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公子 第 239 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说:白公子 作者:天桥底下说书的 更新时间:2021-10-19 16:19: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天下无人之境并不多,步邀莲也没有其他去处,离去后仍是在极地深处打坐。

  死者为生灵厌弃,现在的步邀莲已经无法感知任何灵气。可闲暇时打坐修行已成了他的习惯,即便没有用处依旧以此打发时光。

  说来,他虽算不得好人,论起勤奋却从来不缺。

  步邀莲的师父青虚子与天师府交好,彼此门下弟子常做交流。故而,从少时起他就通晓鬼怪之事。

  那时步邀莲研究这些是因为步青云怕鬼。只有在他说鬼故事的时候,这聒噪师兄才会躲进被窝早早睡觉。而作息规律的他也就不用继续陪聊被迫晚睡。

  谁能想到,就是这儿时的玩闹之举,让步邀莲在少时就知道了鬼神的存在。直至继任大师兄之位,他依旧在暗中研究。

  那时听鬼故事的人已经不在了,之所以继续,只是因为玄门掌门必须是当世最强者。

  天道剑意唯有坚守正道心境圆满才能大成。步邀莲很清楚,他从一开始就不是那种以身殉道的好人,加入玄门只是因为在那个战乱的年代没有强者庇护就活不下去。

  在一个修真门派,想要出人头地就得被师父喜爱被同门尊敬。为了得到这些,他便必须遵守玄门规矩。虽然对任何人的境遇都漠不关心,在遇上不平事时依旧要装作很在意的样子去行侠仗义。

  他想成为江湖闻名的侠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成为正道魁首。

  后来步邀莲细细回想,正道魁首手握天下大权的风光也算不得他真心喜欢的东西。他之所以想要坐上这个位置,只因为这是步青云的志向。

  步青云当众立下此志时,身边长辈都夸其未来必定不凡,少年就当有此青云之志。

  步邀莲很羡慕这般众星捧月的待遇,便跟着学了。

  这样的初心,是步邀莲离开玄门之后才想明白的。面具揭开之后,他终于不再自欺欺人。

  他不过是荷塘中的无根之莲,身边同门皆是出淤泥而不染,唯有他随波逐流混入其中。为了得到世人名不副实的夸赞,便努力装出了也是扎根于此的样子。

  虚伪了一辈子,一生装模作样,结果连追名逐利之心也不是自己的,当真可笑。

  他这样的人若是继续修习天道剑意,一辈子都没机会成为天下第一。

  而魔道追求的是自我,他从来不知何为自我,就算入魔也不会有大作为。

  步邀莲要胜过步青云,便只能另辟蹊径,走前人从未走过之路。

  这条路,就是鬼神之力。

  那时的他还执着于胜过步青云,既然步青云已经一分为二,那就同时赢过这二人。

  要做到这一点,唯有成为鬼神。

  他没想到,鬼神之力的源泉就是求而不得。正因执念永无释怀之日,鬼神之魂才能吸引游离于世间的死者尘埃,形成诅咒一切活物的鬼域。

  鬼神并不是鬼域的主导,死者尘埃仅是需要一个永不入轮回的灵魂作为引子凝聚成形,故而不会听从鬼神号令。比起鬼域的主人,鬼神更像是死者执念的容器。

  师父说的没错,邪道当真不好走。正道之所以成为人族最大势力,是因为只有正道才允许庸人活着。

  而这世间,最多的就是庸人。

  步青云就算堕入魔道为万人唾骂,依旧能裂魂出另一个自己,然后自己为自己疗伤,继续嬉笑怒骂辗转江湖。

  他永不后悔少时之志。

  这样的天赋,步邀莲当真羡慕。

  如果说步邀莲在某段时间曾经短暂地拥有自我,那就是少时与步青云在一起生活的日子。

  那时的他还不知名利,不闻人,满心只想着如何应付这个麻烦的师兄。只有在那个时候,无需任何江湖规矩,他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一喜一怒皆是来自内心。

  以他少时那般敏感自卑的性子,却从未生出过必须委屈自己讨好师兄的想法。这就是步青云的好处。

  这样的步青云堕入魔道时,步邀莲是唯一有机会将他拉回来的人。可他没有,只是为了一个玄门大师兄的位置,为了取而代之。

  他做不到不后悔,从继位没多久就开始后悔了。可他也知,步青云永远不会再回来。

  其实步邀莲也不在了。

  从他开始在意旁人拿自己与师兄比较,事事都想与师兄一较高下开始,从他做任何事都要想一想江湖上会如何评价而步步小心那一刻,步邀莲就已经消失了。

  如今坐在这里的是谁?是随波逐流迷失在红尘苦海的残荷,还是人滋生出的缝合怪物?

