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109章 正文完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4: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俗话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顾浔亦觉得这句话简直太对了!

  戚慕每回想吃他做的饭时都异常好说话,不仅不觉得他烦,还主动提议晚上留宿,好第二天给他做早餐。顾浔亦觉得他当初找了十几个厨师学厨艺的行为简直机智到bug!

  所以知道戚慕的剧杀青他要回来的时候,顾浔亦当即跑去他的住处想给他做晚饭。

  这是半年前分开后第一次过来,钥匙他还有备用的,当初被赶走,他当然也没还。

  只是进了厨房发现空荡荡的连厨具也被扔了的时候,他激动到脑子里噼里啪啦炸烟火的心情顿时就拨凉拔凉的。他男人心狠起来是真的狠,不仅把他的东西还了,就连他用过给他做饭吃的厨具也扔了个干净。

  顾浔亦看着开放式厨房现在也就一个咖啡机,其他全空的的厨台,心脏直抽抽。

  这半年戚慕一直跟剧组没怎么回来过,别说厨房空荡荡的,家里都落了点灰,顾浔亦看时间还早,就先脱了大衣,准备把家里打扫一遍再说。

  准备换鞋的时候发现他曾经磨了好久戚慕才同意买的情侣拖鞋也没了,心口又是一拧,简直自虐。

  虽然在小镇和戚慕一起玩了好多天,戚慕也跟他说了没有别人只有他,但戚慕到底没对他表明过任何心意,所以他心里一直都不敢确认戚慕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他很怕他只是一时兴起,觉得好玩,等玩够了,回过神来了,再毫不犹豫把他丢下。

  他不怕被玩,他只怕戚慕什么时候会不想玩了。

  保持着半蹲在鞋柜旁,手扶柜门的姿势很久,他才站起来。

  没拖鞋他干脆就赤着脚,先是把家具都擦洗干净,然后把地拖了一遍,抬头看窗外,天色阴沉沉的,没关严的窗户寒风呼呼的往屋里钻,看着像要下雪,顾浔亦不由得想,慕慕出了机场会不会冷?

  他想去接他,但是戚慕没让去,他若擅作主张,他若生气怎么办?

  内心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先去买菜做饭,对了,还有厨具,顾浔亦干脆打电话找人送了一整套过来,然后才出门去超市买菜。

  路上给戚慕发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到家,晚上想吃什么?

  戚慕那边很快回复,【饺子吧】

  顾浔亦,【什么馅的?】

  戚慕,【随便】

  顾浔亦趁等红绿灯的时间,想了想,发语音,“那我就各种都做一点吧,这样你喜欢吃什么馅的都可以吃到。”

  戚慕也回了语音,带着笑的说话,“你来得及吗?要登机了,先不说了。”

  果然一提到吃的,戚慕就很好说话。

  真是太机智了!!!

  顾浔亦本来还想征求一下是不是可以去机场接他,想了想,戚慕是和剧组人员一起回来的,估计是不想他过去被看到,最终什么也没说。

  不能做让戚慕讨厌的事情!他心里默念。

  各种馅的食材都买了一些,顾浔亦就马不停蹄钻进厨房开始准备,包饺子不难,就是调馅料麻烦些,因为他不止准备了一种。

  客厅的窗户关着,屋里开了暖气,顾浔亦穿的单薄,高大的身影在厨台前,认真且专注的忙碌,心无旁骛。

  手上都是面粉,围裙上也有,偶尔用手背擦了一下脸颊,脸上就也沾了不少。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擀面杖和舀馅料时的碗勺碰触所发出的轻微声响。

