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114章 第 114 章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你说什么?”

  萧晋满意置信的看着她。

  楚蓁蓁懒洋洋的靠在床头上,刷手机的姿势都让她感到费力。

  楚蓁蓁从屏幕上移开视线,狠狠瞪了他一眼:“烟,老子要烟!”

  她咬牙启齿的表情逗笑了萧晋。

  萧晋笑道:“男人出力,事后一根烟,你就躺着享受,抽什……”

  一只枕头枕头朝他砸了过去。

  萧晋伸手接下,顺势将枕头丢到了沙发上:“看来你还挺有劲儿的。”他威胁的提了提腰上的浴巾,楚蓁蓁立刻吓得僵住。

  视线从他的手部动作移到他的脸上,楚蓁蓁脸色铁青:“你就不怕棒槌磨成针?”

  萧晋:……

  楚蓁蓁:“你就不怕未到三十就秃成了地中海。”

  萧晋挑了下眉,狠力将手里擦头发的毛巾丢到了茶几上,抬步朝她走了过来。

  大战一夜,他竟然还有力气!这男人是人吗?哦不,他是个只管电动,不管别人体力够不够的“纸片人”。

  楚蓁蓁嘴角抽搐,终于体会到那些被男主折磨一夜的女主心情。

  世上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错!

  这条设定在“二次元”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应该换成——只有累死的女主,没有疲软的男主才是。

  萧晋扑了上来,整个人压在她身上。

  楚蓁蓁抿了下唇,想也不想直接将手机盖在了他的俊脸上。

  萧晋吃痛,下一秒便是掀开被子,挤进了被窝。

  楚蓁蓁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袍,腰带轻轻松松被他扯开。

  楚蓁蓁:“川枫吸毒是你爆的料吗?”

  萧晋:“川枫吸毒?”

  楚蓁蓁的话让萧晋停了手。

  楚蓁蓁将刚翻到的新闻递到他眼皮下。

  距离离得太近,恨不得戳进他眼里,萧晋伸手将手机从眼前拨开,翻身躺到女人身侧,一边抓着她的手看新闻,一边将她扯进怀里。

  女人不合作。

  萧晋笑了两声:“女人,别乱动。”

  现在他总算摸到了治她的窍门,扯她进怀里的那只手似有若无的在她的腰线上滑了滑,她顿时老实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楚蓁蓁磨了磨牙,在他怀里调了个舒服的姿势。

  “川枫吸毒被爆?”

  萧晋注意力终于从楚蓁蓁身上移到了那条惊瘫昨晚全网的爆炸性新闻。

  他划着手机,眉头越皱越紧:“怎么矛头全部指向你?”

  楚蓁蓁叹了一口气,:“这事来的真巧,川枫前脚被爆吸毒,后脚网上就有人暗指我爆的料,还有张天天,摄影、美术老大同晚离组……”

  楚蓁蓁不禁陷入了思考。

  之前搭建的影视城失火,在苏州定制的衣服也毁了一批……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前程似锦》,她是踩到谁的蛋糕了吗?

  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楚蓁蓁“唰”的抬头朝萧晋看了过去。

  萧晋笑:“手感好吗?”

  他视线往下瞥了瞥,这她才注意到她的手落在了他的小珠子上,手还无意识的揉搓着。

  尴尬!

  楚蓁蓁想要收回手,却被他一把抓住。

  萧晋挑眉,笑看着她。

  楚蓁蓁顿时就升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萧晋:“要换一个手感更好,更软,摸着就发硬的东西摸吗?”

  楚蓁蓁:……

  楚蓁蓁望着抓着她的手就往被窝里探去的男人。

  他这么可以这么无耻?

  萧晋还是很有警惕性的,抓着她的手停在了半路:“你在想什么?”

  楚蓁蓁:“我在想……拿它捅枕头,枕头会不会捅破?”

  萧晋笑出声:“要我当你面试试吗?”

  楚蓁蓁:……

  看着他的贱样,楚蓁蓁实在忍不住一脑袋顶向了他的俊脸。

  萧晋:“我的脸……呃,我的命……要断了……”

  惨遭楚蓁蓁上下攻击的影帝萧晋叉开着双月退躺在床上,再无还手之力。

  穿好衣服准备去找《前程似锦》制片主任的楚蓁蓁仍觉不爽,经过床尾时,一把扯掉了影帝身上的被子,吓得影帝立刻双手捂住重点部位,做娇羞状。

  楚蓁蓁轻飘飘的往他身上扫了一眼,抬眸冲他一笑,转身走了人。

  她的笑是什么意思?

