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8章 第八章 细水流长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姝的眼睛也快冒光了,只不过是被馋的。自从结婚过后,除了刚开始几天还有几道婚宴剩下得肉菜,打了打牙祭外,就再也没有沾过荤腥。

  昨天晚上刚梦见了城隍庙附近的那家老北京卤煮。特别是他家牛百叶配着粉丝,再用芝麻酱一淋,稍微加一点辣椒,简直是人间绝味。王姝正准备吃,就被人推醒了。

  只见陈留芳捂着胳膊委屈地看着自己,彷佛在控诉他把胳膊借给自己枕,自己却不识好人心咬了人家一口。王姝汗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亲了口陈四郎企图蒙混过关。

  可惜,陈留芳显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王姝“娘子,你咬了我一口,很重。”陈留芳委屈道。

  王姝:……

  “那不然,你……咬回来?”王姝不确定地回道。不会吧,不会吧,真打算咬回来男人都是这么狗吗?

  “既然娘子都这样说了,为夫又怎敢不从?”只见陈留芳渐渐地逼近王姝,落在了王姝的脖子上,满室春色。

  王姝想着那碗百叶粉丝,便不由得生气。没吃上不说,还白白付出了代价。

  转瞬想着还是得努力先赚钱,没钱真是寸步难行。想来想去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干脆放弃了。小说首发ls.xs.sm.xs.

  回到房中,见陈留芳竟然没有在看书,不由觉得惊奇。这事情要是放在二哥王长柏身上那就是正常,毕竟自己这个二哥可是在亲爹这个秀才的管教下都敢闹翻天,气的王秀才这个斯文人都直跳脚,最后才放任了之。但换成是陈留芳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虽然好奇,但是王姝也并未多做打探,就去书房拿了一本写风土人情的书来消遣。这书还是原身的父亲王秀才留下来的。虽然不多,但也算是涉猎广泛,除了四书五经这些科考用书之外,也有一些地理、民风民俗之类的书籍。王贵礼夫妇也是厚道人,又想着侄女婿将来是要走科举的,就把王贵川留下来的书籍分了一大部分给王姝作陪嫁带走,其中就有这些经史文集之类的。

  又给了王姝一些傍身的银两和一张地契。是临近县学的一座小院子,这也是王秀才留下的。小王姝年幼时候还在那里住过,可惜后来王秀才在科举上再没有建树,就直接带着妻女回到村子里了。房子也直接租出去了,每个月收租金。再后来王秀才病重,小王姝也不懂,以为看病吃药花钱,房子早就不在了。

  按说王秀才在县城里也买不起这一座小院,这其中也是有段渊源。王秀才当年也是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又长的俊秀,自然也是一只潜力股。恰逢一盘桓此地数十年的商人要返回家乡。只是商人不只家里有妻有子,还在此地娶了一房,虽然早逝但生下一女。此时商人已经年迈,准备回家安居乐业。只是担心返回家中,家中的妻子苛待女儿,而自己也上了年纪,无暇顾及,索性打算在此处为把女儿发嫁。这才把女儿也就是王姝的母亲嫁给了王秀才,又陪嫁了一座小院子并一些银两,全了这段父女情谊。这些事情小王姝自然不知道。

  所以说王姝的家底也是丰厚的很,县中的一套房子租金都足够一个普通人过的体体面面。自然也可以吃的不差,只是刚到陈家,还摸不清情况,自然不敢贸然行动。

  因为古代没有标点符号,所以这个书王姝看的是格外艰难。就像是在做文文翻译似的,自己还要断句分析,一个故事看下来足足用了半个时辰。这也得亏有原主的记忆加持,不然更久。不过书的内容确实有趣,王姝不禁莞尔一笑就接着往下看去。

  突然一根木制的发簪出现在眼前,许是为了应景,雕刻的是桃花,栩栩如生。王姝抬起头,只见陈留芳拿着簪子期待的看着自己。又见簪子的尾部还有一个很小的字,仔细看来是个姝字,给谁的?自然不而喻。

  王姝欣喜不已,难得见着手艺这么精湛的木簪,更何况是自己夫君送的礼物,更是意义非凡。尽管原来告诉自己只是当作合作伙伴,但是也止不住高兴。

  “谢谢夫君,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本来打算早就送你的,可惜还差一点,今天刚完成”见王姝喜欢,也就不枉自己四处打听寻找这上好的木头。

  听闻是陈留芳自己做的,王姝就更是觉得这是个宝藏男孩。

  又把簪子还给了陈留芳,“你帮我插在头上,我看不见”陈留芳一愣才接过簪子。

  王姝的头发长得好,又黑又亮,摸上去如绸缎似的。又因为成了亲,自然不能如姑娘时在后面留发。就把头发盘成了一个朝云近香髻,插上这支桃花簪子也是相得益彰。

  “好看吗?”如刚得到糖的小孩子一样炫耀得看着陈留芳。

  “你更好看”王姝得脸刷的红了,娇嗔道“问你簪子呢?”

