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第28章 第 28 章

小说: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作者:时三十 更新时间:2021-09-20 11:15: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宽敞的厨房内,陆培风僵硬地站在料理台前。

  他刚才应得很快,可真站到了厨房里,却又有些为难起来。

  要他说,如果可以重新选,当然是要先在私底下多练习几遍,直到练到满意后,再到温荼面前来展示。可他应得太快,根本没得到准备的机会。

  这会儿温荼就站在他的旁边看着,让他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温荼主动道:“是没有材料吗?要不要我回家里拿?”

  “……”

  陆培风没有做声,弯腰打开了橱柜。厨房里各色设备厨具十分齐全,各种材料也应有尽有,可都是在回国后重新添置,有许多甚至还没有开封。

  但他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拿出一袋低筋面粉,深吸了一口气,又放了回去。

  “做蛋糕有点麻烦。”陆培风面不改色地道:“做菜怎么样?”

  温荼说:“都可以。”

  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陆培风长舒出一口气。

  一日三餐与偶尔的点心比起来,还是做菜的机会多一些。

  冰箱里没有多少新鲜的食材,陆培风掏出手机下了单,在东西送来之前,他引着温荼出了厨房。

  陆培风倒了两杯咖啡,其中一杯递给了温荼,他在沙发上坐下,状似不经意地道:“你带着南南去游乐园了吗?”

  “嗯。”温荼怔怔地盯了他手中的杯子一会儿,直把他看的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自在,然后才伸手拿走了他手上的咖啡杯。

  陆培风愣了一下。

  温荼有些不敢看他,她小声道:“我之前查了一点相关的资料,说是最好不要喝这个……”

  陆培风微怔,他唇角翘了翘,在温荼的注视之下,端起茶几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

  他喝了一小口,喉结滚动咽下,他朝温荼看来,像是等待家长检查,却是眉眼含笑,眸中好似蕴藏星辰,眼底全是欣喜的欢意。

  温荼轻轻咳了一声,她移开目光,闲聊起来:“我听南南说,你是后来才开始学这些的。”

  “是。”

  “你平时那么忙,还抽空去学这些,是医生说的吗?”

  陆培风放下水杯:“因为你。”

  温荼顿了顿。

  “大一的时候,你就在宿舍的公共厨房里做饭,后来我们住到一起后,一直都是你负责我的一日三餐。”

  听到‘住到一起’,温荼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手心。

  陆培风道:“你的手艺很好。”

  “倒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温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是那边的味道不够正宗吧。”

  “你回国以后,我和南南都很想念你,医生说,如果学着做这些,对我的病情也有些好处。你留下了几本菜谱,所以我就按照上面的内容去学了。”陆培风回忆道:“可惜,和你做的味道差了很多。”

  温荼的菜谱是留给她自己看的,有些地方写得并不详细,起初他也只会用微波炉和烤箱热饭的新手,学起来磕磕绊绊,连调料都分不清楚,更读不懂某些省略了的步骤,味道也不如记忆中的好。

  这并非是他的爱好,也常常因为没有成功而轻易的沮丧暴躁,可做的多了,又好像能想起温荼还在他身边时,在厨房里忙碌的模样,靠着留下来的那些菜谱,也隐约找到了以前熟悉的味道。

  温荼不在的那些日子里,他们父子俩就靠着这拙劣的模仿聊以慰藉。

  可无论如何模仿,到底不是温荼亲手做的东西,就像是他们开车找遍了所有的中餐馆,也依旧找不到熟悉的味道。

  “南南最喜欢你做的东西。”陆培风回忆起来,目光也变得柔和:“他被你教的很乖,很听话,也很体贴我,即使我做的东西并不好吃,也能说出夸我的话。”

  小孩儿有多懂事,温荼自己也是感受过的。

  她道:“你是他的爸爸,他跟在你身边的时间更多一些,是你的功劳。”

  陆培风摇头:“你不明白。”

  温荼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如果她记得,一定知道他并非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与父亲。

  温荼与他交往结婚,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一直不曾与家里人透露过这些事,甚至陆嘉南出生之后也没有见过外公外婆的脸。他不是个正常人,会轻易地因为一件小事而产生极端的情绪,每当这个时候,就需要温荼来尽力安抚。小孩刚出生时,也最是需要细心照料的时候,他尚且自顾不暇,便全是温荼扛了下来。