  嫌他小?

  不能呀。

  还是嫌他技术不好?

  绝对不可能。

  那是什么?

  嫌他太持久?

  嫌他不够矜持?

  嫌它遇到伤害不够坚强?

  该死的!

  她到底在笑什么?

  独守空房的影帝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

  楚蓁蓁刚跨进制片主任的房间,萧晋的电话便追了过来。

  制片主任的房间,《前程似锦》的主创、她公司的高官全都到了场。

  楚蓁蓁按掉来电,他又不休不止的打,她只好边冲众人点点头,边接听了电话。

  萧晋:“你笑是什么意思!”

  楚蓁蓁:“在忙。”

  楚蓁蓁口气不耐的丢下两字,说完便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

  本就凝重的气氛因她的“果断”又添上了几分阴霾。

  楚蓁蓁在蓝子身边坐了下来:“张天天现在还没消息吗?”她对制片主任问,制片主任摇了摇头。

  制片主任:“打电话给她经纪人,不接,打电话给她经纪公司,经纪公司说会核实,但从昨天下午四点起就一直没消息。”

  蓝子跟着道:“摄影老大、美术老大也是到现在不接电话。”

  徐中青:“哦对了,早晨冯越打电话过来。”

  听到冯越,楚蓁蓁敏感的挑了下眉。

  徐中青:“冯越说萧晋……”提到“萧晋”,纵使他努力压制,眼神也透出了几分笑意:“晋哥已经联系了相熟的摄影师,美术老大,他们就是影视城附近,今天晚上就能进组。”

  导演立马出声问:“都谁呀!”

  临时找人,可不要随便找个人打发他。

  徐中青回:“摄影刘丹,美术是姜坤。”

  屋内一片惊哗。

  导演惊:“刘丹?姜坤?”

  这两人全是专拍电影的大摄影师,大美术呀。

  不但是他,所有人不敢置信的望着徐中青。

  徐中青点点头:“他们也是第一次接电视剧的活儿,所以刘老师和姜老师说了,他们会提前过来跟导演和剪辑沟通。”

  沟通?跟他两徒子徒孙沟通?

  导演坐不住了,“縢”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先回去准备准备。”

  剪辑也起了身:“我我我……我也先回去检查一遍素材。”

  开玩笑,大前辈要来了,不多准备准备,难道等着被喷?

  导演成功撤退,剪辑却被楚蓁蓁留了下来。

  楚蓁蓁:“虽然要求有些不合理,但我想问一下五个小时内能把张天天和男主的戏份单独剪一份吗?”

  剪辑冲楚蓁蓁吼:“五个小时?你当我是神仙?你知道有多少母带要剪要咳咳咳……”想起对方是制片方,发他工资的老板,剪辑赶紧改了口气:“五个小时恐怕不够。”

  楚蓁蓁:“我只要十五分钟。”

  剪辑:“啊?十五分钟?”

  所有人惊了。

  蓝子代众人向楚蓁蓁问:“川枫和张天天都走了,还剪嘛?”

  楚蓁蓁余光突然扫到屋内的挂钟。

  早晨7点,

  “今天出通告单了吗?”

  知道是在问她,统筹立马回道:“没,都在待命。”

  连个摄影都没有拍个啥。

  统筹暗暗吐槽,可没敢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楚蓁蓁点点头:“今天排顾景天和楚蓁儿的戏份,跟外联制片商量下,看看今天哪些场景能进。”

  统筹:“好。”

  统筹接话后就出了门,压根不管现场没有摄影师该怎么拍。

  制片主任的房间突然安静至极,所有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女人从踏进门的那一刻,恐怕心里就有了主意。

  不愧是在圈中站了一席之位的穆悦冉,女人混到这步,不靠美色,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

  楚蓁蓁看徐中青:“把公司宣传部的小李调过来。”

  徐中青:“小李?”

  楚蓁蓁:“小李。”

  看出她意图的徐中青忙道:“他没上过机。”

  楚蓁蓁看着他冷冷笑了两声:“没上过机?公司的摄像机,无人机,他没使用过?”

  徐中青解释:“他一刚大学毕业的实习生,怎么能代替摄影师来拍电视剧呢?”

  楚蓁蓁:“实习生为什么不能?小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专业,研究生在读,我们公司所有的宣传片,全是他拍的,就因为是实习生,所以不能?”