  女人天生对服饰之类有着超乎寻常地敏感度。晚上吃饭的时候,陈母和几位嫂子自然一眼就看到王姝换了头饰,都纷纷询问王姝在哪里买的?这年头金簪银簪贵重,但是木簪便宜,就是手艺好的不多,难得见这么精致的簪子,众人自然要刨根问底。唯有陈母没有吱声,自己的儿子自己还能不了解吗?别看老二跟着他爹学木匠,自己四个儿子里面老四才是真正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真正继承了老头子的手艺,精通木艺。只可惜老四一直忙于科举,这才没人知道。

  王姝支支吾吾地,“是以前买的,不记得了“几位嫂子还不死心。

  幸亏陈母喊大家吃饭,这才放过了王姝。

  不知是不是多心,不过王姝总觉得陈母这一声太过巧合,又看陈母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哪里不知道自家婆婆早已经看破。

  被长辈看穿的羞耻感让王姝整个晚饭期间都感觉如坐针毡。也没心思吃饭,好不容易等到大家放下碗筷,就快步回了房间。

  用冷水洗了脸之后,才感觉不那么烫了。正懊恼的在床上打滚儿,陈留芳走了进来。

  天要亡我!

  陈留芳好笑的看着妻子,“晚饭我看你吃了一点,给你拿了一碗槐花菜”这个只有春末夏初才能吃到。趁着槐花盛开,摘下来洗净用玉米面和油拌一下,蒸熟,好吃的紧。

  闻到香味,也就不管尴尬不尴尬了,王姝拿过碗就开吃了,刚刚确实也没吃饱,再加上这个确实好吃。

  不过心里疑惑,这个刚刚桌子上自己明明没有看到,心里的疑惑不知不觉的问了出来。

  “下午,娘和三嫂去摘的,一直再锅里蒸着,本来等大家吃完饭再拿出来给大家吃个新鲜。”没想到妻子害羞到刚吃完饭就立刻回房间。

  “那你不是还没吃?”自己刚到,他就回来了,肯定也没吃上。

  “娘肯定会留些明天吃的,我明天吃就好”

  骗谁呢?陈家这么多人,剩下的估计不多,也是明天留给小孩子吃的,他一个大人怎么好意思和小孩子抢食?

  不过王姝也没有揭穿他,夹了一筷子喊道,“张嘴”

  直接放进他嘴里,反正口水都吃过了,谁也别嫌弃谁。

  陈留芳自然不会嫌弃,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接下里,夫妻俩人一人一口,吃的欢喜得很。

  等王姝把碗筷拿去洗了回来,见陈留芳正打开橱柜上的抽屉。看见王姝回来,招了招手让王姝过来。

  好家伙,只见把抽屉完全抽出来后面还有一个小盒子,这谁能想到?妥妥的藏钱小能手,真的是谁都不服,就服你。

  里面放了大概三两碎银和几十文钱,可见攒钱的艰难。

  拿出来给王姝道“这是我这几年给人抄书攒的钱,你拿着花,不够了,和我讲。”抄书并不简单,书店的要求高的很,字要好看不说,还不能有涂改的痕迹,价格又不高,一本书也没多少钱,还只能在放学时间抄,好多人都坚持不下来。唯有陈留芳心态好,就当练字了,抄的一丝不苟。还是书店老板看他认真,抄的书买的人也多,这才给他比别人高了几文钱。

  想着自己的几十两私房,又看看人家把小金库都告诉自己了,王姝觉得不好意思的紧,不过也没说啥。男人愿意给,自己就敢拿,免得有钱就变坏。

  不过也没太过分,“还是把银子放在这里,你用的时候拿。”

  陈留芳这才又把钱放回到原来的地方,又说道“我因为结婚请了半个月的假期,还有三天就要到了。”县学是要上一个月,然后月底休两天,这一走就要一个月才能回来。怕妻子刚到自己家,不熟悉,担忧的很。

  王姝不明白陈留芳的担心,不过她也有丝不舍。这种感觉很奇特,忽略了这丝奇怪的感觉。又想着县学就和寄宿学校一样,里面的饭肯定也不好吃,要准备些吃食才行。自己才收了人家的家当,理应给人准本的妥妥当当。

  于是就说,“那明天刚好有个集市,我们去逛一逛吧。”

  想着自己都没怎么陪妻子出门,陈留芳自然同意。showbyjs('农女锦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