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锦绣路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

小说:农女锦绣路 作者:荔枝蒸肉 更新时间:2021-09-27 18:19: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药酒一事兹事体大,又是御笔朱批,朝中官员不敢推托敷衍,一任事情推行的十分迅速。距离那日宫中传话也不过数日,京城之中便俱都知晓这药酒的威力。

  居于天子之地,无一不是人精,就连这寻常的百姓也别处更为关心朝政,更别说是与自身息息相关的消息,这药酒一出,无不奔走相告。

  街上的茶馆酒肆,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话题的中心几乎都是围绕着“药酒”二字,连平日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都退居一射之地。

  但是最为激动的却不是这些整日游走于长街的男儿,反而是常年困于后宅的妇人,尤其是那些家中生活富足,无需为生计奔波的女人。

  本来这药酒纵使这般神奇,于伤患大有益处,但她们因为礼教的缘故,寻常并不外出,家中亲近的男子,无非也就是夫婿和子嗣,但是他们这些富足人家,自然不是那寻常的贩夫走卒,受伤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她们听闻有这药酒,虽然高兴,但是也有限。

  不曾想官府的告文竟然还提到了于妇人生产有益,且允许产妇和重伤者取用。

  她们自然是高兴万分,身为女人,生来就被人告知她们要嫁人生子,谁也逃不脱这个规则。

  生产就如同一道鬼门关,半只脚踏在阎王殿,非生既死。所以每一个孩子都是她们以命相搏的,但是到了最后,却只剩下一句,传宗接代乃是人伦本常。

  从来没有人关心过这个问题,甚至就连生孩子都是污秽之事。

  如今官府却主动张贴除了重伤者,只有孕妇可以取用这个药酒,不仅仅是在生产上帮助她们,更是肯定了她们的价值,她们的付出。

  她们又怎能不欢欣雀跃,广而告之!

  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近来京城的各种妇人参加的花宴变多了。

  一时之间,这群在外游走的男人回到家中都觉得冷清了几分,竟然见不到往日那般妻子倚窗凭栏之景。

  王姝她们这等人家,宴席自然也不会少,她出于好奇也参与了几次,不过后再就谢绝了众人的邀请。

  她们这些人家,夫君的官职自然只能算是末流,但是不得不说,再是小官,消息也比别人更为灵通。

  这不昭告天下时候,药酒的有功之人的名单中,一个王夫人赫然在其中,明显的妇人称呼,尤为引人注目。

  普通百姓自然会忽略,但是这些官宦之家的夫人更是好奇,这王夫人是哪里的能人异士?纷纷四处打听。

  一开始也知道这王夫人与翰林院的陈大人渊源颇深,但是都没想到是王姝。一方面也是她们一些人与王姝交往过,除了容貌非同寻常,其他也都平平无奇。再说一个陈夫人,一个王夫人,听着就天差地别,更不会把二人联想到一处。

  随着内部的小道消息逐渐流出,还有程阁老家的两位夫人背书,让人不得不相信原来这陈夫人真的就是“王夫人”。

  王姝解释了前后缘由,“原来陈夫人本家姓王呀!”周围人感叹一句,这陈大人爱妻之名果真名不虚传,就连夫人都愿意让她用原来的姓氏。

  以前传言陈大人因为妻子畏寒,千里寻人建造这暖房一事,她们以为是谣言,如今一看果然不假!

  王姝:……谣言真可怕!