  徐中青:……

  楚蓁蓁:“让他过来顶一天,有导演在,没问题的。”

  徐中青只好妥协:“好,我这就去安排的。”

  楚蓁蓁:“你……”

  “谢谢穆总给我机会!”一道格外铿锵的男声从门外传来,他们口中争论的“小李”站在门口,满脸激动的看着楚蓁蓁。

  谁能想到他见证了全场。

  一排乌鸦从楚蓁蓁的头上飞过,她对这种热血江湖,少年承恩必想报的场面弄得不知所措,还好徐中青招呼人将他领去了导演的房间。

  “顾景天,楚蓁儿都在吧?”楚蓁蓁表情尴尬的清了下嗓子。

  制片主任摸着大肚皮对她回道:“顾景天助理说顾景天背台词背了一晚,现在还在睡。至于楚蓁儿……”

  制片主任失了笑:“倒是异常的有义气,说是要与剧组共进退。”

  这么江湖的话,也就她说的出。

  楚蓁蓁笑,扭头对剪辑问:“五小时剪十五分钟的片花有问题吗?”

  剪辑摇了摇头:“十五分钟,不图效果可以。”

  楚蓁蓁眼里精光一闪:“我只要他两的脸出现在画面里,且表示他们在剧组拍了很久。”

  剪辑老大立刻就明白了,领着小弟就回去干活了。

  楚蓁蓁的视线默默转向了她公司宣传部的老大。

  宣传部老大被她目光扫到立刻菊花一紧。

  楚蓁蓁:“今晚宵夜,我请!”

  宣传部老大哀嚎。

  *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早晨10点,剧组成功出发,楚蓁蓁跟着去现场看了一会,小李比她想象中的要快上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公司的人去的比较多,剧组对新人小李都特别的宽容。

  中午12点,正当楚蓁蓁准备回酒店吃饭,萧晋来了。

  萧晋戴着大黑超,去哪哪骚动,人还没走到楚蓁蓁面前,老远就让她得到了信号。

  想起她“痛不欲生”的初体验,楚蓁蓁想也不想,立刻夹子尾巴逃了。

  *

  川枫被爆吸毒,张天天消失,摄影、美术老大齐齐消失不见,这一连串的事件绝对不会是巧合,是谁呢?

  从她开机起,就接连出现事故,她想了半天,都没想到是谁。

  就算踩到别人的“蛋糕”,他们只要在她成片上动动手脚,岂不是最省力,最有效的打击?

  她左思右想了半天,直到今天早晨看着萧晋的脸,才想到了一个人——萧骁。

  原剧情,萧晋为气祖父,进入家族最不耻的演绎圈,没想到一夜爆红,后又因张天天的出身,与祖父断绝了关系,这让一直觊觎萧家家产的,萧晋的堂哥萧骁对萧晋起了杀心。

  剧情老不老套?

  狗不狗血?

  足够老套,足够狗血。

  足够老套,足够狗血的这部小说竟然还卖出了影视版权。

  瞎呀。

  欸,为什么她要说买了自己小说影视版权的人瞎呢?

  她神经病呀。

  剪辑老大单减的15分钟片花于下午4点40分发到了剧组共享的云。

  再经过二次修改后,18点整准时从穆悦冉公司的宣传部发出,发布后不出半小时,微博抖音各大平台的推广软文同时跟上,先是炒#张天天的古装造型#,#张天天与川枫的对手戏#,再在晚上20:00,流量最高峰爆出#张天天无故消失剧组,造成《前程似锦》被逼全面停工的消息#,宣传部还上传了一段楚蓁儿穿着戏服面对镜头吐槽张天天一声招呼不打就消失的视频短片,接着在宣传部和合作推广公司的有意引导下,风向呈一面倒,全在骂张天天耍大牌,不敬业,没有演员素养云云。

  没过多久,张天天的经纪公司打来了电话,要求他们下架所有有关张天天的报道,被楚蓁蓁当场拒绝。

  21:00,《前程似锦》官网以剧组的名义发布了一条拒绝与品行劣迹演员合作的消息,没有点名。

  有人猜测暗指的是男主川枫,有人觉得是无故消失的张天天。

  不过猜测两者都是的,占了大多数。

  很快,这条声明被许多大v转发,但业内,包括他们剧组的从业人员都没有动静。

  第一个转发的竟然是楚蓁儿,转发的同时,她还同时评论道:“风雨同行,携手共渡难关。”

