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穿越修仙的哥哥联系上了 第 175 章 番外四

小说:和穿越修仙的哥哥联系上了 作者:出走的罐头 更新时间:2021-10-19 17:38: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之前小芝士偶尔也听凌时提起过修真位面的事,自然也听说过那什么滚滚师伯,提到的次数还不少呢,好像是只食铁兽?

  见凌时满脸欣喜地跟哥哥讨论着,小芝士忍不住鼓起腮帮子。

  有必要这么期待吗?不就是毛茸茸嘛,有他的鳞片漂亮拉风吗?

  他一边郁闷地想着,一边晃了晃尾巴,晃着晃着,猛地回过神来,急忙把尾巴收好。

  好险好险,差点露馅了,好在凌时和哥哥都关注着门派的动静,外加上这边的衣服长长的,尾巴藏在衣摆下面,他们并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

  意识到这点,小芝士更郁闷了,郁闷得只想打滚。

  想要时时的关注,想要时时摸摸脑袋。

  憋屈地想着,他看见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此时正淡淡地打量着他们三个。

  什么时候出现的,完全没发现!

  虽然对方是人形,但小芝士还是发现了,他是化形出来的。

  他是龙族,血脉力量极高的存在,可还是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不可忽视的压迫感。

  很危险!

  必须要保护好时时。

  就在小芝士的大脑飞快运转之时,身边的凌时已经朝那人跑了过去。

  “滚滚师伯!”

  刚想跟着跑过去的小芝士顿时一僵:“???”

  他就是滚滚师伯?

  凌时还以为最先来的会是哥哥的师父,没想到是滚滚师伯,实在是太惊喜了:“滚滚师伯,你来得好快。”

  “嗯。”

  见凌时附身在这个小丫头身上,滚滚师伯似乎不太惊讶,毕竟上次她也是如此的。

  原本以为上次一别很难有再见的机会,谁料重逢的日子来得如此快。

  他又将视线挪到后面的两个男孩身上,凌谦立刻抬手作揖:“华师伯。”

  看样子这是那个小丫头的哥哥了,另外一位……

  见他注意到了自己,小芝士的身子不由得绷紧,差点没忍住后退一步,那真是丢龙的脸了,气势不能输,这么想着,他立刻挺直了小身板。

  凌时急忙解释了一下:“师伯,我们是靠他才顺利到这里的。”

  滚滚师伯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就挪开了目光,让小芝士莫名有点郁闷,他刚刚的表现应该没有给龙族丢脸吧?

  掠影剑将消息告诉滚滚师伯后并没有跟着下来,而是继续去找了凌谦的师父。

  很快,长老和师兄就赶了过来,看到凌谦如今的模样,双双愣了一瞬,大师兄当场就忍不住笑了,虽说小师弟本来就是他们之中最小的一位,但一看到他变成这小不点还要绷着一张脸的模样,实在是过于好笑。

  他伸手揉了揉凌谦的小脑袋:“小师弟,一段时间不见,怎么没见你长高,还越发矮了?”

  凌谦:“……”

  他本来就觉得这情况有点郁闷,如今被大师兄点破,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偏偏妹妹还来凑热闹:“多可爱。”

  大师兄:“是十分可爱。”

  凌谦:“…………”

  见他表情有些僵硬,大师兄见好就收,无奈小师弟的脸皮实在是薄,不然还想再逗逗。

  之后,凌谦暂时跟着他的师父和师兄离开,等会再过来和凌时汇合,凌时则准备跟滚滚师伯先去丹峰那边。

  她回头看了一眼一路上跟过来的小少年,发现他还站在原地没动,现在已经到了门派,是不是该和他告别了,还是请他上去坐坐?

  这里也不是她的家,贸然邀请人,滚滚师伯会不开心吧。

  见她看过来,小芝士显然是猜到了她要说什么,多半是要赶人了,于是他先发制人:“我辛辛苦苦护送你们过来,难道不该请我吃点什么?”

  吃点什么?滚滚师伯那边有什么好吃的,竹笋、丹药?

