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摸头

小说:成为偏执女神的心尖痣(重生) 作者:安否安否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们几个,胆儿肥了是吧?

  公然在学校闹事。

  还打架?

  牛了啊!

  全部都给我到教务处一趟。”

  “是。”

  “是。”

  孙蕾打的挺爽,钱生看的也挺爽,但等教导主作被三、四个学生拥护着一脸怒容的到来,披头盖脸的对她们一顿恶骂,那种爽度瞬间就降了很多。

  因为就钱生了解的这林教导主任的脾性,这顿骂只是开始,后面还有着一系列的事情跟着。

  而每一件对她们这帮闹事群体都不会太友好就是。

  哎,万里长征才第一步。

  钱生轻叹口气,有些焉头焉脑。

  阳光渐渐明暖,宣传栏的包围松开,形成一道万众曙目的道路。

  而此刻除了林教导主任特别有气场,随后的六人不管男男女女都焉头焉脑,很是有着几分搞笑的感觉。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站在众人尾部,挺直背部,保持着即定的步子,微垂眼眸,神色平静把刚刚打架挽起的衣袖放下扯平的孙蕾显得格外醒目。

  醒目的有些嚣张!

  刚才教导主任来的瞬间,钱生眼明手快的把林俪摘了出去,许是她的仇恨值拿得够猛,对于林俪的离开,到是没人提出抗议。

  此刻,钱生在心安理得的发愁了一下之后要面临的事情,视线下意识就扫向了孙蕾。

  眼见孙蕾这般模样,钱生不由的呆了呆。

  大佬果然就是大佬。

  这样情真意切的感唧中,钱生心头微微一动,下一秒,脚步刻意放慢,不过一会就恰恰与孙蕾保持着平行的位置。

  “孙蕾,虽然林教导主任来了,但是我们是有理方,大错不会是我们。

  待会去了教导主任办公室,你就看着,让我来跟教导主任来说。”

  虽然孙蕾这嚣张跟之前揍人的模样钱生都挺喜欢。

  不过她真怕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这般模样的孙蕾一张口,仇恨值拉得极满。

  然后她们有理的都变成无理了。

  孙蕾理着袖子的手微微顿了顿,下一秒,眼眸轻抬。

  那张脸平静无波。

  那双眼乌黑幽深。

  那张唇正抿着。

  短短数秒,心念流转都是道理的钱生瞬间就底气不足,眼睫轻颤,嗓音轻小:

  “我不是说你说的不好,只是”

  钱生绞尽脑汁还没想出理由。

  “嗯。”

  清冷而干脆的应声响了起来。

  钱生忍不住一呆,再次望去,就见孙蕾眼眸移开,已然迈步跃过了她,手把袖子最后一丝褶皱抚平。

  “还不跟上?”

  “哦,来了。”

  “钱生,孙蕾,虽然你们身为受害方,但看看你们干得事,这几个被你们揍成什么样了?

  叫家长可免,每人写一千字检讨交上来。

  现在去外面罚站一节课。”

  “是。”

  一节课罚站和一千字检讨,比想像中轻多了。

  钱生心头顿时松了口气,颇为有礼应声,眼见孙蕾还站在原处,忙不动声色的拉了拉衣袖,示意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此刻已经是上课时间,整个走廊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钱生四处张望了一下,直接就在靠近教导主任办公室旁的墙壁位置站好。

  罚站这件事情,钱生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虽然不后悔帮衬孙蕾,但是罚站没人围观自然最好。

  而且这个位置

  钱生无声勾了勾嘴角,身子后靠,耳朵竖起。

  “你们几个

  哈,真是牛过头了。

  老师都没评判有没有抄袭,你们到直接下定论了。

  明天全部叫家长到学校来一趟!”

  教导主任办公室房门虽然被关上,但隔音效果算不上好,再加上林教导主任的洪亮嗓音,关于另五人的处罚钱生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叫家长,也不枉费她与孙蕾还要写的一千字检讨了。

  学生时候被叫家长肯定是最丢人的处罚,没有之一!