  这一顿卖惨,生生让她的粉丝将这条声明顶上了热搜。

  上了热搜后,萧晋、穆悦冉的cp粉又闻风赶来,再添了一把火,很快张天天无故消失,造成《前程似锦》剧组瘫痪的相关话题全都冲上了话题榜前十名。

  张天天的经纪公司再也坐不住,拼命打电话让他们删帖,口气强硬,态度十分的恶劣。

  宣传部老大早有准备,一早就命人录了音,最后选了一条最有话题性的30秒语音上传到了网络,尽管时间已至晚上11点,依旧爆了全网,效果惊人。

  语音信息发布不到1分钟后,萧晋的官博转了此贴,不但@了穆悦冉,还留瞎了文字评论:张天天的经纪公司?别怕,我在。

  萧晋这短短一行字发出不到十分钟立刻整瘫了微博。

  在工程师的抢修下,过了二十多分钟,平台才得以恢复。

  萧晋转发的那条微博依旧留在网络上,没有删除。

  以萧晋的知名度,不但直接点名道了姓,还留下了“我在”两字,这不是“投名状”,简直就是“出师誓词”了。

  如果说一个编剧公司对抗张天天的经纪公司,不足以让圈内人倒戈站队,萧晋 穆悦冉的配备,就没什么好犹豫了,尤其是知道萧晋背景的圈内大佬们,更是在第一时间转发他的微博,表了态。

  萧晋亲自下场,之前没什么动静的圈内一下热火朝天起来,竞相转发他或《前程似锦》官博所发的内容。

  而萧晋与穆悦冉的cp粉更是热议着萧晋微博里所发布的那句“别怕,有我。”,是以很多大v都将萧晋的这条微博定性为萧晋公开恋情的信号。

  张天天的经纪公司终于坐不住了,派了高官亲自上门道歉,并承诺张天天明日一定会回到剧组。

  许久打不通张天天经纪人的电话也终于打通了。

  蓝子将电话递给楚蓁蓁。

  楚蓁蓁看着推广公司发来的,只有她能看见的密件,勾唇笑了笑。

  与她猜的一样。

  只是她没想到他也会搅在里面。

  她应该想到的不是吗?

  她本来就是他的人。

  楚蓁蓁接过电话,开口就对电话那头的人问道:“顾景天参与了多少?”

  所有杵在她办公室的人俱是一愣。

  ******

  一夜风雨。

  经历一夜腥风血雨的楚蓁蓁靠在办公桌上边喝着杯里冷掉的咖啡,边望着窗外等待黎明。

  张天天被她成功逼回了组,手段不算光明。

  《前程似锦》又炒了一顿热度,想来就算这剧拍成狗屎,也会卖个好价。

  至于顾景天,他和她都不会将这事挑明。

  电视剧还在拍,他公司投了多少钱,按他的话来说他是个商人,不会做亏本的生意。

  可是,不愿做亏本买卖的他,这一次怎么就选择了萧骁了呢?

  厚重的云层透出了一道微弱的金光,这道微光向外扑了一层璀璨的金色,慢慢的,红丹丹的日头露了一角,就在它即将破云而出之时,一道熟悉的男声突然在她背后响起:“在看什么?”

  一双手环住了她的腰,男人霸道的从背后抱住了她。

  温热的呼吸从她耳边掠过,他很自然的亲了亲她的脸颊。

  她看着窗外的太阳,感受着身后心脏的跳动,头一次产生了想将时间永久停留在这一刻的想法。

  楚蓁蓁:“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萧晋:“这是黎明。”

  楚蓁蓁:“可你不觉得黄昏与黎明无比相似吗?”

  萧晋:……

  楚蓁蓁:“一样欲升欲降的太阳,一样混沌未明的天光。”

  萧晋:……

  楚蓁蓁:“是不是只要我觉得,黎明也可能是黄昏,黄昏也可能是黎明呢?”

  萧晋默默将她收紧。

  萧晋:“不论黎明,黄昏,只有你我在一起,不论你是谁,我是谁,你曾经是谁或我曾经是谁,只有我在你的身边,我愿意这一生陪你看遍每一个黎明,黄昏……”

  一个冷硬东西触到她的手,楚蓁蓁一碰就知道是什么,于是立刻转了身。

  萧晋有些局促,像是被人撞破了坏事一般,他缓了半刻,举着戒指向楚蓁蓁跪了下来:“嫁给我。”他紧张的看着她,没有华丽的求婚辞藻,仅仅只有那三个字,但!她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宇宙星辰。

  他的宇宙星辰——是她。

  大脑一片空白,她感觉所在的世界天旋地转的,她迷迷糊糊的,任萧晋牵起她的手,将他手中的戒指往她手上套,就在戒指完全套上她手指的这一刻,脚下突然震动了起来。

  地震?