  凌时思考间,忽听滚滚师伯开口道:“那便一起来。”

  听到这话,小芝士立刻厚着脸皮跟了上来。

  他有点后悔了,看样子时时好像还是没发现他,难道是因为之前隔了个位面,所以灵契不稳定,被时时给忽略了过去?

  早知道该早点告诉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到了竹林外头,他还没能进去,眼睁睁看着凌时跟那只食铁兽走远了,跺了跺脚,郁闷地吐槽着大门派的待客之道,就见一只小一点的食铁兽,小心地露出圆滚滚毛呼呼的脑袋,就露出一点点,警惕地看着他。

  小芝士轻哼一声:“干嘛?”

  话音刚落,对方边朝他递过来一颗笋:给你。

  “……”这、这就是他们请他吃的东西?

  滚滚师兄:吃吧吃吧。

  小芝士:“……谢、谢谢。”

  在滚滚师兄殷切的眼神下,小芝士啃完了竹笋,这味道不就是时时当初在家里煮过的笋,吃起来还有点怀念。

  见他啃完了,滚滚师兄摊摊爪子:没有了。

  “我也吃饱了,时时什么时候会出来?”她该不会把他忘在这了?

  .

  凌时其实也没忘了他,这么把人家丢在外头不礼貌,可滚滚师伯不太喜欢别人进他的竹林,走出一段路,她就说道:“等会我把吃的拿出来,送他一些就请他走。”

  “不着急,我让你师兄过去了。”

  听到滚滚师兄在,凌时就放心了,师兄肯定可以搞定的。

  路上她跟滚滚师伯大致说了自己的情况,师伯说她可以暂时附在竹林的竹子上。

  那片竹林已经滋生出了自我意识,相当于拥有一定的修为,她的元神暂时附身在随便一棵竹子上,就能暂时打开识海,从里面取出东西。

  原本还以为师伯会给她暂时提升修为的丹药,凌时还担心会不会对小彤造成影响。

  放心下来,凌时就想到了丹药的事,小声说道:“滚滚师伯,我有好好练习你给的玉简,但是有些地方琢磨不出来。”

  滚滚师伯立刻回道:“我教你。”

  这干脆利落的回答,若是让刚刚那些向他询问的弟子瞧见,多半得痛哭流涕,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华师伯吗?

  凌时有点不好意思:“都是一些低阶的丹药配方,可能我比较笨,有些地方看不太懂。”

  “不要紧,你师兄更笨。”

  凌时默默可怜了一下无辜中枪的滚滚师兄,她觉得滚滚师兄不是笨,只不过比较佛系而已,对师兄来说,化形大概不太重要吧。

  “另外……”滚滚师伯又道,“不要再叫我师伯。”

  “那怎么叫?”

  “叫师父。”

  凌时一愣:“……可我估计待不了多久就要回家的。”

  拜师这事,当初师祖也是同意的,凌时自然也很愿意,可是想着自己并待不了多久,总觉得这样对滚滚师伯不公平。

  滚滚师伯微微侧过头看向她:“不愿意?”

  凌时猛地摇摇头:“愿意的!”她问道,“那我要敬茶磕头吗?”

  她没拜过师,不懂这些,只是听到过一些,好像是这样的规矩吧。

  凌时不太想用小彤的身子拜师,她觉得这件事很重要,还是自己来比较好,那先附到竹子上?

  滚滚师伯扯下几片竹叶,不知道怎么弄的,很快折成了一个小人,然后冲她微微颔首。

  凌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试着将元神抽出,有过附身在灵兽身上的经验,这还是第一次附身在植物上,她只觉感觉特别奇妙,心境莫名地平静了许多。

  只不过以一个小竹叶人的模样拜师,好像也挺难的,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还没茶杯大。

  正苦恼着,随着一阵灵气流转,凌时发现自己的身子开始快速拔高,不消一会居然变得跟常人一般大,她急忙抬手摸摸自己的脸。

  很有弹性,跟真人一样,滚滚师伯告诉她,外貌是根据元神来的,也就是现在看着就跟她自己无异。

  在她元神抽离后,小彤就倒在了一边,像是睡着了,可能是这几天赶路也有些累了,凌时把她抱到了一旁,让她好好休息一会。

  “这灵术只有一个时辰。”

  凌时快速换算了一下:“那就是两个小时,足够了足够了,滚滚师伯你真厉害!”