  他无所谓答案,只是想要找回当初那个可以自己决定要做什么的步邀莲。

  步邀莲曾以为到了无人的极北之地就可以找回自我。可是成为鬼神的这百余年,他仅是漫无目的地游荡,什么都没有做。

  直到帝出现,警告他不许污染长明灯,他才有了观察万族冰灯的心思。

  随后发现寒兔,便又戴回了从前的面具,做着玄门大师兄该做的事。

  鬼神永世不灭,这般无意义的日子,将伴随他直至世界毁灭。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步武神就希望毁灭的那一日能够尽快到来。

  这是很危险的想法,步武神也不知习以为常的伪君子还能将其压制多久。当白辰走来,便淡淡道:“白微说,若不想再被世人眼光左右,杀光他们就是了。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此有些道理。”

  这话让白辰惊了惊,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只道:“你不会的。”

  步邀莲没问白辰为何而来,也没兴趣知道寒兔如何了。他仍是背对着白辰打坐,平静地问:“你我并无交情,也敢这般肯定?”

  步邀莲此前并不是在说谎,他对女儿确实没有多少亲情,仅是责任罢了。

  白辰也知亲人对他的约束力极其有限,犹豫了片刻还是如实道出心中所想:“我还是决定相信何欢,你很在意步青云这个名字。”

  这话让步邀莲沉默了许久,终是感慨道:“我这师兄一点都没变,他如何不知我有多厌恶这个江湖。可他还是装作不知道。他希望我继续恨他,把全部恶意都用来找他麻烦,而不是祸害天下。他以为自己是我求而不得的绝世美人吗?臭不要脸。”

  白辰赌对了,他相信这世上最了解步邀莲的就是其师兄。果然,只有在提起步青云这个名字的时候,步邀莲的语气才会有些许波动。

  这是好兆头。似这般身怀诅咒之力的鬼神若在人间已无在意之人,那才是世间灾劫。

  “都这么多年了,旧时恩怨何欢早已不放在心上,是你不放过自己。”

  白辰这番劝解发自内心,步邀莲又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纵有外界流蜚语,终是我自身没有坚定意志。没找到属于自己的天道剑意之前,我不会回去。”

  “天道剑意?”

  这番话让以为他早已心灰意冷的白辰很是意外。

  其实步邀莲自己也是刚刚才生出这个想法。

  鬼神困境没那么容易破解,他只是突然想到,虽然步邀莲已经忘了自己真正的样子,但步青云应当还是记得的。

  既然已是聋者之歌全由他人定义,按照何欢所想的去做,终是更接近他曾短暂拥有的自我。

  师兄,你认为我不会死在极北之地,一定在为了胜你而不断钻研,然后人模狗样地出现在你面前。

  那我,就按你的想法去做吧。

  步武神藏在白纸下的面容无声地笑了笑,只道:“元婴都能变成个大活人,谁说鬼魂就不能修习天道剑意?”

  寒兔所认识的步邀莲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白辰不知是什么改变了他,难道就是何欢的几句话?那厮讨打的本事竟连鬼神都不能豁免吗?

  不论如何,步邀莲有个自己的目标就不会无聊到找天下人麻烦了,白辰对此还是喜闻乐见的。

  虽然事态发展与他原本预想有些出入,白辰还是道出了自己来意:“既然步武神还有这等志向,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个好去处。”

  “说吧。”

  师兄的名字也只能短暂地激起步武神些许情绪,此时的他又恢复了对万物都漠不关心的状态。

  何苦闲聊时曾提起,步邀莲自小就不爱说话,步青云外出云游时,他甚至可以一整月如哑巴般不说一个字。

  白辰牢记这一点,自然不会与他绕弯子,立刻道:“天仙境虚日星系。”

  “天上?”

  “天墓境之主正在悬赏虚日灵巫。他是轮回井的制造者,也是世上唯一能够创造灵魂的存在。”

  若说世上还有人能克制鬼神之力,那就只有创造出人族魂魄的帝。

  白辰原是预备以此说服步武神前往天仙境,却不想步邀莲竟是自己想开了,倒还省了一番唇舌。

  然而,步邀莲很是谨慎,虽是脱离困境的唯一希望,仍质问道:“既是这样的好事,你为何让我去?”

  白辰行事自有考量,不慌不忙道:“仙魔回到人间用处极大,雪国和天道盟都不想放他们回去。但哀雪主要堆积于天上,若要破劫,必须令仙魔二境恢复如常。

  如果这时候出现些许意外,过去仙魔们建造洞府的星系被一个凶煞鬼神占据,谁也不能靠近,便是皆大欢喜了。”

  哀雪之劫必须解,可雪国既然吃下了仙魔就绝不会让他们再跑回天上。送步武神去天上解决虚日灵巫,也算是各取所需。

  没有一个玄门弟子能抗拒以身殉道,白辰知道步邀莲一定会答应。

  果然,步邀莲很快就道:“化鬼救世,永居天外。倒是一个适合玄门大师兄的结局。”

  他好歹担任过多年玄门大师兄,行事不会拖泥带水,决定了便立刻道:“鬼神为生灵所排斥,我无法汇聚灵气引来天劫,还得你们送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