  顾浔亦虽然着急,但他想做到最好,所以并不慌忙,他有条不紊。然而等到他都包完了,戚慕竟然还没到家。

  他洗干净手,拿过手机想给戚慕打电话问问,结果看到手机上很多未接电话。

  有小舅的,有他大哥的,还有几个陌生来电。

  顾浔亦意识到了什么,打开微信,有小舅的一条信息,【快回家一趟,你爸妈回来了。】

  ……

  顾浔亦回到顾家老宅的时候,他恢复记忆后就几乎和对方决裂了的母亲,正慌乱不安的站在门口来回踱步,高跟鞋哒哒哒响,回来到现在她连衣服都没心思换。

  看见他,盛娴雅眼眸一亮,正要奔过去,儿子冷漠且阴沉沉的一张脸顿时让她迈不开脚了,她愣在原地,别过脸,又怒又恼,但更多的是痛苦和懊悔。

  顾浔亦也不看她,目不斜视从她身边经过。

  戚慕恩怨分得开,觉得他母亲动的手脚让他被退学,顾浔亦不知情,又是自杀未遂又是改写记忆的,所以不迁怒他,也从来不跟他提这些。

  戚慕说,他在意的只是当年的“背叛”,既然背叛不存在,那他也就不在意了。

  但是顾浔亦自己心里过不去。

  谁伤害戚慕都不行,自己不行,别人不行,他父母也不行。

  “回来了,你父亲在书房等你。”几乎之遥的盛宴清叫住他。

  顾浔亦走过去,垂头整理袖口,那里沾了点面粉。

  “没人再能伤害他,不止有你护着,你可以放心。”

  盛宴清瞥了一眼不远处眼圈都红了的姐姐,指尖夹的烟,要烫到手,他挪动了几下手指。

  顾浔亦抬眸看他,目光冷然,沉默了大约有一分多钟,才抬脚往屋内走,道,“谢了。”

  谢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但轮的到他谢吗?

  盛宴清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摁灭,扔了烟头,一言不发地跟着进屋,有些事光靠他自己应付,估计还不行。

  两人走到书房门口,顾浔亦拦住他,“我自己能行。”

  盛宴清也没说什么,他想到里面还有顾明棋在。

  顾浔亦拧开门,从容的走了进去。

  “啪—”

  刚走进去站定,他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打完他的父亲又坐回沙发里,微微抬眼看着他,面色不愉。

  “还知道回来?”

  顾浔亦站的直挺挺的,扯了一下嘴角,“有事吗?”

  这个儿子从小到大就没有管的住的时候。

  跟他老子说话,眼底也是狂妄不屑。但相比以前,倒是沉稳多了,打了他一巴掌,居然没跳起来。

  顾凛背依着沙发,他看起来还很年轻,与年龄不符,身材,面相,除了眼角皱纹,抬眼时额头堆起褶子,是个看起来优雅的男人,常年养尊处优细白的手指随意的搭着,姿态矜贵又冷漠。

  “你的事,你大哥都跟我说了。”

  说了多少,怎么说的,顾浔亦无从知晓。

  顾明棋就站在不远处,他下意识看了他一眼,发现对方面色意外的要比平常苍白虚弱很多,不时的低声咳嗽。

  顾凛蹙眉转向咳嗽声的来源,“身体不好就别站那了,回去休息。”

  “父亲,我没事。”说着咳嗽声更大了。

  顾浔亦嘴角微抽,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就因为你从小到大都让人看不上,我才没有管你,”顾凛转回头看向面前的小儿子,说道,“让你回国是希望你能跟你大哥好好学学。”

  结果心思全用在一个男人身上了,还要死要活的,没了那个人就不能活。

  但他现在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身体不行,只剩小儿子,他没得选择。

  “我不管你的感情生活,”顾凛缓了语气,“但我有个条件,我只给你五年时间,如果你还没能力接手,那个男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机会见到。”

  顾浔亦神色瞬间一紧,但很快稳定下来,他父亲还很有精力,并不是五年之后就不行了,商人重利,他父亲还多了一项冷血。

  “我答应。”

  既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顾凛站起身拿上外套往外走,“五年后回英国,如果你有能力,自然可以二者兼顾。”

  父亲的话里意有所指,算是提醒,也算是给个希望,没给路堵死。

  “好,我知道了。”

  听他这么顺从的答应下来,顾凛略显诧异的偏了一下头,脚步才继续,看来他这个小儿子并不像以前那么糟糕了。

  等到父亲走出去,顾浔亦才收回视线,看向咳嗽声已经断了的大哥,“你在帮我?”