  见她崇拜地看着自己,眼睛里仿佛有光,滚滚师伯轻咳了一声,说道:“叫师父。”

  拜师的过程很简单,一杯茶过后,凌时就已经是有师父的人了,不再是滚滚师伯,而是滚滚师父。

  嘿嘿,师父。

  凌时默念了几遍,心情特别好,脸上的喜悦掩也掩不住,哥哥知道肯定也会高兴的。

  大致习惯了新身体,凌时准备先把白雪郡主它们叫出来。

  她感知了一下灵契,想通过灵契通知它们,忽然感觉到了另一道灵契,不是在她的芥子空间里,而是在外面。

  ……咦?

  她循着气息找去,神识一直延伸到竹林外,赫然发现气息来源是跟着上来的那个小少年。

  小芝士?

  他是小芝士?!

  这才多久没见,变化也太大了点。

  他怎么找过来的,在附身在小彤身上后,凌时就迅速关闭了识海,那只有在附身前那一瞬他才能感知到灵契。

  这会小芝士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手里还在摧残几株无辜的小草,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直接表明身份,可以肯定在哥哥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了她。

  他这懊恼的模样,多半是后悔了。

  凌时顿时起了玩心,准备将计就计,逗他玩玩。

  心中有了主意,她便没再耽搁,一口气把白雪郡主、饭饭还有松饼都叫了出来,随着她的实力提升,只要在她的精神领域范围内,松饼的煞气危害性会被缩到最小,像这样偶尔出来走一走已经没什么问题。

  “咿咿!”时时,总算出来了,担心死我了!

  白雪郡主一出来就下意识“啪叽”一下朝凌时粘去。

  白雪郡主:???

  什么情况?感觉好像不太对,虽然看着还是时时,但气息变了,怎么闻起来跟旁边的竹子差不多?

  看它懵逼的样子,凌时憋笑着传音给它,大致说明了情况。

  这下白雪郡主可以说是十分期待见到哥哥了,小不点哥哥,想想就很可爱。

  饭饭眨了眨眼,这么说来,哥哥现在看起来跟它的人形差不多大?

  它之前一直不太敢亲近哥哥,说不定这是个机会呢。

  两个小家伙开始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好像跟原来的位面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树啊草啊长得都很像,几乎一样,就是有一种不太一样的能量环绕在四周。

  这应该就是时时所说的灵气,好浓郁的灵气。

  松饼见到滚滚师父,很自然地为之前的事情道歉,先前它在这边袭击了凌时,惹得滚滚师伯动手,还压坏了好几根竹子,竹林比较记仇,这会看见它出来,周围的叶子都发出簌簌的声音,像是在赶它出去。

  能不生气嘛,自从滚滚师父住进了竹林,还没有谁这么大胆敢伤害它。

  直到滚滚师父安抚了一下,凌时也带着松饼再次道歉,整片竹林才安静下来——既然是主人徒弟的契约兽就勉强原谅吧。

  成功开启识海,凌时就开始往外丢带过来的好吃的:“师父,这是我带给你和师兄的,快尝尝。”

  不一会,地上就堆满了一堆零食,各种各样的都有。

  希望他们会喜欢,在凌时想着的时候,白雪郡主蹦跶到她肩膀上,小声说道:“咿咿。”时时,你师父很高兴哦。

  刚出来时一直感觉不到时时师父的情绪,可是这会它都不用怎么费劲,就轻松地感知到了,虽然他的表情几乎都没怎么变,但可以感觉到他是真的很高兴。

  高兴就好,凌时热情地挑了自己觉得最好吃的零食递给师父,又想到了外面的小芝士,拿了一包他之前比较喜欢的零食:“师父,我去叫师兄和小芝士回来。”

  小芝士也该等急了。

  .

