾博远站起身,“你让我买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姜沅微一颔首,拿起放在地上的红绳对姜沅瀚说:“哥哥,想要召回爸妈的魂体,必须得有血缘关系的人下阴间去,但是这很危险,可能一个不小心也会留在里面出不来,直到死掉。”

  “好,我知道了。”姜沅瀚点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动摇,直接问:“我需要做什么?”

  “滴一滴血进来,爸妈的也要,将红绳沾上你们的血迹绕在你们的小拇指上。我等会儿会打开通往阴间的通道,你要记住,跟着红绳走,不论发生什么都不可以回头看,也不能开口说话,红绳会把你带到爸妈身边。”

  “绝对、绝对不能回头。”

  大概是看姜沅小脸上的神情太过严肃,姜沅瀚也跟着郑重起来,点点头,从旁边拿出把小刀在指腹上划开条口子。

  而姜沅则是使唤这顾博远搬来一面全身镜,在镜子左右两边各放了一根白色蜡烛,她手指微动,一张黄符出现在指间顷刻间燃烧起来将蜡烛点亮。接着,姜沅咬破自己手指,起身在镜面上涂抹,很快一个复杂的图案便出现在镜面上,面前跳跃着暖色火光的蜡烛突然一颤,光芒渐渐变成幽绿色,连带着温度仿佛都瞬间降了下来。

  嘶——

  顾博远摸了摸胳膊上一瞬间冒出来的鸡皮疙瘩,忍不住往姜沅身后凑了凑。

  姜沅瀚那边也做好了准备,红绳在他和姜父姜母小拇指上缠绕了好几圈。

  “哥哥,这些你拿着,如果实在遇到什么危险就贴在自己身上。”姜沅把画好的十张符纸递给姜沅瀚,补充道:“一天时间,一天之内不管有没有找到爸妈你都必须出来,否则你也会被留在里面。”

  “我知道了。”

  姜沅瀚接过符纸看向面前已经变得漆黑一片的全身镜面,镜子里照不出任何画面,是浓稠到极致翻滚着的墨黑,带着无比阴冷的气息。他刚刚靠近,眉毛和睫毛上就挂上了一层冰霜,正僵着,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一双小手拍了下,体内涌上一股热流,将阴冷的气息抵御在外。

  他回头看了眼妹妹,冲她露出一抹细微僵硬的笑容,往前踏了一步,身影被黑暗吞入。

  看到姜沅瀚的身影消失,顾博远脸上爬上些许担忧:“小师父,应该不会出事儿吧?”

  姜沅抿着唇瓣,心里总觉得不太对劲,从口袋里掏出三枚古币随手丢在地面上。等她借着光看清楚卦象时,小脸猛地沉了下来,起身在翻涌着阴气的镜面上挥过,镜子里的黑暗如同潮水般褪去,没一会儿出现了姜沅瀚的身影。

  他行走在无边的黑暗当中,一根红线牵引着他往前走。

  “你看着,我布置一下。”姜沅留下一句话便起身上楼。

  顾博远不敢松懈,坐在镜子面前瞪大眼睛仔细盯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只是姜沅瀚似乎一直在原地踏步一样,周围漆黑一片啥也没有,唯一的颜色就是手中的那条红线。

  “千万别出事啊……”顾博远小声说着。

  -

  姜沅瀚置身黑暗中,跟着面前的红线片刻也不敢停歇地往前走,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周围的景色一直都没有变化,仿佛在原地踏步般,让他心情莫名开始急躁不安起来。他抿着唇瓣勉强将负面情绪给压下去,继续往前走着。

  “啊,我闻到了好香的味道~”

  “是生气,是活人的气息,有活人进来了?”

  “哈哈哈哈活人,我最喜欢吃活人了,让我看看,他在哪儿呢——”

  寂静的空间突然想起各种尖锐空洞的声音,姜沅瀚心脏猛地跳了跳,余光瞥到旁边有什么白色的东西擦着自己胳膊一闪而过,被触碰到的地方冒着刺骨的寒气儿。

  “可真能躲呢,小东西,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多久。”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你看起来,很好吃啊……”

  各种声音在耳边想起,周围的白色不明物体也愈发多起来,姜沅瀚眼神不敢乱瞟,只专心地盯着眼前的红线。突地,一道白色影子跑到红线旁边,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尖叫道:“这是什么?我好像找到他了啊,哈哈哈哈活人,是我的——”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

  下一秒,那触碰到红线的影子像是被火烧到了一般直接飘出去两米远,就连身体颜色都淡了许多,都快要看不见了。

  “有能耐啊……”

  “别吃我!走开!别吃我啊啊啊啊啊!”

  “嘎吱、嘎吱、嘎吱。”

  空间里想起一阵骨头被嚼碎般的声音。

  “沅瀚,你要往哪里走?”

  姜沅瀚脚步突然顿住,这是妈妈的声音!

  他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想到妹妹进来之前的叮嘱,只张开一条缝隙的嘴立马重新合上。只是他到底还是张了嘴,泄出一口生气,引得周围的东西开始暴躁起来,各种杂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人听得头痛欲裂。

  “沅瀚!沅瀚你回头看看,妈妈在这儿呢!”

  “沅瀚,你怎么在这儿啊?咱们一起去踢球啊!”

  “沅瀚……”

  “沅瀚……”

  “沅瀚!”

  很快杂乱的声音开始变成姜沅瀚身边亲近之人的声音,它们在耳边不断说话扰乱思维,偶尔冒出几声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和凄惨的尖叫,试图打乱他的心神,好找机会下手。

  姜沅瀚有些受不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贴在自己身上,旁边的东西顿时像见到克星般离他远远的,那些扰人心神的声音也暂时止住。

  他松了口气,继续循着红线往前走。

  s..book27116202618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老祖三岁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