  “你很开心?”

  除了之前应了一声,在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钱生一人有理有据舌战群雄了半个小时中,孙蕾一直沉默,如非整个人的存在感极强,根本就会让人觉得没到场。

  而在此刻,孙蕾突然开口,竟然还是疑问句。

  钱生心头颇觉几分稀奇,面目丝毫不显,回话迅速极了。

  “当然,我们被处罚只能算是被无辜连带。

  现在听到他们的处罚不比我们轻,我心里就舒坦了。

  教导主任果然最公平的!”

  虽然不知道教导主任在办公室里听不听得到,最后一句钱生嗓音刻意扬高。

  □□的拍马屁!

  也不知本性就不善于掩藏,亦或者太过欢喜而忘记掩藏。

  有着拍马屁嫌疑的钱生下巴微微抬高,眉眼轻弯,眼里隐隐可见狡黠,就连灰扑扑的校服色泽都遮掩不住那周身的耀眼之意。

  “林主任,我深刻检讨,我跟孙蕾同学不该动手打人。

  但我们是有原因的。

  孙成同学因为内心嫉妒,直接无凭无证就打上孙蕾同学“抄袭”的罪名。

  众口灼灼,这让孙蕾同学以后如何在学校自处

  而且他们以多期少,四个男人合伙欺负孙蕾同学一个人。

  身为一个有爱心有责任心有同理心的人,眼前这一幕我根本无法坐视不理。

  之后最先动手的是孙成同学。

  孙蕾同学最后也是为了保护“仗义执言”的我才被迫还手的。

  ”

  那个在教导主任办公室里有理有据,不卑不亢的钱生与着现在又是另外一种模样。

  而这两种模样又与之前张手护在她面前又不一样。

  就像这个女孩有着千般面容。

  而每一种面容

  “孙蕾,一节课只有四十五分钟,其实很快的。

  到是那一千字检讨

  我以前也没写过,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两人中,即怂又话多的总是钱生。

  但许是这一次两人同处一个阵地的时间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刚刚拍完马屁的钱生悄悄的身子往墙上靠了靠,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懒散的模样中,整个人往孙蕾这边侧了侧,声音放得又轻又小。

  那是一种不能被旁人听见的态度。

  就像是独属于两人的悄悄话。

  带着下意识的亲近。

  亲近?

  孙蕾眼眸微微眯了眯,下一秒,放在口袋手抬高,坚定的碰向了钱生的脑袋。

  “孙蕾?”

  钱生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的抬起头,那双有神的眼眸微微睁大,清晰的印出孙蕾小小的身影。

  那碰向钱生脑袋的手霍的微微用力往下一压。

  “啊~”

  钱生那抬起的脑袋直接被压得垂了下去,绑得齐整的齐海瞬间有数根挣脱的掉了下来,与着那话语一样,怂唧唧的。

  啧~

  孙蕾收手插进口袋,脸上带出几分不耐。

  “随便写。

  他们也就随便看。”

  “哦,也是。”

  两人的话题戛然而止,之后一片安静。

  看似平静而无谓的孙蕾插进口袋的手在沉默许久后缓缓握了握。

  属于钱生的发丝出乎意料的柔软,以至于手心似隐隐带着柔软的触感。

  好吧,检讨这玩意仔细想想也的确是那样。

  毕竟大家都知道是套话。

  孙蕾这话真是话糙理不糙。

  原本就是因为罚站太无聊而随意起的话题,这话题戛然而止也没什么。

  反倒是孙蕾她为什么伸手?

  是突然想要摸摸她头?

  还是原本因为她一直说话太吵想要揍人,后来突然想起她被罚站的理由又强迫收手,所以看上去压脑袋的时候像是摸了摸她?

  钱生用了剩下的二十分钟罚站左思右想,怎么想也觉得是后者。

  以后对着孙蕾她还是该话少一点才好!onclick="hui"