  见凌时出来,小芝士原本眼前一亮,变回之前的时时了!再看到她肩膀上的白雪郡主,他下意思挪远了点,万万没料到,时时居然把它也带了过来,不会被它“听”出什么吧?

  他努力地放空自己,省得被白雪郡主偷听了心声,同时又忍不住期待火龙果是不是也一起过来了。

  好在白雪郡主的注意力暂时没在他身上,小芝士偷偷松了口气。

  凌时走到他面前,笑眯眯地问:“你怎么还没走?就这么想跟我结契吗?”

  “!”小芝士一顿,迅速地涨红了脸,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谁、谁要和你结契嗷!”

  说完他马上伸手捂了下嘴巴,糟了,一着急“嗷”出口来,时时应该没发现吧?

  这傲娇的模样果然是小芝士没错。

  凌时挑挑眉:“我改变主意了,像你这么强的兽兽,结契我也不亏,结契吧。”

  啥???

  小芝士浑身一僵,生气地说道:“我才不要!”

  凌时装出不解的样子:“那你留在这里干什么?不跟我结契就请你离开。”

  “……”听她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小芝士瞪大眼睛看着凌时,抿紧了嘴,一副马上要哭的样子。

  见状,凌时不免有点诧异,哎呀,好像过火了?小芝士这么不经逗的吗?

  ——时时,你欺负过头啦。

  白雪郡主也忍不住小声补刀。

  “那个……”凌时刚想说点什么补救一下,就见眼前的小少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时时好过分嗷!我那么想你,你来了都不来找我,还想着跟别的兽兽结契嗷嗷嗷!你过分!你是不是忘了我,看到一只兽兽就喜欢一只兽兽……”

  凌时:“……”这话搞得她和渣女似的。

  算了,还是不逗他了,凌时急忙说道:“没有没有,我开玩笑的,我知道你是小芝士,刚刚是开玩笑的。”

  “?”小芝士抽了抽鼻子,“你知道是我?”

  “嗯嗯,知道。”

  结果这让小芝士更加愤怒了:“你知道你居然还骗我,太过分。”

  凌时理直气壮道:“那你不也知道是我,骗了我,而且我是刚刚才知道的,你应该是在第一次见到我哥哥就发现了,说起来还是你更过分。”

  小芝士懵了一下,仔细想了想:“是这样吗?”

  凌时一本正经地点头:“当然是你,我才骗了你一小会,你骗了我好几天,你该补偿我,安抚我受伤的心灵。”

  “……对不起嗷。”小芝士底下脑袋,偷偷看了她一眼,小声问,“那……那我要怎么补偿你?”

  不愧是小芝士,还是那么好忽悠。

  不忍心再逗他,凌时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找到我的?”

  小芝士老实说道:“我感觉到了灵契,然后之前那个丫头身上有一点点灵气,我就偷偷观察了一下。”

  跟她猜测的差不多,不过小彤身上有灵气?凌时回忆了下,大概是之前她进入哥哥的领域,忍不住偷吃的菜叶起到的效果,倒也算不错的结果。

  在征求滚滚师兄同意后,凌时把小芝士带进了竹林,滚滚师父对人族一般都比较冷淡,但对于同为兽兽的白雪郡主它们还是很客气的,特别是见到凌时,心情不错,亲自下厨准备了竹笋套餐。

  饱食了一餐后,他对着凌时说道:“走吧。”

  “?”凌时不解地问,“去哪?”

  “拜访一下。”

  像滚滚师父这样的辈分,收徒肯定也是要让其他长老知道一下的,凌时觉得自己情况特殊,要不还是算了,但滚滚师父不这么觉得,好不容易收了个徒弟,怎么也得让其他师弟师妹意思一下,给自己的徒弟点见面礼不是?

