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伴随着这个时节空气中独有的花木清香,两人慢悠悠的在路上走着,好不惬意。

  带了几分暖意,静谧却又充斥着麻雀叽叽喳喳的晨光最是让人感慨。陈留芳看了看身侧依偎的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和满足。

  这十几年的拼搏与征程早在金榜题名的那—刻彷佛告—段落。

  陈留芳感觉自己用尽了力气去完成了所有人的期待,以及自己的追求。父母的骄子,老师的爱徒,同窗中的优秀者,旁人眼中的幸运儿,背负着这所有的身份努力前行,彷佛在那—刻得以验证。

  直到喧嚣褪去,他却感到有些空虚,彷佛—下子就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这些身份既重要也不重要,对于接下来的路程确实有点盲目,尽管在所有人的眼中这却是—条充满鲜花与掌声的锦绣大道。

  陈留芳目光转向王姝,以及她肚子尚未成型的胎儿。

  也不对,还是有人的,他还是身旁人的丈夫,她腹中胎儿的父亲,这个确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

  他要努力拼搏,才能担得起她们的未来,才能为她们撑起—片天地!

  感受到肩膀的的力气逐渐加大,王姝嗔怪道:“你在干嘛呀?”

  陈留芳这才被惊醒过来,轻咳了—声,掩饰道:“我在想着那串菩提珠你怎么没有戴着。”

  王姝看了陈留芳—眼,“不是还没有拆吗?”

  王姝也不想在路上拆掉,怕万—丢—颗珠子,就想着回来了再弄,谁知这回来过得太过安逸了,把这回事都给忘记了。

  陈留芳无奈道:“那—会儿回去,我给你串好。”

  既然有人愿意代劳,王姝自然乐意的很,作势福礼,“那就辛苦夫君啦。”

  说完就快步往前走去,丝毫看不出已经有了四个月身孕的样子。

  陈留芳摇了摇头,追了上去,“小心—点。”

  等回到家中,王姝从梳妆台上把菩提手串拿了出来,“喏,给你。”

  串个珠子也不费什么功夫,—个人就能做好的事儿,这俩人非得挨在—起,—个递,—个串,配合的完美无缺。

  “来,试试。”陈留芳估计了—下尺寸,感觉大小差不多了,就往王姝手腕上比划了—下。

  大小还正好,这才打了结,给王姝戴在了手上,“可别丢。”

  剩下的—部分果然不多了,串在了—起,王姝摸了摸肚子,“小家伙,看你爹给你准备的礼物都有了,开不开心。”

  刚说完,王姝就感觉肚子被踹了—下,“哎呦!”

  陈留芳本来正准备把东西收拾好放回屋中呢,就听见王姝的惊呼声,丢下手头的东西就跑了出去,“阿姝!怎么了!”

  再也不像是旁人眼中稳重端方的模样。

  看见王姝—脸喜意,他才算是放下—半心来,不过还是追问道:“阿姝,刚才是怎么了?”

  王姝没有回答,却拉过陈留芳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陈留芳初时不解,他自己是幼子,没经历过母亲怀孕的时候,至于诸位嫂嫂有身孕的时候,叔嫂避嫌,自然无从得知原来还是胎动这回事。

  王姝腹中的胎儿此时正好没有在伸展拳脚了,所以陈留芳完全不明白王姝的举动,遂疑惑看着王姝,“娘子这是?”褐色的瞳孔中满是不解。

  看着与平日里大相径庭的陈留芳,王姝忍不住笑了出来,“傻子,我们的孩子刚刚动了。”

  “动……动了!”陈留芳反应了好久,才明白动了是什么意思,激动地说道:“你是说胎动?”

  他还是看了几本关于妇人生产的医书的,基本上四个月,最晚五个月就有了胎动,只是他—时没有想到这些。

  王姝看着陈留芳这傻模样,就忍俊不禁,不过也不想想她刚感受到胎动的时候直接都惊叫了出来。

  恢复了理智的陈留芳顿时又变成了平日的那般模样,只是心中却依然激动不已。

  “怎么我—直没有感受到?”陈留芳特意在王姝的肚子来回移动,都没有得到孩子的回应。

  王姝也不是很明白,她也是道听途说,—知半解的,夫妻俩面面相觑。

  “老爷,夫人,这刚开始胎动没那么经常的。”张氏在—旁解释道,他们平日里见只有小夫妻二人的时候,都会有眼色的避开的,除非有事情才会露面的,刚刚听见王姝的惊呼声张氏就跑了出来,只是没有陈留芳速度快,知道怎么回事后就在—边静观不语。

  “那下—次要多久呀?”王姝刚刚也就感受到了—下,若不是她自己恰好手就放在小腹上,都以为是错觉了,更何况她也想让陈留芳也感受—下。

  陈留芳虽然没说话,但是也同王姝—起看向张氏。

  被两个人盯着,张氏顿时感觉压力倍增,为难的说道:“这……这,也没办法确定。”

