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场雪断断续续的下了有好几天,才又开了太阳。不过这大冬天的,也不暖和,地上那些没人走的还是铺了厚厚的一层的积雪。

  一些人常走的地方,中午的时候是一滩烂泥,等到晚上就都成了冰溜子,稍不留意就容易摔个跟头。

  在家里抱着个手炉都冷的直打颤,王姝无事一般都不轻易出门,就连家里的菜都是前一天把钱给赵婶,等第二天早上她来的时候刚好经过菜场去买回来。

  不过这天气虽然寒冷,但刚好适合储藏冰,也不知道孙茂才有没有准备。王姝也是担忧的很,毕竟虽然洛城地处寒冬,但是一年的大雪也就几场,谁知道下一场要什么时候。

  只是王姝心里虽然着急的很,前几天一直下大雪,也没办法出门,就连陈二哥帮忙打好的柜子,都没办法去取。这终于好一点了,就想着等陈留芳下学回来再陪自己去一趟酒楼。

  此时德和楼因为大雪的来临,宾客盈门,座无虚席。

  店里的伙计不停的进进出出,迎客的,上菜的,收拾桌子的,明明是在这大冬日却急的是满头大汗。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来用。

  孙茂才看着情况,估摸着人手不够,又从家里差遣了些仆妇来帮忙,这才算是缓解了一些。不过店里缺人手可以解决,但是客人爆满就难办了。

  德和楼走的是高端路线,按照王姝原先的估计是没错,这个空间足够满足洛城的需求。但是她估计错了一点就是,火锅在这个缺少各种网红美食时代的威力,尤其是在寒冷的冬日的诱惑力。

  也幸亏,当时为了预防突发形况,店里还备了一些火锅炉子,几个伙计手脚麻利的把大厅原来空出来用来作为装饰的地方收拾出来又摆上了几桌。这才让几个在等着的客人上了桌。不过楼上的雅间孙茂才始终保持不动。

  一天下来,就连孙茂才都累的不轻,更何况其他人。不过虽然累,孙茂才却也高兴的很,这是财源广进。至于王姝说的储存冰的事情,他也没忘记,只是确实也没来的急……

  主要是往年存冰的事情都是店里的伙计干的,这次下雪店里的生意更是兴旺,哪里还凑得出人手来干这?

  孙茂才已经感到筋疲力尽,可惜李掌柜还是没有放过他,拿着单子走过来递给他:“少东家,这个是明天的安排,你看有什么改动吗?”

  不得不说,孙茂才不愧是经商世家,骨子里就流着商人的精明。经过王姝的提点,立马就想到预定。当然不是说楼上的雅间,这里一直招待的贵客,基本都是提前预定的。

  而是楼下的大厅,在这里用餐的相对于楼上自然是普通一些,多也是寻常的朋友聚会之类。时间的长短也都容易把握。索性就直接分了时段预约,让出现客人上门却没空桌的情况尽可能地减少了很多。还特意给早上这种时间段给了优惠。这样也可以有效的避免出现,早上没人,中午人员爆满的情况。

  当人也不是全部都预定了出去,还有预留有一小部分应对突发情况。

  孙茂才睡眼惺忪的瞄了一眼,见没有什么大问题,把单子还给了李掌柜。

  “以后你自己作主就好,不用来问我。”说完,就赶紧回了房间睡觉,留下其他的人还在打扫酒楼。

  这几天太过忙碌,孙茂才干脆就没回家,直接睡在了酒楼里,也就不用来回奔波。

  等陈留芳回到家中,王姝就同陈留芳说了自己的担忧。

  陈留芳嗤笑了一声:“你不必担忧,他肯定没有做。”

  前段时时间酒楼的生意刚稳定,就被孙父重新送到县学里面读书了,教学的老师看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格外不顺眼,就特意抽查他的课业。孙茂才自己也没准备,总是被他的老师给罚抄文章,哪有时间去忙碌这些。

  至于陈留芳是怎么知道的,这还多亏了孙茂才自己。每天不说回去认真看书,还有空跑这么远来陈留芳面前念叨。抱怨老师的不近人情,又怪孙父多此一举,都没时间回去安排酒楼里的人储存冰了。

  让陈留芳说就是:“该!”

  这几天下雪,孙茂才再也没有来他面前叨叨,陈留芳还以为他知道上进了,以后耳边终于清静了。

  谁知过了两天才知道他又请假了,不过不算是不务正业,人家请假的理由翻译过来就是:家中生意过于兴隆,我得回家看看!

  就这样整个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知道了,德和楼背后的老板就是孙家了。也的亏他还算是有点谱,没把王姝也参与其中的事情说出来。其他人更不会想到德和楼和陈留芳扯上关系。虽然说那次和孙茂才一起去陈家的谢怀山略知一二,但他也不是一个多嘴之人。更何况他也只是以为陈留芳把方子卖给了孙家。

  德和楼的火锅在今冬算是一枪响了名头,在富贵人家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能来学院读书的除了几个别如一开始的陈家一样,大都是有点家底的。不能说吃顿火锅很轻松,但是偶尔吃个一次也还是支持的起的。

  这不,这德和楼的火锅自然也在这群学子中大受欢迎,偶尔三五成群的在下学后约着去打打牙祭。自然也有人来约陈留芳一起去,不过他更想每天回家陪王姝吃饭,更何况王姝偶尔自家在家里也会做,犯不着去酒楼。

  说来也巧,除了第一天孙茂才出面了,后面都在后方坐镇,大家也不曾遇见。

  这下突然让人知道孙茂才就是德和楼的老板,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模糊的商人之子。羡慕的有之,不屑的有之,还有更多的小人常戚戚。

  陈留芳虽然不关心这些消息,可是哪里都不缺好事者,把这广而告之。

  王姝听完陈留芳讲完这些,也是目瞪口呆,当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孙茂才这么嚣张的请假条。古人不都是说财不外露的嘛。就连孙家一般人也只知道是富商,但是具体因为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就连王姝要不是陈留芳告诉,她都不清楚。

  孙茂才这么高调,不怕回去,他爹拍死他吗?.九九^九)xs(.co^m

  孙茂才当然怕,当口嗨一时爽,事后火葬场,这不吓得都不敢回家吗打了个时间差,住到酒楼就不回家。就连家里的仆妇都是让李掌柜去孙家找来的。当然德和楼忙也是部分原因。

  只是孙茂才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前几日考虑到酒楼的生意,孙父在接到老师的告状后忍了下来。这不一看生意恢复正常,立马让家里的管家带着人手大清早的就堵在了孙茂才的房间门口。

  孙茂才眼看逃不掉,干脆束手待擒,以求孙父能网开一面。

  可惜孙父这次彻底被气疯了,谁的话都不听了。还嫌下人打的不解恨,自己亲自动手。

  边打还边喊:“我让你这逆子不听话。”

  “不知道尊师重道。”

  ……

  完了又带着负伤的孙茂才去学堂,好一番赔礼道歉,才算是解决。

  孙茂才在学堂老老实实的待了几天,才又随着陈留芳来到小院。showbyjs('农女锦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