  自家师父带着她在门派一个峰一个峰“拜访”过去,每次只说一句话:“新收的徒弟。”

  然后凌时就行了个礼,说一声“师叔好”或者“长老好”,不消一会,收了一大堆法器法宝什么的,不少一看就很珍贵。

  “师父,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滚滚师父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安心收下,以前这些人收徒也没少从他这里骗丹药,先前都没机会回收,好不容易收了新徒弟,自然不能错过。

  最后到了哥哥那边的剑峰,本来还以为华师兄是来找自己小徒弟的,梁长老忙要说他这边还没谈完,就见师兄的后头走出一个女孩。

  滚滚师父简意赅道:“新收的徒弟。”

  梁长老:“??”

  一会不见,这都发生了什么,而且这丫头看起来跟小徒弟有点像。

  直到被坑走了一把上好的灵剑,梁长老都还有点没缓过来,华师兄居然收徒了,收的还是他小徒弟的妹妹。

  这么一趟下来,凌时满载而归,这么多法器中,凌时最喜欢的就是哥哥师父给的灵剑,跟哥哥的那把长得很像,以后除了御剑也可以让哥哥教几招。

  拜访完,他们先回到了丹峰,凌时看着滚滚师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师父,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滚滚师父:“?”

  .

  等到凌谦好不容易从师父那边脱身过来,就看到妹妹趴在一只大熊猫肚皮上,一边惬意地晒着太阳,一边讨论着炼丹的话题,温馨满满。

  凌时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毕竟之前埋肚皮的时候她是一只鸟,但一想到机会难得,怎么也不能错过。

  凌谦:……华师伯真是太宠时时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他肯定是不会相信会有这么一幕的。

  天色渐暗,兄妹俩先回到了凌谦之前住的院子。

  哥哥的院子虽然有段时间没有打理,因为有禁制在,看起来也没多大变化。

  白雪郡主看着缩水了的哥哥,兴奋地在地上蹦来蹦去:“咿咿咿咿。”

  ——哥哥,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叫你弟弟哥哥,还是哥哥弟弟?

  凌谦抬手轻轻弹了它一下,妹妹的灵宠跟妹妹一样皮。

  饭饭和小芝士续完旧,就躲在一旁小心地观察着凌谦,它想跟哥哥聊一聊,可又不太好意思。

  这边眼尖的凌时发现了,将它推了过去:“哥,你要不要指点一下饭饭,你们现在个头也差不多大。”

  凌谦:……个头差不多大是几个意思。

  见哥哥点了头,饭饭急忙跑了过去,早就想和哥哥切磋一下了,也不知道缩水后的哥哥实力是不是还一样。

  “时时,那我们可以聊一下吗?”小芝士高兴地问。

  “好啊,正好我也想听听这段时间你的经历。”

  “嗷!”

  他开开心心地坐在院子里,和凌时说着发生的事,和时时在一块原本那些枯燥的训练都变得有趣了起来,能遇到时时真的太好了。

  可惜快乐的时光没持续太久,小芝士以为自己够谨慎,结果他的出逃很快就被发现了,怒气冲冲的家长们赶过来,揪着耳朵把他拖了回去。

  知道凌时是他的契约者,他们很感激地送了一堆灵石给她。

  “时时,时时,等我来找你嗷,时时!还有,替我跟火龙果问一声好嗷嗷嗷!下次换我来找你,等我嗷嗷嗷嗷!”小芝士宝贝地抱着凌时给的零食,嗷嚎着远去。

  龙族长辈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凌时都没怎么反应过来,只来得及说上一句:“好的,我等你。”

  不得不说长辈们出手很大方,而且都是上品的灵石,不愧是龙族的收藏品,凌时灵石收好,这下爸爸又能加快修炼进度了,也算是意外之喜,真得好好感谢小芝士。

  哥哥和饭饭还在切磋,凌时抱着白雪郡主,舒服地躺在收拾好的床上,听到小彤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姐姐,我可不可以留下来?”村子那边也没什么留念了,这几天,她见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认知也都刷新了好几番。

  从刚开始的诧异到憧憬、艳羡。

  她好想成为姐姐他们一样的人。

  凌时并不意外小彤提出这个请求:“这个我不能决定,还得看看你有没有天赋,如果有天赋,我会帮你争取的一下,不过到时候你自己也得努力。”

  拜入门派这种事当然得她自己来,她不能代劳。

  修真者都讲究“缘”,既然她和小彤能遇见,还到了这里,怎么说也是一种“缘”了。

  .