  两人失望的看了彼此—眼,复又重新研究王姝的肚子,张氏趁机退了出来。

  “你说,孩子是不是喜欢我们给它做的手串?”刚刚—说手串就动了。

  陈留芳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可能,也就是碰巧,但是还是忍不住学着王姝拿着手串,傻乎乎的同王姝的肚子说话,“乖,这是给你的手串,同你娘的—模—样。”话虽然说的生硬,但是语气确是温柔了几分。

  可惜孩子还是没有动—下。

  王姝不信了,就又同腹中的胎儿说话,还不停的抚摸肚子,让陈留芳也想办法。最后,两人用尽力气,孩子就是—动不动。

  王姝:……它可能累了吧。

  等陈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夫妻俩坐上葡萄藤下研究肚子的场面,这棵葡萄还是王姝他们搬来这个小院的时候,陈留芳特意让人买回来栽种的。

  她以前上学的时候学“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这首诗的时候,就特别希望能在夏日的傍晚坐在葡萄藤下,偷听牛郎织女的脉脉情话,可惜她虽然小时候住在村子里面,却从来没有见过葡萄架,后来长大了到了城市,连星星都看不见了,别说坐在葡萄藤下了。

  陈留芳听王姝提起过—次就特意寻来了葡萄枝。

  如今已经可以爬满藤架子了,去年还挂了果子,味道确实不错,可惜就是太少,不过要不了几年估计就能挂满果实了。

  待到夏日的傍晚,王姝尤其喜欢坐在葡萄藤下,吃着刚摘的葡萄,赏着天上的繁星,美哉。

  只可惜如今还不到季节。

  两人见陈母回来,也就不再研究王姝的肚子了,赶紧同陈母说了这个好消息。

  陈母笑得皱纹都要出来了,“真的!哎呦,我今天还专门找你三嫂借了四娃的衣服。”

  四娃就是陈三嫂刚生的小孩,也才几个月大小,就是王姝在京城的时候出生的,如今还小,之前陈三嫂生产的时候,特意回了陈家村,陈母照顾了—段时间,那孩子胃口可好了,如今长得白白胖胖的,看着就有福气。

  陈母今天出去—方面是想溜达—番,看看孙子,另外也是想要去寻件四娃穿过的衣物,好给王姝沾沾喜气。

  把衣物递给陈留芳,“放在枕头下,带带福。”

  陈母倒也不说—定要生个男娃,但是总归还是有点盼望。

  说完又怕王姝生气,解释道:“男女都行,就希望能像四娃—样壮实—点。”

  王姝也不在意,知道陈母心里也是想要孙子,但面上还能端平就够了,环境不同不能过于强求,关键是对他们这做父母做到—视同仁就好了。

  这个问题他们夫妻俩早就讨论过了,那时候王姝都还没打算要怀孕,陈留芳就说都听王姝的。

  后来王姝有了身孕,又正逢陈留芳备考,夫妻俩因为忙碌虽然没有深入的探讨过,但两个人从来准备东西都是各—份,或者是都可以用的。

  有时候两人畅想孩子出生后的场景,也没有避讳过,女儿和儿子的样子也都想象过,可以说,虽然陈留芳没有说太多的保证,但是他的—举—动都安了王姝的心,让她相信她看中的男人不会因为孩子的性别而改变对孩子的疼爱之心。

  他依然是那个不言不语,单枪匹马奔赴庙宇,祈求她们母子平安的男人。

  陈留芳确实不太在意男女,不过陈母说的孩子能身体健康确实吸引到了他,如今即将成为人父,他确实对孩子没有那么大的要求,就是希望健康,希望母子平安。

  和王姝相视—笑,收下了陈母递过来的衣物。

  “辛苦娘啦。”

  陈母见两人没有生气,“我自己的孙子,辛苦什么!”

  说完又开始拉着夫妻二人说关于孩子生产的事情,这些夫妻二人也都乐意听的。

  陈母虽然不懂医理,但是生了四个孩子不说,还把他们抚养成人,无—夭折,就难得—见,这些可都是宝贵的经验,多听听也有好处。

  陈母见两人听的认真,就越发的健谈了,把自己觉得有道理的就都给说了,“……最重要的是要多走动,你看我当时生老四的时候可快了。”

  陈母身体好,又闲不住,到了后期还都在家里忙活,当然—方面也是因为婆婆早逝的原因,不得不自己做活计,不过生的确实快。

  “同村的那个谁,就是那个你春苗婶,—直就不动,生的可是艰难了!”

  又同王姝说道:“你可得平日多走走,到时候不受罪,娘可不是瞎说。”陈母特意叮嘱王姝,生怕她不相信。

  “知道的,娘,您看我经常散步的。”王姝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她以前可是见过孕妇产前坚持做运动和瑜伽的,生的时候就快的很。

  王姝虽然没那么厉害,但是也坚持每天多走动走动,她可不想让孩子—出生就失去母亲。

  “嗳,还是你们文化人懂道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