  经此一事,王夫人这一名号确实在京中的贵妇人之间流传,外人见到王姝,也再不是陈夫人了,反而人人唤上一声王夫人。

  今日他们一家三口正趁着休沐日登山,只是来的晚,别人已经下山回家了,他们这才上山,好在路上也不只他们一家。

  碰巧又遇见了熟人,客气的喊了声:“陈兄,王夫人。”就别过了。

  反而是周围的行人目瞪口呆,他们刚刚也听见了迎面人的话,这明显就不是一家人,但是眼前这一男一女,虽然不曾有亲昵的动作,但是两人之间无形中流露出的密不可分似新婚夫妻的氛围,又携有一童,明显的就是一家三口。

  原本除了对一家三口的出众容貌感叹一下,但也都是礼貌性点到为止,如今被一句话给惊着了。

  大家默契对视了一眼,难不成眼前这一对还是那……野鸳鸯不可!纷纷怒目以对。

  周围人的变化,陈留芳自然注意到了,但是王姝却并没有发现,还故意来戏弄陈留芳,“陈大人,你家陈夫人可没了?”王姝歪头笑着看向陈留芳,如今可是成了王夫人。

  陈留芳毫不在意道:“那不如就请王夫人以后多多关照我父子二人。”

  噢,原来是鳏夫重娶,寡妇要再醮呀!众人怒气稍熄。

  “娘!”陈源喊了一声,又把周围的人注意力吸引回来了,这幼童与女子这般像,肯定是亲生的。

  呸!这是暗通款曲,孩子都有了!

  王姝原本只是想故意戏弄陈留芳,别人都是随夫称呼,如今自己却独树一帜,以娘家姓氏来唤,不知道他可后悔当日的举动。

  但现在周围人看向自己一家的眼光越来越奇怪,她却又不知是何原因,顿时觉得亚历山大,于是也顾不得取笑了,唤了一声:“夫君~”

  周围人:恬不知耻。

  陈留芳无奈一笑,能怎么办?自家妻子搞得鬼,只能自己来解决了,安抚了一下妻子,于是朝着周围最为活泼的那位拱手示意,“兄台,你们今日也是要去飞来峰?”

  那人脸带嫌弃,但是良好的教养却又不得不对人以礼相待,敷衍的回了个礼,“正是。”

  陈留芳只做看不见,“那正好,我也是携妻儿一同前去,看看这神女像。”

  那人终是忍不住,刺了一句,“人家神女可最是忠贞不过了。”可不像有些人!

  神女像的之所以叫神女像就是因为传说神女的夫君出门,却遭遇意外去世,别人劝她再嫁他人,神女拒绝了,日日望向夫君离去的方向,久而久之成了一座石像。

  大家都被神女和她丈夫的故事感动,后来就逐渐有年轻的夫妻来这里祭拜,以求夫妻恩爱,两不猜疑,慢慢就形成了习俗。

  陈留芳他们在这里待了三年了,自然也知道这个故事。

  陈留芳倏然一笑,揽过王姝,“那是着实可贵,不过……”看了王姝一眼,这才又接着道:“我与我家夫人当日结发鸳盟,相伴数年,也不羡慕神女。”

  王姝听完顿时脸都红了,在外人面前说这些合适吗?掐了一下陈留芳的腰,但这人却并无反应。

  反而是那位公子却面有愠色,“那眼前这位又是哪位?”夫妻感情这般好,却又带着别人一同来这神女像。

  他最是看不得这满嘴仁义道德,却猪狗不如的人。

  王姝这才反应过来,为何周围人这般反应,原来自己说的话引起了误会,眼看着这周围都在竖着耳朵偷听,赶紧描补,“我就是他说的结发妻子呀!”

  那位公子初时没反应过来,愣一下,才又结结巴巴的说道:“结、结发妻子?”结发那就是只能是原配夫妻才有的。

  见王姝点头,周围人这才方知道是他们误会了,只是还是有疑问,“那为何,为何这位兄台姓陈,令夫人确是王夫人呢?”他着实没有见过这般称呼的。

  王姝扑哧一笑,刚想取笑陈留芳,这可就来了。

  陈留芳无奈的摊了摊手,“内人是王家女。”

  周围人听完一愣一愣,还是不明白这与王夫人又是何干系?不过,陈留芳却没有再多做解释,带着家中这一大一笑离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