  在陆嘉南有记忆的时候起,温荼就用劝抚的话语让他接受爸爸的另一面,他是个很聪明也很敏感的孩子,家庭里的特殊让他相比起同龄的小孩有些提早的成熟,可在温荼的引导与照顾下,他的世界温暖明亮。所以温荼离开以后,陆嘉南也没有怕他,反而学着妈妈一样来帮助他。

  陆培风加重了音:“你做了很多,你很厉害,对我们两个来说,你很重要。”

  温荼微怔。

  抬头对上陆培风认真的神色,她呆了好半天,才呐呐点了点头。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胆小的人,也许也做不了什么厉害的事情,只能说是顺风顺水,与陆培风相比更是差了很多。可从陆培风回来以后,每一个人都告诉她,她很厉害。

  “我还听南南说,是在我回国以后,你才去看医生的。”温荼试探地道:“在这之前,没有去看过医生吗?”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头顶的水晶吊灯幽幽地照亮客厅,陆培风垂下眼,纤长的眼睫投下阴影,隐去了他眼中的神色。

  楼梯的转角处,陆嘉南趴在地上,有些不安地挪了挪小屁股。他伸手半捂住耳朵,想听又有些不敢听。

  “……没有。”

  温荼没有说话,唯独视线没有移开,即使没有开口,目光中也透露出了自己的请求。

  可陆培风却撇开了视线。

  温荼:“那不能和我说吗?”

  “……”

  楼上,陆嘉南眨了眨眼,忍不住探出了脑袋。

  在一片寂静之中,手机铃声忽然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陆培风逃也似的抓起手机匆匆忙忙往外走,没多久,便提着一大袋食材走了进来。

  他避开温荼的视线,径直进了厨房里。

  温荼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心地站起身来追了进去。她有点想继续问我,又不敢问,怕自己的问题太过,会让陆培风再一次的把控不住情绪。

  温荼的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没有看到熟悉的白色小药瓶,也就不敢开口了。

  厨房里安静的,一时间只剩下处理食材的声音。

  忽然,陆培风问:“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这样的人,你还会喜欢我吗?”

  “什么?”

  陆培风没有回头,修长的手指握着刀柄,慢吞吞地将土豆切丝,声音规律,富有节奏,也让温荼有些心惊胆战的,说起话来更加小心翼翼。

  陆培风说:“幼儿园文艺汇演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家门口。你后来告诉我,在那个时候起,你就已经喜欢我了。”

  “啊……是的。”温荼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连这个都和陆培风说了。

  “如果你那时候就知道,你喜欢的人是个疯子,精神病,你一定会离得远远的。”陆培风的声音平静,没有波澜:“温荼,你以前喜欢我什么呢?是因为我可能是个正常人,而在普通人中,我看起来并不算很差吗?”

  温荼顿了顿:“……也或许是因为这些。可没有第一眼见面时,就能看清楚谁的内在,你不能否认你的外在也的确是能吸引我的原因。可是在认识你以后,知道你更多,了解你更多,我喜欢的当然也不止这些了。”

  “那是因为在你眼中,我还是个正常人。”

  温荼觉得他的话有些不对:“如果是因为‘正常’喜欢你,那从前的我也不会和你结婚了。”

  “或许是因为同情。”

  “什么?”

  “也许当初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陆培风自嘲地道:“而你一直很善良,看到一个一无所有的疯子还不知好歹的喜欢你,也许你就大发慈悲地原谅了他,还在他的恳求之下,心软地答应了他的求婚。直到几年以后,你忍无可忍,终于后悔了。”

  温荼却听的很恼怒:“虽然……虽然我的确不是很坚定,容易被人想法左右,可婚姻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时同情而答应谁,如果是这样,我既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自己。”

  “可我那时候的确是这样想的。”

  “……”

  温荼剩下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陆培风将切好的土豆丝拢到一起,放入盆中,他的手很稳,没有颤抖,也没有隐忍,就如他的情绪一般,声音平缓。

  “那时候,我很害怕。”

  温荼:“……”

  “我害怕让你知道我的真面目,也害怕你是因为同情才愿意与我在一起。当初我在你面前发病时,差点伤到了你,当时你很害怕,你是逃走的,我以为我会再也见不到你了。”陆培风平静地说:“可你回来了。”

  “我对你说了什么很严重的话吗?”

  “没有。你很温柔,安慰了我,让我不要放在心上,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你,你开始想方设法帮我。”

  温荼听着有些不敢置信:“难道是,因为我的态度看起来太好了,反而让你不安心?”

  陆培风反问她:“当你知道我的病情时,难道没有同情我吗?”