  是地震了吗?

  楚蓁蓁环视四周,然而当她将视线重新对上萧晋的时候,心下顿时一沉。

  这时,一只吊灯从屋顶掉下,砸落在他脚边,他像处在另一个世界,一动不动的,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仍保持着给她套戒指的表情动作。

  楚蓁蓁抽回手。

  他的手依旧伸在半空。

  许久没有出现的系统女声在坍塌的世界里出了声:“恭喜完成三生三世,两情相悦任务,现在您可以自由选择1:留在这世界;2:回到10年前,3:回到现在,需要提醒您的是如果选择前两样,您将永远回不到现在。”

  楚蓁蓁:“什么意思?”

  系统女声:“如果您执意留在书里的世界,那么现实的肉体将会消亡,也就是人类俗称的死亡。”

  楚蓁蓁:“回到10年前,为什么还算在书里?”

  系统女声:“时光不可逆,回到10年的那个世界,是您在另一平台曾经发布的一篇断更文。”

  楚蓁蓁:“我去。”

  这也算。

  系统女声:“您做好选择了吗?”

  楚蓁蓁看向仍跪在地上的萧晋:“如果我留在这个世界,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吗?”

  系统女声:“抱歉,这属于超纲问题。”

  楚蓁蓁:……

  系统女声:“不过可以提醒您的是您的版权费已经成功打到您的户头。”

  版权费,对哦,她买了版权。

  “不论黎明,黄昏,只有你我在一起,不论你是谁,我是谁,你曾经是谁或我曾经是谁,只有我在你的身边,我愿意这一生陪你看遍每一个黎明,黄昏。”

  要用肉身换一场永不复醒的美梦吗?

  楚蓁蓁无意识的转了转手上的戒指,重新走到了萧晋的面前。

  楚蓁蓁笑了笑,刚想开口,系统女声又冷不丁出了声:“请您想好,若留在书中的世界,肉身就会消亡。”

  楚蓁蓁:“庄周梦蝶不愿醒,若这里能让我感到幸福,在这里渡一生,不也是渡人生吗?”

  系统女声:“注意!注意!书中结束之时就是你消亡之日,永远消失!”

  楚蓁蓁乐了,她竟从没有情绪的系统女声听出了几分焦急。

  楚蓁蓁笑着自嘲:“离我消亡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不用着急。”

  她的手重新落回了男人的手上。

  现实的世界,她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落魄潦倒,一个标标准准的loster。

  在这里,在小说里,她奋斗过,痛苦过,幸福过。

  五彩斑斓的世界,三生三世才博一个两情相悦,故事完美,她又怎能在这时候提前退场呢?

  楚蓁蓁摇了摇头。

  她不愿,也不想。

  楚蓁蓁看着跪在她面前的萧晋,眼眶不由含了泪:“纵使不想承认,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幸福,从未有过的幸福!”

  ……

  萧君霆:“不高兴了?拿张卡去刷刷!”

  ……

  萧煜轩:“女人,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

  楚蓁蓁捏了捏男人的手,眼中含泪,又笑了起来:“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

  随着她这一声承诺,坍塌的世界突然停滞,像是按下暂停键又启动了倒退键,坍塌的世界以几百倍的速度恢复了原样。

  倒下的墙壁拔地而起。

  碎掉的吊灯重新凝聚,回到了屋顶。

  窗外,被乌云完全遮挡的太阳又高高的悬挂在了天空上,当第一道阳光洒进屋内,落在男人的脸上,那停滞的俊脸又恢复了活力。

  “嫁给我。”

  “我愿意。”

  这一次,楚蓁蓁没有再犹豫。

  男人似乎没料到她这么快就答应了他,看着她直愣了许久,直到她的眼泪落在他的脸上,他才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用力将她一把拉进了怀里。

  “别哭,萧太太。”他吻掉她的眼泪,只让她的脸上留下笑容。

  “你会对我好吗?”

  楚蓁蓁抬头冲他问。

  萧晋:“我会比爱自己还要爱你,哪怕为此让我付出生命。”

  萧晋:“你信吗?”

  楚蓁蓁踮起脚,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她信。

  因为——她是“亲妈”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