  顾明棋微微恍神,半响,微不可查蹙了一下眉心,语气平淡,“只是不想因为你连累他……”

  说着他停顿下来,似还有话要说,但却没再开口。

  “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大哥。”

  顾明棋瞥了他一眼,神色冷漠,“不必谢,你把他当成命,表现的如此之明显,即便我不帮你,父亲也不会动他。”

  话里有话。

  “是吗?”顾浔亦淡淡的问。

  “父亲没你想的那么冷血。”

  顾浔亦笑了下,不置可否,抬手看腕表,“慕慕应该快要到家了,我先走了。”

  看着走出门的潇洒背影,顾明棋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把手仗放下,背手走向窗户边向外看。

  顾家大宅里灯火通明,只有看的远了才一片漆黑。

  “我没想到你会帮他。”直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在屋内响起,顾明棋的思绪才被拉回来。

  “没什么。”他背着人说道。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给他铺路,把心爱之人拱手让人?”

  虽然这条路铤而走险,但结果却很好。

  顾明棋沉默,他转身,看向盛宴清。

  “我大概知道你的想法,”盛宴清说道,“我们都一样,没有让不让的,只是小慕自己的选择罢了。”

  “你有一点错了,”顾明棋竟开口反驳道,“我没想过给他铺路,是小慕的选择没错,我只是没有阻止。”因为戚慕对他的在意超出了顾明棋的预想,他不想他心结没解开再添心结,所以他没有阻止事态发展下去。

  怎么可能?盛宴清脑子转的飞快,“你什么意思?”

  如果顾浔亦不是受了那些伤害,不是被戚慕亲手虐的又死又疯,虐到解气,如果不是这些伤害已经造成了才让戚慕发现真相,戚慕应该就不会开始用心去感悟他的情意,对他心软。

  戚慕这人和别人不一样,他很会隔绝别人的感情,进不到他心里去做什么都白搭。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戚慕开始去感受顾浔亦对他的好了,所以顾浔亦才能有机会真的进入他的生活陪在他身边。

  如果不是顾明棋暗中促成的这些事,怎么会这么巧合?

  “这么恰到好处的一条路。”

  然而顾明棋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喃喃说道,“如果不是人为,大概就是天意吧。”

  ………

  顾浔亦坐进车里,第一时间掰下镜子对着脸照,按开车顶灯,清晰的的看见右边脸蛋上的红痕。顾浔亦皱眉,这回去要怎么解释?

  他使劲揉脸,企图把脸揉红看不清红痕的印子,但无济于事,气的他捶了一下方向盘,暗骂了一句“老东西”!

  刚准备启动,手机响了,是戚慕的来电,他忙接起来,“喂,慕慕。”

  戚慕声音听起来心情不错,“怎么没在家?”

  “嗯……突然有点事情处理,现在已经处理完了,我这就回去。”

  戚慕笑着提出条件,“一个小时之内赶不回来,今晚就睡沙发。”

  顾浔亦咧嘴傻笑,想说用不了一个小时,但戚慕已经挂电话了。

  听出了没?即便一个小时赶不回去,慕慕会让他睡沙发,也不会不让他进门,不会赶他走!

  顾浔亦心脏狂跳,他系上安全带,就奔驰上路,在黑暗里穿梭,飞奔,如他的心情。

  他爱的人在等他。

  ……

  这边戚慕划断通话就把手机扔一边了,他在餐桌前坐下,餐桌上一排五个碗,都用盘子盖着,每一个碗前面还贴了便贴纸,上面标明了每个碗里都是什么馅的饺子。

  “这个傻子。”

  戚慕忍不住笑起来,把每个盘子拿开,碗里面都是煮好的饺子,他摸了摸碗,还温热着,每个碗里量不多,但包了五种馅!

  太傻了,戚慕笑着坐下开吃,每个碗都尝了一两个,味道不错,都合他口味,关键是还能一下子吃到不同馅的!

  有点绝。

  戚慕吃的开心,后面暗暗改口,也许这不算傻,应该说是机智。

  一边吃一边转头看了看被收拾的干净整洁的家,想到刚打开门时,屋内留了一盏灯,开好了暖气,餐桌上摆好了晚饭……戚慕恍惚觉得这样的日子好像挺不错的。

  所以他决定,那就先暂时这样吧。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中秋节快乐!正文就到这里啦,撒花花~,有些剧情不放正文里说了,会放番外。

  天啦噜,我竟然把文写完了!!!我终于可以撒花花啦~

  感谢~打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