  温荼一噎,无话可说。

  “你向来很心软,也许是那个时候在你眼里我足够可怜,就和路边的野猫野狗并没有区别,你也只是像平时一样散发了自己的爱心。”陆培风放下了手中的刀,平静地擦干净了自己的手,转过身来面对她:“我一直都是这样想。”

  “这……这……”这太离谱了……

  温荼想这样说。

  陆培风是活生生一个人,她怎么会把他当做野猫野狗,也许刚开始的确会有这些同情怜惜的情绪,她会喂路边的野猫,可绝不会带它们回家。

  她现在也养了一只猫,可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很久之前就有的念头,去查了很多资料,做了很多准备,把所有不好的可能都设想过,这才下定了决心,去把猫接回了家。

  但陆培风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也没有办法说出责怪的话。

  因为这出自于他的本能,一个念头生起来,他还会想到最严重的地方,并且为之感觉惧怕,想象与幻觉会让他的念头变得愈发顽固,直到他将这些当做现实。

  好半天,温荼才说:“如果是这样,去治病不是更好吗?”

  陆培风看着她,说:“如果治好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温荼一噎。

  陆培风坦诚地说:“我就是害怕这些。”

  他惧怕温荼知道真相,也惧怕温荼会离开。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疯子,即使是温荼亦是如此,迟早有一天,温荼会开始厌烦与他在一起的日子,开始觉得他是个累赘,开始向往普通人的生活。可他又会要多想,不如再卑劣地利用温荼的同情,用她的心软要挟她留在自己身边。

  又或者是,只要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就可以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

  直到有一天,温荼真的走了。

  陆培风闭了闭眼,好像一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那段日子。

  对他来说,与天崩地裂一般,世界再无光亮。

  “不过现在我已经去看医生了。”陆培风睁开眼睛,轻松地道:“你不用担心,医生说了,我很配合,很快就可以恢复到和平常人一样。”

  温荼呐呐,不敢应声。

  毕竟她前不久还见识过陆培风发病时的样子呢。

  而她查过资料也知道,这类的心理疾病没有办法根治,也或许有一天,就因为某一个原因,再一次引得病情复发。

  温荼出神地想:她会是这个原因吗?

  温荼也不敢多想。

  陆培风神色自然,恍若没有看见她面上的犹豫与恍惚。

  他问:“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温荼摇了摇头。

  “我一个人在厨房里就足够了,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要不要去找南南?”

  温荼刚想要说点什么,就听到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听见自己名字后,趴在厨房门口偷听的小孩自己跑了进来。

  陆嘉南举起自己的手:“妈妈,我给你念书听。”

  温荼:“……”

  陆培风摸了摸小孩的头,垂眸低声道:“把我的药拿过来。”

  温荼:“……”

  小孩恍然大悟,忙不迭又往外跑,把熟悉的白色小药瓶拿了过来,递给陆培风之后,又连忙跑去倒水。

  趁他吃药的时候,温荼连忙把菜刀收起来了。

  她汗津津地说:“要不还是我来做饭吧。”

  “这样好吗?”陆培风抬起眼来看她:“说好了,我做给你吃。”

  “你不是也说,好久没有尝过我的手艺了吗?”更重要的是,他连药瓶都握在手里了,温荼哪里还敢再把厨房交给他,这里还给温荼留下过一点小小的心理阴影。她连忙说:“你和南南去玩吧,我很快就好了。”

  陆培风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倒也没有说什么,默认了下来。

  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待在厨房里:“我帮你打下手吧。”

  “不不不,不用了。”温荼连忙摇头:“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放心吧,很快就好了。”

  “那我在旁边看着。”

  温荼想了想,倒也没拒绝。

  她切菜的时候,陆培风倚在门框上,在背后默默注视着她,而陆嘉南则蹲在垃圾桶旁边帮忙剥蒜。三个人时不时说一两句话,偶尔温荼转过身拿东西的时候,就会和陆培风的视线对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幅画面好像从前见过很多次。

  温荼炒好最后一个菜,陆培风才走过来,帮她把菜端了出去。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么一晃神之间,她眼前好像出现了另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画面。她在厨房里忙碌着,而陆培风守候在门口,一边与她说话,一边逗弄着摇篮中的婴孩,在饭菜的香味与黄昏的夕阳里,是一个十分温馨的场景。

  可她一眨眼,那副场景又从她眼前消失了。

  温荼晃了晃脑袋,她捧着碗在原地,有些分不清现实的茫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