  小彤的确还算有天赋,在凌时的帮忙下,最后小彤被凌谦的大师兄收做了弟子,如愿以偿地留在了门派中,这下凌谦成了小丫头的师叔。

  至于凌谦附身的这个男童,滚滚师父特意炼制了一枚丹药帮忙调理了一下,如今已经不碍事。因为小土包还在那边顶替它,等接回来,大师兄表示他可以送他们一程,能更快些。

  然后兄妹俩各自跟自己的师父道了别。

  凌时特别不舍地抱了抱毛绒绒的滚滚师父和师兄,时间真是太短了,可惜没办法联系上破虚兽,也不敢久留,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早些回去吧。

  他们先是去了男童所在的镇子,小彤也跟着一起去了,兄妹俩的精神领域得一起展开,他们才能回去,等会小彤可以和大师兄——也就是她的师父一起走。

  得知凌谦他们马上就要离开,大师兄显得很不舍:“小师弟,才住几日就要走,就不能再多留些时日,你看师父可舍不得你。”

  “我不能离开太久,这边就麻烦大师兄多费心了。”

  大师兄沉默了片刻,道:“有机会再回来看看。”

  凌谦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等赶到那户人家,小土包看到凌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跑了出来,主人再不回来,它都要瞒不住啦,扮演人族真的太难了。

  将小土包收入菜园子,凌谦兄妹就跟大师兄告了别,这已经是大师兄第二次送走小师弟,心中还是隐隐的不舍。

  “师父……”许久,小彤弱弱地问道,“我能不能回原来的村子看看?”

  “当然可以。”

  小彤离开后,最开始那几天,小屁孩们还偷偷摸摸来看过,却一直没看到人,不知道她是去了哪。

  不过是一个受他们欺负的人,他们以为渐渐地就会忘了,还是忍不住时不时过来探头看一眼,实在是小彤消失前的变化,太让他们在意了。

  本以为还是不能见到人,今天过来却诧异地发现小彤回来了,明明还是那个瘦弱的小丫头,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小彤也发现了他们,转头朝他们看去,这几个是她一直害怕的人,包括旁边那条狗,不知道是心态不同了,现在看到却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见她看来,小屁孩们不免想起了上次被揍的经历,忍不住都往后缩了一下。

  “要不要给他们点教训。”大师兄站在小彤身侧,用了灵术没让其他人看见,他从小师弟的妹妹那边听说过小彤的事,觉得让这几个爱欺负的小鬼头吃点苦头也好。

  小彤却摇摇头:“不要了。”时时姐姐已经帮忙教训过了,以后她也不会再回来,她还有更重要的目标要实现。

  大师兄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也好,那我们走吧。”

  他收到的这个小徒弟,似乎没收亏。

  .

  随着略微熟悉的抽离感,元神脱离小彤后,凌时便乖乖跟在哥哥后头。

  等回家多半要挨骂,等想办法哄好老妈才行。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不知道过了多久,回过神来时,凌时发现自己似乎附身在了一只灵兽身上。

  之所以说“似乎”,是因为现在她的意识还有些混乱,不能很好地确定自己的情况。

  “???”怎么回事?没能顺利回家吗?好像还在修真位面。

  那哥哥呢?

  思考间,她迷迷糊糊听到不远处有说话声传来。

  “老祖想要这只灵兽的内丹做什么?往日她不是惜兽如命,出了名的爱惜灵兽。”

  “管它那么多,快剥出内丹,据说等它死了效果会减弱。”

  这……该不会是在说她吧?

  像是在验证她的话,一道道杀意很快锁定了她。

  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